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诡异怪谈之上坟

2021-06-16 00:12:16 阅读 :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赶紧催促着儿子起床,儿子毕竟还小,才读小学三年纪,怎么都叫不醒。“小刚,起来了,听话,还得坐很久的车呢,你忘记姥姥对你多好了,我们今天去看她,可不能晚了,你昨天答应妈妈的,说一喊你就起来的。乖,来来,先躺起来,妈妈给你垫个枕头,坐起来点,眯会儿就醒了,听见没。”

小刚一边张着小嘴打哈欠,一边伸手揉着眼睛,嘟囔着说:“妈妈,我知道了,你又让我螺旋式清醒呀。”我听了也乐了:“是的,先躺起来,然后坐起来,这样醒过来,起来的时候头不晕。”

“妈妈,我们干吗要起那么早啊?”

“一个是路远的原因,还有今天是清明,去那里上坟的人多,要是晚了,人挤人的,哪里还象是扫墓了,简直象赶集了。”

“妈妈,我做了个梦,梦见姥姥了。”

“哦?梦见了些什么了,姥姥和你说话没有?”

“没有,姥姥就是老在抖。”

“老在抖?什么意思?”我边问边帮小刚穿衣服。

“就是她看上去好象很冷的样子。”小刚渐渐清醒过来,很乖地接过衣服自己穿起来。

“哦,这样啊。”我沉吟了下,赶紧说:“或许是姥姥的墓好久没去了,我们今天正好去看看,如果需要补补修修的,正好可以弄一下了。妈妈早餐都准备好了,你刷牙洗脸,吃了早餐我们赶紧走了。”

开往介山松园的大巴果然人很多,我和小刚没有座位,也只好和大家人挤人,和我预想的一样,这通往松园的公交线路,我们是打了出租出了城后,在郊外一个站点搭上的,现在已经是早晨7点半了,可天还是灰灰的,到底是清明,连天气都映衬着气氛。车厢内虽然十分拥挤,但却很安静,想来大家都是赶早,困劲未消,精神还没起来,所以都懒得说话,再则都是去悼念已故亲人的,心情也可想而知。

小刚突然在下面用手拉我的衣袖:“妈妈,我冷。”

“冷?哦,妈妈给你带了件衣服的。”我觉得奇怪,车厢里并不冷,小刚怎么会冷。就赶紧从大挎包里拿了预先带着,怕墓地里风大时给小刚穿的厚实外衣,给小刚穿上。伸手来回间,难免碰撞到人,就连声和人打招呼说抱歉,别人也不介意。我摸了摸小刚的额头,似乎不烫,应该没有发烧,又看了看有座位的那些人,心里有点不满,我身边毕竟有个孩子,怎么也该注意到,哪怕让孩子挤着坐一角也行,我知道这车程最起码还得有1个小时。

我叫佩芯,是中学老师,教数学,先生文华一年前被派往外地分公司工作,想不去吧,却又是好机会,过去就是分公司的老总,虽然异地而居,但是想想家庭的前景,先生的事业前程,也就答应,可能任何家庭都有这样的过程,往年,象扫墓这些事情都是由先生领着,我不用操心,现在不能了,不说我应该来的,就是作为妻子来说,这也是义务。何况,婆婆在世的时候也是个爽快豁达的人,纪念她也是我愿意做的事情。只可惜,先生的家人亲戚都不在本地,当初也是为了图个方便,先生手上又有些钱,所以到底还是说服家人,把他母亲葬在离我们近点的介山松园。这个墓地很大,很整洁,管理修缮等等的事情也都做得很好,价格是贵些,但是也算了表我们后代的孝心了。

 

婆婆算是寿终正寝的,我当时没在她身边,她一直在老家,和她的大儿子一起住着,我先生是三儿子了。二儿子,也就上我们小刚的二伯,年纪轻轻得了场病,三十出头就去世了,想想真可怜,走的时候二伯的小孩(也是男孩)才1周岁。哎,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今天是清明的缘故,我七想八想,想的都是已经离开人世的这些人。

车已经开了一般的路程,车厢里始终安静得很。我突然也有点困,就攀着扶手把头枕在臂弯里,另一只手搂住小刚,小刚安静的靠在我身上。我们在车厢前端,我怕小刚真会发烧,又伸手摸摸了他的额头,感觉冰冷的:“小刚,你有没有不舒服呢?”“妈妈,我没有不舒服。”“哦,是不是早餐没吃饱,妈妈带着面包,你要不要吃一点。”“不用。”小刚摇着头并一直朝周围看。我想他可能觉得无聊了,就想和他说说话,免得孩子感觉寂寞。还没等我说话,小刚突然问我:“妈妈,我们家什么时候买车?”

