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复仇蛇

2021-06-16 01:03:05 阅读 :

雨越下越大,雨点重重地拍打着玻璃窗,发出“啪啪”的响声。

陶希云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睡意全无。这六月的天,后背却感觉到一股莫明的凉意,禁不住又打了一个寒颤,他有预感,今晚一定会有事情发生。

按亮壁灯,陶希云仔细地检查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确认没有任何一处疏忽遗漏,才又放心地坐回床上。此时的房间里,他的床被蚊帐包裹得严严实实,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陶希云望着窗子,嘴上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墙上的时钟指向23点25分。陶希云再也不敢入睡,躺在床上,睁眼盯着天花板,思绪回到了十年前。

农家小院。

只有13岁的陶希云,正在院子里和小伙伴玩捉迷藏,突然听到母亲在后院的骂声:“你这条该死的蛇,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连今天这只鸡,这已是被你这畜牲咬死的第三只了。”陶希云和小伙伴听到母亲的骂声,都向后院跑去,他和小伙伴到了后院,看到母亲那张生气得有些变形的脸,还有地上尚有些气息的大母鸡,只见鸡脖子上不断往外淌着鲜红的血,鸡爪有一下没一下地挣扎着。母亲看到他们进来,指着地上的鸡对他们说:“你们看看,快拿家伙一起帮我找到那条该死的蛇,我要把他碎尸万段。”“妈,蛇呢?”陶希云边问边操起一把柴刀。“那小畜牲精着呢,咬完鸡看我过来就躲起来了,不过应该还在这个院里,没跑远。”母亲回答道,说完,母亲也操起了一把锄头。

陶希云和小伙伴一起与母亲开始找蛇。后院平时是用来养鸡鸭和堆放杂物的,院子里有些乱,他们拿锄头、竹竿和柴刀这里敲敲,那里赶赶,始终不见蛇的踪影。“小云,快来,这畜牲躲在这里呢!”小伙伴朝陶希云大喊。陶希云和母亲一起跑过去,原来蛇躲在一块大石板下面,此蛇全身呈褐色,足有小孩手腕般粗,长约半米,见到有人靠近,张着嘴吐着信子,作攻击状。

陶希云仔细地观察了蛇藏身的地方,发现石板后方根本无路可走,它要逃跑就必须从他们面前出来。母亲怒目圆睁,举起手中的锄头,作好随时出击的准备。小伙伴用长竹竿,试着伸进石板下面去捅大蛇,大蛇见到竹竿伸进来,狠狠地一口咬住了竹竿。小伙伴不管不顾地拿着竹竿使劲往里面乱捅,大蛇终于受不了。“它想要逃了!”陶希云喊道。“只要这畜牲出来,我肯定打死它!”母亲把锄头对准了出口。小伙伴还在往石板下方乱捅,蛇开始往外逃,刚逃出石板,母亲就举起手中的大锄头向它的头上砸去,可惜这小畜牲灵活着呢,只见它一个摆身,顺利躲过陶希云母亲的攻击,转头向陶希云的方向逃去。

它受伤了,爬过的地方都留下丝丝血痕。陶希云将柴刀对着大蛇,大蛇看见了他手里的柴刀,张开大口向陶希云咬去,说时迟那时快,他用力地挥动柴刀砍向大蛇,手起刀落,一段寸余长的蛇尾掉落在地上,母亲尖叫起来,大蛇趁陶希云楞神之际,忍着痛逃向院外去了,等他反应过来追出去时,除了一路血痕,哪还有大蛇的影子。

 

晚上,陶希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一条断尾的大蛇缠住他的脖子,不断地收紧身子,他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在恍惚间,大蛇开口说话了:“陶希云,你断了我的尾巴,我要你的命!我要缠你一辈子!”陶希云想开口求救,却怎么喊都喊不出声音,他惊恐,害怕。就在他觉得自己将葬身蛇口的时候,突然被人叫醒了,头上冷汗直冒,原来是父母亲听到他的叫喊声赶过来了,他摸了摸脖子,再看看父母亲,确定自己还活着。

这个噩梦一直持续了十年,基本每天晚上他都会做同样的梦,每次从梦里惊醒,陶希云都觉得了恐惧和无助。从小听奶奶讲,蛇是十分有灵性的动物,爱憎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所以一直他都对蛇怀着敬畏,自己当年也并没有真心想伤害那条大蛇,只是……这一切都发生了,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就算再恐惧又能怎样呢?

