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鬼故事主播还是鬼主播

2021-06-16 01:03:21 阅读 :

白瑞是一个非常怕鬼的人,他从来不允许别人在他周围讨论一丁点关于鬼的事情。可直到一天深夜他误点进一个直播间后,一切都无可救药地改变了。

夜晚上十一点,白瑞靠在床头用手机在蜻蜓。Fm上寻找书籍,以供自己睡前听。这时,一条新消息的提示划出屏幕上方,白瑞下意识点下去。突然,一阵惊悚恐怖的声音在黑暗的房间中陡然响起!

“啊……!!!”白瑞大叫着将手机就这么从床头被扔向了床尾……Σ( ° △ °|||)︴

白瑞立马将房间的电灯打开,小心翼翼地爬过去拿起手机一看。顿时放心下来。原来是他自己不小心点进了一个鬼事故的直播间。手机里传出主播阴沉可怖的描述声和惊悚的配乐声,白瑞听了只觉一阵毛骨悚然恐怖万分。他是一个特别怕鬼的人,所以对这种恐怖故事的直播什么的一直是抱着主动敬而远之的态度。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竟然没有立刻就退出直播间,而是强压下了心底的害怕与恐惧。揣着分分中要爆表的心跳频率一直坚持到了主播讲完故事开始和听友们唠嗑……

“故事讲完了,来看看大家都说了什么。”瞬间一个更加有魅惑力的低音代替了阴沉的配音。这是白瑞喜欢的声音。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被这个声音吸引住了,所就算害吓到全身直冒冷汗,白瑞都不舍得退出这个直播间。

“听友‘雨夜看花’说:主播讲地超好,待会儿都不敢睡了都。”读了一遍听众的发言,主播顿时欣然大笑起来。“哈哈哈不用怕,相信晚上会有很多人陪你的!”

‘雨夜看花’又说:“不会的,我自己一个房间。”

“听友‘魑魅魍魉’说:主播的意思是,等一下会有很多鬼陪你睡的,你镜子里有鬼,你床下有鬼,你厕所里有鬼。魑魅魍魉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哈哈哈”

‘雨夜看花’发了个恐惧的表情。“真的吗,你们好坏,我等一下真的不敢睡了55555……”

“哈哈哈……听友‘子不语怪力乱神’说:主播能不能把背景音乐换成轻松一点的。你是新人吗?之前都没见过你。”主播疑惑地问到。

“是不小心进来的。”白瑞笑了笑,快速地打了这个字发出去。

“那既然来了,就别走了。”主播调皮地说。

“主播声音太好听,舍不得走了……”白瑞回到。

“哈哈哈哈哈哈……”主播羞涩地笑了一阵。“喜欢我的直播可以加微信群,群号是,是什么来着?哦47505770 47505770 47505770 没加群的都可以加一下。进来聊聊天啥的。多好啊,是吧。”

“主播的名字是叫林冰?”白瑞看直播间里主播上的林冰两字问道。

“嗯,简单易懂的俩字儿:林冰。”林冰回答着继续念其他听友们的发言:“听友‘大爱叶二毛’:主播你准备给我送啥礼物?那你想要什么礼物呢?”

大爱叶二毛:“我要炸鸡啊。”

林冰: “炸鸡!行啊。估计送到都臭了吧。”

大爱叶二毛顿时发了好几个哭脸:“那算了吧,还是不问了,不知道比较惊喜。”

“哈哈哈!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听友‘妈咪妈咪哄’问:礼物是什么鬼?哦!就是每周打赏第一名会有神秘礼物寄出。所以想要神秘礼物的小朋友们,可要多多打赏哦!”

