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鬼马惊魂夜

2021-06-16 01:02:45 阅读 :

马影

细密的雨点打在本就湿乎乎的皮肤上,给人一种黏稠的厌恶感。吴昊与赵杰在土路旁边的小土坡后面蹲着,只露出眼睛来看着他们刚刚在道路中间放好的一捆草料。

“ 真的会吃吗? 那可不是活的。”吴昊疑惑地转头问道。

“死人摆供,死马献草。错不了的。那草上被我涂了一点儿东西,保证能把它引来。”赵杰目不转睛,小声回道。

吴昊半信半疑。他断臂的伤口虽然已被赵杰处理过,但是剧烈的痛感却让他想死。

两个小时前,吴昊同赵杰上网回来,疲惫的他们一躺下就有了睡意。可没过多久,赵杰感觉身体各处都传来了瘙痒的感觉。他以为是虫子,就随意地拍了身体几下,可最后一下却拍在一只手上。

“ 别闹, 都几点了, 快去睡吧。”赵杰以为是吴昊在闹着玩,便翻身朝里不再理会。很快,面对墙壁躺着的他睁开了眼睛,因为他发觉刚才摸到的好像不是活人的手——那手冰凉而粗糙,像已死的老人的手!赵杰小心翼翼地从枕头底下摸出自己的手机,慢慢地打开手电筒,然后猛地起身一照!

一个黑乎乎的巨大人形影子在灯光下扭曲蠕动着,而且它居然没有五官!赵杰想赶紧喊吴昊一声,让他来帮忙。可他往吴昊的位置一看,却发现一匹巨大的马影将前蹄搭在床头上,不断地用马鼻子嗅闻吴昊的头。这马影的每一次呼吸都会在吴昊脸上形成一团黑雾。终于,吴昊忍不住了,“啊”地一声尖叫。那马影仰天一声嘶鸣,随即张开巨大的马嘴就向着吴昊咬去。吴昊抬手一挡,他的整条胳膊一下子被撕了下来。

“哪里来的孤魂野鬼,找死!”赵杰大喊一声,跟随表哥学过一点儿法术的他飞快地从腰间掏出一张符纸,一掐印决,舌尖精血喷吐上去,喝道,“夹缝幽火,听我驱使,恶影焚尽!”

一条白色的火链从符纸中奔腾而出,在空中疯狂地盘旋,继而如蛇般狠狠地对着鬼影缠绕而上。可那鬼影十分敏感,如虫子般诡异地蠕动着,从锁链中挤了出来,继而开始剧烈地收缩。而随着它的收缩,那马影竟也开始缩小,最终在地上变成了一个与常人相仿的模糊躯体。

这鬼马居然是鬼的影子,这怎么可能!

那鬼一成形便直奔阳台,沿途留下浓重的死气,最终冲进夜色中消失不见。赵杰赶紧掏出黑色的纱布给吴昊裹上——这是用黑狗血浸泡过的纱布,专治被恶鬼袭击的重伤。

不一会儿,吴昊的伤口果然不再流血,只是疼痛并没有减弱。赵杰又施展法术安抚从睡梦中惊醒的室友,才扶着吴昊晃晃悠悠地走出了寝室。

变故

他们一直等到那捆草料在雨中被彻底淋湿,那人影也没有出现。

“应该快了。这所学校以前是战场,我估计是这匹马连同它的主人在雨夜中战死,幸存的同伴用马革包裹它主人的尸体。马是人的伙伴,于是两者便合二为一。不过因为马的部分灵魂保留了下来,所以它们是吃草而不是吃肉。”赵杰安慰道。

可吴昊想了想觉得不对,既然它是吃草的,那为什么还要啃他?赵杰好像猜透了吴昊的想法,赶忙回道:“这种鬼可不单纯是马,还有一部分是那战士的魂魄。我们这么晚才回来,它是把我们当成敌军了,所以才跟到了寝室。”

吴昊恍然大悟,还想要继续询问,赵杰却突然做出噤声的动作。吴昊向土路那边望了望,发现土路的尽头,有一个模糊扭曲的影子正慢慢走来。他俩赶紧压低身形,赵杰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斩马刀,割破手指将鲜血涂在刀口上。影子走到那捆草料前,朝四周看了看,地上的影子现出异形便开始膨胀变大并直立起来,而后居然真的低头吃起了草料。

就是现在!

