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农村灵异故事之天谴

2021-06-16 00:12:24 阅读 :

四十年代,六月里的夏季,在长白山林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几个狩猎人,他们分别是,四十七岁的柳巴夫、四十三岁的刘福田、三十八岁的王建华、二十五岁的赵建东向着不远处放山人遗下居住的窝棚冲去,他们进得屋中屋外的大雨下得更大了。电闪雷鸣不断声声,“咔嚓嚓……咔嚓嚓”的雷声就响在这现已是四人躲雨的小窝棚里。这大雨还是再下,要比原来下的更急促了,那雷声是围绕着这间小窝棚一个接一个炸响个不停。当人们明白过来的时候,才发觉有不对之处,只听得柳巴夫他说,“不对?我说刘福田,你听,这雷它是围绕着咱们四人避雨的这个小窝棚所响所劈打?”

“是呀,柳哥我也听出,听老话讲……难不成我四人当中,谁做了伤天害理之事不成?在我们这四人当中有雷劈之人?”

“我也听说过……这雷它找三世?”在他二人说话的时候这雷声响的更急更密切了。

“轰隆隆……咔嚓嚓……轰隆……咔嚓嚓”

天越来越昏暗,那闪电白白着光一道道接连不断的打着划着。

“真有此事?我怎么没有听说?”

“嘿嘿,嫩芽子,建东你才几岁?等着你到了我的年岁你什么都会知道。”是柳巴夫在说。

“轰隆隆……咔嚓嚓……咔嚓嚓”此时的雷声仍然是一个接上一个在围绕着这间小窝棚在打。再也沉不住气的刘福田他说,“不好,柳兄,我看这雷……它说不定真是在找我们四人当中的谁?为什么是围绕我们避雨的窝棚在劈啊?”

“福田大哥、柳巴夫兄长,你看啊,不,你是说我们四人之中谁犯了天理?雷它要劈谁?总不能是我们四人一起劈吧?”在王建华他的问话中雷声电光更加急急了。

“怎么会有这等事?我我也没做什么坏事?我是孝顺父母的!”

这三人没有听害怕的赵建东他的解释,只听得柳巴夫他说,“这样吧,今儿这雷它响得真是有诸多的蹊跷,我们四人当中必有一人是有罪过,可能是雷它要找的对象,你们看,这样如何?”柳巴夫说道这里他停下不再说了,只听得刘福田他焦急的询问他催促着说,

“柳哥你看怎样好你就照直说,我们大家全听你的,你就快说吧。”

“我看这样,我们四人把自己头上的帽子一一扔到屋子外,要是雷声它不响,证明此人没有什么罪过。”

“好,就听柳巴夫大哥的,好,我先扔!”说着说着,三十八岁的王建华就摘下了自己头上带着的帽子扔了出去,说也奇怪!刚才还是电闪雷鸣的天空突然,那个急促的响雷它不打了,居然它停了下来,雨还再下。

王建华笑呵呵的说,“柳兄,刘哥,看我没什么事?那雷它找的不是我?”王建华他说完走出了窝棚把自己的帽子拾了回来,他高兴着走进了窝棚里。他的脚刚刚落地,“咔嚓嚓……轰隆隆……咔嚓嚓”密集的雷声又起,“好,王建华他没有什么不是,我是大哥那就该是我了,好,我不连累你二人,我现在就把帽子扔出去。”说着说着柳巴夫就把他的帽子扔了出去,他同王建华一样,雷不响了,闪电也不划了连雨也停住了。

“就剩下你我二人,这雷找三世又是我说的,难道这雷真得找上了我?这回该是我刘福田扔帽子了。”说着说着四十三岁的刘福田再看了一眼赵建东他把自己的帽子扔到了屋外,雷声也是没响,电光隐迹。

“啊!不是我们三人?是是你,赵建……”在众人吃惊中,二十五岁的赵建东他哭丧个脸,回头看着众位说,“我真的没有做过坏事,就连和爸妈顶嘴我我都没有过。”王建华说,“你跟我们说没有,你听你听?你好意思让我三人与你陪葬?”

