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生死挑赞

2021-06-19 10:28:49 阅读 :

给你点个赞

午夜,张锐在床上辗转反侧地睡不着觉。由于最近流量都拿去下载歌曲了,还没到月末就用完了,他又不舍得开加油包,只能等夜间的流量了。

过了十二点,流量终于来了。张锐心急火燎地点开了QQ,直奔自己的QQ名片,他要看看有谁赞了自己。在他看来被赞的数目决定着人气的高低,故此他之前还加了一个互赞群。

此刻在QQ名片上“赞”的那个大拇指图标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加号。张锐很高兴,立刻伸手点了一下图标,出现了一列QQ号的头像,他直接点开了排在第一个的头像。

但很快,张锐傻眼了,他清楚地看到这个QQ号的备注是刘东志。他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该不会是自己犯困看花了眼吧?一股凉意从张锐的脚底直直地蹿上头皮。因为这个刘东志之前就是他寝室的四个成员之一,但在一年前遭遇车祸死了。那会是谁在登刘东志的QQ号?

这时,张锐忽然觉得好像有人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哆哆嗦嗦地拿起手机猛地往后面照去,借着手机的屏幕光,张锐看到一只手正从上铺垂下来。就在这时,那只手猛地用手指点了一下刘东志QQ名片上的“赞”图标。张锐突然想到,之前睡在自己上铺的人是刘东志,他出车灯,这才发现那只手上布满了尸斑。灯一亮,那只手有如触电一般缩了回去。张锐条件反射地抬头向上铺看去,那只手已经钻进墙壁不见了。张锐吓了一身冷汗,赶紧叫醒寝室里正在熟睡的袁刚和周大明。两人正睡得香甜,忽然被张锐叫醒,感觉很气愤。

“张锐,你睡不着也别拉着我们陪你一起啊。”袁刚不满地说道。张锐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两人起初并不相信,当张锐拿手机给他们看过后,两人才感到了恐惧。

“一定是刘东志找回来了,我们当初就不应该嘲笑他穷,处处和他对着干。”周大明小声说道,一张胖脸更是吓得有些苍白。

“你鬼故事看多了吧?你怎么这么胆小。这应该是刘东志的女朋友登的QQ,至于那只手搞……不好是张锐的幻觉。现在我们都回去安心睡觉,晚安!”袁刚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转眼就打起了呼噜。周明是个神经大条的人,见状也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张锐摇了摇头,他缓缓舒了一口气,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床铺,顺手关上了灯。

剪刀手

张锐拿起手机,发现自己已经回赞了刘东志,这分明是刚才那只手做的。难道不是错觉?他赶紧点击“返回”键,退出了刘东志的QQ名片。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的QQ名片上的那个“赞”的图标上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加号,但这个加号往右倾斜了一点儿,变成了一个红色的“×”号。在张锐思考间,这个“赞”的图标转眼之间变了样,从竖起大拇指的这个手势换成了剪刀手的手势,而图标上那个红色的“×”依然在。

该不会是我手机中了病毒吧?张锐不信邪地又用力按了一下,终于点开了这个图标。可刷新出来的头像依然是刘东志的QQ,也就是说刘东志又给自己点了一个赞。张锐的双手都在颤抖,今天真是邪门儿了,他干脆将手机的电池拿掉,然后用被子紧紧包住自己的身体,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可不知道过了多久,勉强人睡的张锐突然被一阵声音吵醒,就听寝室里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似乎是一把剪刀在剪东西时所发出的。张锐打开手表的荧光灯,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这个时候不可能有人在用剪刀啊。

他慢慢地揭开被子,探出头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袁刚的床铺靠着窗户,淡淡的月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张锐发现,在袁刚的床上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弓着腰,他的一只手放在袁刚脖子上摸索着什么。该不会是周大明吧?这小子的胆子一向很小,一定是他感到害怕了,想和袁刚睡在一起。

不过当张锐看了一眼周大明的床铺时,立马呆住了:因为一抹月光正照在周大明胖胖的脸庞上,他正安静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熟睡着。也就是说,这个在袁刚床上的人并不是周大明,他们的寝室里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谁?

