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一只跳来跳去的鬼

2021-06-15 23:54:46 阅读 :

    给你点个赞
    午夜,张锐在床上辗转反侧地睡不着觉。由于最近流量都拿去下载歌曲了,还没到月末就用完了,他又不舍得开加油包,只能等夜间的流量了。
    过了十二点,流量终于来了。张锐心急火燎地点开了QQ,直奔自己的QQ名片,他要看看有谁赞了自己。在他看来被赞的数目决定着人气的高低,故此他之前还加了一个互赞群。
    此刻在QQ名片上“赞”的那个大拇指图标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加号。张锐很高兴,立刻伸手点了一下图标,出现了一列QQ号的头像,他直接点开了排在第一个的头像。
    但很快,张锐傻眼了,他清楚地看到这个QQ号的备注是刘东志。他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该不会是自己犯困看花了眼吧?一股凉意从张锐的脚底直直地蹿上头皮。因为这个刘东志之前就是他寝室的四个成员之一,但在一年前遭遇车祸死了。那会是谁在登刘东志的QQ号?
    这时,张锐忽然觉得好像有人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哆哆嗦嗦地拿起手机猛地往后面照去,借着手机的屏幕光,张锐看到一只手正从上铺垂下来。就在这时,那只手猛地用手指点了一下刘东志QQ名片上的“赞”图标。张锐突然想到,之前睡在自己上铺的人是刘东志,他出车灯,这才发现那只手上布满了尸斑。灯一亮,那只手有如触电一般缩了回去。张锐条件反射地抬头向上铺看去,那只手已经钻进墙壁不见了。张锐吓了一身冷汗,赶紧叫醒寝室里正在熟睡的袁刚和周大明。两人正睡得香甜,忽然被张锐叫醒,感觉很气愤。
    “张锐,你睡不着也别拉着我们陪你一起啊。”袁刚不满地说道。张锐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两人起初并不相信,当张锐拿手机给他们看过后,两人才感到了恐惧。
    “一定是刘东志找回来了,我们当初就不应该嘲笑他穷,处处和他对着干。”周大明小声说道,一张胖脸更是吓得有些苍白。
    “你鬼故事看多了吧?你怎么这么胆小。这应该是刘东志的女朋友登的QQ,至于那只手搞……不好是张锐的幻觉。现在我们都回去安心睡觉,晚安!”袁刚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转眼就打起了呼噜。周明是个神经大条的人,见状也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张锐摇了摇头,他缓缓舒了一口气,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床铺,顺手关上了灯。
    剪刀手
    张锐拿起手机,发现自己已经回赞了刘东志,这分明是刚才那只手做的。难道不是错觉?他赶紧点击“返回”键,退出了刘东志的QQ名片。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的QQ名片上的那个“赞”的图标上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加号,但这个加号往右倾斜了一点儿,变成了一个红色的“×”号。在张锐思考间,这个“赞”的图标转眼之间变了样,从竖起大拇指的这个手势换成了剪刀手的手势,而图标上那个红色的“×”依然在。
    该不会是我手机中了病毒吧?张锐不信邪地又用力按了一下,终于点开了这个图标。可刷新出来的头像依然是刘东志的QQ,也就是说刘东志又给自己点了一个赞。张锐的双手都在颤抖,今天真是邪门儿了,他干脆将手机的电池拿掉,然后用被子紧紧包住自己的身体,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可不知道过了多久,勉强人睡的张锐突然被一阵声音吵醒,就听寝室里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似乎是一把剪刀在剪东西时所发出的。张锐打开手表的荧光灯,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这个时候不可能有人在用剪刀啊。
    他慢慢地揭开被子,探出头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袁刚的床铺靠着窗户,淡淡的月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张锐发现,在袁刚的床上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弓着腰,他的一只手放在袁刚脖子上摸索着什么。该不会是周大明吧?这小子的胆子一向很小,一定是他感到害怕了,想和袁刚睡在一起。


