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戾气逼人

2021-07-01 11:26:40 阅读 :

杜丽珍不见了。

夏启东早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最近总有莫名其妙的电话打到家里,可夏启东拿起电话说完你好,对方却一言不发。除了话筒里隐约传来的喘息声,什么都听不到。最后不是对方突然挂了电话,就是夏启东懊恼地将话筒重重地摔回机座上。

后来这样的电话几乎每天都要打来一两次。每次夏启东去接对方就死不开口。但当杜丽珍去接电话时,对方就用很奇怪的嗓音问她一些下流色情的问题,杜丽珍只好又羞又恼地挂上电话。

夏启东不堪其扰,报了警。一周后警察给他们的答复是,那个变态男人在公共电话亭用ic卡打的。每次用的电话并不是同一个号码,而这样的公共电话亭全市共有四百多个。而警方也不能在每个电话亭派人守着,所以暂时对此事无能为力。

夏启东质问道: “我们纳税人给你们发工资难道就是听你对我说无能为力的?”

一个年纪稍长的警察略带歉意地说: “以现在所掌握的线索我们能做的的确很少。就目前来看,对方只是蓄意骚扰,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也可能再过些日子对方觉得没意思会自觉终止这种无聊的行为。你们最好也想想,会有谁既知道你家里的号码,又有足够的动机做这样的事情。”

夏启东说: “你们不是有监控定位设备吗?他如果再打电话过来便可以确定对方的具体位置,为什么”不用?“

对方只好耐着性子继续解释: ”夏先生,是这样的。我们市局的确有这样的设备,可并不是所有的案子都可以使用。只有当案情特别严重才能申请,即便现在我们领导同意了也调不出设备。前段时间咱们市发生多起恶性抢劫杀人案件,甚至还有一起跨国诈骗案,我们这设备只有三套,已经全部调到一线使用中,所以对于您反映的情况我们目前真的爱莫能助。“

夏启东心浮气躁地瞪了瞪面前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警察,恨恨而罢。

没过几天,事态便升级了。

杜丽珍第二天下午就失踪了。不仅如此,她还卷走了夏启东借给朋友的一笔钱。

半年前,老朋友艾则滨借了夏启东一笔钱。

艾则滨的一个大学同学现在是某知名上市集团的操盘手。大学三年级一次野游活动,那小子嘴馋误食了一些毒菇,神志不清口吐白沫,是艾则滨背着他小跑了七八里地送到医院。大夫说,差一点小命就保不住了。

所以,这个现在已经混出人样的老同学欠他一条命。

这个欠他一条命的老同学告诉他一个绝密消息:他所在的集团公司不久将有一笔海外巨额投资,十个月内所持股票至少上涨百分之七十。他可以帮艾则滨抓住这个机会,大赚一笔。

于是艾则滨与好友叶言合作,合伙炒股。那天艾则滨在夏启东那儿借了二十万,立字为凭。杀入股市。

半年后他便给夏启东打电话说,找个时间把那二十万连本带息全还了。夏启东便让杜丽珍去客户那收完款再顺路去艾则滨家把钱拿回来。

不想,这两笔钱都被杜丽珍带走了,走得无影无踪,未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夏启东眼睛眨都没眨地等了杜丽珍两天两夜仍一无所获,只好报警。

来的还是上次那个警察。由于这次案情牵涉金额巨大,警察刚进门就郑重其事地递过来一张名片。夏启东才知道,眼前这位其貌不扬面色黝黑的中年汉子是市刑警队副队长,叫萧颂平。

萧颂平仔细问了夏启东当天杜丽珍出门时的时间、衣着以及随身物品。他说: ”夏先生,关于您爱人的失踪有三个可能,一,她已经被歹徒绑架;二,她遭遇抢劫,生死未卜;三,您爱人携款潜逃。我们已经对出市区各个路口进行监控。“

夏启东说: ”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去。“

萧颂平说: ”你不能离开,防止绑匪打来电话要赎金,您这也要留人监守。并且,还得麻烦你提供一张你爱人的近期照片。“

夏启东走进卧室拿来照片给萧颂平。

这时听到消息的艾则滨和叶言也赶到了。

萧颂平让手下人分别给他们做了笔录,便拿着照片匆匆走了。

一拨警察在夏启东家里守了一天一夜,除了几个推销劣质产品的电话竟一无所获,警察们不得不于次日凌晨草草收兵。

萧颂平在电话里告诉夏启东,在各个路口监控录像中都没发现杜丽平的踪迹。

夏启东绝望至极,他实在没想到杜丽珍会以这种方式离开他。

萧颂平在电话里劝夏启东说: ”老夏,算了。照现在各种迹象看,杜丽珍不是已经被劫持就是自己打定主意要走的。但如果是前者,歹徒应该会给你打电话,要求准备赎金,除非他们拿到杜丽珍带的钱就杀人灭口,可这些都不是你的错。只要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切都会有希望。“

