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鬼脸

2021-10-14 09:37:32 阅读 :

鬼王庙

杨家村本来只是豫东平原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乍看上去跟周围的村庄没任何区别,但是你若提起其他村庄的名字,估计没有多少人知道,可提起杨家村,连那些爱打磕睡的老头儿都会猛地来了精神,跟你滔滔不绝地说上半天。

而且大家所说的,都是同一个地方

杨家村的鬼王庙。

他们说:“七百年来,凡是深夜进入鬼王庙的人,没有一个存活下来!”

他们说:“何止是人,连一个畜牛、一只鸟都不例外!”

他们说:“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们是信!”

遇到外地人反驳的时候,他们总是不置可否地一笑,并不跟他们下赌注。

因为打赌的事情,他们的先人早就干过了,结果那些不信邪的人,全都死在了鬼王庙里。

“夜不入鬼王庙”已经成了杨家村人的信仰,他们的信仰是被一具具恐怖至极的尸体奠定下来的。

唯一从鬼王庙幸存下来的人,叫杨得昌。

他只在那个深夜迈进了鬼王庙半步,他之所以迈进那半步,还是为了阻止自己从外面上了洋学堂回来的堂侄进入里面。血浓于水的亲情让他迈出了那半步,可他很快就把脚收了回来,因为他看到了堂侄极其恐怖的死状!

第二天,当人们发现杨得昌坐在庙门口的傻样子时,都觉得蹊跷无比,问他为什么坐在这里。

杨得昌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用手指了指庙里,于是人们明白了:里面有人。

几个小伙子把杨得昌堂侄的尸体用木板抬了出来。

杨得昌望着木板上堂侄的尸体,他没有哭,却嘿嘿笑了起来。

杨氏家谱

鬼王庙是从何时开始变得“鬼”起来的,谁也说不清楚,包括杨家村年纪最大的杨万仓老人。

根据杨万仓的说法,鬼王庙本来不叫鬼王庙,是个仓库。

那仓库废弃已久,从他记事时候就常有大闺女小媳妇在里面寻短见,大人们都看着自家的孩子不让他们进去。再后来,竟然发展到不是寻短见的人进去也会离奇死亡,尤其是在深夜里,人进一个死一个,恐怖至极!

连九十多岁的杨万仓老人都不知道鬼王庙的由来,那还有谁会知道呢?

这时候,有人想到了杨氏家谱,家谱是几百年流传下来的,它的年龄要比一个老人大多了!

带着种种疑惑,杨家村人翻开了封尘已久的家谱,企图从里面能找到关于鬼王庙秘密的蛛丝马迹。

负责翻看家谱的是村里的教书先生杨火光,因为家谱年代久远,很多内容都是用古文写成,而杨家村懂古文的也只有杨火光了。

那天早晨,杨火光从家谱的第一页开始看起,一直看到天黑,也没查到关于鬼王庙的丝毫记载。他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摩挲着才翻看一半的家谱,准备睡上一觉,明天继续研究。但是,就因为这个摩挲的动作,几页没看的家谱被翻了过去,杨火光的目光一下子就停留在一个名字上:杨玉岭。

杨火光为什么对杨玉岭这个名字特别关注呢?因为他看到在杨玉岭名字的下面,竟然密密庥麻记载了大半页的文字。这是杨火光在翻看前面家谱时没有遇见的情况,前面的名字下也有附带文字的,比如该人如何光宗耀祖之类的,但都是寥寥数语,而杨玉岭的名字下记载的内容却多达半页!

在看记载内容之前,杨火光仔细回想了一下杨家村历代出人头地的人,发现没有叫杨玉岭的!杨火光感觉到蹊跷,双手哆嗦着翻开了几乎为杨玉岭所独占的那页家谱。

果然,杨玉岭名字下面记载的并不是他的生平功绩,而是一件离奇的故事。就是这件事,直接导致了杨玉岭的死。

家谱上说,那是一个异常炎热的夏天,杨玉岭像往常一样下地干活,只是那天他不是要去伺弄庄稼,而是要去掘一口井。

“咦,中原地带怎么会有红土?”杨玉岭在挖地三尺左右时,突然感到有点不对劲。年轻时去南乡贩卖过猪崽,他记得红土只在那儿有。

接着更让他疑惑的是,井已挖到了两米深,竟然还没出水!黑漆漆一片中,他探下身摸了摸,甚至连土都不显潮!

