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魂誓

2021-11-17 09:23:45 阅读 :

爱可以带来二人之间的欢愉,当爱已经完全扭曲,转化为恨,怨灵就是以恨为支撑点,不断嗜血杀戮,但他们永不得以超生。

正值深秋,一队驴友中走散了三个人,此时,他们正在试图穿过一座座深山老林,精疲力尽。这三个人中,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小伙因热爱探险而加入的叫张宇,两个辍学打工者分别是林欣和仇晖。他们与其他的队友相隔太远了,因此只剩下他们还在这里转悠。

脚下的红土越来越少,荒草越来越多,不一会儿,杂草漫过了人的腰上。太阳在乌云的包围里逐渐退去,月亮上来了。三个人都早已感觉不到饥饿,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走出去!”

这时,走在最前面的张宇好像发现了什么,停了下来,周围都是杂草,后面的两个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等到这两人走过去,看到的是耸立在一片荒草之间的一个小屋。“我先过去看一下,如果有人就向他借宿,如果这里没人住的话,我们就住一夜再走,你们在这里等一下。”张宇疲惫的声音掩盖不住激动,一说完立刻跑去。

他一近前,就发现这个屋子脚下的一片土地都是石灰所覆盖,屋子没有灯光,看来应该没人住。虽然这样想,他还是过去敲了敲门,片刻后门里没人答复,他这才往回走,在荒草那里还有两个同伴呢。然而张宇还没赶到,在荒草深处的林欣和仇晖却觉得一阵恐惧从心中油然而生。

这个屋子的大门正好面向这边,在深夜里看到,黑漆漆的大门就像一个怪物,似乎想把一切东西都吞噬进去。更令人发毛的是,仇晖不小心将眼光往上一望,借助深色的月光看到左边的一个窗户里有东西飘过,但突然就不见了。

正在两个人胡思乱想时,一阵风吹过,伴随着乌鸦的呜咽,一阵若有若我无的哭声响起,两个人脸色急剧煞白,突然张宇出现了,三个人同时都吓了一跳。“过去吧,那屋子没人住,我们先住一晚再说。”张宇说完,这两个人才放心下来,但仇晖对刚才那一幕始终无法释怀,但也不敢说起,怕引起他们的害怕,如果这样,恐怕大家都会真的在荒草中度过。

到了屋子门口,张宇本想尝试着把大门撞开,没想到身体刚与大门接触,“吱~呀~”大门缓缓打开。三个人都面面相觑。一股陈旧的气息也随之而来,鼻子比较敏感的林欣蹙起眉毛捂住鼻子。

进去后,门无声无息的关了。张宇在墙上摸索了一会,才碰到一个按钮,按了下去,灯亮了,顿时,屋子的一切出现在三人面前。看起来,“看起来,这屋子也不算小嘛,这家具都挺古典的。”林欣已经把一切不安都抛在脑后,自顾自的在屋子里巡视。“嗯,不过这些东西都别碰比较好,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你看,都有灰尘了。”仇晖伸出手指头在一张圆形的檀木桌子上拭了一下。

“你们看,这里还有一张照片。”张宇站在一个柜子那里,双眼紧盯着墙上的东西。那两个人也走了过去,那张照片上有两个人,看起来关系应该很不好,一个女的面无表情,虽然靠紧一个男人,却眼光一直斜视别处。那个男人却不在乎,双手搂紧女人,脸上笑意十足。

“我说,这个女的该不会是小三之类的吧,她那么年轻,应该才二十多岁,你们看那个男的,看起来比她老很多。”张宇冒出这句话又笑起来了。林欣和仇晖却感觉这张照片有些诡异,这个女的表情,似乎已经生无可恋。“你省省吧,借人家的屋子还这么损人。”林欣正在对他发脾气。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

“啊!!”仇晖的眼睛一直盯着照片,惊叫了起来。原来刚才她看到那个女的脸却发现她没有眼珠,只有眼白。那两个人听完后也看了,但只有一头雾水。“我刚开始看的时候很正常吧,你会不会是太紧张了?”林欣边说边把脸凑向照片想看清楚,但被张宇一推整张脸都趴上去了,之后一阵打闹。仇晖却觉得那个面无表情的女人此刻似乎恨生气,虽然照片中的她正看向别处,但那种冷冷的眼光好像在看着他们这群人。

