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蛙冢

2021-10-21 09:41:22 阅读 :

1 胡老幺的“呱呱”馆

这个小镇叫胜天镇。不知道当初给小镇取名时,是不是有“人定胜天”的意思,但可以肯定的是,长年居住在小镇里的那些人们,绝没有与天地争胜的那股子劲头儿。

那些居住在小镇上的人,日子过得闲适慵懒,颇有点慢生活的味道。

他们很好吃,也什么都敢吃,而镇尾胡老幺家的“呱呱”馆,则是他们最爱光顾的地方。

“呱呱”馆顾名思义,卖的主菜其实就是一种“呱呱”叫的动物——青蛙。吃青蛙这种事儿,放到稍微大点的地方,是被很多人鄙视,甚至会被工商抓的,但在这个小镇上,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胡老幺的“呱呱”馆里,有两道特色菜,一道是香烤整蛙,一道是泡椒蛙肚。香烤整蛙也就罢了,那泡椒蛙肚,却是堪称一绝。

一只小小的青蛙,能有多大的蛙肚啊,可胡老幺就有那本事,能把蛙肚从青蛙肚子里剔出来,拾掇得干干净净,配好作料,加上泡椒一通爆炒。

刚出锅的泡椒蛙肚味道酸辣鲜香,口感滑嫩脆爽,颇得镇上老饕们的偏爱。

由于蛙肚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并非任何时候都能吃到,只有在“呱呱”馆开门营业时,前几位赶到的客人能吃上。

“呱呱”馆只卖晚餐,开门营业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左右,所以想吃泡椒蛙肚的食客,大多四点一过便会在“呱呱”馆门口候着了。

出事的那天,几个闲人在茶馆里打完牌,准备回家,当他们路过“呱呱”馆时,其中一个叫林子的无意地看了看时间,刚好下午四点十分,心里一动,喊住了走在前面的伙伴,说道: “哥几个,今天我赢了钱,做东请大家尝尝胡老幺的泡椒蛙肚。”

于是,几个人在“呱呱”馆门口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个想吃泡椒蛙肚的食客,大家都是镇上的熟人,相互打了招呼,一边抽烟一边聊天,等着胡老幺开门。

也许是大家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等待,时间似乎并不难熬,很快就到了五点,可“呱呱”馆的门却一直紧紧地闭着,没有一丝动静。

又过了十来分钟, “呱呱”馆依旧没有开门,有人忍不住了,上前“砰、砰、砰”地敲了敲门,但却毫无反应。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 “呱呱”馆那扇破旧的木门始终没有打开,大家骚动起来,纷纷猜测胡老幺今天到底在干嘛。

而就在这时,林子突然指着木门叫了起来。大家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竟然发现,在那扇木门脚下的门缝里,一摊鲜血正慢慢地渗了出来……

2 淹死的林子

据当时的现场目击者林子说,胡老幺的尸体很吓人,他死前像是被虐待过一般,身上不但有许多青绿的伤痕,有的地方还像被开水烫过似的,全身上下没一块好皮。

他还说,像胡老幺这样的死法,照理应该很痛苦,可警察询问邻居们时,竟然没有一个人听到什么动静。

未了,林子搔着脑袋嘟哝了一句话,那门缝里流出来的鲜血,根本就不是胡老幺的,是蛙血。胡老幺的尸体旁边,有一个打倒的木盆,盆里全是剥了皮的青蛙。

林子给街坊们说这一切的时候,手舞足蹈,异常兴奋。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是紧接着胡老幺出事的第二个人。

他出事的地方很怪,是镇子外面公路边的一块水田。(:http:///转载请保留!)

那天早晨,天蒙蒙亮的时候,一个沿着公路晨跑的中年人,突然听到路边的水田里,传来一阵阵“呱呱”的叫声,叫声密集而响亮,像是有许多青蛙同时开口一般。他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瞟了一眼,发现就在水田旁边,似乎蹲着一个人。

这情形让那中年人心里有些发毛,他赶紧加快了脚步,想要快点离开。可他紧跑了两步之后,脚下的步子却又鬼使神差地慢了下来,随后,他缓缓地回过头去……

他看见,那个蹲在水田边的人,突然站了起来,那人像喝醉了酒似的,站不大稳,只见他摇摇晃晃了几下后,身子猛地一抖,然后就直挺挺地一头栽向水田。

警察赶到时,天已经大亮了。那个一头栽进水田中的人,正是林子,他成了胜天镇上第一个淹死在水田中的人。

林子虽然是淹死的,但在他淹死之前,应该受到过极大的痛苦。因为在他的身体上,布满了无数的伤痕,而那些伤痕,并不单一的,有的像是烫伤、有的像是抓伤、有的像是撞伤、也有的像是刀伤……而最为夸张的,在他手臂上,竟然还有几个贯穿伤。

