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恶梦玩具熊

2021-11-02 10:27:10 阅读 :

 第一部分  这是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人人都为**而拼命工作,早上上班,晚上下班,回家吃饭、洗澡、睡觉,这就是地产经纪陈明这三年来的生活。
  今晚他又迟下班了,不知为何,这几天陈明总是心神不定,有种莫名的惊恐感,在上班工作时总是感觉似乎有双眼睛在监视他,但他又发现看不到是谁监视他,怎么会这样?而且他在在照镜时还发现自己脸色很苍白,眼晕又大又黑,一副无神恐怖样子。
  当他离开大巴走到自己所居的大厦前,他看了看手中手表,已是晚上八点半了,他提着公文包走入到大厦里,大堂里看更张伯和他相互打了个招呼,然后他就走到电梯走廊里,电梯大门已打开,里面空无一人。
  “等会儿老婆问起为何这么迟下班就说塞车。”陈明边想边已走入电电梯里,电梯在冷冰冰白色照明灯下显得十分阴冷。
  “扑”一声,当陈明按下梯内的关门键后,电梯大门自动关上,接着,随着一阵钢缆拉动的“丝丝”声,电梯已向上升去。
  陈明感到了一阵微微的压力超重感,他拨了拨的自己的头发,最近金融风暴对他们这一行的人造成了很大的坏影响。
  此时,梯内门上显示屏正在显示着“6、7、8、、、、”等数字,电梯正在升上去。
  “幸亏有电梯,不然爬上二十楼一定很辛苦。”陈明正思际,电梯已来到十三楼,这时,电梯突然减速停下,并发出准备开门“叮”一声。
  显然有人在十三楼等候电梯,这种情况,乘电梯的人常遇到,所以,陈明不以为然,并把自己的身躯向左边角落移去,以便如果多人进电梯时让出空间。
  “扑”一声,停下来的电梯自动打开大门,露出了外面的电梯走廊,只见走廊上正站着两个人,同时,不知为何,陈明感到一股冷森森的空气,也随着电梯门打开而缓缓涌进来,他不由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意,双眼不由自主向门外望去。
  奇怪,这二人的打扮令陈明有一种怪异感,这两个人都穿着整齐无比,一尘不染的西装,一个黑衣、黑裤、黑礼帽全副黑西装,而另外一个则白衣、白裤、白礼帽全副白西装,而且二人都齐齐戴着一副黑墨镜,一幅绅士派头。
  “先生,请问,你是李四同吗?”那白西装的男子发问,不知为何,这男子的声音十分阴森,又尖又细,令陈明有种莫名的不舒服感。
  “不是”陈明有点不解,虽然他在大厦住了八年,不过,这幢大厦这么多住户,他怎么可能都知道姓名“你可以去问问地下大堂看更张伯,他对这大厦住户比较熟悉。”
  “谢谢,我会去问的。”白西装男子说完并没有进电梯,这时,陈明注意到,这黑白西装二人的脸十分惨白,白得就好象坟场里的白骨一样,令人不寒而栗,加上他们身上散发出冷气,令陈明竟有种莫名其妙的紧张。
  电梯大门“扑”一声再度自动关上,“叮”一声,电梯又再继续向上升去,陈明再度孤单单地在电梯里,他发觉自己脸上已渗出了一些冰冷的冷汗。
  电梯很快升到了二十楼,“叮”一声,电梯停下后自动打开大门,陈明提着公文包,正要出门,这时,他又听到一个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先生,请问你是否叫李四同。”
  陈明一听不由一下子呆住,这又阴又细的声音不正是刚才那个神秘白西装男子的声音,他定神抬头一看,不由惊呆住了,映入他眼帘的是正是刚才在十三楼碰到那两个一黑一白全西装,戴着墨镜的神秘男子,二个正木然站在电梯过道里,整条走廊,也一下子变得无比阴冷。
  没理由,这两人刚才明明在十三楼,怎么,怎么一下子又来了二十楼,如果他们走楼梯,就算跑,也不可能快过电梯,而坐电梯呢?可他们刚才明明没进电梯。
  太不可思议了。
  “不、、、不、、、不是。”陈明发觉自己的声音也发抖了,后背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
  “对不、、起,我要回家。”陈明说完,匆匆从二人身旁掠过,他紧张地抱着自己的公文包,跌跌撞撞走向自己家。
  那两个一黑一白西装礼帽的男子也没继续问下去,而是径直走入到陈明刚才所搭的电梯里。
  陈明在关家门时回头看了看,那载着一黑一白西装男子的电梯大门已自动关上。
  这时,陈明才大大喘了口气,紧张的心情也随之放松下来,不知为何,陈明本能地感到两人很不对劲,他们身上都弥漫着一种冷森森的气息,身形也好象很飘忽,令人有种可怕的感觉。
  莫非自己撞邪?一想到这里,陈明不由又是一阵心寒。
  “别胡思乱想。”陈明迅速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部“也许这两人是从另一部电梯上来的。”虽然他记得刚才另一部电梯正显示在地下大堂。实际这设想不合理。
第二部分
  他入到客厅,他老婆正和七岁儿子B仔在吃东西。
  “你是不是死了,这么晚才回来,今晚没饭吃,你要吃自己去弄!”他老婆正在和儿子在吃麦当劳。
  “我塞车所以迟了。”
  “哈哈哈,用这种话骗女人我在电视上看得多了,学人说塞车,没点新意,是不是送靓女同事回家所以迟了,有没有送到床上啊?哼!”他那又高又瘦的老婆恶狠狠地盯着陈明。
  “你是不是有病!”陈明没好气地扔下公文包于沙发上。
  B仔一见公文包立即冲上去打开来玩。
  “B仔,不要玩,这些是爸爸的文件。”
  可惜已太迟了,B仔已打开了公文包,“碰”一声,一件毛茸茸的物品从公文包里弹出来,飞落到地上,天啊,原来是一个大约近半米高的可爱玩具熊,它全身长满柔软棕色的绒毛,十分漂亮,那两双玻璃珠制成的眼睛也栩栩如生。
  “爸爸,是不是送给我的。”B 仔一边说,一边已抱起玩具熊。
  “奇怪,它怎么会在我的公文包里。”陈明看着这玩具熊想,不由一阵茫然,他不由回想起了今早的情景。
  原来今早上班时,陈明回到自己工作桌上,突然发现桌上莫名其妙地有一个毛茸茸的玩具熊放在上面,他开始以为是周围同事送给他的,于是举起玩具熊,大声问四周的同事是谁送给他的。
  但是,四周的同事都否认,其中,更有一个同事走过来,看了看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玩具熊说“阿明,这玩具熊来历不明,古古怪怪,我觉得很不吉利,不如扔掉它吧。”
  “好。”陈明一向对什么布娃娃、玩具之类东西毫无兴趣,于是便顺势把它扔进附近的垃圾桶里。