“自己指定想要什么也可以?”白瑞问。

“那就要看看你具体要什么了,毕竟……嘿嘿你们懂的。”林冰怪笑到。不过他一看一个小时快要到了。“哎呀该下播了,大家记得每周一,周三,周五晚上11点30分准时来听我的直播哦。到时候群里我会发链接,所以怕错过的听友可以加群。”

“这么快就结束啦?”白瑞突然有些失落。他还想再听到林冰的声音。

“我都已经播了一个小时啦,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睡吧,晚安。”林冰说着便关闭了直播间。白瑞莫名地叹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短短的几十分钟时间,竟然沉迷于一个的声音到如此地步。而且对方还是男人!?男人?!什么鬼??

不过这世上真的有鬼吗?我的床下会有鬼吗?镜子里呢?厕所呢?白瑞把自己紧紧地裹到了被子里啊啊啊啊啊……不能想了,白瑞重重的晃了晃脑袋,他要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消灭……可是,突然好想上厕所啊!白瑞看着厕所的方向,怎么办,好怕有鬼啊。再忍一下好了。对了,桃木剑!!白瑞用被子裹紧自己,艰难地挪到了电视旁。拿出了柜子里的一把桃木剑!还好没把它扔了……白瑞从被子中出来,紧紧抓着桃木剑,去上厕所像是上战场。终于他紧张兮兮地尿完,三两下洗了手,便快速飞回床上了。

白瑞去加了林冰的直播群,对方很快就同意了。直播群里很吵,大家都在兴致勃勃地聊着一些自己听到或者经历过的灵异事件。白瑞对这个不感冒。他直接找到了林冰的号,申请加好友。

白瑞的手一下一下地敲着手机的边缘,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地等待对方的同意。过了好一会儿,还没有消息。白瑞准备睡觉,可他现在躺床上心里仍然毛毛地,闭上眼睛那种感觉就更明显了。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刚刚直播中的林冰播讲了那么多个鬼故事,会不会有一篇是作者的亲身经历的??比如镜子里的鬼?晚上真的不能照镜子吗?照了会怎么样??林冰脑子里跟开火车是的不断冒出各种恐怖的想法,到最后白瑞只能使劲地摇晃脑袋。不能再自己吓自己了。毕竟他房间就有一面大大的穿衣镜,还是正对着床的。

这时白瑞听到一声清晰的“咔嚓”声。顿时心里不由一紧。难道真的有鬼在自己的房间里?其实这个声音白瑞偶尔也会听到。一般是在晚上夜深人静十分,这应该是墙体内钢筋热胀冷缩发出的声音。尽管知道这个,但在这种情况下,白瑞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浑身发毛。最终他还是将房间的灯打开来睡觉,这才安心多了。

深夜两点多,白瑞迷迷糊糊地终于要睡着了。微信消息地提示音突然响起。吓得白瑞睡意顿消。

“谁他妈地这么晚给老子发消息!!”白瑞有些抓狂地拿起手机。他真不该忘记关静音!!不过点开微信一看。竟然是林冰同意了他的好友请求。他这么还没睡??白瑞迟疑了一下,还是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白瑞: 还没睡?

林冰:睡了两小时,要起来录音了!!

白瑞:这么早??

林冰无奈 :对啊,最近的工作太繁重了。

白瑞:再繁重也不能不休息吧?这么早起身体怎么吃的消?

林冰:没办法啊,工作总要做。你不也没睡?

白瑞顿时发了一连串笑哭的表情过去:我是之前听了你的直播后,吓得睡不着。我很怕鬼的。

林冰:你傻啊?怕鬼还听鬼故事。

没办法,谁叫主播你的声音太有魔力了,让我一点进来就不想退出去了。

林冰一连串得意的小表情:那只能说明我的声音太好听了。

白瑞:真的好听!

林冰: 谢谢夸奖!谢谢夸奖!不过真这么害怕还是别听我直播了,不然你又吓得睡不着了。

白瑞: 可能做不到了,谁叫我对你的声音一见钟情了呢?

……林冰已经不知道该回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林冰都没在回消息,看来是自己直截了当的话吓到他了。就在白瑞以为林冰不会回的时候,林冰又发了一条消息:“你要是喜欢听我的声音,那你就找一段喜欢的文字,我帮你录音。这样你想听的时候就可以听。

看到这段话,白瑞高兴不由笑了 哈哈。我还是比较喜欢听你直播的声音。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文字还是要录的。哈哈哈

林冰: 呃……好吧!