“买车?怎么想起问这个?恩,会买的。等需要的时候,就买,现在小刚和妈妈都有校车坐,很方便,我们暂时不需要。知道吗?”

“妈妈,爸爸说以后我们买车要买自动波的。”

“那当然,开起来方便。”

“什么是自动波妈妈?”

 

“呵呵,怎么说呢,解释给你听你也不懂,反正开起来很方便。手动波就没那么省事了。会要求开车的人驾驶技术高点。”

“妈妈,这辆车也是自动波吗?”

“这车?应该不是吧。”

“妈妈,这辆车是自动波的。”

“嘘......”我怕人笑话,赶紧制止小刚:“咱们这里不说话,你看大家都很安静,过会儿就到了,你靠着妈妈眯一会儿。”

“妈妈。”

“这辆车是自动波的。”小刚很坚持的说,并用手朝前指去。

小刚人矮,他是通过周边人的缝隙指过去的,他可能也是通过缝隙看到的驾驶位,我前面人挡着,又比我高,我怎么也看不到。为了让小刚少说话,就哄他说:“好好,妈妈看看。”我于是弯腰顺着小刚的视线看了过去。

驾驶位是空的,换挡的把手空洞地来回拨动着......

“这辆车是自动波的。”小刚很坚持的说,并用手朝前指去。

小刚人矮,他是通过周边人的缝隙指过去的,他可能也是通过缝隙看到的驾驶位,我前面人挡着,又比我高,我怎么也看不到。为了让小刚少说话,就哄他说:“好好,妈妈看看。”我于是弯腰顺着小刚的视线看了过去。

驾驶位是空的,换挡的把手空洞地来回拨动着......

我一激灵吓得直起身子来,发现有人使劲拽我的手臂,往下一看是小刚,"妈妈,妈妈,你睡着了吗,我们到站了." 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我枕在自己臂弯里居然打了盹,刚才那个是梦? 太真切也太吓人了.我安慰小刚:"妈妈睡着了,到了我们就下车吧." 我发现车上的人早就下空了,下意识地往驾驶位看去,也是空空的,往车外看,车已经停在介山松园的大门口,人群熙攘着往里走,阳光似乎在努力穿透云层,周遭染了一片弱弱的阳光,我的心松弛下来,赶紧拉上小刚下车.

我和小刚随着人群走着,路过大门口的一个岗亭时,里面有个人直直的看着我,我回看了一眼,那人五十开外的样子,穿着半新不旧的蓝工作制服,估计是值班门卫之类的工作人员,只是不明白他怎么这么看人,很专注仔细的样子,难道我们认识,我一边回过头来,顺手摸摸小刚的头发,一边在记忆里搜索这个人是否认识,似乎没有什么结果,也就抛过一边,径直往墓园深处走去.

我记得小刚姥姥墓穴大致的方位,似乎和众多来扫墓的人群走的方向不同,可能我们买的墓地还是比较近期的缘故,和他们亲人的墓地分区不同,我边走边拉开挎包的拉链,想取出那张写着墓地区位号的单子来,可翻了一遍就是找不见,我记得头天晚上我就放进包里的,怎么就没有了呢? 小刚在我前面跳跳的小跑着,孩子就是孩子,永远没有什么忧虑,似乎出来就是玩耍的,即使在这样松柏环绕,墓碑林立的地方,也抢不走孩子心底的童真和纯净的快乐.我心里一着急就有点冒汗,放眼望去,新区后面原先的空地,现在也建起了众多新的墓位,大多数都已有人使用了,那些灰色的彩色的人头照片,家人扫墓后留下的鲜花贡品以及香烛的残迹,让人看着心底无故就翻腾出巨大的荒凉和悲伤.