  可现在,怎么会回到公文包里,他记得自己明明地扔掉了这玩具熊的,莫非,是同事的恶作剧,从桶里检起,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塞进他的公文包里。
  正思际,B 仔抱着玩具熊,一边抚摸着它“爸爸,我喜欢和玩具熊玩,送给我好吗?”
  “本来就送给你的,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可惜你现在已自己发现了,这玩具熊是爸爸在街上挑了很久才买的。”也不知为何,陈明竟然自动说谎。
  “原来是买玩具给儿子,你也用不着说塞车所以迟回来。”陈明的老婆这才放下心来。
  “我想给B仔一个意外惊喜嘛,现在算了。”陈明顺势来个将错就错,顺水推舟,反正,竟然这玩具熊自动出现在自己公文包里,而B仔又喜欢,老婆又放心,何乐而不为?
  “太好了,我要和玩具熊玩打仗。”B仔边说边抱着玩具熊冲回自己卧室。
  陈明叹了口气,回房休息了,他回到自己房时,电视里正在放着一组新闻简报“今天下午六点左右,有人在将军澳以南的丰飞大厦一堆放玩具仓库单位里发现一具死去三天的尸体,据有关人员透露,死者是身中多刀被人劈死于仓库里,直到今天才被人发现,未经证实的消息,死者是失踪多日的新68K大佬李四同,外号飞狼,因近来与一湖南大圈帮为争夺档口保护费而多次有冲突,估计死因有可疑,将军澳重案组已接手调查,详情有待警方进一步证实。
  “丰飞大厦,不就是自己上班地方附近。”由于今天他下午外出工作,所以并不知道附近大厦发生此事。
  “李四同。”这死者的名字好熟悉啊,突然,陈明感到莫名其妙的恐怖,李四同,不就是刚才自己在电梯里碰到那两个黑白西装男子要找的人的名字。
天啊,怎么他们要找的人是个死人,陈明感到一阵头皮发麻。那两个神秘人,一会儿在十三楼,一会儿在二十楼,太怪了,莫非,莫非自己真的撞邪了,碰到了阴间来的脏东西。
  “别乱想。”陈明连忙拧了下自己脸皮,让自己清醒回到现实中来。
  他继续看电视,电视放着放着,突然,随着“沙沙”一阵剌耳的电流声,电视里放着新闻图像变成一片雪花,陈明连忙伸手过去,调了几个台,都是一片雪花没图象,于是,他转为调频,可调来调去仍是一片雪花,奇怪,电视节目怎么一下子全没了。
  “该不是电视机坏了吧。”陈明小声自言道,要知道,这电视才买了不足三个月。
  于是,他又翻开电视机后面,看看连接信号线,一切完好,于是,他又拍了拍机盖,但电视里仍然一片雪花。
  他连忙走到客厅,问正在厅内看杂志的老婆“老婆,我们屋里的电视怎么没图象。”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超人。”他老婆没好气地回答。
  她顺手捉起沙发上遥控器,对着客厅的投影大电视一按开关“看看客厅的有没有图象。”
  沙沙沙,奇怪,连客厅里的投影大电视也变成一片雪花。
  他老婆连忙打了个电话问邻居的三婶,可领居的电视却正常播映。
  “奇怪,该不是两部电视一齐坏了吧。”陈明不由沮丧。
  “爸爸,爸爸、、、”突然B 仔房间里传来了B仔的叫声。
  “干什么,这么大声,吵死人啊!”陈明了妻子没好气地抛下遥控器,冲进B仔的房间,“什么事?B仔!”
  “妈妈,刚才玩具熊在唱歌,在唱歌、、、”房间里传来了B仔的声音。
  “啪”一声,陈明的妻子掴了B仔一个耳光“敢在妈妈面前说谎,玩具熊怎么会唱歌。”
  “呜呜呜,妈妈,是真的,刚才它在唱歌,它还说,今晚要带我走,呜呜呜”B仔边哭边指着身旁一动也不动坐在一摇动木马上的玩具熊道。这时陈明也进来了。
  “不准哭,不然打屁股,没早餐吃。”陈明妻子在大叫。
  “你发什么神经,B 仔只不过是个小孩。”陈明连忙阻拦。
  “这么小就说谎,长大了可不得了。”他妻子说完,悻悻离开。
  “爸爸,我没说谎。”B 仔收起哭声道。
  “爸爸相信。”陈明拿起那木马上玩弄熊,这毛茸茸的布制玩具熊十分柔软,里面显然有很多棉花,陈明突然望了望玩具熊那双眼睛,不知为何,这玻璃珠双眼闪烁出琥珀色突然令陈明感到一阵晕眩。
  他不由自主闭上双眼,摇了摇头,定神再看看玩具熊玻璃双眼,这时,一切又如平常了,他也不再晕眩了。
  “爸爸,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明白。”陈明弯下身,抚摸B仔的头“下一次,玩具熊再唱歌再吓你时,你就这样。”陈明把玩具熊放在摇摆木马上,然后一巴掌拍过去,把玩具熊从木马上拍落到地上“给它一巴掌,B仔,打它个落花流水。”
  望着被爸爸一巴掌掴倒在地玩具熊,B仔不由咧嘴笑了起来,“我知道了,爸爸,给它一巴掌,打它个落花流水。”
  “好了,今晚早点睡觉!”陈明拍了拍儿子头部,然后回房拿衣服去洗澡。
  他边走边想“小孩子就是这样,想象力丰富,经常幻想很多东西出来,玩具熊怎么会唱歌了?”
  当半个小时后,陈明洗完澡出来后,B仔的房间里又传来了B仔的哭泣声和他妈妈的叫骂声。
  “快脱裤子,罚打屁股三十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说谎!”
  “呜呜呜,妈妈,我没说大话、、、”
  陈明连忙冲进去,只见房内B仔正双手掩脸在哭,而他妻子正拿着鸡毛扫在骂。
  “你干什么,B仔还是个小孩。”陈明上前推开妻子。
  “哼,这臭小子太会说谎了,说什么玩具会咬人,太过份了,小小年纪就这么会编谎,长大了我怕被他卖了都不知是怎么回事!”
  陈妻边说边已一脚将她所指了玩具熊踢飞到墙边。
  “爸爸,龙仔没说谎,呜呜、、”
  “出了什么事?告诉爸爸。”
  “呜呜”B仔边哭边抬起头“刚才,玩具熊趁你们不在时又在唱歌,我给了它一巴掌,把它打飞落地,呜呜呜,谁知它从地上爬起来,冲过来咬了我一口,还吐了很多鲜血来喷我,地上全是血、、、、呜呜。”
  陈明看了看地上及B仔的衣服身上,一点血迹也没有,哪有什么血啊!
  “呜呜呜,刚才真的有很多血,你们一进来,血就不见了,呜呜,不过,爸爸,你看看。”B仔举起自己那又白又嫩的手背,天啊,那右手雪白小手臂上,果然有两个小小的血洞口,周围还有一些血迹“它真的咬了我一口,我怕,爸爸,呜呜。”
  “胡说,这伤口一定是你顽皮玩时弄伤的,臭小子,这么狡猾!”陈明的妻子边说边要打B仔。
  “走开!你敢打他。”陈明也发火了。
  “哼,有其仔必有其父,两个都不正常。”陈妻说完转身离开了。