白瑞 :主播家在哪里?没准哪天我去那个城市的时候,咱们可以出来喝喝酒什么的。我请客。

林冰:我家很偏僻的,你确定要知道?

白瑞: 我不嫌弃!

林冰:河南郑州上街区南口路4号。好了,我得开始录音,不聊了。你早点睡吧,这世上没鬼不要怕。

白瑞:嗯,工作要做,但也要注意休息,知道吗?

林冰:……呃……知道了,谢谢。

白瑞这次很快就睡着了,只是睡得很不好,关噩一个接着一个地做。早上白瑞是被惊醒的,浑身冒着冷汗。他心有余悸地点开微信看了看。确定一下是不是连和林冰的聊天都只是一场梦。不过还好,聊天记录原原本本存在着。

或许是昨晚睡不好的原因,白瑞这一整天上班老是神情恍惚,工作还老出错。还好自己是老板,不然就他这状态可能会被骂的很惨。

”你昨晚干嘛去了?黑眼圈那么重。“林帆是白瑞的公司合伙人,两人是大学室友。毕业后一起创业,关系很好。平时没事都是一起在公司楼下的餐厅吃的中饭。

”昨晚一不小心进了一个鬼事故的直播间,被吓得睡不着。三点多才睡的。“失眠了一天晚上就受不了,那接下来得了??白瑞不由得为自己叹了一口气。可是他现在就已经开始想念林冰的声音了。就连他在讲故事时各种bug,走调,破音。白瑞都觉得特别的萌萌哒。

”好吧……真搞不懂,你这个一米八的大老爷们竟然也怕鬼怕成这样。连合同上多了一个零都没发现。“林帆毫不留情地嘲笑白瑞,想想今天早上和客户签合同的事,还好他开会前刻意翻了翻合同,不该他们公司这次可要亏惨了。

白瑞知道自己理亏,也没反驳什么。刻意地转移话题。”你上次不是说要出差一趟?拿下一个大客户。打算什么时候走?“

”这两天就走了,这次这个河南的客户虽然有些难搞。但他们的产品在同行业来说也是明星产品的,如果能拿下代理,对公司的市场扩大会有很大的助力。“林帆说了这么多,但白瑞似似乎一对一件事情感兴趣。”河北哪里??“

”河南郑州啊。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了。这么快就忘了??“林帆无奈道地敲了敲白瑞的脑袋,白瑞捂着头躲开。”抱歉,最近记性不是很好。“

”看你这状态,我都不能安心走了。“林帆轻笑地看着白瑞,也不知道是不是说真的。但白瑞这次却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你把客户资料给我,这次我去。“

林帆沉默一阵,讶异道:”你不是最不喜欢出差吗?“

白瑞一本正经地说谎:”刚好有一个朋友在郑州,很久没见了,顺便去找一下他。“

”什么朋友,还让你千里迢迢赶去,男的还是女的?“陈帆呐呐道。

”干嘛这副要死不死的表情?我说女的,你是不是还要吃味??“白瑞调侃到。

”吃你妈的大头鬼!!“陈帆骂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去?你自己去搞的定,就你现在这个状态??“

”放心吧!!你赶紧把资料发给我,我明天就去。“白瑞催促道,陈帆满脸质疑地看着白瑞。白瑞心头也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急切感到震惊不已,明明昨天晚上才刚认识的,连面都没见上一面的人,自己竟然会这么想去找林冰?可震惊之余白瑞又有些隐隐地激动与期待。

白瑞没有自己一个人出差,他还带上了秘书小陈。毕竟这次去郑州主要还是去工作。私事还是等办好正事还进行。只是让白瑞没想到的是,这次来郑州,不论是工作还是去找林冰,都总能和”鬼“这个恐怖的字眼扯上关系。