陶希云曾经把这个梦告诉了父母,父亲还为此找了专门一个道士作法替他化解与此蛇的恩怨,但是他还是每天晚上做那个一辈子都不愿意做的梦,十年来,他一直在恐惧和不安中生活着。

陶希云还是不放心房间安全,起床拿起桌上的雄黄又将屋角洒了个遍。“蛇怕雄黄!只要我把房间里都洒满了,它肯定就不敢来了,”他自言自语地说。其实十年里,他每天都是这样宽慰自己。

重新关灯,陶希云已经困得不行了,但还是不敢睡,他希望黑夜快点过去,好让这担惊受怕的一夜快点结束。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已听不到雨打玻璃窗的声音。

房间里静得掉根绣花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陶希云实在被折腾得太困了,眼睛已不由自主地开始合上,就在这时,房间里传来“沙沙”的声音。陶希云爬起来再次打开灯,环顾四周,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哎,也许是幻觉吧!”他只好再次关灯。隔了约半盏茶的功夫,“沙沙”声再次响起,陶希云打开了房间所有的灯,整个房间顿时如同白昼,陶希云随手摸出枕头下的尖刀,就在今晚,他决定和这条前来复仇的蛇决一死战,了结缠了自己十年的噩梦,最多与它同归于尽!

 

拿着尖刀,再一次巡视着房间里的每个地方,柜角、床下、桌旁,灯后,只要他认为有可能出现蛇的地方都一一不放过。“你今晚只要敢来,我必让你有来无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陶希云愤怒地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蛇还是没有出现。陶希云倒了杯凉开水,一饮而尽。“沙沙”,背后又传来那种声音,他转过头去,“沙沙”声又没有了。“你别躲着吓人了,有本事给我出来!出来啊!”陶希云噪子喊累了,却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是故意想伤害你的,你放过我吧!我可以找最好的道士为你超度。”陶希云突然放下尖刀,跪在地上向着墙角的方向双手合十,告饶。

夜,还是那么静。陶希云已接近崩溃,他无力地瘫坐在地上,举着尖刀,敌视着眼前的一切。

东方开始露出鱼肚白,折腾了一夜的陶希云此刻看上去身体已极度疲惫。他真的好希望那条大蛇来找他报仇,将他吃掉算了,他再也不想过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

“陶希云,你一个晚上都在神神叨叨的,干啥呀?”楼下传来父亲的咳嗽和骂声。父亲本是一个随和的人,但这十年来,儿子一到晚上就神神叨叨的,他也开始厌烦。因为他觉得儿子要么是中邪,要么就是神经病,请过各路神盘跳大神,但都没有任何效果,也曾好几次想把儿子送去精神病医院治疗,但都被母亲阻止了。母亲觉得儿子没得病,是正常人。

天亮了,父母亲来到陶希云的房间,看到已成熊猫眼的儿子无精打彩地靠在椅子上,他们知道,儿子又折腾了一夜没睡。“你到底干什么?这么大的人了,天天这样,全家人都非被你整成精神病不可。”父亲虽然心疼儿子,但一看到他又气不打一处来。“你好好和儿子说话不行?”母亲责怪着父亲。

“我又做那个做了十年的噩梦了,我又做那个做了十年的噩梦了,我快疯了!”陶希云吼道。“都和你说了,那件事已过去十年,你还在胡乱想什么?”父亲叹了口气。“它要来找我复仇,它要来找我复仇!”陶希云说着便哭了起来。“好了好了!我们再帮你四处找找看,这房间你弄得这么严实,苍蝇都飞不进来,何况那么大一条蛇!”母亲心疼地说。

父母在房间里四处查看着,认真地检查每一个柜子和抽屉,他们要让儿子清醒。世上根本没有蛇会复仇这一说法,那些老人们传下来的话不过是无稽之谈,要让儿子不要再疯下去了。

“啊!”母亲叫了起来。“是蛇吗?是蛇吗?”陶希云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父亲听到叫声也跑过来,只见母亲用木夹子从衣柜底层挑出一只秃毛大老鼠,挑到陶希云面前,“看到了吧!原来是这个东西在作怪,怪不得整晚有响动。”父亲说。这只老鼠尖尖的脑袋,一对红眼睛不停地眨着,尾巴断了一大截。“是它在衣柜里被衣服压住了身子,挣脱不了,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的。”母亲向他解释着。

“老鼠!老鼠?去你妈的老鼠,见鬼去吧!”他看着眼前的老鼠,一股脑将自己这十年来所受的委屈和折磨全都算在它的身上,陶希云转身拿过尖刀,狠狠地用力一挥,砍下了老鼠的鼠头,血溅了一地……