  陈明走到被扔到墙边的玩具熊,检起来看了看,映入他眼帘是冷阴柔软的棕色玩具熊,象断线木偶一样垂在他手上,哪象是会咬人的东西,不知为何,陈明不由自主又看了看玩具熊脸上琥珀色玻璃眼珠,他内心突然莫名其妙地急跳了几下,有那么一刹,他似乎觉得那两个玻璃眼珠在看着他,那玩具熊似乎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不过只是一刹,当陈明定一定下神来再看时,玩具熊又回到正常感觉中。
  这只不过是个死物,陈明这时再望了望玩具熊双玻璃眼,此时却毫无生气,死气沉沉。
  “这一定是B 仔的幻觉,那伤口可能是B仔无意中自己弄伤的。” 
  陈明边想边笑着对B仔说“B仔,不要怕,既然玩具熊这么坏,爸爸把它扔掉,怎么样?”
  “好,爸爸,把这个坏蛋扔掉。”B仔收起了哭声“但如果它晚上再回来找我,怎么办?”
  “放心,如果它晚上敢回来,爸爸就把它消灭掉,好不好。”
  “爸爸,你要打保证。”B 仔一脸严肃是说,并伸出右手手指要爸爸和他勾手指“它回来,爸爸就把它消灭。”
  “爸爸保证。”陈明强忍内心狂笑装出一脸严肃地和B仔勾手指,然后,拿着手中玩具熊向门外走去,他边走边想“小孩就是充满奇想,以为玩具有生命,反正这玩具熊是白来的,扔掉无所谓。”
  陈明走到门外走廊上,随手把玩具熊扔到左边走火道楼梯口旁桶近地上,反正每早都有人来打扫卫生,随后,陈明回房关上家门。
  那毛茸茸的玩具熊静悄悄地躺在走火通道口上,一动不动,它那一眨不眨玻璃眼睛死气沉沉地注视着它头上方的走廊照明灯。
  这时,整条走廊都沐浴在一片阴暗橙色灯光下,空荡荡,四周的几个住户都关上了大门。
  突然,“扑”一声,空无一人走廊照明灯莫名其妙地自动熄灭了,一下子整条走廊陷入一片黑暗中。
  然后不够五秒,“叮”一声,走廊上那橙色照明灯又自动亮回,不过,在那走火通道楼梯口上,刚才那只玩具熊已经不见了,那里已空无一物,变成空荡荡的地面。
 第三部分
的的搭搭
已经是深夜两点了,B仔在他自己那布置得象童话世界房子里睡得正香。
突然,“呼”一阵又阴又冷的阴风一下子把B仔吹醒了,B仔不由自主睁开双眼,不知为何,他的内心“扑通、扑通”地猛跳,他突然本能地感觉到,在黑暗中,有某个东西正在注视着他。
“呼”又是一阵微微阴风,吹得B 仔不由后背一阵发寒,他顺势向风吹来方向一看,奇怪,风是从房子北面唯一窗口外吹进来,此时,窗口正打开着,奇怪,B仔明明记得,爸爸在他临睡前已关掉了窗口,怎么窗口竟不知什么时候自动打开。
“B仔,B仔、、、、、、”突然,黑暗房子里隐隐约约传来一阵若有若无阴森呼唤声,一下子听得B仔全身头发、汗毛连根竖起,呼吸加快,他连忙转头向发出声音黑暗角落望去,天啊,声音是从空无一人摇摆木马上发出来,而此时木马,竟然不可思议地自动摇摆起来,好象有人骑在上面似的,但木马上B仔却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B仔猛是用手捂住双眼,他害怕了,他不由自主地尖叫“爸爸,爸爸、、、、、、”
不过,同时“月光光,照地堂,年十五,团团转。”B仔房门竟自动打开,一阵阴森小孩歌声,从客厅里传来,B仔不听犹自可,一听不由吓得魂飞魄散,这不正是那可怕的玩具熊的歌声,天啊,它回来了。
同时,客厅里闪起一团怪异亮亮绿光,绿光中,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在呼唤“B仔、B仔,过来,过来、、、、、、”
听着这又尖又阴呼唤声,B仔双眼神突然一下子变得呆滞了,他放下掩眼双手,不再尖叫,他好象被那声音催眠了,不由自主是向前平举双手,象个梦游症患者一样向客厅里绿光走去、、、、、、
的的搭搭,闹钟正在走着。
在另一边卧室里,不知为何,陈明睡得并不太好,他在床上不断地翻天覆地,不时发出一些小声的呻吟,因为他正在发着一场可怕 的恶梦。
在梦里,陈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可怕的黑暗树林里,他听见B仔在叫“救命,爸爸,救命,爸爸、、、、、、”
陈明疯狂地向B仔惨厉叫声方向跑去,天啊,他看见前方白雾可怕树林中,一只绿头发的长白衣女正抱着B仔在跑,B仔全身都血淋淋,正在那长满长尖牙的女怀中挣扎着,挣扎着、、、、、、
“不,不,”陈明尖叫着,那女鬼突然变成一只可怕黑色怪物用巨口叨着B仔一下子飞上天空中,飞入白雾中消失不见了,只留下B仔长长的一声惨叫在远方传来并远去、、、、、、
“不,不。”陈明怪叫一声,猛是从恶梦中惊醒过来,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全身都是冷汗。
“当、当、当”深夜里,客厅传来了挂墙钟响声,陈明起身,看了看床柜上的小闹钟,时间已走到半夜三点钟。
不知为何?刚才那个恶梦很逼真,令陈明感到自己情绪仍未平复下来,醒后他的眼皮老是跳个不停,总是莫名其妙地心慌,B仔会有事吗?不知为何,他突然莫名其妙地想到。
“沙——沙——沙——沙”
突然陈明注意到,似乎有一阵微弱声音时起时伏地从客厅传来。
奇怪,客厅里怎么会有这种声音。
沙——沙——沙、、、、、、
不知为何,这声音虽然很小并时有时无,但在黑暗的寂静深夜里显得十分怪异、阴森。
陈明不由自主起身,推开几乎全关的卧室门,走入到客厅里定神一看,奇怪,他见到客厅里那个投影大电视竟然亮着,巨大的荧屏下映着是一大片一大片雪花,沙沙沙正是从电视下音箱传来的。
可陈明记得很清楚,自己在入睡前已关掉了电视机,连电源插头也拨了,可现在,怎么这大电视又自动开着了,图象仍是一片雪花。
会不会是B仔开的,陈明正思际,突然他感到客厅里似乎有个东西在注视他,他本能地转头一看,天啊,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双眼,他看见对着电视绿色沙发上,正坐着今晚被他扔出门外的玩具熊,此刻,它正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注视着电视机方向,好象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电视。
不可能,陈明感到前所未有的惊奇,自己明明是把这玩具熊扔出门外,怎么,怎么现在它竟突然出现在屋里!
他走到投影大电视前,关掉了正映着一片雪花的电视,同时心想,会不会是B仔半夜出去把玩具熊捡回来呢?这电视是不是他的恶作剧?B仔可是很顽皮的。
关完电视后,他转回头想拾起沙发上玩具熊,当他回头一看,不看犹自可,一看不由令他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后背一阵冰冻,天啊,沙发上的玩具熊不见了,沙发上现在空荡荡,空无一物。