这个屋子有两层楼,楼上也是黑暗一片。三个人走在石灰阶楼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前面大概到了尽头,张宇依旧走在最前面,三个人之中,只有一个男的。楼上的气味更潮湿一些,过了一会儿,才渐渐适应过来。“叮~咚~....”音乐盒的声音响起,在黑暗中的他们不知所措,“难道这里有人?”林欣颤抖着声音问道,正在这时,墙上的灯光亮了起来,张宇终于摸索到了开关。

一幅新场景又出现在眼前。这里可能是一个卧室,因为有一个梳妆台放置在墙那边,但镜面已经灰尘布满,三个人照上去只能看到模糊的一团。”对了,刚才不是听到音乐盒的声音吗?怎么没看到?”仇晖一说出这一句话,所有人都吓一跳,因为眼前除了这个梳妆台其他的东西都蒙上一层白布。

一阵沉默,接着“啪!”一个东西冷冷的从仇晖背后摔下,仇晖一转过身,这不正是一个音乐盒吗?这个音乐盒是黑色的,摔落在地上却没有坏。正当张宇过去想拿起来时,在地上的音乐盒又响起来了。张宇伸出的手臂触了电一样猛地收回。清脆的音乐声在这沉闷的环境显得诡谲古怪。

“你们说,这环境像不像是凶杀现场?”一直沉默的林欣突然冒出这句话,两个人都看着她,却发现她的表情似哭又笑,捉摸不透。“你怎么了?”仇晖说出这一句话后,不敢再说别的,因为,在模糊的镜面下,她看到一个跟照片上一样的女人,她所在的位置就是林欣站的地方。这时灯管爆炸了,把三个人都着实吓了一大跳,离开这一层楼。

走在楼梯上,林欣一直在哼着一首歌,仇晖听出来了,跟音乐盒上的一样,月亮代表我的心。终于到达一楼了,三个人的心放下来,就这样睡在沙发上和地板。半夜,仇晖被张宇摇醒,刚想说什么就被制止了。灯光已经不亮了,但月色正浓,勉强看得清。两个人正在看着眼前的一幕。

林欣,不是,是一个女的,只看到背面,正在窗台那边抽烟,过了一会,她转过身来,脸上模糊不清,但那套服装正是林欣的。她走了过来,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电话,此时两个人都很清楚,现在身处的这个环境,周围这些东西,和刚进来时看到的都不一样。两个人就保持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

那个女人在打电话,但声音完全听不到,就像默剧一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个人都渗出汗水,冷冷的贴在身上。过了好久,电话挂下来,一个男人也出现了,同样听不到任何声音。两个人一见面就争吵,男人开始推搡女人,女人跑上楼了。

张宇和仇晖浑身寒毛直竖,一方面,这里一切都变了,无缘无故跑来一个女人,听不见声音,突然出现的那个男人,跟照片里的一样。一方面,如果那女人是林欣,那么她跑上楼去,会不会发生什么事?现在有一点非常清楚,就是,遇鬼了!

大概过了几分钟,那个男的急匆匆跑下来,离开了,过程中非常寂静。两个人傻眼了,此时有太多疑问还没弄清,又不敢上楼去,怎么办?

一阵鸡鸣,仇晖抬起惺忪的眼睛,她继而想起昨夜的那件诡异事,把张宇叫醒,却不见林欣。两个人似乎想到什么,冲上二楼,一地的碎灯管与昨夜一样,所有的东西都是白茫茫一片,那个梳妆台,此时也被白布蒙上。

“难道有人来过?”张宇皱起眉头,突然,一阵音乐声响起,一张白布悄悄滑落,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具脖子上有掐痕的面部扭曲的尸体,但他们认出了,那是林欣。两个人慢慢走下一楼,想打开门却发现门已经锁住。这时张宇突然发疯一样,掐住仇晖脖子,喃喃自语:“我给你钱,好,给你钱,你去阴间花吧。”迷离间,仇晖看到眼前这个人跟照片上一模一样。

这个屋子原本住的是两个人,但他们只是情人关系。有一天女人想离开他,分手费要50万,男人刚好生意失利,心情不好,把她掐死了。女人死后,他在女人尸体旁上吊。

作者寄语:小费少少,凭君犒劳

本文标题:魂誓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2311.html

上一篇:树上有一颗头 下一篇:教室的窗户

相关文章

  • 麻辣鸭脖

    【麻辣鸭脖】简介:夜色渐晚,路上行人渐渐稀少。年轻的流浪歌手失落地取下背着的吉他,看着面前空空的钱盒:这一天又白干了。他正要收拾东西起身回家,却突然发现不远处走来一个人。他抱着最后一试的心态,拨动琴弦,干净清澈的歌声从嗓子里流淌出来。...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久别重逢

    【久别重逢】简介:秋日,正午时分,我在家中闲得无聊,观察着阳光下自己的影子,它是一个呈现出灰白颜色的人形,比黑暗的颜色要淡。这时,手机响了,邮递员用冰冷的语气通知我,我收到一个邮包。“我可有半年...