这次的客户是一家行业的龙头企业,公司在郑州市中心的一栋特别高大上的大楼里。白瑞站在家公司的大楼前,忍不住放眼上下扫视一番。他和陈帆的公司才刚走上正轨,需要艰苦奋斗的路还很长啊!在心里稍稍一感叹,白帆正要将视线从大楼的楼顶收回来,却突然有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顶端,那个人直接站在了楼顶的边缘朝下看。吓得白瑞赶紧用手指着问身边的秘书小陈。”你看那个人是不是要跳楼?“

白瑞抬头看了看。那里哪有什么人影??

”没人啊?白总你是不是看错了?“

”怎么可能?那么明显的一个人站在楼顶,你会看不见?“白瑞极力指着楼顶上的人影说。小陈又抬头一看,还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对白瑞说:”没人啊!陈总预约的时间快到了,我们得上去了。“

怎么可能??白瑞瞪着双眼看那个人影,人影站在大楼的边缘,双手垂在身体的两侧,头低低的一动不动。

”那里真的没人,白总。如果有人要跳楼,大家早就围过来了,你看这人来人往的,怎么会除了你大家都没发现。“小陈看了看时间劝道。可白瑞不相信自己看错了,他看了看四周没什么异样的人们。再次把抬头,可这次这人影却在白瑞的眼睛看去的一瞬间突然消失了。什么鬼??怎么又没了?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可是眼花一瞬间还说得过去,他明明盯着那个人影看了有一分钟之久了!怎么可能是看错了?想到这里,白瑞的脑海里瞬间跳出了一个想法,吓得他赶紧摇了摇头。赶紧朝楼里走去。可身体却忍不住地冒冷汗。

可诡异的事情并不是只有这一件。白瑞和小陈搭乘的电梯在第三楼层停下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了一个模样和打扮都异常怪异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浑身上下不管是皮肤还是衣服都是白色的,她不仅脸色发白,连嘴唇都是惨白惨白。白色头发杂乱地笼着,把半张脸都给挡住,身上是一件白色带着血红色的蕾丝裙和白色的鞋子。白瑞的目光有些紧张地盯着这个小女孩,小女孩抬头唯独对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白瑞这才发现,除了自己电梯里的其他人包括站在他身边的小陈都像没注意到这个小女孩似的,没一个人露出惊讶的表情,甚至是没有一个人看她。怎么会这样?难道是现在这种打扮很流行?大家都已经自以为常了??可能真的是自己大惊小怪了。白瑞逼迫自己不看小女孩。可眼睛不看,整个人的注意力却紧张地放在她身上。进了电梯之后,女孩走到了白瑞的身后。白瑞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可谁知,刚刚走出电梯。他就感觉自己肩上一重,一个东西趴到了白瑞的背上。白瑞猛然扭头一看,顿时吓得他动都不敢动。那个小女孩的头正搭在他的肩膀上,对着他呵呵、呵呵地笑地白瑞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小陈!小陈!“白瑞压着声音叫小陈。”快把我背上的孩子抱走。快点!快啊!“小陈看了一眼白瑞,有些莫名其妙。”白总,你背上没有东西啊?“

白瑞瞬间如遭雷劈。

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压在自己背上,小陈竟然说没什么东西??更何况她还发出呵呵,呵呵的怪笑。白瑞又扫了一眼周围的其他人,怎么会没有一个人在意这个小女孩吗?而且这次自己不可能有再看错,感觉错了吧?难道……真的是撞见鬼了!!脑海里一下子蹦出个想法来。就在白瑞心跳加速,浑身发冷惊惧到要昏厥的一瞬间,突然被小陈给叫醒了。”白总?你怎么不走了?前面就到了!陈总?陈总?“

”怎么回事??“白瑞有些恍惚地看着自己的秘书。同时感觉到自己肩上一个东西也没有。”陈总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色这么苍白?“小陈担忧地问白瑞。

