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虚幻恐怖的绿色

2021-11-10 09:38:13 阅读 :

   外面,围绕着房屋的人数至少有十个。 
  我知道他们的目的何在,不过,在他们能得逞之前,我要阻住他们。 
  我这话不是唬人的。 
  六个月前,这幢白色的大房子,因为它很隐蔽,所以我买下了它,它坐落在一个林区的中间。 
  你如果想看到最近的邻舍,必须费劲地透过林子瞧。在这儿,不像以前住的公寓,老是有人敲门;也不像在城里,得迈动你的双腿。在这偏僻的地区,你开车可以直抵超级市尝洗衣店或任何地方。讲明白些,连电话也不要。 
  我以为住在这人烟稀少,不与人接触的地方,就可以改变安娜——我太太——的生活方式。事实上,她一点也没改变。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手持猎枪,站在卧室窗边的原因。 
  假如你不明白安娜的真面目,你会认为她是个了不起的妇人,可以使了不起的事情发生。当然你可说不只这些,她差不多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女人。这不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美丽的女于有时候是从孩提时期就被宠坏,也许安娜需要的,我没有给她,这点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向是妒忌的,有些人对这事是情不自禁、无法控制的。安娜应该试着努力了解。 
  当然,在某一方面,我也知道,她不能自制,就如同我不能自制一样。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就是了。我爱安娜,但是打一开始,我就可以看出,我们是一对错误的结合,安娜有双柔和的灰色大眼,长长的睫毛,婀娜的身材,步态生姿。我承认,那不是她的错。 
  我们婚后一个月不到,我就发觉她公然向我的一些朋友卖弄风情,灰色的眼睛艳羡地凝视他们,长长的黑色睫毛一闭,那一开一闭,你可能说是文雅,但却是明确的邀请。至少,我看来就是那样。 
  然后,我周围的一些朋友的行为便开始怪异起来。除非安娜和我在一起,否则,他们大多数时候都避开我,我不会麻木得注意不到这事。最后,安娜和我为这事吵了一架。 
  她以难听的话骂我,然后又像是抱歉似的对我发誓,说没有什么好妒忌的,她对我忠心耿耿。 
  有一阵子,我相信她,她有使男人相信她的能力——只相信一会儿。 
  那天,我走到马丁克森面前,括了他一耳光,他又惊又怒。 
  他常常借故到我们公寓来,我也曾留意到他和安娜之间的眉目传情。当我从马丁克森太太那儿得知他们的勾当时,他装聋作哑,安娜也是。你可以想像,马丁克森这傻瓜,居然把偷情的事告诉他老婆! 
  那件事后,我分期付款,买下这幢房子。安娜也认为是好主意,免得被那么多男人包围。 
  我说过,有许多事情,她是不能自己的,哪怕是对陌生人。 
  六个月前,我们都觉得一起生活在这房子真好,只可惜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事情开始发生,一点一点地发生。 
  我想尽方法,企图告诉她,她正渐渐逼我发疯,可她装出一派纯洁无邪的样子,依然我行我素,不予理会。 
  如果她不用那双大眼挑逗男人的话——不仅是用那双大眼,而是用一切——事情也许会改观! 
  现在,我正手持猎枪,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当我从窗帘缝中向外窥视的时候,我可以看见我击中的那个人的下半身,他无力地伏在花丛边,当他受伤的时候,曾企图在树丛爬行,偷偷溜走,但是我的第二枪似乎打中了他的后脑勺或颈部。他那穿着蓝裤子的腿和怪异扭曲的脚,已经有一个小时没有动弹,我相信他是死了。 
  安娜就坐在我身后的沙发上,想开口说什么。当然,她没办法开口,因为我已捆着她,并且用东西堵塞她的嘴。我不得不如此。 
  当我告诉她,他们在外面的时候,她害怕了,不过安娜是那种喜欢被吓坏的人,借惊吓而高兴。我不懂得她这种心理,不过,她就是那样,我们婚后,我立刻发现她这种心理。 
  在我们每次的争吵中,她会一再发誓,她不会让我的任何朋友,或任何男人碰过,我想我相信她。不过,她挑逗一个男人、许多男人或任何一个男人,只能到这程度,那也是我能忍耐的限度,超过这个限度就会爆炸了。这种情况下,如果是你,你也会和我一样,拿枪拼命的。 
  也许你不相信,她对第一个男人竟如此大声警告!那人在听见她的警告声之前,必定以为我是在屋后,可是我给他一个意外,置他于死地。 
