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彼岸花

2021-06-15 23:55:30 阅读 :

    林觉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是软绵绵的黑暗。腐败的味道充斥着鼻腔。
    他的头很疼,他依稀记得似乎自己坐上了出租车要去找小敏,但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
    这是个废弃的地下室,而自己的手和脚都被绑了起来,绑得不紧但是却无法挣脱。
    过了不久,黑暗的深处“咔哒咔哒”地响,然后一扇铁门被打开。
    有个人拿着火把走了进来。他黑色的长袍下面包裹着瘦削的身体,把脸隐藏在帽子里,火把被他举得很高,看不清脸。
    “你醒了就好。”声音似乎用变声器处理过,有点过于低沉。
    “我在哪儿?”林觉的声音有些沙哑,“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呵呵,喜欢看电影吗?”
    “你快点放我走,听到没有?”林觉在地上不停地扭动着,一种不祥的预感死死地缠住了他,似乎只有歇斯底里地挣扎能提醒自己还是活着的。
    “爱看恐怖电影吗?”那个人不气也不恼,语气平和地继续说着,脸隐藏在帽子里,看起来像个深幽幽的洞。
    “不,不爱看,我从不看什么狗屁电影!你快放我出去……”林觉像一头暴怒的野兽般拼命地吼叫着。
    “那真可惜,你应该看看《电锯惊魂》的……”
    他声音不大,但是林觉马上停止了吼叫,旋即放声大哭:“不要,我不要做什么游戏,我不要死……”
    《电锯惊魂》正好是林觉最爱看的恐怖电影,最新的一部在上个礼拜刚刚看完。
    那个人笑了笑,一步一步走过来,“好了好了,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平时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
    秦帅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特别是网络小说。最近他在一个非常知名的文学社区里发现一部非常好的推理小说。作者似乎是个新人,叫孤掌难鸣,但是他的小说已经有了接近一亿的点击率,秦帅觉得作者要不是很懒就是故意吊大家的胃口,他每个星期只更新一次小说,而且更新得很少。这让秦帅很郁闷,他是个急性子,有好几次他都想不看了,等作者写完了再一起看,只是每次到作者固定的更新时间,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打开社区网站去看小说。


    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风格,而孤掌难鸣是个比较特别的写手,他的文字很平实,连形容词都用得很少,而能用白开水一样的文字吸引那么多人,这种功力并不多见。他的文字特点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
    真实。
    超乎寻常的真实。
    秦帅刚刚看完最新更新的部分,意犹未尽,他正在猜测下一步作者如何让身处险境并且遭受了非人折磨的主人公逃出升天。这时候电话响了,X区公安分局在郊外发现了一具尸体,让他马上过去。
    没错,秦帅是一名警察兼法医,薪水很高,只是朋友很少。
    眼前的死者是个女人,手筋脚筋都被挑断,身上没有其他伤痕,估计死亡时间是12个小时之前。看着她的尸体,秦帅喃喃地说:“真巧啊。”
    女人的身体全部是毫无生气的惨白,身上布满紫红色的尸斑,当秦帅注意到她的脸时,他愣住了。
    女人的额头中央被印上了一个一块钱硬币大小的梅花,也是尸斑一样的紫红色。
    死者叫郭小敏,29岁。是个很普通的超市售货员。
    解剖完毕,秦帅把报告交到王劲手上,王劲是负责这个案子的组长。
    王劲拿过报告,“窒息而死?”
    “是的,一般来说,如果是用绳子勒住脖颈或者用枕头捂在被害人的脸上诸如此类的方法都会有蛛丝马迹留下,可是这个人就像是被放在真空的环境中窒息而死一样。现场提取到了大量的指纹,取证科的同事正在做比对。”
    王劲的眉头皱了起来。
    “不过,我还有条线索。”