本文标题:诡异怪谈之上坟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1022.html

上一篇:黄皮子入宅 下一篇:杀猪小伙打鬼

相关文章

  • 阴阳先生的故事

    【阴阳先生的故事】简介:记得小时候外祖父(已去世多年)的坟被雨水冲塌了,外公张罗着迁坟,家里请来了一个阴阳先生,这个故事就是阴阳先生和我说的。他有一次也是去迁坟,死了的是一个女人,这家人的儿媳妇。她刚生下一个儿子,上一刻还和别人说话,不多会就说的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就像是安排后事),她小姑子看到情况不对了就喊她大夫,然而还是迟了,她大出血去世了。...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神婆婆死后复活

    【神婆婆死后复活】简介:老郎中医术高明,曾将无数名濒临死亡边缘的乡亲们救活。年岁已高,老郎中现已很少出诊,除非是一般的郎中束手无策,不能医治的时候,他才亲自出马。...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浸在水里的女鬼

    【浸在水里的女鬼】简介:故事发生在民国初期的东北某地区,张福本是个清末的书生,家中只有一老母亲和一个远房的舅舅。在清朝灭亡时,老母亲也随之而去。张福本来也没有什么过活的本事,无奈又染上鸦片,之后日子也就过得一天不如一天,直到家产全部吃光,他也就在城郊找了个废弃的破屋住下!...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安全帽

    【安全帽】简介:我追着一个游魂来到一座破旧的房子前,只一瞬间,那游魂就在我眼前消失不见了。我知道它其实没有走远,因为周围还残留着一丝阴气。我追这个东西已经一个月了,它的障眼法总能让它在生死关头逃走。我是留它不得的,这东西害人无数,如果不尽早铲除,留着始终是个祸害。...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谁是下一个

    【谁是下一个】简介:半个月前,刘洋在无意间撞见妻子将一张泛黄的保险理赔单仓惶地放进保险柜里时,刘洋心中就有了隐隐的不安,或许应该发生点什么事,让这个女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刘洋知道,如果追问下去,只会徒增不悦,妻子的泼辣无理是出了名的。...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冥鬼

    【冥鬼】简介:“差安全帽,差安全帽。”张晨辉再一次被梦里的那个声音惊醒。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他隐约能猜出,这个人是前几天出事的那个员工。张晨辉是一个建筑工地的总负责人,根据工头的说法,那名员工是被坠物砸中头部死亡的。...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上错坟

    【上错坟】简介:张丁是个不孝子,他爹张老汉去世后,一连几年,他也没去上过坟。这天,张丁多喝了几两酒,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想给他爹上坟了,于是买来纸钱,去他爹的坟头祭奠。谁知这小子喝得迷迷糊糊的,竟然跑到别人坟头上又是烧纸又是磕头的,完了拍拍屁股回家了。...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老太生子

    【老太生子】简介:不知什么时候,高飞的家旁多了一个做木偶的老人,这老人头发花白,看起来年龄已经很大了,但是却十分的健壮,高飞注意过这老人,做起木偶来一点也不含糊,三下五除二就能把一个圆柱形的木头雕刻成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偶。...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避雨奇谈

    【避雨奇谈】简介:晚上十点多,金瑜在外面做完兼职,便朝公共车站走去,不想一场大雨突然瓢泼而至。她忘了带雨伞,只好跑进一栋废弃的大楼里避雨。金瑜找了面背风的墙,靠着墙站着。可她才站了一会儿,就感觉到那面墙“咝咝”地冒着寒气,直往后背钻。她打了一个冷战,从墙上挪开背。这时,突然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双肩。她扭头一看,发现抓住她的竟然是一双青白色的手。...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买木偶招来邪物

    【买木偶招来邪物】简介:夜深人静,一辆黑色的轿车运行在高速公路。刚刚下满了雨水的路面,在车辆急速飞过时,溅起一丝丝水花。陈继才揉了揉朦胧的双眼,一夜没睡,使无穷无尽的困意席卷他的全身。...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