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第三尊神像

2021-07-06 09:13:49 阅读 :

天越来越黑。

因为小路是穿行在高山之间,所以黑暗来得很快,除开电筒照着的石板路,四周一片漆黑。

我们三人急急赶路。

突然,前面“轰隆隆”的一连串巨响,地动山摇。

我问道:“怎么回事?,是修公路了吗?”

“没有,开矿。我们本地有个叫覃虎的年轻的小老板在外面弄得些钱,回乡开采一种很名贵的矿。那矿就在这条路前面的悬崖上。晚上到这个时候总开炮,因为白天人们过路太多,不好放。”

走在前面的翠柳的堂哥回答说。

跟在堂哥后面的赵龙问道:“没公路,矿怎么运出去啊?”

堂哥答说:“用马运。不过刚开几天,刚炸进去几米深的洞,还没出矿。”

继续赶路。

“啊——啊——”山上有乌鸦在叫。

走了约半小时,转了个弯,远处有一片电筒、火把的光亮一明一暗,人声嘈杂。

“那里就是矿山。”堂哥说。

我望了一眼,答说:“哦,人蛮多呢。”

我们越来越靠近那些光点。路右边上方的树林中有几支火把和几支电筒在晃,有人声在喊,因讲的是本地话,不知喊的是什么。

终于,我们走到那里,只见石板路边有两条汉子靠在一起默默地抽烟。

堂哥走到近前,便用山里的本地话和他们打招呼。叽里咕噜,我和赵龙一句也不懂。

他们讲了一阵,堂哥转头对我说:“出事了!可能是引燃线太过松散,刚开采的矿洞里几十个炮引还没点完,先点的炮就爆炸了!两个点炮的像炮弹一样被射下山崖来。老板找到了,还有一个没找着,他们正在上面林子里找。”

我浑身打了个冷颤。

旁边的赵龙说:“我们是不是上去帮他们找人?”

“不能去。今天我们办喜事,不能沾这个。”堂哥说完,低头去和那两汉子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往前走,“我们还是快走吧!”

走了十几步,前面的堂哥电筒光往旁边一扫,嘀咕说:“唔,好惨,好可怜!”

赵龙和我的电筒也往那里照。

原来是一个血肉模糊严重变形了的人,头、臂、腿有多处都露出了惨白的骨头。我不敢再照也不敢再看。

我们没有停步,继续往前走。

“覃虎是个很好的年轻人,很多乡亲都得到过他的帮助,还给小学校捐了不少款,平常施工中有什么危险的事也抢在前,比如他就经常亲自点炮。可惜啊!”堂哥一边走一边说。

走在中间的赵龙接着说:“奇怪,我好像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少女站在那死人旁边,她微笑地望着我。但我一眨眼,又不见了,也许是眼花了。你们两个见没有?”

“没有。”堂哥说。

“哪有什么少女,你眼花了。”我接着说,但我不禁扭头往后面扫了一眼。漆黑漆黑的什么也没见,只觉有冷风吹来。我赶快转回头,紧走几步,更靠近了赵龙。我有些害怕,好像有什么跟在后面似的,我头皮厚重起来,股股麻流从头上唰唰地往全身扩散。我时时刻刻注意着后面。

走了一会,赵龙扭回头看看我,没说什么,转回头继续走;走了十多步又扭头看看我,没说什么扭头继续走;又走十多步后,赵龙再扭回头来,这次他说:“你搞什么?怎么老是拉我的衣服啊?”

“哪个拉你的衣服?赶路累得要命,哪有这份闲心开玩笑!”我答道。我也是真的没有拉他衣服,不知为什么他这样说我。

“你还嘴硬,都拉了我三次。”赵龙一边走一边说。

赵龙这么一说,我感到好像真的有人跟在我们后面,我又扭头往后看了一眼,后面还是漆黑漆黑的什么也没有,只有凉凉的山风扑面。

“堂哥,你等等。”我叫道,其实我走在后面这么久,早已是硬着头皮了,现在刚好有个换位置的机会,“我走前面吧,你在赵龙后面看看,不然他老是怀疑我。”

“好!”堂哥倒是很干脆,说着话就停住了,赵龙也停住了,让我走在了最前面。

一路往上,爬到了一个坳口。这段时间还真的再没听见大龙说拉衣服的事。

正走着,突然只听得堂哥着急地喊:“赵龙!赵龙!你往哪里去?”

我回头一看,原来赵龙已经一头钻进路右边上方的荆棘丛中,堂哥正在后面紧紧拉着他的后衣摆。一见此景,我急得大喝一声:“赵龙,那里是刺丛,你爬那上面去干什么?”

只听赵龙说:“别拉我,都跟着我上来。上面有很多人在厅堂里摆酒肉等我们了呢,大家跟我走吧!”