但是刚才,他明明是看见玩具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怎么只是关电视那么一下,再转回头,这玩具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明连忙打开客厅的大灯,来到沙发前,他心想,会不会是掉到旁边地上,在灯光下,他仔细地查看了沙发四周地上及后面,甚至还推开了沙发查其底,可哪有一点玩具熊的痕迹,陈明一下子不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如果它晚上回来找我,怎么办?”陈明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B仔今晚对他说的那句话,B仔会有危险吗?这个可怕的念头同时在他脑海里升起。
陈明不由几个箭步冲到自己儿子卧室门前,他用力地扭门,奇怪,门好象锁上了,他怎么扭也扭不开。
“B仔,B仔。”陈明边叫边扭,但B仔房里回答他的是一片可怕的寂静。
  陈明不由更慌了,他不顾一切用力猛地一撞,“澎”一声,他已强行撞开房门,打开屋灯一看,天啊,只见贴满卡通墙纸B仔房里,床上只有一张半抛落地的被单,而B仔,则不见了,整个房间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屋内的木马、玩具一片狼藉,散发出一股不祥怪气。
“B仔!”陈明边叫边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发抖了,他拉开地上床单,没人,拉开床底,没人,拉开小衣柜,没人,翻遍了整个房子——没人。
“不,不。”处于惊骇中陈明连连尖叫,象发了疯一样在B仔房间疯狂翻弄“B仔,B仔。”声音也在边翻边叫中困恐惧而变了形。
“什么事?”被陈明可怖尖叫声吵醒的老婆披头散发在B仔房间门口问。
“B仔不见了。”陈明尖声叫道,声音象要哭一样,“啊”陈妻怪叫一声,竟昏倒过去、、、、、
  第四部分
第二天上午,(鬼婆婆 www.guipp.com),湾仔警局内。
“警官,你一定要帮我啊,我只有B仔这么一个儿子,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回来!”在报案室内,陈明的妻子正边哭边说。
而陈明,则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头发散乱,双眼一片茫然“我找遍了全屋,全大厦,都找不到B仔,B仔一定是给那玩具熊骗走了、、、、”
“够了,够了。”那记录的警官不耐烦了,他用一种不高兴的语气对陈妻说“你老公是不是有病啊!他说这个玩具熊故事已经说了几十次了,现在又在重复,陈太,我认为你应该带你丈夫去看看心理医生,看看是不是伤心过度导致神经不正常。”
“不,不,警官,我说的都是真的,昨晚我还看见给我扔出门外的玩具熊居然在沙发上看电视,转眼它就不见了,B仔也不见了,玩具熊日久成精了,真的、、”陈明显得语无论次了。
“别说了,傻瓜。”陈明妻子狠狠给了丈夫一个耳光“我已够烦了。”她转回头“警官,你一定要找到我儿子,不然我天天来找你的!”
“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这警官苦笑说。晚上
沮丧万分的陈明和老婆在吃饭时相对无言,看着桌上B仔最喜欢吃的红烧牛肉,可B仔却菜在人不在,陈明没心情吃了,胡乱吞了一口饭便不吃了。
他由昨晚三点发现B仔失踪后翻遍了全家,整幢大厦直至现在还未找到B仔和那个神秘的玩具熊,他有一种直觉,是那玩具熊带走了B仔,如果他在今晚还找不到B仔,他将永远也找不回自己的儿子。而他妻子也开始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焦急神情。
他已向公司请了几天假,还没到九点,他就神情呆滞地上床睡觉了。
不知不觉,又到了夜深人静的深夜、、、、、、
迷迷糊糊中,陈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黑暗的地方,四周一片荒凉,弥漫着一片妖异的白烟,地上四处布满肮脏、发臭的沟水。
“爸爸,爸爸,呜呜呜”黑暗中,从白雾里隐隐约约传来了B仔的哭声。
“B仔!”一听到儿子的哭声,陈明象发了疯一样,疯狂大叫,并向着隐约发出哭声浓雾深处跑去。
“B仔,B仔!爸爸在这、爸爸在这、、、、”陈明疯狂在边叫边跑,很快,天啊,他发现自己竟跑入到一片黑暗巨大的坟场中,只见前方、左方、右方都是重重叠叠,万山遍野向上蔓延的密密麻麻坟碑,它们成千上万地黑夜中显得鬼气森森,阴风阵阵,令人不寒而栗。
“呜呜呜”疯狂在坟碑山墙中狂跑的陈明发现在前方尽头坟墓山山下,B仔正一个人站在正中坟前,双手掩脸哭泣着、、、
“B仔,爸爸来了。”陈明冲上前去,天啊,他发现B仔全身都是血淋淋,陈明连忙蹲下身,一抱抱住自己的儿子,谁知“刷”一声,B仔竟在他双手抱住的刹那间如幻影般消失了,同时,消失后B仔竟不可思议地变成了一座白色墓碑,碑上贴着B仔的照片,及刻着四个血红大字“B仔之墓”
“不,不”陈明疯狂在摇着B仔那坚硬的坟碑尖叫“B仔、B仔,快出来、、、、、”
“哈哈哈”突然陈明听到身后响起一阵令人心寒的吓人笑声。
陈明转身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天啊,几十个可怕白衣的白骨骷髅精一齐从半空中,地上四面八方雾中向他扑来,它们全都发着恐怖的嗥叫伸着锋利的白骨手爪,一齐扑向陈明,陈明“啊”地发现最后一声惨叫、、、、、、
随着这声尖叫,陈明猛地从巩怖的恶梦中惊醒过来,太可怕的恶梦,天啊,他发觉自己全身都是冷汗,心脏“扑通、扑通、、、”地向喉咙猛顶,太可怕了、、、
“哈哈哈、、、、”突然,还未等陈明清醒过来,卧室里竟响起一阵如梦中可怕笑声“是不是很可怕的恶梦啊!哈哈哈、、、、”
天啊,这阵笑声就和梦中那群白骨精笑声一样,当场吓得陈明整个人从床上弹起,并不由自主顺声一看,天啊,这笑声是从离他只有一米距离床椅上发出的,而椅上正坐着昨晚被他扔掉的玩具熊,此刻,它竟双眼闪着红光狰狞地盯着陈明。
陈明怪叫一声,本能地捉起床头柜上的一个闹钟,猛地向玩具熊扔去,“扑”一声,闹钟不偏不倚,正正打中玩具熊头上方,“烘”一声,几乎同时,玩具熊竟不可思议地化作一团浓浓的白烟升起,白烟散后,座椅上只剩下扔得倒转过来的闹钟,而那玩具熊,则消失得无影无踪。