杨玉岭纳闷起来。正当他准备爬出井口,抽袋烟歇会儿时,突然听见了有人说话的声音。他以为上面有人在叫自己,便顺着事先挖好的脚蹬子,一步步爬到地面上。此时正值中午,天空白亮亮的,他手搭凉蓬望向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也许是刚才听错了;也许是来人见他没答应,又走了……”

杨玉岭再次下到井底,心中却惴惴不安。他朝手心吐了口唾沫,刚要动手开工,刚才的说话声又隐约浮现了。杨玉岭支着耳朵,犹如一只受惊的鸡,立定倾听了几秒,顿时呆若石像。这次他没有再爬上去,而是后背紧贴井壁,一动不动,好像已成为大地深处的一部分。这时,一阵风吹来,有微尘从井口扬下,少数落到了他身上。

杨玉岭确信声音是从地下传来。他慢慢蹲下身去,好像羽毛落地那样小心。为了使耳朵贴近井底,他双手撑地,屁股上撅,看起来犹如一只准备攻击的野兽——这时候,他听到了一句话。

杨玉岭逃出井口的时候,连挖井的家伙都忘了拿。他几乎是一路狂奔回家的,到家用两床棉被把自己包了起来,在七月天里,依然哆嗦得好像一片风雨中的树叶。

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听到了什么,儿女们都以为他病了,问他哪里不舒服。杨玉岭颤抖着两片青紫的嘴唇,不停地嘟囔:“这咋弄哩,他们要毁俺的庄稼,他们要毁俺的庄稼……”

于是,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

疯掉后的杨玉岭逢人便哈哈大笑,说地下有人。当人们问他哪块地下有人时,他又哭丧着脸说,他们要毁俺的庄稼,他们要毁俺的庄稼……

当年冬天,杨玉岭用一个绳套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直到死,他也没说出那天究竟听到了什么。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鬼脸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2141.html

上一篇:哭泣的百合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 一只绣花鞋

    【一只绣花鞋】简介:(一)千年以前天空积满了乌云,风携裹着雨的湿气,让庭院中四处疯长的野草,一会腰肢躬到南面,一会儿身姿伏向北面,簌簌作响,像河水中翻腾起的粼粼细浪。片片枯叶,打着旋儿,翻着跟头,在风的撕扯下,...

    2021-09-30 长篇鬼故事
  • 狐儿眼

    【狐儿眼】简介:【一】很多人都不晓得我曾经是个哑巴,因为在课堂上的侃侃而谈,绝不会让任何人听出我曾经口不能言。但我的的确确曾是个哑巴,在我十六岁之前。自出生时起,我就因先天的疾病导致声带失效,虽...

    2021-09-30 长篇鬼故事
  • 罗刹血

    【罗刹血】简介:赵四爷今年五十有二,按理说也该是坐享子孙福的年纪了,可是昨天他突然来找我,请我到青竹崖走一趟。“青竹崖下百鬼洞,不留生人空藏骨”的传说,在这附近已经流传很多年了,起源于后梁时期。后梁第...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另类输液

    【另类输液】简介:上个星期,女友何小美车祸去世了,邓豪伤心欲绝,整日郁郁寡欢。又因天气忽冷忽热,他得了重感冒,浑身乏力。这天晚上,他再也承受不住感冒的折磨,来到了校外的小诊所。小诊所位于一条小巷子里,天一黑,...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闯入者

    【闯入者】简介:1.毒杀妻子我没想到,郑延居然下药想要害死我!我和他在一起七年了,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小宝,他居然在我的饮食里下药!如果不是无意中被我发现,我是不是会毫无声息地死去?就在我竭力为郑...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幽灵夜市

    【幽灵夜市】简介:神秘导游阿贵将一瓶二锅头全倒进了肚子里,可神志依旧清醒——他能感觉到剜心剜肺的疼痛。交往了三年的女友杏儿,突然决绝地提出了分手,他一再追问一再哀求,可她却什么都不说,怎么都不肯回头...

    2021-09-14 长篇鬼故事
  • 死刑犯

    【死刑犯】简介:楔子幽暗的长廊,三十多个板寸头依次排成一列,没有人说话。走廊的尽头,狱警们正对他们逐一搜身。赵刚随着人流缓缓向前,脚镣发出轻微的“哐哐”声,在寂静的空间显得格外刺耳。他是死刑...

    2021-07-07 长篇鬼故事
  • 每日诡事之螳螂

    【每日诡事之螳螂】简介:张老太太一边翻阅着家政公司的员工体检资料和工作履历,一边把目光落在念荷身上,念荷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阴冷的气息像一条别有用心的蛇,吐着信子,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念荷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直低着头。张老太太的身体看起来很硬朗,步伐轻健。她在念荷身前站定,脸上的皱纹堆积起一个微笑。...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神秘三角

    【悬疑故事之神秘三角】简介:1新闻记者居然比警察来得还要早,这让杨赫很有些郁闷。看着闪光灯“啪啪啪”地在现场附近四处闪烁着,杨赫不免有种置身于嘲笑之中的被侮辱感——虽然事实上这并不是警方办事效率...

    2021-06-30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离魂计

    【悬疑故事之离魂计】简介:1、死亡晚上十一点。这是一片没有人的河滩,长满了荒草。没有风,荒草纹丝不动。河水里有野生的杂鱼,不时跳出水面。一条草鱼躺在河滩上,已经变成了鱼干。岸边的芦苇丛里还有叫声古怪的水鸟,隔一阵...

    2021-07-20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