赵杰从土堆后一跃而起,举起斩马刀就朝着马脖子狠狠地砍去。

“咔嚓”,马头被他一下子砍了下来,凄厉的惨叫却是从一旁分离出来的影子口中传出。赵杰的嘴角露出一抹凶狠的笑意,将斩马刀插进马头挑了起来,马头仰天一声嘶鸣便化成了一团黑雾。赵杰闻到一股浓重的尸气,突然感觉这件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于是急忙回头望了一眼,却发现吴昊背后站着一个鬼影。

“有诈,它是故意的!”赵杰急忙大喊,可是已经迟了:失去了一条胳膊的吴昊行动不便,在他回头的时候,那鬼影已经扑了上来……

赵杰拼命地想要冲上去,马的残躯却将他践踏在脚下。而就在吴昊百死无生的时候,一个人影猛地从旁边冲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铃铛使劲地摇晃。一阵奇异的声音从铃铛上扩散出来,那鬼影听到铃声便抱头哀号,身形急速膨胀。那人影抬着手伸出四根手指,便有四道符文凌空立在他的指尖:“天相、地相、人相、鬼相,四相之力,鬼躯封禁!”符文脱手而出,射到鬼影的四肢上,它的身体居然像干涸的河床一般龟裂,哀嚎声顿时响彻不休。

人影见那鬼居然还没死透,连忙咬破食指,就着黑色的腥血在铃铛上划了几道奇异的符咒。符咒一成,铃铛瞬间变得如铜钟般巨大。他抱着巨铃对准它的头颅狠狠地扣下,一阵强烈的黑风从铃铛底下吹了出来,布满血腥的尸气一下子扩散开,最终在雨里湮灭。而压住赵杰的无头马见黑影散尽,黑雾一转,马头便又回到了脖子上。它抬起蹄子便冲向那人影,可到了近前时却像见了鬼一样撒腿就跑。

鬼契

那摇铃铛的人影扶起地上的吴昊,向着赵杰走来,赵杰这才看清那原来是他表哥。

“你怎么来了?”赵杰疑惑地问道。

 

“我早就来了。”表哥哼了一声,不屑地回道,“你到底在干什么,还真以为这是马啊?它是给你布了一个陷阱,以节省发动契约的力量。你可真是……”

“契约?”赵杰更加困惑了,也知道自己所谓的马革裹尸完全猜错了。

表哥叹了一口气,许久后回道:“是牧马人,半人!血笔为字、肉躯为押、终身为奴!你们两个人已经签约了,那匹马只是它与鬼交易后变出来的东西,你们这次遇到大麻烦了。”

“什么契约?我们什么都没签啊!”他俩急忙辩解道。

“自己看!”赵杰的表哥又是一声冷哼,随即从腰间取出两枚古老的钱币,沾了沾地上带雨水的土,继而轻轻地贴在他俩眉心处。他俩觉得脑袋“嗡”地一下,这几天的大事小事全部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忽然,一双一黑一白的手在他俩脑海中呈现,那是门卫大爷的手:之前在他俩上网回来经过门卫处时,里面的大爷让他俩在两张白纸上各签一个名字,说是太晚了,签了字才可以进去,他俩虽然觉得有点儿奇怪但还是签了。当时看到的只是一双又老又瘦的手,可这时再看却变了样子。

他俩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表哥又说道:“刚才你们签的就是鬼契。签了契约后,你们的肉体的任何部位都可以归它所有。这牧马人是鬼把自己的一半变成了人,而我……”表哥看了看赵杰,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我是半鬼,只有晚上才能战斗,我们必须马上找出它,要不然你俩都没有活路!”

吴昊一听,惊恐地看着赵杰的表哥,急忙退后。

“别害怕,我表哥只是用法阵和契约将自己的一半变成了鬼,来增强自己的战斗力。因为他以前被恶鬼啃掉了一半,差一点儿就死了,所以只能用鬼躯代替自己的肉躯。”吴昊解释道,随即转头问道,“表哥,那咱们现在就动手?”