“妖、、妖怪、、、”陈明惊慌万分地一边大叫,一边猛推身边的妻子,可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推,他妻子好象被魔法催眠了一样,怎样叫推也唤不醒。
同时,卧室房门竟突然自动打开,“呜呜呜”一阵阵凄凉的小孩哭声隐隐约约从客厅里传来,陈明一听,天啊,是B仔的哭泣声。
失魂落魄的陈明一听到儿子的哭声,立时象疯了一样,一边大叫“B仔”一边跳下床向客厅冲去。
他冲到客厅定神一看,天啊!B仔的哭声竟是从那自动亮开着投影大电视传来的,同时,电视里竟放映着一个不可思议的画面,只见B仔象一只迷路的小猫一样孤零零站在一片白雾黑暗荒原中,双手掩脸边哭边叫“呜呜呜,爸爸,爸爸、、、、、”
怎么会这样?陈明感到一阵头皮发麻,B仔怎么会在电视画面上,而且,看上去B仔好象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地方,自己也不知自己在哪里。
“B仔,B仔,爸爸在这、、、、、、”陈明对着电视上B仔大叫,但B仔似乎听不到,仍然孤零零一个人在“呜呜”哭泣。
“月光光,照地堂,年十五,团团转、、、、、嘻嘻嘻”突然,一阵阴森可怕的小孩歌声从B仔房间里传来,这阵歌声当场听得陈明全身鸡皮尽起,他不由自主向B仔房间望去。
只见B仔房间房门自动打开,房内闪起了阴暗冷冰的怪异绿光,一辆无人驾驶的儿童单车,竟自动在阴森绿光下从房间里驶出来,并自动行走到客厅的空地上,单车上的两个脚踏不停地自动上下舞动,看上去就好象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在骑单车似的,让人不由自主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这单车是B仔五岁时玩乐的儿童单车,已经弃置在床底两年多了,怎么居然会自动行驶?
“嘻嘻嘻、、、”单车随着一阵阵阴森的笑声竟不停地在客厅空地上转了两次圆圈后对着陈明方向自动停下。
“烘”一声,停下来单车座位上冒起一团白烟,白烟过后,刚才在床椅上消失的棕色玩具熊现出形来,此刻,它正摆动着毛茸茸可怕头部,双手握着单车前柄,双脚踩着两个脚踏。脸上一双玻璃眼,象两盏在黑夜中的鬼火一样,闪烁出可怕的红光。
“你、、你究竟是、、什么东西。”陈明强忍心中的恐怖,用发抖的声音问。他内心已感到。B仔的失踪一定是这只玩具熊作崇的。
他本来一向不太相信鬼神之说,但这两天及眼下发生的事太玄、太恐怖了。
“我是法力无边的上帝,哈哈哈、、、”玩具熊发出一阵可怕的笑声后道“你是不是想要B仔啊,哈哈哈”
“你把我儿子弄到哪里?B仔怎么会在电视里。”陈明终于压下了内心的惊恐厉声问道。
“哈哈哈,B仔在电视空间里,是我带他进去的,没有人可进入到电视空间的世界里,哈哈哈,如果你想要回B仔,就得替我干事,哈哈哈,不然。”那狰狞的玩具熊停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恶魔语气道“B仔会死得很惨、很惨,哈哈哈、、、”
“如果B仔有事,我一定会跟你拼了,你快把B仔还给我。”陈明愤怒地反问,他一向最不喜欢受威胁。
“哈哈哈”那单车上的玩具熊发出一阵令人头晕的可怕笑声,然后恶狠狠道“就凭你。”它一说完,伸出一只玩具手,对着陈明一指“呼”一声,一股无形力量,竟把陈明整个人抛上空中,直撞向身后的墙壁。
“澎”一声,陈明整个人已飞撞到墙上,发出一声相撞响声,陈明惨叫一声,顺势从墙上滑落到地上,全身剧痛无比,同时,不由自主“哇”地一声从口中吐出一团鲜血,显已受伤,他呻吟着从地上跪起,太可怕了,他万万想不到,这玩具熊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哈哈哈”玩具熊又发出一阵可怕的笑声,它身后的厨房也闪亮起妖异的绿光,在绿光中,厨房里的菜刀、肉刀、水果刀、叉、筷子等竟自动行走起来,并飞到半空中,从厨房飞到客厅里玩具熊头上方,并不可思议地以它头上方为中心打起圆圈转动起来。象跳舞一样。
“去”那可怕的玩具熊突然用手一指,那一大圈刀、叉、筷子好象瞬间接到命令一样,恶狠狠地向着半跪在地上的陈明射来。
陈明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怪叫,飞身向前趴下,几把刀、叉,从他头上不到一寸地方掠过,“澎”一声,那些刀叉筷子排成一字形深深地插入到陈明身后的白墙壁中。
好险!如果不是陈明手急眼快趴下,非变成靶子不可。
“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哈哈哈,你没有选择,哈哈哈、、、”那单车上的玩具熊发出一阵地狱恶魔的狞笑声,它那玻璃球双眼红光闪得更亮更可怕。
“你究竟想要我干什么?我只想要回B仔、、、、、”惊恐害怕的陈明边哭边说,刚才可怕的一切已令他差不多崩溃了。
第五部分
此时,在大厦地下大堂里,看更张伯正不知不觉伏在台上睡眠,迷迷糊糊在梦中,他好象看见有两个身穿一黑一白西装的人不可思议地穿过锁着的大铁门,走进大堂里,并向张伯走来。
不知为何,当这二人走过来时,张伯感到他们身上泊泊散发出一股如雪藏库般的冷气涌来,而且,二人身影变得十分模糊,无法看清他们的脸部。
其中一形象模糊的白西装人问道“请问,陈明住在二十楼的哪个房间?”
“C座,2015,”张伯回答,他发现越想看清这两人的脸部,这两人面部反而变得越模糊。
“谢谢。”然后,突然一下子两个人不见了。
“啊”一声,张伯也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过来,他发觉自己刚才原来伏在台上睡着了,奇怪,刚才那梦怎么这么逼真。
他向大门望去,大厦铁门早已关上,除了本厦住户,外来人员一定要叫醒他才开到门。
“梦,只是个梦。”张伯望着锁着铁门和空荡荡的大堂,又不知不觉中伏台睡觉了。
可惜他没走到电梯走廊里看看,不然,他会发现,墙上的显示屏正显示着一部电梯正在向二十楼升去。
第六部分
“我要你干的事很简单,我要你去杀十个人,而且要在一个月内完成。”那玩具熊一边说,一边用手对着B仔房间一指,“呼”一声,立时一阵阴风把一张白纸从B仔房间卷出来,飞到客厅里,那白纸旋转着飞过半空,自动飞到陈明双手中。
陈明双手接住,定神一看,天啊,白纸上正写着十个人的姓名、性别、年龄、工作单位、住址,还有它们的身份证复印件,这十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叫我杀人,这是犯法的,我不干!”陈明道。