  他们会排除万难,想办法进来的。我留心前面的同时,还得侧耳倾听背后的动静,免得顾此失彼。假如他们从后面进来的话,我相信可以听见,门和窗都设了临时的阻挡物,我穿梭每个房间,将坛坛罐罐高高地堆在架子或家具上。 
  假如他们企图从哪个方向进来的话,我会准备对付的。 
  有声音,一种轻轻的拖足声!不是从后门,是从前面门廊来的。 
  我迅速竖起枪支,拨开窗帘。我看见的只是一个影子。那人刚刚走过去,正好站在门廊上我可以打到他的地方。 
  现在,他直立在那儿。我注意看他的影子,看见他从一个箱子里抽出一个有长柄的武器。当那影子向前门走进时,我跳离窗边,直接到门前,瞄准着门,连开四枪——两枪向高处,两枪向低处。没有声响。 
  我退回原处,偷窥窗外,看见一只手掌张开的手臂从门廊的平台上垂落下来,淌着一道浓浓的鲜血。那只手,僵硬如岩石,也有点像车道两旁的橡木。 
  我看看安娜,她默默地瞪着我,我向她微笑着,送她一个飞吻。 
  那是不是疯狂行为?一个小时过去了,然后,又一个小时。 
  如果不是怕伤及了安娜的话,我知道,房子会嗡嗡地狂飞着无数子弹,颗颗像蜜蜂一样地寻找我。但是,他们不想伤害她,没有人真正伤害她。因此,屋子里静悄悄的,一种冷漠的静。冷气机在嗡嗡地响着,灰尘在有角度的阳光中,无声无息地旋转着;然而他们仍然守在外面,等待良机。 
  当夜幕垂落时,我知道他们会躲在夜幕的后面。 
  另一个微弱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他们不会知道,我的两耳对这种声响是多么敏锐。我弯下身来,半蹲着跑进我们的卧室。 
  我缓缓地移开高高的、有大镜子的梳妆台,到窗户前,向外瞧去。 
  那人背对着我,他正弯身,在房屋旁边做什么。是不是安装子弹?我不知道,我也没有时间去看个究竟。我的子弹打碎窗玻璃,找到它的目标。一顶帽子飞了起来,那人面部朝下,伏在地上,身躯下面的草堆中,有一滩鲜血。 
  我再堵好窗户,跑到房屋前面。也许那是调虎离山计,把我诱到后面,而其他的人从前面的门和窗子冲进来。 
  房子前面,长长斜斜的草坪、树木和弯曲的车道都是静悄悄的。一辆闪着红灯的警车,像是没事情发生过一样,驶了过去。 
  我回过头看看安娜,又安定下来目不转睛地守望着。 
  我在装另一匣子弹时,紧张得呼吸困难起来,这情况差不多像回到越南战场一样,我发誓是一样! 
  我回想,他们已经有三个试图闯进来,三个都得到报应。外面的那些还不死心,他们可能另谋别策——也许是直冲我的,直接冲进屋子里。 
  谁知道他们还有多少人?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差不多平静无事。然后是一阵马达声音,紧接着是一片寂静。什么东西经过路上?一定是。 
  我想,我和安娜之间如果和开始一样,该有多好! 
  连刚开始的那种日子,也不复再来,我们生活中走过的每扇门,在我们通过后,随即关上,虽然如此,然而……外面有人,而且走进了! 
  那些脚步声停住,然后重又响起,越来越快,越来越弱,终于消逝我拨开另一个窗子的窗帘,看到一个穿制服的人在向树丛移动。 
  我迅速瞄准,开火——太急了。 
  一个跑动的人影闪进树丛后边,我知道我没有打中他。 
  我又开了三枪,都未打中,只是让他在下次尝试时,认真想想。 
  然后是寂静,沉甸甸的静…路上又响起马达的声音。 
  周围更静了。 
  我集中目力,向外窥视,试图把自己换到他们的立场,用他们的脑筋设身处地来推论,如果我在外面的话,我要躲到哪里去。房屋的左边是些密不透风的玫瑰树丛,但很矮。 
  我身边有很多子弹,因此,我对着玫瑰树丛连发五枪,让他们知道,我正想干掉他们。一阵*乱!嘈杂的人声! 
  我小心地探首在窗台上,看见他们了。他们正停车在车道半途,后面来了更多的人。 
  红色闪光灯迎着阳光,微弱地闪着。短波无线电里,一种冷漠的机械的声音向我传来。警察!他们已经发现,并已抵达这儿我从没有这样高兴…… 
  “是警察!”我向安娜大声说。 
  她瞪大两眼,惊恐的满脸不信的神情。 
  我站起来,推开前门,冲出去迎接他们,差点被卧在门廊上的尸首绊倒。 
  不知什么东西打进我的胸膛,我倒在地上,试图站起来。然后感觉到疼痛:像有一百张利嘴在啃咬我。那疼痛是从未感觉过的。 
  “大卫太太,你丈夫的死我们没有选择余地,你了解吗?”加文警官饱经风霜的脸,毫无怜悯地对着安娜。 
  她点着头,咬着下唇,(婆婆 www.guipp.com),抚摸细长灼热的手腕,也就是被绳索捆过的地方。 
  站在加文警官旁边的是一位英竣蓄八字胡的便衣人员,他双手抱胸,黝黑的面庞没有任何表情,他是艾弗警探。 
  “你丈夫杀害了三个人,”他温和他说,差不多尊敬地,“一位挨门挨户兜售物品的推销员,一位吸尘器的推销员,还有一位电力公司查电线的。如果那位邮差不及时逃开的话,死亡人数就可能不止三个人了。大卫太太,为什么他会这样做?为什么?他疯了吗? 
  这是突发的吗?”她没有说话。

