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第八号当铺

2021-10-12 11:11:24 阅读 :

影子典当行

他又一贫如洗了,像暗夜的游魂在昏黄的路灯下慢慢走着,眼睛不时扫过路旁依旧灯光闪烁的店铺。

庄志仁所说的店铺应该就在附近,按说,庄志仁不会对他撒谎的,因为庄志仁有把柄攥在他手里。

其实,在他的内心中还是不相信庄志仁说的店铺真的存在,但他又不得不信。

庄志仁这些天,不但还上了赌债,而且在赌桌上出奇地豪爽。

他真的看到了那家店铺,如果不是周围店铺的灯光太过明亮,他还不会看到处在黑暗中的第八号店铺——影子典当行。

真有这样的店铺,可影子典当行真的如庄志仁所说的那样吗?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朝店铺走去,这是他现在惟一的希望了,否则……他没敢再往下想,轻步走到店铺前。

黑暗中,一个人影从光线昏暗的店铺里走出来,他以为这个人一定会撞到他的身上了。

但没有,他并没有感觉到,那个人不知怎地就到了他的身后,手里还捧着一个黑色的坛子。当他回身看时,那个人已经没影了。

错觉,他心中想到。

他推开店铺的门,门很轻,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很轻易就走进了店铺。

这个店铺太过俭省了,在现代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这里竟然还点着蜡烛,蜡烛就放在墙壁一个探出的蜡台上,略微高出人的头部。

烛光在凝结在一起的灯花上不停地跳动。与门相对的柜台在昏暗的烛光中更加模糊不清,柜台上摆着三个圆圆的东西,黑黑的,是三个小坛子。

中间那个不甚规则,坛子上有一个很小的东西在烛光里闪着些微的金光。

“怎么没人?”他小声嘟囔着,也是为自己壮壮胆,这里暗得有些瘆人。

“你要当影子?”他被突来的苍老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发现中间的那个坛子在动,在慢慢上升,向柜台边慢慢飘来。

烛光虽然昏暗,他还是依稀看出了大致的轮廓,那上升的不是坛子,是一个梳着抓髻的女人的头,看不清女人的脸,但从声音可以判断,这个女人的岁数不小了。那闪闪发光的应该是女人镶的金牙。

“你……你这里真的可以典当影子?”他咽了口唾液,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对,只要你愿意,我这里可以典当各种各样人的影子,而且当金不菲。”金光一闪一闪的,是那个人在说话,“先生,你想典当影子吗?”

“是,我是想……”他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切,“我需要怎么典当?能得到多少钱?”

“我这里是根据影子的长短来估价的,一米十万,只要你在这个纸上按个手印就可以了。”那个老女人的嗓子里好像塞着一口痰。

“怎么量?”他还是不相信。苗疆蛊事:http://book.guiguaiba.com/kongbu/5//

“你站在蜡烛下面的那个白色的横线上,就可以了。”老女人的脸始终隐藏在黑暗中,这让他很不自在。

他往地面上看了看,真的,就在烛台下面离墙根半米的地面上有一条白色的线条。

在距这条线一段距离的地方还有几条白色的线,每条线上都标注着长度单位。

他再次看了看黑暗中的面孔,还是站在了那条靠墙的白线上。

烛光昏暗,他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

“四米。”他感觉口干舌燥。

“我看到了,既然你愿意典当你的影子,就在这张白纸上按个手印吧。”黑暗中,一张白纸放到他面前。

那张纸太白了,在黑暗中似乎能发出油光。

“印泥呢?”他伸出右手的拇指。

“不用,只要把拇指按在上面就可以。”沙哑的声音说。

没有印泥怎么能按上手印呢?他右手的拇指按在白纸上,他忽觉自己好像被人扒去了所有的衣服,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他抬起手,看见在白纸上出现了一个手印,它太黑了,黑得发出油光。

“这样可以吗?”他怔怔地问。

黑暗中伸出一双干瘪的手,拿起那张白纸,然后折了一下,把白纸塞进一个小黑坛子里,用盖封了起来,“你的名字?”那人又问道。

“邢育军。”他说。

那人把一张小纸条贴在坛子上,纸条上写着“邢育军”三个字。邢育军没看到老女人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

女人从黑暗中拿出一个纸袋,“这是你的钱,四十万。”

邢育军急不可耐地拎起重重的纸袋,“庄志仁的影子是当在这里吗?”他问道。

“是,前几天有一个叫庄志仁的人把影子当在这里。”

“我怎么没看到。”邢育军看了看眼前的两个坛子,另一个坛子上没名字。

“他昨天该把影子赎回去,但没来,按照我们这里的惯例,我已经把他的影子卖出去了。”

“卖出去了?卖给谁了?”邢育军心中好笑,把影子作为当品本来就是很可笑的事了,谁会傻到买一个人的影子?