一阵剪刀剪东西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正是从袁刚床上传来的。张锐深吸一口气,当即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紧接着打开了寝室的灯,寝室里顿时亮堂起来。

张锐再次看向了袁刚的床铺,他差点儿被吓死。因为袁刚床上的那个人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恶鬼。这个鬼一身的烂肉,腥臭味儿老远都能闻到,绿油油的液体从深得可见白骨的伤口里流淌出来。那颗头颅皮包着骨,头上并没有头发,头顶插着几根布满锈迹的钢条。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的,十分凌乱,而且还有道道车辙烙印在它的身上,似乎被汽车碾轧过一样。

刚才张锐看到它伸出右手在袁刚的脖子上摸索着什么,仔细一看,它那只干枯扭曲的右手只剩下了食指和中指,其余的三根手指变成了一团烂肉球,整体就像“剪刀手”。剩余的这两根手指宛如一把锋利的剪刀,一张一合不断地在剪着袁刚的脖子。皮肉被剪开,一根根血管被剪断,发出了“咔嚓”的声音。袁刚的脖子已经被剪断了三分之二,殷红的鲜血早已染红了被子,袁刚已经死得很彻底了。

“啊!”张锐吓得大叫起来,慌张中握住床前桌上的金属保温瓶,扔向了那个恶鬼。恶鬼转过头来,突出眼窝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张锐,干枯的嘴角竟然向上扬起了一点儿,似乎是在冷笑,充满着诡异。恶鬼没有躲闪,金属保温瓶生硬地砸在了恶鬼的身上,顿时烂肉横飞,整个金属保温瓶紧紧地镶嵌在它的两根肋骨之间。

恶鬼伸出只有两根手指的右手,想剪断那个金属保温瓶,但似乎有些费力。这时的周大明已经惊醒过来,眼前的一幕差点儿把他吓尿。张锐见此机会,赶紧拉着周大明拼命地跑出了寝室。两步并做一步,慌不择路地跑了一会儿,总算是跑下了寝室楼,恰巧这时候生管没在,他们就躲进了生管室,关上了门窗。

“现在怎么办?刚才那个恶鬼一定是刘东志,他本来就是一个光头。”周大明哆嗦着说道。

张锐也吓青了脸,不过他突然眼睛一亮,对周大明说道:“你带手机了吗?我要叫救兵。” 还好周大明随身携带着手机,张锐拿来手机登上QQ,摸索了一阵子,这才还给了周大明。周大明也不知道张锐在做什么。

本文标题:生死挑赞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27.html

上一篇:追命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 白骨索命

    【白骨索命】简介:17岁的红玉在大冶师范学校读书三年,由于父母都是农民,又没有什么硬关系,所以师范学校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到乡镇一个很偏远的山区小学当老师。红玉到那个学校当老师以后,有一天中午吃饭闲谈中,她从老师们的口中知道了那个小学的一些情况。原来那个山区小学,是在一片乱坟岗上建立起来的。因为坟都是一些已经塌了的没有主子的古坟,所以平整坟地时没有阻力。群众也很高兴,孩子读书终于都不用跑那么远了。...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阴阳难阻的真情

    【阴阳难阻的真情】简介:本人算不上体弱多病,但是体质一般,有点神经衰弱。人们通常说这种人“火力”弱,容易碰到鬼。目前为止,没有“直接”证据显示我碰到过鬼,但是我的确特别爱做梦。从记事起,每次睡觉都会做梦。但是也有一些怪梦,很值得一说。这种梦叫做“梦魇”,南方话叫做“鬼压床”。可能很多人都有体验过,我以前经常做这种梦,近几年几乎就没有了。其实这种梦实质上说来也不奇怪,状态和梦游正好相反,梦游时身体在工作,但是意识是不清楚的。梦魇则是意识相当清楚,就是身体完全不能动。出现这种梦时,通常都是很恐怖的梦境。因为当...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七宝香驹