“咔嚓嚓……咔嚓嚓……轰隆隆,轰隆隆……咔嚓嚓。”密集的雷电比原来更是密密急急,“赵建东,你还是快把帽子扔出!”突然一个大火球跟随着一声雷鸣就在众人眼前穿过,它是顺着东墙角进又从北墙角出去,王建华他厉声喝道,“你你还不快把帽子扔出去啊?你要干什么?没做坏事你怕什么?快扔。”

“是呀,赵建东,如果你自己证明不是王建华他所说的一样,你就赶紧快把你的帽子扔出去……如果雷声停了谁还会怪罪你啊?你还是快扔出去。”

“轰隆隆,咔嚓嚓……嚓”又一个大火球顺着窗户进来,它滚动来回在窝棚里燃烧

“看看,我们别再跟他废话,柳巴夫大哥,王建华弟弟我三人走,这窝棚就留给他,也比看他这窝囊样好,走,我们再不走,看见没有?雷它都今屋里来了。”

“柳大叔你你帮我说说啊?我们就住在前后院?我我真没有做坏事……你你你们为什么这样逼我?”

“咔嚓嚓……轰隆隆,咔嚓”

 

“熊样,你到底扔不扔你的帽子啊?你真要大家陪着你着雷劈?熊货!”

“好,好,刘叔你你想着跟我妈妈说,‘就说下辈子儿子再来孝”

“啰嗦,我看,还是你留下,我们走!”

“啊!啊……我扔我扔!好,我扔,我扔。妈爸”一个半弧形影子雨中一闪,一顶帽子扔出了门外落到了雨水中。

“咔嚓嚓,咔嚓嚓,轰隆隆”

那顶帽子被雷击着起了火,虽然大雨瓢泼电击的帽子火苗燃烧得更高了。

“啊!?雷……那雷真是要劈他?”

“真看不出是你,你小子,赵建东!”

“是呀!雷找得真的是他!”

“你们不要猜疑,我听说雷找三世,但不知是他那一世?”

“啊……啊!你们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啊……啊……”一个人早就动身疯跑,跑出了窝棚,就跪倒在雨中他大声喊道,“我不曾做的坏事,为什么?为什么?雷你要劈我啊?”

“咔嚓嚓……咔嚓嚓……”随着一声惊雷炸响,狂风猛卷,环环旋旋不见跪在雨中的赵建东。

不知多久,不知过多久,赵建东在雨水中醒来。他懵懂的想着,“我,这是在那里?是阴间?我当真被雷劈死?”他下意思去摸自己的身体,“啊!我的手、胳臂、还有这腿脚它都好使?掐一下自己,自己知道疼。我没有死,我这是在那里?”

“轰隆隆……咔嚓嚓”

“轰隆隆,咔嚓嚓,咔嚓嚓”

“啊!?这是那里?”在闪电的帮组下,赵建东他完全清醒过来,看清楚自己仍然在深山里,弄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被狂风摄到这里。此时的雷声更响更密集了,那个雷它还再劈,闪电它打得更为明亮,“轰隆隆,咔嚓嚓。”

赵建东跟随着雷声他看见了,他惊慌着自语着,“啊!这这雷它不是在我的身边炸响,不是要劈我是是……啊!原来是这样,是我前方的那一棵大树?”就在赵建东离距不远的前方有一棵大松树,雷是围绕着这棵大松树在劈在响。

这棵大松树它可真高,不但树身粗壮,它的年龄要在百年之上。赵建东他还再遐思,雷声更密集,是围绕着大松树的上端串串在炸响,“啊!怎么?怎么会?”赵建东他看见了,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快速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定睛望去,“啊!这这,这深山野谷怎么会有个娃娃他他竟然站在了树上?而且是站在了树梢上?”他急忙再度揉了揉自己的双眼认真仔细看了过去,只见得,在这棵大松树的树尖上,一个四五岁,只穿着一件红肚兜兜的白白胖胖的小胖小子,他正站在了那里,他的手里握着一面小红旗,只见得,一道白光闪过,“咔嚓嚓,咔嚓嚓”此时雷声响起,一道明亮的白光向他那个小胖小子劈打过来,只见得,这个小胖小子他手里握着的小红旗迎着劈下来的雷电一恍,那道白光就不敢向他劈下,只得偏离他划过炸响。几番几次雷电劈去那个小胖小子都是手晃动着小红旗,雷劈他不得。“孽障!”赵建东骂过,他看个清楚明了,此时的赵建东他早已被震得倒在了地上,他爬起来,揉了揉被震聋的耳朵,“孽障,你不是人。”