“我不能告诉你,这是行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和那个买走庄志仁影子的人前后脚。”那人的头再次和两个坛子并排在一起。

难道刚才真的有人在这里出去了?邢育军摇摇头,拎着纸袋往外走去。

“记住,你必须在两天内,把影子赎回去,否则,我会把你的影子卖掉的。”苍老沙哑的声音在邢育军身后响起,“这是你的当票。”

邢育军走出店铺的时候,一张纸片从店铺里飘出来,在他的脚下翻动着。

他没去捡,他根本就没想回来赎回影子,这些钱足可以让他还上要命的赌债,还能痛痛快快地玩上一段时间了。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第八号当铺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2132.html

上一篇:梦醒时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 请你吃掉我的心

    【请你吃掉我的心】简介:第一部:送祸上门阴阳心午夜,302寝室的几个人都在熟睡中,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唐龙、石浩然、谭鑫宇、徐英少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了。“谁去厕所忘留门了?”谭...

    2021-07-19 长篇鬼故事
  • 古代鬼故事:鬼门关

    【古代鬼故事:鬼门关】简介:一苏袖儿有个梦游的毛病。她父亲是当地的提督大人,怎么说她也是个千金小姐了。可是梦游不认尊卑,苏袖儿没办法摆脱梦游的毛病。像很多梦游的人一样,苏袖儿起初是不知道自己经常梦游的,因为她每天起床的...

    2021-09-08 长篇鬼故事
  • 入墓三分

    【入墓三分】简介:徐芬是某知名酒店的一名普通的保洁员。一直以来她都是勤勤恳恳的做着自己分内的工作。直到有一天,她不小心把拖地的水撒了几滴在一个女客人的身上。她的生活就开始变得倒霉起来。即使她不停的道歉,也没有...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悬念故事之天火

    【悬念故事之天火】简介:1两个月前的一个夜晚。我合上了电脑,一头栽倒在床上,但是缠绕在我心中的困扰却久久不能散去。我是自由撰稿人,写文是我谋生的手段,这是种需要创意和灵感的工作。一旦没有了灵感,我整个人...

    2021-07-02 长篇鬼故事
  • 人形师

    【人形师】简介:楔子月光惨淡如死人的眼白,漂浮在空中的雾气像是潜伏的鬼魂,弥漫在寂静的夜里狰狞地贴在晚归人的身上,瘫起一片片血腥和杀戮。这是一片杂草地,足有两米之高,随风飘摇的杂草像是一个女人长长的头...

    2021-09-21 长篇鬼故事
  • 恶魔来敲门

    【恶魔来敲门】简介:当易欣回过头的时候,她很清楚,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回到老人院了。五年前,她刚刚大学毕业。与大部分的同学不一样,她选择了护理的工作,这与她的专业毫不相关,完完全全是基于自己的喜好。虽然工作比较辛苦,但她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不过说实话,作为一家私人养老院,这里的待遇也还算挺不错的,包吃包住,五险一金,还有定期的旅游和体检。经过几年的工作之后,她也渐渐适应了这份平静的职业。...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复活仪式

    【恐怖故事:复活仪式】简介:一我叫任青,一家杂志社的记者,同时我有个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第二职业——私家侦探,专门帮助别人解决一些不想被警方知道的事情。如果事主同意,我还会把事件写成报导。今天傍晚,我又走...

    2021-09-17 长篇鬼故事
  • 每日诡事之螳螂

    【每日诡事之螳螂】简介:据说,南美和非洲一些古老的部落都有吃人习俗,其中一部分吃的是敌人,而另一部分人则相信,吃下最亲爱的人就能和他们合为一体永不分离。后者其实和螳螂很是相似,母螳螂在和公螳螂交配后就会将公螳螂吃得一干二净……这是我和张宁最后一次谈话的内容。我研究昆虫,大概由于职业病的关系,不管什么话题,只要一点点的相似我也能联系起昆虫来说上一通。这不,张宁兴致勃勃跟我说他才看的一部关于非洲部落习俗的书,我却又说起了螳螂。他不乐意了,丢下一句:“我可不是黑猫警长,要调查螳螂夫妇的血案……”转身就走,之后又...

    2021-06-18 长篇鬼故事
  • 古画里的灵异乘客

    【古画里的灵异乘客】简介: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每天都载着不同的客人穿梭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虽然每个客人匆匆而过,大部分人表情漠然,但也有特别,就像那个长得像许晓菡的女子,至今仍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那是前年夏天的一个傍...

    2021-09-15 长篇鬼故事
  • 草席葬魂

    【草席葬魂】简介:半夜拔草声暑假期间,宁小寰和宫朗合租了一间公寓。天气越来越热,他们买不起空调,宁小寰就扛了两张草席回来,说:“别看这草席又脏又破,两张可才十块钱!”两人把草席简单洗了洗,当晚...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