”你刚刚真的没看见我背上的小女孩?“白瑞再次问道。

”什么小女孩呀?陈总?这大白天的你不会是见鬼了吧?“

”对啊!这大白天怎么会见鬼呢?“白瑞喃喃道。小陈听不清楚白瑞的话。”你说什么?陈总?“

白瑞使劲摇了摇头。”算了没事!先工作。“

白瑞从客户公司出来的时候大概下午四点多,尽管工作上和客户谈的还算顺利,可直到真的远离了那栋楼,白瑞才真正松了一口气。那栋楼太诡异,刚刚他从楼里出来的时候,有忍不住去看楼顶。结果又看见一个人影,一动不动地站在楼顶的边缘。

”把空调关了!“车里,白瑞对小陈说。

”现在把空调关了,车里会变地又闷又热。“小陈迟疑道。”我叫你关就关!哪来那么多话?“白瑞突然严厉道。他现在身上还冒冷汗!

”是……“

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后,白瑞靠着车座睡着了。他本来打算明天再去找林冰。可不知为什么,上车后突然又改变了主意让小陈送他去了林冰给的那个地址。

”你先回酒店。“白瑞正打算下车,却被小陈叫住了。小陈看着白瑞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白总。你……“白瑞有些不耐烦。”我什么我?有事说事!“

小陈这才从衣服里掏出一张东西递给白瑞。白瑞慢悠悠地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张黄色的符咒,上面画着血红色的诡异字符。顿时不悦地质问道:”你拿这个给我干嘛?“白瑞最不喜欢一种东西,每次一看到这种和灵异扯上关系的东西,白瑞就浑身不舒服,更何况他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

”就……昨天我奶奶给我补了一挂,她说我今天出远门容易撞鬼事。硬要塞给我的。“

”那你还塞给我?“白瑞瞪着眼睛说道。

”我看下午白总在客户公司的样子太像撞邪了,而且现在天快黑了。所以想给您避避邪!“

白瑞皱着眉头想了想,十分不情愿地收下了。可就在他将符咒塞进裤子口袋里的时候,他偶然从后视镜里瞄到,小陈朝着前方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看上去特别诡异。只是这个微笑一下就没了。白瑞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于是便问小陈:”你笑什么?“

”我没笑啊!白总你看错了吧?“小陈转头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白瑞。

白瑞皱了皱眉头。”可能吧。算了。“便是下了车。

下了车之后,白瑞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建筑街道。他发现这条街一半房子很多,一半在搞拆迁几乎是废墟。所以他便朝有房子的那头又去。可接下来任他怎么找都只能找到南口路10号以上的房子。这是怎么回事?没了耐心的白瑞拉了一个看上去比较年老的人都问路。

”老人家,您知道南口路4号在哪么?“

老人家想了一会儿后,指着对面拆迁的那条街说:”这条路门牌号在10号以前的房子都被拆没了。“

闻言,白瑞看着那边的一片废墟不由地长大嘴巴,不敢相信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林冰给了他一个假地址?可老人接下来的话却让白瑞一瞬间入坠冰窟。

”明明两天前还有房子在的,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夜之间,连人带房子全烧没了。太诡异了。“

”什……什么时候的事?“

”就20号那天晚上啊。“白瑞赶紧拿起手机一看今天是23号。那自己和林冰聊天就是前天晚上,那就是21号晚上……大火之后了。如果地址是真的。那那天晚上直播的是谁?和自己聊天的人又是谁?想到这里,白瑞忽然想起前天晚上,自己就梦到鬼故事的主播林冰真的变成恶鬼了,还阴魂不散地缠着他。难道梦境是真的?林冰早就死于这场大火,而自己听到的直播真的是林冰的鬼魂在直播?