“哈哈哈,要是你不干,那么。”那狰狞的玩具熊指着电视里的B仔“我就要杀了B仔,让你永远见不到你的儿子,哈哈哈。”
它一说完,电视里迷路在一片黑暗荒原中的B仔身边四周地上,突然“烘、烘、烘”分别燃起几道可怕的火墙,一下子把B仔团团围住,并缓缓向中心的B仔蔓延去。
“救命,爸爸,救命,爸爸、、、、、、”被火焰高温及渐迫近火墙烤得剧痛无比的B仔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惨叫声,只有这样继续下去,B仔很快会被火焰吞没。
“快停下,快停下。”陈明疯狂地大叫“千万别伤害B仔。”他一边叫,一边沮丧地坐到地上“我答应你,帮你杀那十个人,只求你不要伤害B仔。”
“烘”一声,电视里围着B仔的火焰一下子自动熄灭了。
“哈哈哈,这才是正确的选择。”那双眼闪着红光的玩具熊狞笑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反正你一个月内一定要杀掉纸上这十个人,你每杀完一个人后,都要把他的心脏挖出来带回家给我吃,等我吃够了这十个心脏后,你自可带回B仔,我也会离开,这不是很好嘛!哈哈哈、、、、、、”
就在此时,突然,屋门外传来一阵阴森森的号鼓声,“李四同、李四同、、、、”同时,一阵又尖又细的呼唤声同时响起,这阵呼唤声十分飘忽,仿佛来自四面八方似的。
那单车上的玩具熊一听到这呼唤声,立时脸色大变,恶狠狠自言道“他们怎么找到这里来。”
一说完,这玩具熊竟“刷”地一声化成一道耀眼白光长线,还未等陈明反应过来,那白光已闪电般飞钻入电视荧屏里,“沙沙沙”一阵电流声过后,电视画面随后也由B仔在黑暗荒原中哭泣变成一片雪花,B仔的图象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陈明对着“沙沙”变成一片雪花的电视大叫“B仔、B仔。”他叫得十分疯狂,好不容易才看见B仔,可现在又消失了。
屋外大门门隙闪起一些光芒,大门自动打开,一片浓浓发着奇异白光的白烟,从门外涌入客厅里,两个身穿一黑一白全西装,面色苍白,头戴礼帽面戴墨镜的男子在白烟中缓缓一动不动在地上滑入房内,同时发出一阵呼唤“李四同,李四同,速速跟我回地府。”
这两人正是陈明昨晚在电梯所碰到神秘人,不过此时陈明已明白,这二人不是常人,他用发抖声音问“你们是什么人?”
那黑西装男子道“我们是阴间来的鬼差,我们来这里是带走漏的鬼魂回阴曹地府,我感觉到,它已逃到这里。”
那白西装的男人来到变成一片雪花电视前,用鼻子嗅了嗅,然后指着电视说“老弟,它在电视里,它逃到电视里去了,我嗅到它的气息,很臭很邪恶!”
这时,陈明明白了,这两人莫非就是传说中在人死时带人去阴间的勾魂鬼差。
“鬼差大哥,有一个不知如何出现在我公文包里的玩具熊捉住了我的儿子逃到电视里去了,你们要帮帮我。”陈明哭丧着脸道。
“原来它躲到玩具上去了,怪不得昨天我们碰到你时嗅到它的气息却看不见它,原来它躲到你的公文包里。”黑西装男子面无表情地说。
“幸亏我说今天再来看一看,不然,等这妖孽再害多几个人时,我们就大罪了。”那白西装男子道。
“白大哥,救人要紧,我们快点进电视里去捉那个妖孽,不然迟了,又让它跑了。”那黑西装男子一说完,立即和那白西装男子一齐握住手,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立时,“刷”一声,整个客厅闪起一团怪异的绿光,同时,四周家具竟然如地震一样微微震动起来,刷再一声剌耳巨啸,那一片雪花的投影大电视突然亮起一团耀眼白光,并迅速向外扩散并向客厅内这三个射来,一下子,整个客厅已陷入一片耀眼白光中,两名鬼差和陈明,都不由自主闭上双眼,淹没在其中。
当三个再度睁开双眼时,天啊,陈明发现自己和鬼差已来到一片怪异的黑暗荒原路上,四周全是起伏不平,光秃秃的山丘黑影,一棵树也看不见,而且黑暗中还弥漫着妖异的白雾。
“这是什么地方,鬼差大人?”陈明问。
“这就是玩具熊劫持你儿子的地方,即你家电视机空间,天下万物皆有灵性,这电视里有一个灵性空间,只不过你们凡人之眼一般都看不见。”
“那玩具熊究竟是个什么精怪?”
“只不过是个恶鬼附在上面。”那黑西装的人边说边向前走,“就是三天前在丰飞大厦被人斩死黑社会大佬李四同的鬼魂,那天下午,我们奉地府指令到仓库带李四同的鬼魂落地府受审,谁知当我们把李四同灵魂带至黄泉路口的地藏罪业镜前映其生前恶业时,镜灵发现,李四同的灵魂只来了一部分,另一部分逃走了。”
“什么,灵魂也有一部分?”陈明不解。
“难道你没听说过人是有三魂七魄的,魂主善念,魄主恶念,是人善恶双重性格之来源,那镜灵发现,李四同魂魄只来了三魂,而七魄则显然逃跑了,这可能是他死前惊恐过度道致魂魄分离,于是,我们立即赶回阳间寻找它的七魄,因为此人恶业极重,其魄必然凶狠邪恶无比,必会在阳间作崇害人,昨天我们和你相碰时就是在找它,据现在情形估计,这凶魄可能是附在了李四同死亡时那个玩具仓库内一只玩具熊内,可惜昨天我们不知道它藏在你的公文包里,不然,也不会搞到现在这个地步。”
陈明边听边发现,这黑白二西装的鬼差走起路来一飘一飘,就好象是一个十分轻盈的汽球在地上推进一样,十分怪异。
很快,前方白雾中隐隐出现了一座巨大黑暗山影,原来三个已来到一座大山山底下,而在他们面前山底,竟出现了三条向上蔓延的山路。
“我们每人走一条路。”那黑西装鬼差道。
“那如果我碰上那玩具熊怎么办?”陈明问道。
“碰”一声,只见那白西装鬼差从手中抛出一枚铜钱,旋转着飞过空中,飞落到陈明手中。
“这是打鬼铜钱,如果你一碰到那妖孽,就用这铜钱打它,必定可令它受伤,而且这铜钱出击时还会发出灵音,把我们唤来,时间不多了,我们快点分头找吧!”三人说完,立时分三路向布满白雾大山山上爬去。
在白雾中,陈明一个人沿着不停向上蔓延弯弯曲曲山路一边爬一边叫“B仔、B仔、、、、、、!”
也不知爬了多久,可能有十几分钟吧,突然前方白雾中隐隐约约传来一阵B仔的哭声“呜呜呜,爸爸,呜呜呜、、、、”
陈明一听见是B仔的哭声,当场欣喜若狂,疯狂大叫“爸爸在这,爸爸在这!”他冲过一片片黑暗的白雾,前面山腰中出现了一块平伏空地,B仔正一个人在空地上哭。
陈明冲上去,跪下抱住自己的儿子,大声道“B仔,不用怕,爸爸在这,爸爸在这、、”
“呜呜呜”被爸爸抱在怀中的B仔边哭边道“爸爸,爸爸,我怕、、、、、”
“别怕,别怕,我们就回家。”陈明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十分激动,他抬起头,看了看B仔的脸,突然他本能地感觉到,B仔的眼神不对劲,B仔双眼怎么这么凶狠,而且,那两只眼睛,怎么这么象玻璃珠。