本文标题:虚幻恐怖的绿色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2283.html

上一篇:血碧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 农村灵异故事之天谴

    【农村灵异故事之天谴】简介:四十年代,六月里的夏季,在长白山林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几个狩猎人,他们分别是,四十七岁的柳巴夫、四十三岁的刘福田、三十八岁的王建华、二十五岁的赵建东向着不远处放山人遗下居住的窝棚冲去,他们进得屋中屋外的大雨下得更大了。电闪雷鸣不断声声,“咔嚓嚓……咔嚓嚓”的雷声就响在这现已是四人躲雨的小窝棚里。这大雨还是再下,要比原来下的更急促了,那雷声是围绕着这间小窝棚一个接一个炸响个不停。当人们明白过来的时候,才发觉有不对之处,只听得柳巴夫他说,“不对?我说刘福田,你听,这雷它是围绕着...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命里缺啥

    【命里缺啥】简介:福贵村的南边有一条河,叫做望母河。胆子大的村民经常去野浴。可是村里的老人们说河水里有鬼,不能去那里游泳。村里的关大就很喜欢游泳,这天脱光了衣服就到望母河里洗澡。...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落水狗的故事

    【落水狗的故事】简介:老王是个资深钓鱼者,总喜欢约几个朋友去钓鱼。因为平时工作压力太大,只有通过钓鱼才能舒缓这种情绪。不过老王爱钓鱼却不爱吃鱼,一般把鱼儿钓上来了,又把它们放进水里了,因为他喜欢看到鱼儿在水里自由自由的游玩。...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黑段子之搭讪

    【黑段子之搭讪】简介:韩超是个无业游民,白天的时候躲在家里睡大觉,一到晚上就精神抖擞地出门,来到大街上,蹲在角落里盯着一个个来往的陌生人,瞅准时机就会上去和对方搭讪。比如街上走着一个喝酒喝得摇摇晃晃的胖子,韩超就上前搂着对方的肩膀套近乎,称兄道弟,手却伸到胖子的口袋里,拿走钱包和手机,然后溜掉。...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雨天替死鬼

    【雨天替死鬼】简介:博物馆里,一身黑白相间的搭配,吸引了我的目光,她此刻安静的坐在落地窗旁,手里捧着一本书。落地窗外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着玻璃,跟眼前的女孩融合在了一起—相映生辉!...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黑段子之暗语

    【黑段子之暗语】简介:不久前,老师布置了一项有趣的课外作业:要大家学习一项特别的技能,比如口技、魔术或者一门生僻的语言等等。眼看老师就要检查作业了,刘芳才想起这事。晚上,她躺在床上冥思苦想,自己该学一项什么特殊技能交差呢?突然,一阵嘁嘁嚓嚓的声音传人了她的耳中。她循着声音一看,是对铺的柳灵正坐在床上对着墙小声地念叨着什么。...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民国鬼事三则

    【民国鬼事三则】简介:讲几个民国时期的鬼怪奇谈。那时候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各地鬼怪借机横行,肆虐人间。有些世外高人于心不忍,于是选择返俗云游,驱邪济世。...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以爱之名的你

    【以爱之名的你】简介:我,一个霸气的女生,花典雅,别看我名字很好,可我在这所高中里出了名的叛逆,每个星期找三次家长不在话下,和我一起叛逆的一个死党叫城之雪,我们两个就是以强制弱,以大欺小,抢劫小孩子的...

    2021-11-06 短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恶童

    【悬疑故事之恶童】简介:前几天又发现尸体了,这次是入室杀人。据说现场非常可怕。“”又是勒死对吧?每具尸体的死因都是这样。“大清早的,张绮就听同事们在讨论最近热门的连环杀人案。据说犯罪现场的门都被锁死了,窗户又非常狭小,可凶手却不翼而飞。...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五鬼运财

    【五鬼运财】简介:“唉!这个月的工资又不够花!”唐东野看着自己的工资单,无奈地摇了摇头。“怎么了,哥们?”同事耿华问道,“你被老板扣了不少工资?”“被老板扣了工资还好,我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月光族啊!”唐东野愁眉苦脸地说道,“我刚刚贷款买了房,每个月要还的钱就占去我工资的一大半,剩下的那一点钱不要说养活妻女,就是养活我自己也不够。”...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