    王劲马上盯住秦帅,仿佛线索在他脸上一样。
    秦帅在报告书的背面写了一个网址。写完后,秦帅就走了。
    王劲上网打开那个网址,看上去这是网络长篇的其中一节,这里面能有线索?但是看秦帅的表情不像是撒谎,王劲只好硬着头皮往下看。
    里面有一段文字是这样的:
    安眠药发作了,我把她平放在床上,她变得很安静。手和脚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她的眼角仍然湿润,不得不说,在我挑断她的手筋和脚筋的时候,她的表情很美,连眼泪掉下的姿势似乎都经过刻意的安排。
    我拿过一把陶瓷的调羹,里面放上1/3的清水,然后把调羹放在她人中的位置。
    完美的女人应该有完美的结束方式。
    我抚摩她额头上的梅花标记,我知道她的生命正迈着愉悦的步伐渐渐远去。我努力倾听那不着痕迹的生命消失的声音,那声音美妙极了。
    十分钟后,她停止了呼吸……
    稿子的发表日期是一个星期之前。
    王劲连夜把秦帅叫了过来。
    “你是说他的杀人方式是遵从这篇小说?”
    “我觉得是这样的,死者的死亡原因、伤痕、额头的梅花标记和这篇小说中描述的如出一辙。而且小说里杀人的情节虽然很少见,但是那确实是真的。”
    “用一个调羹杀人?”
    “没错。”秦帅走到窗边,“服下安眠药的人睡眠时其实和正常睡眠时是有差别的,人在药物的控制下身体机能处于被束缚的状态,缺少自主性,而且只用鼻子呼吸,在调羹里放上水再置于人中处,水分蒸发时阻隔了大部分空气,所以被害人是缺氧而死。”
    “也许凶手就是这篇小说的疯狂追捧者,他很欣赏里面杀人的情节,所以模仿小说的情节作案。”
    “应该是这样,但是,这篇是最热门的网络小说点击率超过1亿,根据跟帖的情况估计固定读者至少在10万左右。还有,下个星期作者还会更新小说,按照情节安排推断,下一节又会有经典的杀人方法出现。”
    “你是怕凶手会继续行凶?”
    “恐怕会这样,这样疯狂的模仿是很容易上瘾的!”
    “那我们只能去找作者,让他先不要更新。”
    秦帅摇了摇头,“我们不能只凭猜测就阻止人家更新自己的小说啊。不过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也只能先找到作者,也许他能提供些线索。”
    “可是怎么找他呢?”
    “两个方法:第一,通过那个文学社区;第二,根据他的IP地址。”
    王劲站了起来,“好,那就双管齐下。”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彼岸花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7.html

上一篇:太阳墓 下一篇:清道夫

相关文章

  • 你抢走我的男人

    【你抢走我的男人】简介:古时,金子山山大人稀,云蒸霞蔚,人居于此,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半山腰僻静处,搭着两间不大的茅房,这是文中男主人祖宝的居所。祖宝,双亲早逝,孤身一人,少时采摘山果野菜度日,稍长便开始耕作几亩薄地聊以生计。...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七宝香驹

    【七宝香驹】简介:夜里,我一个人走在空寂的大街上,总感觉后背阵阵发凉。我之所以害怕,不是因为夜晚的大街没有人,而是我身上又出现了那股奇特的异香。依稀记得六岁那年,全家人都挤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哭泣着。爸爸拉着我...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悄悄话

    【悄悄话】简介:空旷的山谷内,一行七人正缓缓的行进着,他们是来采药的,越是深山越有名贵的药材,虽然处处布满着危机,但为了钱财,也值得他们拼搏一把。天渐渐的阴沉下来,风冷冷地吹过,死死的刻着人的脸,似乎想要把...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拜狐仙

    【拜狐仙】简介:晚上7点的时候,陆瑶刚刚结束了一整天繁忙的工作。她独自离开了公司,因为家就在不远处的地方,所以她一直都是步行回去的。这时正是各家各户吃饭的时候,大街上空荡荡的,周围陈旧的路灯孤独地伫立着,在昏黄的光芒下,陆瑶不禁打了个哆嗦。...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草席葬魂

    【草席葬魂】简介:半夜拔草声暑假期间,宁小寰和宫朗合租了一间公寓。天气越来越热,他们买不起空调,宁小寰就扛了两张草席回来,说:“别看这草席又脏又破,两张可才十块钱!”两人把草席简单洗了洗,当晚...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背它下楼

    【背它下楼】简介:仪式月明星稀的夜晚,乱葬岗上,梁珊珊、李慧、利锐和邓仁四个女生在一座墓前玩请灵游戏。这个游戏的玩法是:找到一座有尸体,但久无人祭祀的墓,先用冥币将整座墓铺满,这是请鬼出来替人办事的酬劳...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佛牌诡影

    【佛牌诡影】简介:凌晨三点,调酒师舒崇下班回去,一路上没什么车,车窗外的风很清凉,他的思绪有些混乱,车子到岔路口的时候前面拉起了警戒线,有交警站在那儿,还有三三两两的几个围观群众也站在那儿,原来是有人酒驾撞死了人,那被撞死的女孩尸体旁还有血渍,她被台上担架的那一刻右手突然从上面滑了下来,舒崇看到她的手上戴着一只景泰蓝镯子。红绿灯闪烁,他驱车离开。...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失魂金石洞

    【失魂金石洞】简介:三更半夜,郑宵阳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他睡眼惺忪地拿起电话,不耐烦地问:“谁啊?妈啊,是你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母亲在电话里说:“阳阳,这几天我眼皮总跳,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似的!你这几天千万别乱跑,尽量呆在家里别出门,特别不要去黑暗的地方!”...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悄悄话

    【悄悄话】简介:影院惊魂沈麒和女朋友左琳赶到电影院的时候,电影已经放映了大半个小时。左琳一边埋怨沈麒不该为了省几块钱挤公交,一边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左琳的抱怨声引得周围的人都向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沈麒...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五行金虫

    【五行金虫】简介:不管怎么说,林苗对张一帆和岩子破例的决定还是有点儿埋怨。他们三个明明约定好一年只下一次墓,而他们今年已经下过一次了,虽然收获惨淡,但林苗总觉得坏了规矩不太好。无奈张一帆态度坚决,开出的价码也很诱人...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