“嗯,先去门卫房那边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惨死

雨终于停了,土路上遍布肮脏的水洼,却倒映不出漆黑的夜。这三个人来到门卫的小房间里,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空气中却充满了浓重的尸气,而且地上竟然还有一块大腿形状的影子。

“这……是五脉轮阵,集齐五个人的残躯来复活失去肉体的魂魄!只有参与五脉轮大阵的人,才会在生活的地方留下被夺走的肉躯影子——这个门卫大爷不是鬼,也是签约的人!原来牧马人是要布下五脉轮复活大阵,看来这次是真有大麻烦了!你俩在门外看守,我要用半鬼躯体探查它的踪迹!”赵杰的表哥说着,身体便裂成了两半。那分离出来的鬼躯就像一摊油一样,慢慢地蠕动到地上,附在那腿影之上。

很快,一个人影踉跄着走了过来。吴昊由于失血过多,已经晕了过去,而赵杰很清楚地看到那人的双手一黑一白,而且少了一条腿——是门卫。他逃出来了?

“表哥,不用找了,他……”赵杰还没说完,门卫却突然像弹簧一样猛地一跳,一下子跳到了半空中,继而踏破屋顶落入房里。赵杰紧随其后破门而入,看到表哥坐在地上,已经没了头颅。他周围的护身法阵已经破碎殆尽,黑雾在房间内缭绕,门卫站在一旁,叼着表哥的脑袋。

“我跟你拼了!”赵杰大喊一声,掏出九个血红色的纸人,往地上一扔。九个纸人随即直立起来,做拥抱状。

“死意九决,无妄噬魂狱!”纸人的胸膛里射出一道猩红色的光芒,那光芒分别交织起来,逐渐形成一个环形的血网。血网一成,纸人随即发出沙哑的呻吟,并向里聚拢,一个漆黑的黑洞随即出现在血网中间。

“噬!”赵杰一声大喝,血网狠狠收紧,顶上的黑洞跟着爆发出无穷的吸力。门卫发觉自己已经走不掉了,竟然一口将他表哥的头颅吞下,而后咬断自己的四肢,甚至将自己的头颅凭空拧了下来。头顶上的黑洞在吞噬掉头颅和四肢后,慢慢地闭合,最后消失不见。仅剩下装着表哥头颅的胸膛,“嗖”地一下从屋顶上飞出,消失不见。

虚弱的赵杰瘫坐在地上,他自己要如何同其余的恶鬼斗呢?突然,表哥的尸体动了。他慢慢地爬了过来,拍了拍赵杰的肩膀,指了指土路的尽头才缓缓地倒下。赵杰明白了,表哥是想让他完成驱鬼的任务,保护身边的人。他一咬牙,在表哥身上摸索出所有能用的法器,一股脑儿地塞在自己身上,扛起吴昊朝着土路走去。

土路的尽头只有一个建筑物——网吧。

 

原因

网吧内十分安静,只有几个人在上网。昏暗的光线下,显示器照出几张惨白的人脸,全都像鬼一样。

忽然,一阵风吹进网吧。赵杰不经意间看到一楼与二楼之间的楼梯底下帘子被刮开一角,露出一道漆黑的暗门来!

门后是一条楼梯,他俩慢慢地沿着楼梯向下走,不一会儿一个暗室便出现在他们眼前。暗室的正中位置画着一个巨大的血色法阵,一鬼一马毫不惊慌地站在不远处,好像早就知道他们要来一样。

“你们来了,我还没有发动契约呢……”那鬼微笑着说道,喷出浓重的死气来。

“我知道你在等我们完成大阵,但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赵杰紧皱着眉头问道。

那鬼比画了两下,一段幻象便涌入赵杰的脑海中:网吧内坐满了人,突然角落里的一台电脑主机冒出了火花,坐在那座位上的少年猛地哆嗦起来,不一会儿就没了动静……

“那被电死的孩子是我的儿子,而且现在就站在我旁边。”它瞥了一眼身旁的马影。

“什么,那不是你签契约后才弄出来的东西?”赵杰惊讶地问道。

“没错,牧马人签下这种契约后,身体的另一半就会变成不同的鬼怪,供自己支配。可我不同,我卖了自己的全部灵魂,从而让儿子的魂魄完全保留下来。”它沉声说道。

“如果是那种契约,你儿子岂不是都永远无法复活了?”赵杰想了想,继而惊恐地叫道,“难道你是要复活自己?”