可惜陈明已发现得太迟,“哈哈哈”只见B仔突然发出一阵阴森森的狞笑,双眼闪起一团红光“你上当了,傻瓜,哈哈哈”随着这阵阴森笑声,B仔也一下子变成了那只可怕的玩具熊。
“你居然敢带鬼差来找我,去死吧,傻瓜,哈哈哈”那玩具熊一巴掌掴得陈明怪叫一声,向后飞滚去。
被那可怕玩具熊爪掴出五条血痕有脸上的陈明爬起身,惊魂未定一看,天啊,只见那玩具熊不知什么时候手上多了把亮晶晶的菜刀,它提着锋利的菜刀,恶狠狠地慢慢走上前来“我一定要杀了你,哈哈哈。”
慌乱中陈明连忙从胸衣里掏出鬼差给他防身的铜钱,还未等那走上前玩具熊反应过来,陈明已猛地对着玩具熊一扔扔去。
“嘭”一声,猛扔过去铜钱不偏不倚,正正击中玩具熊头部,“哎”玩具熊发出一阵凄厉妖异惨叫声,全身当场自动燃烧炸开,“嘭”一声,烧着玩具熊被铜钱法力炸开两半,向两边倒下,变成两堆冒着绿烟的焦黑残骸。
陈明望着这炸开两堆焦黑残骸,正想离开,只见那些从残骸冒出的绿烟竟慢慢聚拢在一起,不够几秒,一个全身绿色的怪物在绿烟中现出形来。
天啊,这是一个全身长满可怕的磷甲,面部一半是腐烂,一半是人脸的可怕恶鬼,它那狰狞绿色脸部变得十分丑陋恶心,天!李四同的七魄终于现出原形了。
“你居然毁了我附体的玩具,我跟你没完,你一定要死。”那可怕绿色恶鬼对着惊恐的陈明一指。
“呼烘”一声,一种无形巨大力量把陈明整个人提升到半空中,陈明双手、双脚疯狂挣扎着,但仍无济于事。
陈明不但感到被这可怕力量升上空中,而且还感到脖子被一只看不见的巨手掐住,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他双手不停地疯狂想拨开那掐住他脖子的巨手,但越是这样,那隐形巨手力量反而掐得越大,陈明脸色很快变紫,挣扎双手双脚也慢下来,口吐白沫,竟识开始迷糊,陈明以为这次死定了。
嗬——嗬——嗬,他甚至听到那一动不动恶狠狠盯着他的绿色恶鬼发出的沉重呼吸声。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烘”一声,那绿色恶鬼身后白雾中飞钻出一条长长火焰蛇柱,直向那恶鬼的后背射去。
“澎”一声,那恶鬼闪避不及,当场被火焰柱击中后背,“哎”那恶鬼发出一声惨叫,变成一个燃烧着火人迅速向南退去。
同时,那令陈明窒息的隐形巨手也自动消失,陈明也“澎”一声从半空中落回到地上。
“嗬嗬嗬”从鬼门关逃回来的陈明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同时,向射出火焰柱方向一看。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那黑西装鬼差已赶到,那火焰柱正是从这鬼差口中吐出来的。
那变成火人的恶鬼,“嗖”一声,化成一道绿光,一下子飞入南面浓雾中不见了。
“哪里逃,李四同。”那黑西装鬼差上说完,口中飞喷出一条巨大的红色长舌,直向刚才那绿光遁走的南面浓雾中卷去、、、、、、、
“哎”南面浓雾远方传来一阵恶鬼凄厉怪叫声,那黑西装鬼差口中吐出长舌迅速由南面浓雾中收回,天啊,陈明这时看到一个可怕的情景,只见那收回长舌前端正卷着一个全身冒着白烟,在疯狂挣扎的绿色恶鬼,正是那附在玩具熊上恶鬼,显然它被鬼差长舌收住了。
“哎、哎、哎‘那被长舌卷住的恶鬼被抛到地上,这时,它那赤裸绿色全身已被一副铁链牢牢锁住双手双脚,只能发疯般在地上翻滚号叫。
东面半空中也传来一阵小孩哭声,只见那白色鬼差,抱着B仔,冉冉从半空飞下来“我在东面山洞发现了B仔。”
陈明高兴地冲过去,接过了白西装鬼差手中的B仔,父子二人,抱头又哭又笑起来。
“陈明,我们要走了,让我们送你们回去吧。”黑衣鬼差道。
“鬼差大人,鬼差大人,求你们不要带我下地狱,”那被捆住的恶鬼叫道“地狱很可怕的,要上刀山,下油锅,一天万生万死,我不要我不要,我宁愿元神尽灭!”
“善恶到处终有报,阳间不报阴间报,这由不得你。”押着这青色恶鬼的白西装鬼差说。
“对了,鬼差大哥,它为什么要我杀十个人,还要挖出他们的心脏供它吃?”陈明问。
“因为这李四同的七魄只有魄力,缺少三魂灵力,只能附体于死物上,而且还因法力有限而能在阳间存在九九八十一天,所以,它找了你,因为你是阴年阴月阴日出世的人,身上阴气太重,它才可随意在你面前施展法力,它要你杀的人,全是阳年阳月阳日出世的人,它根本无法接近,所以利用你去杀那十个人,因为心脏有灵力,只要它吃了十个心脏,它就可随意附在任何人身上,并不怕阳光,甚至可以借尸还魂,到时,我们再找它就更难了。”那黑西装鬼差指着白西装鬼差说“幸亏白大哥要我今晚再来你家看一次,不然,你听了这凶魄指使杀了人,到时麻烦就大了。”
“老弟,时间不多了,我们还是走吧。”那白西装鬼差道。
“对”那黑西装鬼差一说完,走到白西装鬼差身旁,连同押着的绿色李四同凶魄,呼一声,一齐飞上半空中,然后化作一阵阴风卷入雾中不知所踪。
“等等、、、”陈明抱着B仔不由大叫“你们还没告诉我怎么回到阳间。”他边叫边向阴风方向跑去,谁知还没跑几步,陈明突然脚下一空,地面突然陷下去变成黑暗的深渊,反应不及的陈明和B仔当即向深渊坠下去。
“啊”陈明和B仔不由自主闭上双眼,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嘭”一声,二个已跌到一块冷冰冰硬地上。
陈明和B仔不由自主睁开双眼一看,天啊,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双眼,原来映入他们眼帘正是熟悉的自家客厅,这一跌竟然把他们从电视空间跌回到现实中来。
“烘”一声,那变成一片雪花的投影大电视也不可思议地自动燃烧起来、、、、、
“没事了,”陈明吻了吻儿子的头部。感觉刚才经历如梦如幻。
“怎么回事?”陈妻从卧室里出来,她显然被电视机自燃气味弄醒了。
“B仔。”她一见到陈明怀中儿子,当场狂叫着冲上去拥抱,B仔也大叫“妈妈、妈妈!”母子二人,抱头痛哭。
陈明也立即冲出门外,冲向走廊中,那里正悬挂着性能良好的泡沫灭火筒,现在,他正最需要这个来灭电视机的火、、、、、、、、、  结局
三个月后,
陈明在去黄大仙庙时和一位对中国民间鬼神学说十分熟悉的陈居士说起这次奇历。
“那两位勾魂使者,一黑一白西装?”陈居士问。
“是啊,想不到鬼差这么现代化,我还以为是牛头马面做鬼差。”陈明说。
“哈哈哈,老兄,据我国民间传说,带人去地府的除了牛头马面鬼卒,还有黑白无常,你碰到的一黑一白鬼差,可能就是传说中黑白无常勾魂使者。”
“对。”陈明也恍然大悟“它们捉李四同的凶魄时还会吐出长舌,这和民间传说会吐长舌的黑白无常不是一样吗?”
“哈哈哈、、、”二人一齐大笑。{完}