这猜测让白瑞不禁有些毛骨悚然。可他还是不能轻易相信,也许是老人家年纪大记错了呢?白瑞朝那一片废墟走去,想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此时已是傍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部分楼房的墙体还在,只是门,窗什么地都没了。白瑞透过门窗的地方看进去。只是一片空荡荡的空间,没有一丝动静,那种空间给他一种很是压抑的感觉。白瑞突然感到很害怕。他转身朝外面走去。可走了大概5分钟之久,发现周围还是一片静得可怕的废墟。白瑞稳了稳心神,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小陈。却发现手机竟然没有一点信号!怎么会这样,白瑞只好接着朝印象中的方向走去,可无论他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是碰到人们常说的”鬼打墙“了。这一想法让白瑞恐惧到了极点,他彻底地慌了,开始朝着自以为的出口跑去,可不论他跑多少次,跑的多快停下来的时候都会绝望的发现自己还在原来的地方。而这时天已经真的暗下来了……可就在这时,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听见,旁边那栋没有人的废楼里传出了一阵脚步声。而且这声音越来清晰,明显是朝这边来的。白瑞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直到一个人影出现在视线中,白瑞的心理素质终于抵抗不住恐惧感。双眼一黑晕了过去。只是晕过去之前心中还是忍不住闪过一丝想法:

有这么帅气的鬼?

白瑞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反正等他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到白瑞醒了,病房里的三个人纷纷围了过来。

白瑞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是陈帆,一瞬间的茫然过后,白瑞紧张地对陈帆诉说:”我看见鬼了,我真的看见鬼了。“

”没事了!现在没事了!“陈帆温声安慰白瑞,可白瑞的目光瞟到了另一个人的脸上的一瞬间,变得异常地不可思议。”你……鬼……你?怎么在这里?“

”我会在这里还不是以为某人当着我面晕倒了。“男人郁闷道:”我这么帅居然被人当成鬼,真是不爽!“

”你,你,你……“

听到男人的声音。白瑞顿时更加惊讶了。指着他就你你你地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男人顿时更加郁闷了。

”你叫什么名字?“白瑞终于问出来了。

”林冰!“林冰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了。

”你就是那个鬼故事的主播?你没被大火烧死?那为什么故意骗我你住在那里?“白瑞顿时质问道。

”谁知道你会真来找我??“林冰顿时有些无语?难道他就是那种传说中的疯狂粉丝?

”好了,别神经兮兮了,这世上哪有鬼啊!“陈帆拍了拍白瑞的肩膀安慰道。

”好吧!“白瑞有些泄气的同时也没那么害怕了。可下一秒他又想到了什么,看着一旁的小陈说道:”可在客户公司的时候我是真的看到楼顶有人,还有那个孩子,为什么我可以看到,你看不到?“

”额嘿嘿……“面对白瑞的质问,小陈忍不住地笑了。白瑞看着他的笑,立刻就知道了其中肯定有问题。”其实我也看见了。那个孩子其实是公司董事长的女儿,平时最喜欢扮鬼吓人。公司里的人都见怪不怪了,大家都有工作,自然就不会去在意她。而那个楼顶的人影是客户公司的清洁工,他平常扫了楼顶的地,都会习惯性地现在楼顶眺望远方……“

”既然如此你干嘛装作没看见??“

”谁叫您上个月只因为我说了一些关于鬼的事情就扣了我一个月的奖金?我心里不甘心,就想吓唬吓唬您呗!“

”你……们……“白瑞简直要被气的吐血,一天之内居然被两个人耍,还被吓个半死。

看着白瑞此刻抓狂的样子。林冰,小陈,陈帆三人均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

后来,小陈和林冰出了病房。

林冰一副看透一切表情问小陈:”你真的看见了那家公司楼顶的人影了?“

小陈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女孩的事事真的,但人影我就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那是一只因上吊自杀而不能投胎的鬼。“林冰的声音中透着阵阵的诡异。像是从地狱里透出的声音。