“答对了,真聪明。我之前签约就是为了能让儿子的身体为我所用。况且我要启动的也不是五脉轮,而是更高层次的七脉轮,那两轮是为我以后能在白天活动准备的。”那鬼阴狠地笑了笑,赵杰发现那匹马又不见了,便将一个八卦盘掷向了身后。

八卦盘直奔吴昊身后,在他后面的一个黑影踉跄着躲开了攻击,显出身形。是那鬼马!它此刻已变成了少年,龇牙咧嘴地狞笑着,嘴角滴着黑色的液体。它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不成样子。

“你们真不错,很好。”少年还是第一次说话。

“什么很好?”赵杰眯眼问道。

“你的身躯和他的头颅。”少年继续说道,“我早看中了他的头,真是够帅。”

“你可以来试试看。”赵杰故作镇定道。

少年咧嘴笑了笑:“等一下再来找你,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说完,它身形一扭,又变成了一匹黑马。只不过这一次它周身充满了杀气,直奔法阵而去。到了法阵跟前,它张嘴便念出一段口诀:“上为顶轮、中眉间轮、中喉轮、中心轮、中脐轮、下海底轮、六脉轮,启!”

“你干什么?我还没有允许你开启,你竟然……”那鬼惊讶地在阵外喊道。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阵里传来,随即由无数鬼影形成的罡风从阵内升起,盘旋到阵外保护着整个大阵。赵杰顿时觉得自己的肉躯有一种要离魂而去的感觉,赶紧躲得远一些。

“老家伙,别以为我变成了马就不知道你的想法!”少年仰天大笑。恶臭的腥风从它嘴里喷出,屋子里顿时下起了血雨。

少年竟然将那鬼的头颅凌空提起,狠狠地一捏,它的魂魄就一下子被捏碎了。少年将它的魂魄一口吞下,而后走进阵中。

逆开

“它在吞噬魂魄,我们快趁这个机会跑吧!”赵杰连忙对吴昊说道。“不行,你们没有退路。”

突然,一个声音从他们后方响起,可赵杰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我在你肩膀上。”

赵杰往自己肩膀一看,吓了一跳:一团黏糊糊像蛆一样的东西从他的肩头挤了出来。

“这是……”赵杰疑惑地看了看,随即恍然大悟——是表哥的半鬼躯体!那时表哥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原来是让它寄居在他身上!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赵杰问道。

“哼,那家伙只开了六脉轮,第七轮却不是那么容易开启的!”半鬼幽幽地说道,“这第七轮并不在人身体里,而是在头顶上方四指高的位置,乃魂魄外现。本来这对于它来说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过有了它父亲的魂魄后就简单多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在它刚凝聚起第七轮时马上逆开法阵,它就会爆体而亡,这样一切都结束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赵杰看了看半鬼。

“只不过你做不到,除非跟我签约成为半鬼,否则……”

“签!”

就在赵杰痛苦的签约过程完成之时,少年的第七轮也凝聚而成,它看起来已经完全不是恶鬼的样子了。

“就是现在!”赵杰大喊一声,风一般冲进了法阵当中,喊出一段口诀来,“顶轮落地、眉间轮位移、喉轮割裂、心轮破丧、脐轮通地狱、海底轮永眠、梵穴轮归大虚无,七脉轮,逆开!”

房间里突然亮起血红色的光芒。那少年突然瞪起了眼睛,一下子就跪在地上。它想要思考,大脑却停滞了;它想要呼吸,喉咙却被锁紧。

“你们高兴得太早了,难道我会不知道你们中隐藏着一个半鬼人吗——我要你们陪葬!”少年狞笑一声,一颗头颅就从它的脖颈处探了出来——是他父亲!