夏启东哭着说: ”她不可能拿那么多钱突然离开我。“

萧颂平说:”刚才只是我的推测,也许这都是一场误会。她兴许是去哪玩了呢,可能很快就回来了,你别泄气嘛。“

夏启东已经泣不成声。

午夜十一点十分,夏启东仍守在电话旁,双目呆滞,面容桔槁。

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把昏昏欲睡的夏启东吓了一跳。夏启东手忙脚乱地找到手机。他看了看来电显示,竟然是杜丽珍的手机号。夏启东大喜过望,按了接通键,对着手机大声说:”丽珍,丽珍,你在哪呢?“

电话里只有轻微的沙沙声时断时续,这说明信号很不好。几秒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夏,我走了,别再找我。你是个好人,可我不想再这么过了。别怪我,就当我死了吧,再见。“

电话里的声音戛然而止,电话挂断了。

夏启东呆呆地拿着电话半张着嘴,惨然落泪。

杜丽珍就这么一去了无痕。她走得太突然,让周围的人都有点措手不及。

 1/1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戾气逼人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600.html

上一篇:绞刑架之夜游神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 危机虫虫

    【危机虫虫】简介:那天,我的眼睛里不小心飞进了一只小虫子,揉了揉就没事了。我奇怪,我并没发现把小虫子揉出眼睛,难道是我的眼睛把小虫子给吃了吗?1.眼睛大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这种不知死活的季节。当...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阁楼的秘密

    【阁楼的秘密】简介:当易欣回过头的时候,她很清楚,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回到老人院了。五年前,她刚刚大学毕业。与大部分的同学不一样,她选择了护理的工作,这与她的专业毫不相关,完完全全是基于自己的喜好。虽然工作比较辛苦,但她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不过说实话,作为一家私人养老院,这里的待遇也还算挺不错的,包吃包住,五险一金,还有定期的旅游和体检。经过几年的工作之后,她也渐渐适应了这份平静的职业。...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惊悚故事:雨夜惊魂

    【惊悚故事:雨夜惊魂】简介:深夜,我独自在实验室里忙碌着,对于大脑的研究,我总是那么的痴迷,甚至忘掉了时间,忘掉了家人,它就像毒品一样的让我无法自拔。有人说,光是在那堆满着各种人脑和动物大脑的实验室里,就能感觉到一股摄人的气息,更别说大晚上的,那种恐怖而又恐惧的气息,想想都让人感到害怕。...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被诅咒的农场

    【被诅咒的农场】简介:这里是一间农场,在一大片农场的中间有几户人家,其中有一户人家的家人一共四个人,两个八岁的双胞胎姐妹,和一对夫妻生活在一起。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平时没事的时候就种种花整理一下农场,生活过的好不惬...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第八计

    【第八计】简介:1在见到马巧雨之后,赵昱森便决定帮助马志鹏解决他的麻烦。马巧雨是马志鹏的女儿,今年七岁,患有肾功能衰竭,眼下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医院里等待肾源。市价三十万,还不包括手术费在内。然而马志鹏的麻...

    2021-06-25 长篇鬼故事
  • 活人书

    【活人书】简介:当我们往衣柜里看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个死人,穿着寿衣站在衣柜里,一动不动。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原来这根本不是“衣柜”,而是一口黑色的竖起来的棺材。...

    2021-06-28 长篇鬼故事
  • 草席葬魂

    【草席葬魂】简介:吃烧烤晚上,活跃在校外马路上的学生越来越少,那些流动在街边的烧烤摊也在慢慢撤走。最终马路上一个人影、一个烧烤摊都没有了,只剩下漫天骤然聚起的大雾。“真是邪门儿了,刚才还好好的呢,怎...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沁血领带

    【沁血领带】简介:1940年8月,法国巴黎郊区某教堂。在反皇派极端主义者的连续进攻下,闻名全国的帝都早已硝烟各起,死亡、尸体,还有熊熊燃烧的火焰,就像上帝降下的怒火一样,瞬间便吞噬了这座百年老城。周围都是战乱后留下的断壁残垣,求饶声和喊杀声弥漫在空气中。在教堂的外面,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包围了过来,在领头者的一声令下,他们举起了步枪,向着摇摇欲坠的教堂走去。...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神秘的鲁班书

    【神秘的鲁班书】简介:2015年5月的某个周末的早上,我刚来到侦探社的办公室,黄凡那家伙的电话便打了进来,说有命案要我过去跟他看一看。命案发生的地点在市第一中学A栋女生宿舍楼三楼,根据宿舍管理阿姨的介绍,昨天晚上凌晨一点多,她听见三楼两声尖叫,马上跑了上去,到了三楼后,她发现高二(4)班的女学生林琴死在了浴室里,她右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左手的手掌已经不见了,鲜红的血液正不断从那只断掌喷涌而出,而她两位室友,已经被吓得除了发出刚才那两声尖叫之后,再也说不出话来。...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另类输液

    【另类输液】简介:上个星期,女友何小美车祸去世了,邓豪伤心欲绝,整日郁郁寡欢。又因天气忽冷忽热,他得了重感冒,浑身乏力。这天晚上,他再也承受不住感冒的折磨,来到了校外的小诊所。小诊所位于一条小巷子里,天一黑,...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