”什么??!!!“小陈惊恐地看着林冰。

而此刻两人身后,刚好出来上厕所的白瑞脸上顿时变得一阵苍白……

从这以后,白瑞不在迷恋林冰的声音,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觉得好听了,每次听到林冰的声音白瑞都直起鸡皮疙瘩。可林冰却是反过来对白瑞感兴趣了,不管白瑞怎么躲他,他总要出现在白瑞眼前晃悠来,晃悠去。白瑞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孽。才回造成现在这种被林冰阴魂不散缠着的局面。

Introduce:Bai Rui is special the person that is afraid of ghost, he does not allow others to be all round him discuss one man to select the issue about ghost. But till a day of late night his behind schedule takes a living broadcast hind, everything incurable ground was changed. On night at 11 o'clock, bai Rui relies on in the head of a bed to be in with the mobile phone dragonfly. The literature is searched on Fm, before oneself sleep, listen in order to offer. At this moment, the upper part of screen of clew lay off of a new information, bai Rui is bit more subliminal go down. Abrupt, a sound of Jing Song bloodcurdling is in dark room ring unexpectedly! "Ah …… ! ! ! " Bai Rui is crying the mobile phone so from the head of a bed by fling at bed end ……Σ (° △ ° | | | ) ︴ Bairui turns on the electric lamp of the room immediately, climb the past cautiously to take a mobile phone to look. Be at ease immediately come down. It is him himself so between the living broadcast that took accident of a ghost not bit more carefully. Come out in the mobile phone advocate the voice of dub in background music that broadcasts cloudy and dread description sound and Jing Song, bai Rui listened to become aware only a creepy horror extremely. He is special the person that is afraid of ghost, to the direct seeding of this kind of horrible story so of what is the attitude that adopting active stay at a respectful distance from sb all the time. Can not know why, this he did not exit direct seeding immediately actually, coerce those who left a bottom of the heart to fear however with fear. In putting cent to divide, should explode the palpitant frequency of the watch held to all the time advocate sow tell the story begins and listen to friend people …… of Lao crack with teeth in mouth " the story is told, will saw everybody whats say. " the bass that the instant has power of evil spirit be puzzled more replaced cloudy dub. This is Bai Ruixi's joyous sound. From at the beginning, he knows he is attracted by this sound, place calculates kill frighten the whole body to risk cold sweat continuously, be willing to part with or use exits white Ruidoubu between this direct seeding. "Listen to friend ' the dirty night sees a flower ' say: Advocate sow it is good to tell the ground to exceed, dare not sleep after a while. " the speech that read audience, advocate sow joyfully the yock rises immediately. "Hahaha need not be afraid of, believe to be able to a lot of people accompany you in the evening! " ' the dirty night sees a flower ' say again: "Won't, myself a room. " " listen to friend ' demons and monsters of Chi evil spirit ' say: Advocate sowed means, wait for those who sleep to be able to a lot of ghost accompany you, the there is sth fishy in your mirror, your bed issues there is sth fishy, the there is sth fishy in your toilet. The meaning of demons and monsters of Chi evil spirit is my meaning. Hahaha " ' the dirty night sees a flower ' the expression that sent a fear. "True, your stand or fall, I waited to dare not sleep really 55555…… " " with a ha breath out haing …&helli

本文标题:鬼故事主播还是鬼主播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1130.html

相关文章

  • 黑段子之遥控器

    【黑段子之遥控器】简介:姜丽丽从小就娇生惯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长大后成了一个标准的懒虫。所幸,她嫁了一个好老公,里里外外的事儿全包了。然而,老公的辛苦并不能令姜丽丽满意,她常常对老公发号施令,指使他干这干那。于是老公送了她一个恰如其分的绰号:遥控器。...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简介:我们庄上有个老王头儿,据说当年是跟土地爷有过交情的。当然了,这个老王头儿可不是隔壁的老王。人家是庄里道德的模范标杆,一生正直,从没有说占过谁家的便宜。这老头儿有意思,家里以前是地主,留下些家产给他。可是没过几年就让他给糟蹋没了,也不是说天天的又嫖又赌的,这老头儿就是好吃喝。每顿饭吃的那是极其的讲究,家里的厨子据说都是老年间内务府退下来的。平时家里吃个便饭,都必须是九个菜,一盆汤,凑一个十全十美。...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布娃娃的诅咒