    不过当张锐看了一眼周大明的床铺时,立马呆住了:因为一抹月光正照在周大明胖胖的脸庞上,他正安静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熟睡着。也就是说,这个在袁刚床上的人并不是周大明,他们的寝室里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谁?
    一阵剪刀剪东西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正是从袁刚床上传来的。张锐深吸一口气,当即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紧接着打开了寝室的灯,寝室里顿时亮堂起来。
    张锐再次看向了袁刚的床铺,他差点儿被吓死。因为袁刚床上的那个人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恶鬼。这个鬼一身的烂肉,腥臭味儿老远都能闻到,绿油油的液体从深得可见白骨的伤口里流淌出来。那颗头颅皮包着骨,头上并没有头发,头顶插着几根布满锈迹的钢条。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的,十分凌乱,而且还有道道车辙烙印在它的身上,似乎被汽车碾轧过一样。
    刚才张锐看到它伸出右手在袁刚的脖子上摸索着什么,仔细一看,它那只干枯扭曲的右手只剩下了食指和中指,其余的三根手指变成了一团烂肉球,整体就像“剪刀手”。剩余的这两根手指宛如一把锋利的剪刀,一张一合不断地在剪着袁刚的脖子。皮肉被剪开,一根根血管被剪断,发出了“咔嚓”的声音。袁刚的脖子已经被剪断了三分之二,殷红的鲜血早已染红了被子,袁刚已经死得很彻底了。
    “啊!”张锐吓得大叫起来,慌张中握住床前桌上的金属保温瓶,扔向了那个恶鬼。恶鬼转过头来,突出眼窝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张锐,干枯的嘴角竟然向上扬起了一点儿,似乎是在冷笑,充满着诡异。恶鬼没有躲闪,金属保温瓶生硬地砸在了恶鬼的身上,顿时烂肉横飞,整个金属保温瓶紧紧地镶嵌在它的两根肋骨之间。
    恶鬼伸出只有两根手指的右手,想剪断那个金属保温瓶,但似乎有些费力。这时的周大明已经惊醒过来,眼前的一幕差点儿把他吓尿。张锐见此机会,赶紧拉着周大明拼命地跑出了寝室。两步并做一步,慌不择路地跑了一会儿,总算是跑下了寝室楼,恰巧这时候生管没在,他们就躲进了生管室,关上了门窗。
    “现在怎么办?刚才那个恶鬼一定是刘东志,他本来就是一个光头。”周大明哆嗦着说道。
    张锐也吓青了脸,不过他突然眼睛一亮,对周大明说道:“你带手机了吗?我要叫救兵。” 还好周大明随身携带着手机,张锐拿来手机登上QQ,摸索了一阵子,这才还给了周大明。周大明也不知道张锐在做什么。

本文标题:一只跳来跳去的鬼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40.html

上一篇:拜狐仙 下一篇:骨灯

相关文章

  • 杀夫计划

    【杀夫计划】简介:一、新房新婚第三天,我拨通了李源的电话。“我要你,现在。”李源拒绝不了我的要求,即便是偷情时间已满一年,他早已对我的肉体产生了厌倦,但他怕我会闹。李源珍惜他的家庭...

    2021-07-24 长篇鬼故事
  • 阁楼的秘密

    【阁楼的秘密】简介:当易欣回过头的时候,她很清楚,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回到老人院了。五年前,她刚刚大学毕业。与大部分的同学不一样,她选择了护理的工作,这与她的专业毫不相关,完完全全是基于自己的喜好。虽然工作比较辛苦,但她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不过说实话,作为一家私人养老院,这里的待遇也还算挺不错的,包吃包住,五险一金,还有定期的旅游和体检。经过几年的工作之后,她也渐渐适应了这份平静的职业。...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血继效应

    【血继效应】简介:[楔子]抬起手遮掩着眼睛,头顶水晶吊灯的光有些刺眼,扔下手里的沾满血的小刀,脚步蹒跚地走到昂贵的红木桌子前面,抓起上面一张精致的信纸,揉成团儿扔进字纸篓里。信纸沾染上尸体的血使得它慢慢舒展开来...

    2021-07-22 长篇鬼故事
  • 皮影戏

    【皮影戏】简介: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题记1、车途火车高速地行驶着,某节车厢内,三个学生摸样的人坐在座位上不停的忙碌着。...

    2021-06-28 长篇鬼故事
  • 赶尸日记

    【赶尸日记】简介:楔子大雨如注,整个山谷似乎要被淹没了。漆黑的夜幕下,根本无法看到一丝光亮,满天回落的只有噼里啪啦的雨声。两个人影并排搀扶着走在一起,头顶上的遮雨伞此刻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雨水拼命地打在...

    2021-08-26 长篇鬼故事
  • 五阴盘

    【五阴盘】简介:鬼脸诅咒罗海用力地抹了一下从头顶流下的鲜血,看着地上那双眼暴凸、死不瞑目的老太婆,心中不禁一阵发寒,该死!怎么一次小小的盗窃竟演变成了人命案!罗海不由一声哀叹,流年不利啊!本来自己倒卖...

    2021-10-09 长篇鬼故事
  • 夺命游戏

    【夺命游戏】简介:序曲昏暗的地方,无法判断时间,陆路睁开眼睛努力的回想着自己在什么地方,但是没有任何收获,他轻微挪动了一下身体,骨头发出互相摩擦的“咯咯”声,“嘶”他感到疼痛,地板很硬,手...

    2021-06-26 长篇鬼故事
  • 琥珀藏锋

    【琥珀藏锋】简介:{楔子}窗外是细密的雨幕,街上少有行人,更遑论位于角落的珠宝店了。有人影渐渐走近了,撑着一把普通的暗黄色油纸伞,上面绘着一只燕子。未安正修剪瓷瓶里盛开的桃花,见状便放下手中的剪子走...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死亡之旅

    【死亡之旅】简介:1)贴封条的房间到年底了,因为这两年效益不错,公司董事会决定让大家去日本免费旅游一次,以此作为鼓励。接到这个通知的那个晚上,苏成又没有回家,和他的情人陆小青在租住房里缠绵了一夜。苏成是这...

    2021-07-26 长篇鬼故事
  • 猫什么都知道

    【猫什么都知道】简介:1、周小姐隔壁的周小姐死了,一柄锋利的匕首刺入她的左胸。尸检后,说她死于深夜十一点左右。那时,我与女朋友刚结束了一场为期十天的海外游,回到家中很早就上床睡了。后来警察问我们是否在案发时听到周小...

    2021-08-22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