    【七宝香驹】简介:夜里,我一个人走在空寂的大街上,总感觉后背阵阵发凉。我之所以害怕,不是因为夜晚的大街没有人,而是我身上又出现了那股奇特的异香。依稀记得六岁那年,全家人都挤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哭泣着。爸爸拉着我...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罗刹血

    【罗刹血】简介:赵四爷今年五十有二,按理说也该是坐享子孙福的年纪了,可是昨天他突然来找我,请我到青竹崖走一趟。“青竹崖下百鬼洞,不留生人空藏骨”的传说,在这附近已经流传很多年了,起源于后梁时期。后梁第...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最恐怖的现场

    【最恐怖的现场】简介:他心情有些低落,想找个朋友开解一下。他得抑郁症已经有些年头了,这让他精神状态一直不好。特别是今天,他难受得快要爆发了。他心里一直埋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和这个特殊的日子有关。7月14日,就是这个日子,二十年前的这个晚上,曾经发生过某些事。...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新聊斋志异之红玉

    【新聊斋志异之红玉】简介:17岁的红玉在大冶师范学校读书三年,由于父母都是农民,又没有什么硬关系,所以师范学校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到乡镇一个很偏远的山区小学当老师。红玉到那个学校当老师以后,有一天中午吃饭闲谈中,她从老师们的口中知道了那个小学的一些情况。原来那个山区小学,是在一片乱坟岗上建立起来的。因为坟都是一些已经塌了的没有主子的古坟,所以平整坟地时没有阻力。群众也很高兴,孩子读书终于都不用跑那么远了。...

    2021-06-17 长篇鬼故事
  • 悬念故事之岛田绑架案

    【悬念故事之岛田绑架案】简介:据说,南美和非洲一些古老的部落都有吃人习俗,其中一部分吃的是敌人,而另一部分人则相信,吃下最亲爱的人就能和他们合为一体永不分离。后者其实和螳螂很是相似,母螳螂在和公螳螂交配后就会将公螳螂吃得一干二净……这是我和张宁最后一次谈话的内容。我研究昆虫,大概由于职业病的关系,不管什么话题,只要一点点的相似我也能联系起昆虫来说上一通。这不,张宁兴致勃勃跟我说他才看的一部关于非洲部落习俗的书,我却又说起了螳螂。他不乐意了,丢下一句:“我可不是黑猫警长,要调查螳螂夫妇的血案……”转身就走,...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阳世阴宅

    【阳世阴宅】简介:前年毕业,我考进了一个小镇子上的公务员。我独自一人来到这镇上报道,这才发现,这镇子虽小,但是经过几年的公共设施翻新和棚户区拆迁改造,这个小地方显得非常现代化。初到小镇,第一个月的工资还没拿到...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神秘的鲁班书

    【神秘的鲁班书】简介:2015年5月的某个周末的早上,我刚来到侦探社的办公室,黄凡那家伙的电话便打了进来,说有命案要我过去跟他看一看。命案发生的地点在市第一中学A栋女生宿舍楼三楼,根据宿舍管理阿姨的介绍,昨天晚上凌晨一点多,她听见三楼两声尖叫,马上跑了上去,到了三楼后,她发现高二(4)班的女学生林琴死在了浴室里,她右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左手的手掌已经不见了,鲜红的血液正不断从那只断掌喷涌而出,而她两位室友,已经被吓得除了发出刚才那两声尖叫之后,再也说不出话来。...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新聊斋志异之红玉

    【新聊斋志异之红玉】简介:他心情有些低落,想找个朋友开解一下。他得抑郁症已经有些年头了,这让他精神状态一直不好。特别是今天,他难受得快要爆发了。他心里一直埋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和这个特殊的日子有关。7月14日,就是这个日子,二十年前的这个晚上,曾经发生过某些事。...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