警方对胡老幺和林子的死讳莫如深,而镇子里,一些恐怖的传言则悄悄流传开来。有的说镇子里藏着个变态杀手:有的说镇子里闹鬼,胡老幺和林子都是被鬼杀死的……

虽然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真正相信的人并没有几个,但镇上人的生活,却在无形中被影响了。人们在相处时,仿佛多了几分莫名的戒心,原来那种很随意很闲适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消逝。

幸好时间这剂良药,可以治愈一切伤口。胡老幺和林子出事以后,镇上便平静了下来,大半年之后,镇上的人就渐渐把他们淡忘了。

直到有一天,镇上来了个乞丐。

本文标题:蛙冢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2173.html

上一篇:第S12号视频 下一篇:骨女之鬓

相关文章

  • 裸妆

    【裸妆】简介:据说女人的化妆是个特别神奇的东西,有时候可以将一个丑八怪变得跟白娘子似的,一个优秀的化妆师甚至可以将一个糟老头化妆成一个二八青春小萝莉。在日本,女人们特别喜欢化妆,有的男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见...

    2021-10-04 长篇鬼故事
  • 你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简介:滕松从三岁时就被人发现了异常。一天他午睡醒来,一个人在里面的屋中说了半天的话,正好被回家的妈妈听见。三岁时的滕松说话还有些含糊不清,不过妈妈却听得十分清楚:“你是我爷爷,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你去...

    2021-10-03 长篇鬼故事
  • 租房恐怖故事之暗房

    【租房恐怖故事之暗房】简介:人,总有很多好奇,他们总是关心着其他人的故事,甚至于他人的隐私,所以很多人是变态的,他们虚伪的外表总隐藏着一只偷窥的猫,似在等待一只老鼠的出现,然后捉住它,最后把它玩弄于鼓掌之间。那种玩弄的感觉总...

    2021-07-01 长篇鬼故事
  • 校园恐怖之碎尸案

    【校园恐怖之碎尸案】简介:当我从梦中醒过来的一刻,老天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8点了!?”我惊叫着跳了起来,手里的闹钟啪地落到地上。“完……完了,要迟到了!”我心急如焚地跳下床,三两下把外衣披上,然后冲向了阳台。我是一名大学生,由于高中时不够努力,只考上了一间二本大学。虽然学校没有多大名气,但校风却是比不少重点还要严格,课堂迟到几乎意味着挂科,所以,我现在只能尽量去补救。...

    2021-06-20 长篇鬼故事
  • 哭泣的百合

    【哭泣的百合】简介:一星期三的下午三点,骆笙正在他位于立新大厦18层的事务所里忙碌着。这是一家规模不大却在行业内颇有些名气的私人侦探所。一阵轻轻的敲门声过后,进来的是一个娇媚纤弱的女子,让处于疲惫中的骆笙为...

    2021-10-14 长篇鬼故事
  • 紊乱的大脑神经

    【紊乱的大脑神经】简介:1面前是医院的一个普通病房,木书桌上面摆着一个笔筒,窗台上还有一盆仙人球。“我感觉自己曾经在什么时候来过这里,也见过你,可事实上,这却是我第一次踏进这个地方。”我看着面前的医生...

    2021-08-26 长篇鬼故事
  • 冰裂

    【冰裂】简介:这是可以说是很久以前的发生的事了,那时候我的爷爷还是一个十七八来岁的小青年!那时候正值民国时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那时候的人,生存极其不容易,但凡有一点点的活路,不论是什么,都会去做!而我要说的,正是我的爷爷在这跑马生涯中,发生的一件,颇为“有趣”的故事。我的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太爷爷,赖以为生的,正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催生的一种职业,跑马!跑马,就是将某些地区的价格相对较低特产收购起来,然后运往一些有需要,价格又较高的地方出售掉,以赚取差价的一种职业。而根据收货,出货的地方的不同,又有不同...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血祖棺

    【血祖棺】简介:唤醒墓室里,十七口棺材剧烈地震颤着。盗墓大师苏九渊不停地烧符、做法,震颤的棺材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老子跟你拼了!”苏九渊用刀割破自己的手掌,从包里翻出一只黑驴蹄子,将掌心...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玉琀蝉

    【玉琀蝉】简介:PART01“扑哧……”一只惨白的小手刺破薄膜,猛地探了出来,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徒然地在半空中抓着湿热的空气。另一只小手用力掰开黏糊糊的薄膜,滑溜溜的小脑袋吃力地从里面...

    2021-07-18 长篇鬼故事
  • 骨柴镇

    【骨柴镇】简介:1周围辽阔的土地都是荒芜的戈壁,骨柴镇的地理条件很特殊。其实周围的环境就注定了一个结论,骨柴镇是个经济落后的乡镇。可以说,镇里除了那些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达官贵人,其余的普通百姓都很穷,穷得...

    2021-08-22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