“这深山野岭?四五岁的孩子?你竟然站在这树梢?你你分明是个妖怪!”说着说着,赵建东他伸手就把背后的猎枪抄起,推上了子弹,他在瞄准,“咔嚓嚓……轰隆隆”雷声依然大作,那个树尖上的孩子依然是,手舞着小红旗,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那个雷就是劈不着他。“孽障,我让你舞。”赵建东骂完,他瞅准了时机,他瞄准了那个挥舞着小红旗的左手,“我让你挥舞,哪里跑。”他扣动了扳机,“呯”一声枪响,一道红光滑下,“咔嚓嚓”一声惊雷打过,把个赵建东震得昏厥过去。

 

“咔嚓嚓,咔嚓嚓,咔嚓嚓。”震震雷声滚过把赵建东震得昏死过去。

夏风柔柔的吹着,赵建东他睡得好沉,许久许久他从睡梦中醒来,“啊!我这是怎么了?不是不是在射击?射击那个小红旗,对,不知我射中了没有,哦,我想起来了,我射中了,我是被雷震晕了。”

“那个站在树梢上的小男孩它是什么妖怪?雷,雳中了它没有?”

“我还是不要操它们的心,看看这是那里?现在是什么时候?”赵建东他举头透过密集的树梢向着天空望去,蓝蓝的天空,星星早已出满,不仅雨停歇了,就连淋了许久的赵建东他的衣服早已是半干了。赵建东他从地上爬起向前摸索着寻找自己的猎枪,他还再摸索寻找,在离他不很远处他摸到了自己的猎枪。他拿好,慢慢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向着前方看去,一棵大松树就在赵建东他的眼前,那高高的树梢上早已不见了那个带有红肚兜兜的小男孩。“那个妖怪不知劈着没有,真是安静!”他还再瞭望眼前的这棵大松树,“什么味?这样难闻?腥臭腥臭。”赵建东嘀咕着他还再沉思,夜更深了,满天的星斗出齐。

“这雨是什么时间停歇的,不知他三人还在那个窝棚里?我这是身在那里?离家多远?”

“啊!不好,看我多大意?我得赶紧寻找一些干柴,燃上一堆篝火,免得被野兽伤害。”于是赵建东他没有向着山上寻去,而是向着山下起了步,他是寻找一些干柴。“啊!”一声惊叫,赵建东他摔了一个大前趴,赵建东伸手去摸,他开言道,“我当什么,原来是,一截树木把他绊倒,是谁解倒这粗树木没有搬回家去?放在这里绊人?”他说完跨过了那截树木又向前寻找干柴去了。

“啊!狼?”他看见了就在地上的半中有一束盈盈绿光

“虎?不会……我怎么就看见一只眼睛,而且是在最矮处?几乎是卧在了地上?这是为什么?”吓得赵建东,赶紧躲藏到了树后,可是赵建东他那双眼睛仍然望向发有绿光的地方。许久许久他不见有一丝动静,更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还有动物的嚎叫于是赵建东他咋着胆子向着那个发有绿光的地方走去。

“啊!”当他用手去摸发有绿光的东西时惊的他跳了起来,“这这……这是什么?软软乎乎……还是个肉身?”吓得赵建东他跌坐在了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那个明亮的东西依然在那里发着光芒,坐在地上的赵建东借助这白白的光芒他看清了,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斑斑鳞纹,那道道凹起的鳞纹有小碗大小,它的腰身看不真切,凭模糊的轮廓它有很粗,要在水桶那么粗细。一个机灵赵建东他弹跳了起来,“啊!他是什么?”我快快躲开这里,于是吓得赵建东撒腿就跑。他的身后没有反应,静静的,只有他自己的奔跑的脚步声,他还再往山下坡跑,“哐当”他又被一个东西绊倒,这次摔得不轻,他居然翻起了空翻,半晌他才得爬起来,就在离他不远处的山坡上,他看见了刚才那个发着绿光的东西,现在仍在那里发着绿光要比原来更明亮许多。