 

本文标题:复仇蛇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1074.html

上一篇:午夜鬼电梯 下一篇:冰魄种

相关文章

  • 泥偶人

    【泥偶人】简介:刘阳是一名大学生,属于念着自己不喜欢的专业,每天绞尽脑汁想办法逃课的那种。一天,刘阳逛自己学校的贴吧,突然看到了一张专门儿替别人上课喊到的帖子,收费还不贵。刘阳对这个服务很感兴趣,立即联系对方说要尝试一下。...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投个好胎

    【投个好胎】简介:刘光是一个特别贪婪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暴毙身亡的那一天,认识它的人都拍手叫好,大赞老天有眼,却不知来接收刘光的牛头马面被它愁坏了。...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六鬼推磨

    【六鬼推磨】简介:南山县兰瓜镇丰乐村,有一个卖豆腐的人叫孙二嘎(化名)。夫妻俩人边种地边做豆腐,做完豆腐是卖豆腐。这门做豆腐的手艺是祖辈传下来的,连做代卖是干了几十年了。他家做的豆腐是皮白肉嫩、香甜可口,在兰瓜镇十里八村出了名。虽然是传统工艺制造,但是做工做法精细。张丁山(化名)家做的豆腐,口感较差是卖不动。孙二嘎家做的豆腐,不仅口感好还供不应求。都是简易传统的工艺做法,为什么两家生意的差距较大?这让张丁山是心里纠结,百思不得其解了。...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被偷走的脑洞

    【被偷走的脑洞】简介:去年夏天,舅妈让我回老家帮忙主持舅舅坟墓迁移之事。舅舅葬的那座山,我们老家政府要开荒进行招商引资。舅舅死得早,舅妈一直守寡到现在,膝下无子女,我这个外甥乐于充当其“儿子”。那天,我们在道士的指导下,抬出极度腐烂的棺材时,我、舅妈和妈妈顿时晕厥——舅舅的骨架呈侧身状,膝盖骨顶着棺材边缘,并断裂。...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茅厕里的哭声

    【茅厕里的哭声】简介:故事发生在小李村。李二孬是位七十多岁的老爷子,一天,正柱着拐杖在街晒太阳,腿一打颤,坐到了地上,刚想慢慢起来,一位小伙子就来搀扶。李二孬心一横,开始倚老卖老,大声嚷嚷道:你撞倒了我,给我检查身体,赔钱!...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鬼故事主播还是鬼主播

    【鬼故事主播还是鬼主播】简介:白瑞是一个非常怕鬼的人,他从来不允许别人在他周围讨论一丁点关于鬼的事情。可直到一天深夜他误点进一个直播间后,一切都无可救药地改变了。夜晚上十一点,白瑞靠在床头用手机在蜻蜓.FM上寻找书籍,以供自己睡前听。这时,一条新消息的提示划出屏幕上方,白瑞下意识点下去。突然,一阵惊悚恐怖的声音在黑暗的房间中陡然响起!...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鬼城咒怨

    【鬼城咒怨】简介:地处潘帕斯草原内陆的小镇埃佩昆,曾被誉为阿根廷的亚特兰蒂斯——南面是碧波荡漾的埃佩昆湖,北侧是绵延的绿色牧场,头顶蓝天白云,脚下绿草如织,如画美景引得游人络绎而来。但在30年前的一天,这个古老小镇突然遭到了一股灵异力量的诅咒,一时间魅影迭现,直闹得人心惶惶。...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短小故事之鬼投胎

    【短小故事之鬼投胎】简介:张磊坐在湖边的躺椅上,看别人游泳。湖里有五个人,三个女人,两个男人。那个年长的女人比较胖,另外两个年轻女孩的身材都不错,赏心悦目。...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黑段子之口罩

    【黑段子之口罩】简介:小琳是个追求潮流的女子,最近市面上又流行起口罩来,小琳一合计,也准备买一个口罩戴戴。她来到一家精品店,这家精品店与别家不同,整个陈设很新颖,也有很多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小琳东逛西逛,在店员的推荐下,挑选了一个黑色带着骷颅头标志的口罩,很潮,很新式,很有特色。...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分手之后

    【分手之后】简介:但凡溺水死亡者,临死前都会憋着些怨气。这样的怨气无法得到释放,久而久之就会变成那些穷凶极恶的鬼魂。加上在阴冷的水下世界,鬼魂们得不到鬼差的引路根本到达不了“鬼门关”。因此幽怨的鬼魂只能在死前的那水域中徘徊,等待着下个溺死者的到来接替着。...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