    【布娃娃的诅咒】简介:“什么?你要林美华去死?这不太好吧!”“有什么不好?这种死女人,活该她下地狱受苦受难。”李芸恨恨地说道,“阿明我警告你,你千万不要阻止我,否则你的下场就会和那个死女人一样!”在李芸的威逼之下,我只好三缄其口。...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借寿钱

    【借寿钱】简介:在无影山下的一个村子里,住着一个叫石头的穷苦孩子,他给地主谭虎放牛,勉强糊口。谭虎力气很大,成天为非作歹,看谁不顺眼就揍谁。石头在谭家干活儿,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都是被谭虎打伤的。...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赌鬼的一生

    【赌鬼的一生】简介:阿春今年四十岁了,在一家公司当会计,可是上班的时候,天天不见他踪影,只有每月最后几天才会见到他。奇怪的是,老板对他的行为不闻不问,见到他还十分高兴。原来阿春是个烂赌鬼,不过他跟逢赌必输的赌鬼不同。...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农村灵异故事之天谴

    【农村灵异故事之天谴】简介:四十年代,六月里的夏季,在长白山林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几个狩猎人,他们分别是,四十七岁的柳巴夫、四十三岁的刘福田、三十八岁的王建华、二十五岁的赵建东向着不远处放山人遗下居住的窝棚冲去,他们进得屋中屋外的大雨下得更大了。电闪雷鸣不断声声,“咔嚓嚓……咔嚓嚓”的雷声就响在这现已是四人躲雨的小窝棚里。这大雨还是再下,要比原来下的更急促了,那雷声是围绕着这间小窝棚一个接一个炸响个不停。当人们明白过来的时候,才发觉有不对之处,只听得柳巴夫他说,“不对?我说刘福田,你听,这雷它是围绕着...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晴天三声霹雳

    【晴天三声霹雳】简介:离村子比较偏僻的地方,有一户人家,儿子成家后,儿媳与公婆说不到一块,最后分了家,就这样偏僻的地方,变成了两个小家庭。公婆还有一孙子,在外工作、买房、成家立业,老人可算是四代同堂了。公公有退休金,一直没有给儿孙添加负担。俩老互相搀扶着过日子,可公公在九十三岁那年去世了。儿子把父亲下葬后,本想叫母亲去他家生活,又怕老婆不允许,也就作罢。...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老郎中磕烟袋

    【老郎中磕烟袋】简介:在我们山区土葬还是占主流,因而有本事发造棺材的木匠在乡下是很吃香的。我村有一个会造棺材的老木匠,姓朱,但大伙儿不称他的姓,直接尊称他“老木匠”。村里人讲,老木匠造棺时能断棺材主人命数,传奇故事颇多,现在摘录两个,以嗜读者。...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分手之后

    【分手之后】简介:但凡溺水死亡者,临死前都会憋着些怨气。这样的怨气无法得到释放,久而久之就会变成那些穷凶极恶的鬼魂。加上在阴冷的水下世界,鬼魂们得不到鬼差的引路根本到达不了“鬼门关”。因此幽怨的鬼魂只能在死前的那水域中徘徊,等待着下个溺死者的到来接替着。...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救人的虫子

    【救人的虫子】简介:“喂,今晚我不是叫你带钱过来的吗?你当我的话是放屁?”某天夜里,几个红发混混围住了小金,恶狠狠地说道。“我……我没有钱。”小金缩了缩身子,战战兢兢地说道。他们都是附近学校的不良少年,经常会集结在一起勒索,因为这些人家里都有后台,作为普通学生的小金,每次都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声张。而其就算是说出来也没用,他们势力很大,到时候自己肯定会遭到更严重的报复。小金不敢反抗,只能缩在墙角不敢动弹。...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