“啊!它究竟是什么?它仍在那里,没有追赶我。”

“刚才我被什么绊倒摔得这样重,待我仔细查看查看。”于是赵建东他掏出了火柴,把火柴划着,“啊!这这不是有截树木,是是好大的一条蛇的腰身?”

“啊!那个发亮光的东西……难不成,它它、它是夜明珠!”此时的赵建东顾不得摔得疼痛,向着山上那处发有绿光的地方跑去,他来到了近前把火柴划亮,“啊!蛇头?夜明珠?”

他快速看向了另一端,“啊!”只见得,那颗眼珠子没有了,深深的一个被雷电烧焦的大大的窟窿,不见了那颗夜明珠。

“夜明珠,夜明珠……”

“哈哈哈,我发财了……发财了,夜明珠……妈妈、爸爸”他竟哭了起来。

“为什么你你……你们三人要诬陷我?我是好人,我是好人!妈妈、爸爸,我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是不妈妈、爸爸。”赵建东他还再哭,他还在伤心着哭。

“谁能相信我?谁能相信我?”

“天哪!天哪……你你,你终于还回我……一个清明身!”

天渐渐明亮起来,那颗夜明珠的绿光慢慢变成了浅绿色,赵建东拿起了匕首,向着蛇的眼眶处剜了下去。一棵硕大的夜明珠就被他取出。只见,赵建东突然打起了一个冷战,他的耳畔想起了话语,“年轻人,夜明珠你不能这样带下山去,你会有生命危险,快,快,你不要害怕,按照夜明珠的大小,你赶紧把自己的小腿肚子划开把夜明珠装了进去,再到那个蛇倒地之处取些土上在你的刀口上。快快,莫忘,莫忘!”

又一个机灵,赵建东恢复了以往。他按照仙人的指点一一作完,他站起身,真得没有感到自己的腿疼痛,他感激着向着那颗大松树望去,“啊!怎么会?会有字迹呈现?!”

就在这棵大松树的树身处,被电击,深刻下十四个字,“不是天谴雷电击、神枪助力除妖孽!”

看到此的赵建东他拜倒在这棵大松树下,两泪纵横,滚滚而泄……他回头看那被雷击断的蛇身要在小半搂之粗,他又往大松树下看去,他在寻找寻找被自己击落的那一面小红旗,赵建东他看见了,什么小红旗,就在大松树的地上有个血衣,用来包裹胎儿的胎盘就在那里停放。“啊!听娘说过,雷是干净东西,这胞衣它是脏东西,怨不得雷它击它不得?原来如此?”

“啊!他他,雷公他怎么我是神枪手?”

他又往下望去,望向把他二次绊倒的蛇身,“啊!那是什么……骷髅”就在蛇的腹中他看见了大小不一的骷髅,还有没有化净的人得手和腿。

 

本文标题:农村灵异故事之天谴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1037.html

上一篇:山洞里的婴儿 下一篇:怪孩子

相关文章

  • 老人去世前,会不会灵魂出窍?

    【老人去世前,会不会灵魂出窍?】简介:大张庄的陈二虎特别喜欢杯中之物,每次都要喝的酩酊大醉才觉得够本,所以至今都没有成家。有关系不错的人劝他,让他戒酒攒点钱将来好娶个媳妇。可这陈二虎却说:“这辈子就喜欢酒,等以后俺就娶个酒缸做媳妇。”此言一出,慢慢的也就没有人给他说媳妇了。...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脱皮雪花膏