我跳过去,和堂哥一起拉着赵龙的衣后摆;赵龙身子一扭一挣,衣服“嘶”地一声破裂;我和堂哥四只手只抓着一块白白的布片。奇怪的事就这样在我们面前发生了:没有什么光照,赵龙就在黑暗中一步一步不声不响地钻进荆棘丛深处往山上走去,很快就没了踪影。

我和堂哥不顾一切地追上去,但纵横交错的荆棘将我们拦住了,我们两人手脚都被勾刺得钻心的疼,但还是根本无法进去。两人只好退回石板路上。

“赵龙的电筒丢在这里了。”堂哥低头捡起那个还在亮着的电筒。

“没电筒,他怎么走得这么快呢?而且就在荆棘中走得这么快!”我惊得目瞪口呆。

“赵龙遇到那事了,先回到我们屯再说吧。”

“什么……事?我不能……走啊,就这样丢失了一个……朋友,怎怎么得了!我们得……去找他。”我感到非常恐怖。

“路右边往上近两百米的悬崖下有个岩洞。解放前曾有三家大财主六十三口人被土匪围在洞里三天三夜,财主家丁也有枪,他们和土匪对打,但最后还是被土匪用柴火和干辣椒全部熏死在洞里。从那以后,路过这个坳口的人就时不时地被勾了魂魄。有的人找得回来,有的人找不到,找到的人也是伤的伤、死的死。赵龙肯定就是挨了这事了,现在去找也找不着的,刚才你没见他在荆棘中走得那么快,我们又走不进去。不用讲了,走吧。前面三四里路就到家了。”堂哥说着,便不容商量地在头里走了。

我听着原来这个坳口这么恐怖,如真是这样,被鬼藏起来的东西,人哪里找得着,而且堂哥已经走了,我一个人哪敢还留在这里,便紧赶几步跟上了堂哥。但我总感觉有什么跟在后面,背后凉嗖嗖的,于是我说:“堂哥,我走前面吧。”

堂哥侧身让我过去了。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第三尊神像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633.html

上一篇:亡灵冢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 小星星

    【小星星】简介:伞天空沉甸甸的,似乎要下雨,刘杰推开门正要出去,文婧叫住了他:“老师,好像要下雨了,伞给你。”刘杰接过伞,道了声谢,却发现那一家三口都阴笑着看着他,刘杰禁不住有点儿害怕,没有打开伞...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迟来的醒悟

    【迟来的醒悟】简介:当陈杰拧开房门,听见屋子内传来炒菜的声音的时候,他下意识的退出去看了一眼门牌号。903,是自己的房子没错啊,那怎么会有别人在啊?陈杰不解的挠挠头,带着狐疑的神色走向了厨房。当他看到厨房里那...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鞋子给你

    【鞋子给你】简介:赵伟捡到了一条领带,鲜红色,赵伟很喜欢。配合自己白色的衬衣,终于有些领导范了。上班的时候,同事们也是一个个羡慕地看着自己的领带,这让赵伟更加得意。中午的时候,公司的总经理召见自己,赵伟很纳闷...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彼岸花

    【彼岸花】简介:林觉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是软绵绵的黑暗。腐败的味道充斥着鼻腔。他的头很疼,他依稀记得似乎自己坐上了出租车要去找小敏,但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这是个废弃的地下室,而自己的手和脚都被绑了起来,绑得不紧但是却无法挣脱。...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封门村

    【封门村】简介:楔子天气开始转凉,走在街上会有一丝莫名的寒意。这是北方一个偏北的城市,来到这里已经大半年了,可是我还不太习惯这里的生活。站在人群汹涌的街头,我总是感觉自己像一个异类一样,无法彻底融进这个城市...

    2021-07-03 长篇鬼故事
  • 第三起命案

    【第三起命案】简介:引子白龙村有着两起非常蹊跷的命案!十七年前,一名叫白秀的女生,在高考前夕吊死在自己家里。过了三年,又有一个叫李慕白的男生,竟在白秀家里上吊自杀了!这还不是最奇的,最奇的是,在李慕白死时...

    2021-06-28 长篇鬼故事
  • 谋杀自己

    【谋杀自己】简介:1.命案高队下了警车,伸了个懒腰。先到的同事们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周围荒芜,没有路人的指指点点。高队带着小刘和胖子一前一后,撩起警戒线跨进警戒区域。在巡视了一周后,高队的目光最终锁定在现场...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亡灵冢

    【亡灵冢】简介:【一】在讲述我的离奇故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叫亡灵!靠!又打错!这该死的破输入法!让我抓狂发泄一会!啊……啊……@¥#……...

    2021-07-06 长篇鬼故事
  • 午夜烧烤

    【午夜烧烤】简介:“你很喜欢在QQ上聊天,我也是。这勉强算是我们之间的共同点吧。&dquo;“我们之间,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共同点,慢慢你就会发现的。&dquo;“你不会也是个女生吧?莫非这就是你所说的...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孤掌难鸣

    【孤掌难鸣】简介:林觉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是软绵绵的黑暗。腐败的味道充斥着鼻腔。他的头很疼,他依稀记得似乎自己坐上了出租车要去找小敏,但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这是个废弃的地下室,而自己的手和脚都被绑了起来,绑得不紧但是却无法挣脱。...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