本文标题:恶梦玩具熊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2253.html

上一篇:宁愿做你的手机 下一篇:午夜DJ

相关文章

  • 深夜美容

    【深夜美容】简介:叶和明是一家小店的整容师,小店在写字楼十三楼的尽头,位置比较偏僻。确切地说,叶和明不是整容,他不动刀不动枪,只是动手美容,补残填缺增色。因他技术高超,所以前来找他美容的人很多。这天晚上十点刚过,送走最后一个客人,他正准备关门,又来了一个客人。这人穿着一条深红色的裙子,身材苗条,用纱巾遮住脸,由一个中年女人陪着。...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黑段子之洗澡

    【黑段子之洗澡】简介:大东有洁癖,无论春夏秋冬每天临睡前都要洗一次澡。如果哪天不洗,按他的话说就好像有成百上千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难受。这几天有雨,太阳能里的热水早就用完了,大东没有热水洗澡,急得在屋子里乱转。都怪他自己,玩游戏太忘我,超过了关宿舍楼大门的时间,不然还可以去水房打点儿热水上来冲澡。...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烟客的cgi程序里冤魂

    【烟客的cgi程序里冤魂】简介:地点:公司机房 时间:九八年九月谢烟客前不久来了一次北京,一起喝酒的时候聊的好开心,他是一个很灵秀的人,要不是他喝醉了,也许我们就永远都别想知道下面的这个故事了..... 烟客前不久在做一个cgi的聊天室程序,使我兴奋不已,照我和他的关系混个网管当...

    2021-10-29 短篇鬼故事
  • 易城隍

    【易城隍】简介:徐州的王怡说,他有一个叫李应的朋友,胆子特别大,爱喝酒,有一次邻村有人结婚,他多喝了点,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个人走在路上,忽然对面走来一个人,李应一看,这不是他死去多时的堂叔吗,虽然知道这是鬼,但是他一点都不害怕,便借着酒劲问他堂叔去哪里,他堂叔见李应能看见自己,特别惊讶,便对李应说,我要去东乡村投生,并交代李应,让李应去他家找他堂哥,他死时没有交代,自己放在房梁上还有十两银子,因自己投胎这家比较贫困,如果以后他的今生要考取功名,让他的儿子一定要给予帮助。原来李应的堂叔是个老秀才,一生...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讲鬼故事的女主播

    【讲鬼故事的女主播】简介:相信大家对与YY并不陌生,YY上土豪炫富,土鳖干看着,接下来我要为大家讲的呢,也是发生在YY上的一个故事。小丽是YY上的一个女主播,每天晚上都会来为大家直播讲鬼故事,为了更好的有气氛来为大家讲鬼故事,她把自己房间买了很多装饰品,再配合上灯光,和鬼屋很像,小丽本人也把脸上擦了很白的粉,眼角和嘴角也擦上了红色的颜色。...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诡异怪谈之上坟

    【诡异怪谈之上坟】简介: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赶紧催促着儿子起床,儿子毕竟还小,才读小学三年纪,怎么都叫不醒。“小刚,起来了,听话,还得坐很久的车呢,你忘记姥姥对你多好了,我们今天去看她,可不能晚了,你昨天答应妈妈的,说一喊你就起来的。乖,来来,先躺起来,妈妈给你垫个枕头,坐起来点,眯会儿就醒了,听见没。”...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老郎中磕烟袋

    【老郎中磕烟袋】简介:在我们山区土葬还是占主流,因而有本事发造棺材的木匠在乡下是很吃香的。我村有一个会造棺材的老木匠,姓朱,但大伙儿不称他的姓,直接尊称他“老木匠”。村里人讲,老木匠造棺时能断棺材主人命数,传奇故事颇多,现在摘录两个,以嗜读者。...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干净的灵魂

    【干净的灵魂】简介:干净的灵魂 作者:xeeg这并不是他喜欢的方式,但却第一次选择了用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在没有遇到柳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个在网络上漂流,孤单但是快乐的灵魂,在各大聊天室里,总是默默的看着各式各样起着怪异名字的人说着各式各样的好听或者不好...

    2021-10-26 短篇鬼故事
  • 屠夫的大财运

    【屠夫的大财运】简介:张阿婆的老伴离世早,她独自将三个儿子拉扯大,十分的不容易。好在三个儿子待张阿婆都很孝顺,这着实令张阿婆欣慰不已。...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井底怪事

    【井底怪事】简介:这年,有个村子闹旱灾,老百姓吃水成了问题。眼看成片庄稼旱死、成批牲口病倒、成堆老百姓跑到外乡,刘二愣坐不住了。刘二愣对村民们说要凿口井救大家,村民们直摇头,不信他的话。有村民实话实说:“二愣啊,你是一片好心,可是这方圆几十里地,但凡有个地方能凿出井来,还用等到你来凿吗?再说了,你家祖传的打井手艺多少年没有用武之地,早在你手里失传了吧?费那劲儿凿井,还不如到庙里拜菩萨求雨呢。”...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