    【脱皮雪花膏】简介:莉莉是一位非常爱美的女孩,爱美到每天都要敷面膜,而且早晚一次。还要擦各种美容保养品,所以莉莉的皮肤出水芙蓉,跟剥了壳的鸡蛋。可是莉莉还不满足,现在她才十八岁,她一想到,每过一年她就要老一岁,她可要为自己的皮肤买双保险,当然是越早保险越好。免得像邻居张姐一样,不过二十出头,只因为生了娃,一下子就跟三十四岁的妇女差不多,整天灰头土脸的带孩子。......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救命恩猫

    【救命恩猫】简介:这是我们村子里发生的一件事,说起来也够邪乎的。那一年我刚参加完高考,就想回乡下奶奶家休息几天。下了公交车刚走进村没多久,忽然被人在背后抓住了胳膊,“救救我吧!她要把我抓走!”我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我并不认识这个人,她和乞丐一样:破烂的衣服,乱遭遭的头发,一脸的污浊,混沌的眼睛……大夏天的,穿的却特别厚,身上裹一件棉袄,里面还套个花毛衣。...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坟山上的牌局

    【坟山上的牌局】简介:今天跟大家说的这个鬼故事,是当事人少波亲口跟我说起的,说完这个鬼故事之后,少波就出事了。一年夏天,邻居少波,大约30岁左右,从广东打工回来,带着一个漂亮的外地女朋友,自己全身不是Adidas就是Nike,还戴着金项链,而且给父亲买了许多保健品和保健器材,给母亲买了一些黄金首饰。少波的母亲戴着儿子买的首饰,很是高兴,逢人就说这是儿子在外打工挣钱给自己买的礼物。...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黑段子之投诉

    【黑段子之投诉】简介:刘辉是个暴发户,手里有不少钱。他看别的有钱人都开跑车住别墅,觉得自己也应该向别人看齐,但又合不得花那么多钱买豪宅,于是便买了一处郊区价位低一些的小别墅。房子买了没两天,刘辉就发现不对劲儿了:就在他请人给自己挖喷泉的时候,从地下突然挖出一块墓碑来。刘辉这才知道,原来这里卖这么便宜是有原因的。...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救人的虫子

    【救人的虫子】简介:“喂,今晚我不是叫你带钱过来的吗?你当我的话是放屁?”某天夜里,几个红发混混围住了小金,恶狠狠地说道。“我……我没有钱。”小金缩了缩身子,战战兢兢地说道。他们都是附近学校的不良少年,经常会集结在一起勒索,因为这些人家里都有后台,作为普通学生的小金,每次都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声张。而其就算是说出来也没用,他们势力很大,到时候自己肯定会遭到更严重的报复。小金不敢反抗,只能缩在墙角不敢动弹。...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谁是下一个

    【谁是下一个】简介:半个月前,刘洋在无意间撞见妻子将一张泛黄的保险理赔单仓惶地放进保险柜里时,刘洋心中就有了隐隐的不安,或许应该发生点什么事,让这个女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刘洋知道,如果追问下去,只会徒增不悦,妻子的泼辣无理是出了名的。...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荒野黑狗

    【荒野黑狗】简介:小时候,我们都住平房,那时候许多邻居都在吃过晚饭之后,坐在家门前的一颗葡萄树下闲聊,但总是说着说着,一些老人家就会讲到一些鬼故事,这些故事总是让我们听得入神,记忆深刻。张爷爷就非常喜欢讲故事,并且讲得绘声绘色,有一次他给大家说了一个鬼故事,说是自己亲身经历的。...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过路鬼

    【过路鬼】简介:这故事发生在2008年。那年我二十三岁,刚刚从大学毕业出来,却不幸遇上了美国次贷危机。大批大批的企业纷纷倒闭,使得我们这些毫无工作经验的菜鸟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工作。正当我对人生开始感到绝望的时候,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遇上了我的高中同学程七。他听说我的遭遇之后说:“既然你一时之间找不到工作,不如跟我到殡仪馆上班吧。”...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降罪

    【降罪】简介:董强很倒霉,工作没了,女朋友分手了,整日痴迷赌博还输得倾家荡产。董强觉得,自己之所以这么倒霉,可能是由于家里的风水不好,所以就专门拜访了一位算命大师。...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