“鬼脉通湮!”一声凄厉的哀嚎同时在这两个鬼嘴中响起,法阵中立刻升起一道鬼影遍布的屏障。少年的身形开始膨胀变化,最后直接变成了两头四臂。赵杰见它居然还有后手,干脆在割裂血肉的罡风中慢慢朝它走去。

“快回来,找死啊你!”吴昊在阵外焦急地叫着。突然,吴昊被一下子弹飞出去。法阵已经缩成了一个黑点儿,乌黑的罡风形成了一个球体,法阵的能量完全被压缩在里面,眼看着就要爆炸了。

“还不快跑!”阵内响起一声无力的呐喊,吴昊只好远远跑去。而就在他跑出去没多远,赵杰嘶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献祭湮法,绝望之力。”

无数纸人密密麻麻地从罡风中挤了出来,如同蚕茧一般将吴昊包裹得严严实实。透过纸人间的缝隙,吴昊看到阵中的赵杰用那张血肉模糊的脸朝他笑了笑。

“轰——”

天空已经出现了鱼肚白。吴昊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切都消失了,网吧变成了一片废墟。吴昊抱着胳膊跪在地上,泪水滴落在野草上。

 

本文标题:鬼马惊魂夜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1082.html

上一篇:短小鬼故事之不够大 下一篇:谁是真凶

相关文章

  • 都市怪谈之鬼胎

    【都市怪谈之鬼胎】简介:楚红和嫂子刚出门,就遇到了送葬队。“真晦气!”嫂子骂了一句,赶紧拉着楚红绕另一条远路去往医院。出来的时候,楚红因为确定怀孕的好消息欣喜不已,但嫂子却一脸愁容,说胚胎的B超图像一张邪笑的脸,是噩兆。楚红根本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也就没把它当一回事。回到家里,嫂子竟然直言不讳地讲了B超和送葬队的事情,婆婆听了脸色大变。...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娃娃

    【都市怪谈之娃娃】简介:小雨是个安静的女生,她平时没有别的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收集娃娃。年复一年,她的家里已经堆满了娃娃,这些娃娃千姿百态,五颜六色的,崭新清亮,非常具有收藏价值。...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老郎中磕烟袋

    【老郎中磕烟袋】简介:在我们山区土葬还是占主流,因而有本事发造棺材的木匠在乡下是很吃香的。我村有一个会造棺材的老木匠,姓朱,但大伙儿不称他的姓,直接尊称他“老木匠”。村里人讲,老木匠造棺时能断棺材主人命数,传奇故事颇多,现在摘录两个,以嗜读者。...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分手之后

    【分手之后】简介:但凡溺水死亡者,临死前都会憋着些怨气。这样的怨气无法得到释放,久而久之就会变成那些穷凶极恶的鬼魂。加上在阴冷的水下世界,鬼魂们得不到鬼差的引路根本到达不了“鬼门关”。因此幽怨的鬼魂只能在死前的那水域中徘徊,等待着下个溺死者的到来接替着。...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坟前的巨蟒

    【坟前的巨蟒】简介:王博伟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家里的黄狗不知从那天起总是时不时就偷跑出门,一出门很晚才回家,回家后又总是带着满身的伤痕,这让王博伟越来越觉得可疑。...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黑段子之投诉

    【黑段子之投诉】简介:刘辉是个暴发户,手里有不少钱。他看别的有钱人都开跑车住别墅,觉得自己也应该向别人看齐,但又合不得花那么多钱买豪宅,于是便买了一处郊区价位低一些的小别墅。房子买了没两天,刘辉就发现不对劲儿了:就在他请人给自己挖喷泉的时候,从地下突然挖出一块墓碑来。刘辉这才知道,原来这里卖这么便宜是有原因的。...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长寿镇

    【长寿镇】简介: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从山林里的坟山路过,也没看见什么,回家就发起高烧,打针吃药好几天不见好,就是烧了退退了又烧。一个老人说:“去何仙姑那里看看呗!说不定能好!”...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命里缺啥

    【命里缺啥】简介:福贵村的南边有一条河,叫做望母河。胆子大的村民经常去野浴。可是村里的老人们说河水里有鬼,不能去那里游泳。村里的关大就很喜欢游泳,这天脱光了衣服就到望母河里洗澡。...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锁魂劫

    【锁魂劫】简介: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奇怪的人,奇怪的事,也有很多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而你要做的,就是控制自己的贪欲。因为,一旦欲望之门打开,你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也不懂自己即将失去的,会不会是自己的性命。...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冥鬼

    【冥鬼】简介:“差安全帽,差安全帽。”张晨辉再一次被梦里的那个声音惊醒。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他隐约能猜出,这个人是前几天出事的那个员工。张晨辉是一个建筑工地的总负责人,根据工头的说法,那名员工是被坠物砸中头部死亡的。...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