    2021-11-15 短篇鬼故事
  • 眼镜里的女人

    【眼镜里的女人】简介:最近的阿亮忽然变成了一个即失败又失意的人,生意做砸了女朋友也跟人家跑了,从此他便一蹶不振,现在的他整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一有空闲就跑去网吧,再不就是喝喝酒,打打架以此来消磨无聊的时光。那天,阿亮在酒吧里又喝得烂醉,刚出来就又去了网吧,本想在网吧里凑和一宿算了,做生意欠了一屁股的债,债主们隔三差五的就去他家催债,反正现在那个破家回不回都是一样的,可屁股还没坐热呢这酒劲儿就上来了,阿亮的胃里翻江倒海实在难受得很,就又不管不顾地跑了出去,站在门口吐了半天,稀里糊涂的他出了网吧就再也没进...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都市恐怖之演员

    【都市恐怖之演员】简介:金燕在影视圈里只能算的上是一个末流小演员,她并没有什么名气。在影视圈里混迹多年的她虽然一直未能走红,但却从未气馁过,她一直默默地努力着。金燕坚信,终有一天她会成功的。好远气似乎最终会眷恋这些坚持不悔的人!这天,金燕的经济人托尼找到了她,向她传递了一个好消息。有一个小导演现在手里有一部新剧要开拍,想请她做剧中的女主角。金燕非常惊喜,因为她好久都没能接到片子了。于是,金燕便非常爽快地应承下来。在这个世界上,冥冥中存在着各种机缘巧合,有很多事情原本不会发生,但要是无意中触发了当中的机关,...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怪孩子

    【怪孩子】简介:早些年,轱辘村有个马阿婆,她老伴去世早,她独自一人含辛茹苦将唯一的儿子拉扯大,十分的不容易。由于家里穷困,儿子直到三十多岁才娶了个寡妇进门。寡妇名叫阿秀,带着个十岁小女孩。婚后的日子里,阿秀勤快能干,待马阿婆孝顺有加,能娶到阿秀这么贤惠的儿媳,马阿婆是打心眼里感到知足。...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多肉植物

    【多肉植物】简介:冯晓玲在寝室阳台上养了一盆多肉植物。可惜她这个人有些懒,时常忘了浇水。不过这倒让她发现多肉植物的一个特点:在缺水时,多肉植物的叶片会变得很薄很扁;如果让它喝饱了水,整片叶子就会变得肥厚起来,看上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西藏的僵尸

    【西藏的僵尸】简介:过去,拉萨、日喀则、林芝等地区民房的门都很矮。即便是华丽的楼阁,其底楼的门仍较矮,比标准的门少说也矮三分之一。除非是孩子,一般人都有必须低头弯腰才能出入。而且门口地势内低外高向里呈慢坡形,这样更显得房门矮的出奇,给人一种房与门的比例严重失...

    2021-11-04 短篇鬼故事
  • 倩影幽魂

    【倩影幽魂】简介:有一天我开车从东乡回抚州,路过七里岗时,我看见路两边全是坟。这是一个有月亮的夜晚,我心里忽然就冒出了“明月夜,短松冈”的诗句。我有些害怕,不敢往两边看,只盯着路的前方。不一会,我看见前面路边上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车近了些,男人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停车。我看见他们是两个人,就把车停了,然后看着他们说:“你们两个人要去哪里?”...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午夜鬼电梯

    【午夜鬼电梯】简介:“等一下,等一下!”望着马上要关门的电梯,阿江焦急的朝里面的人喊道。电梯的门总算是又开了,走进电梯,阿江朝里面的女人笑了笑,“谢谢啊!”女人回了一笑,阿江按了一下电梯按键,觉得有些奇怪的是,上面只有一个按键是亮着的,便好奇的问道,“女士,你到哪一层啊?”...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诡异的兼职

    【诡异的兼职】简介:“公元1211年,成吉思汗统帅铁骑十万和大金四十万军队决战于野狐岭。金军大败,数十万众被蒙古军屠戮殆尽。经此一战,金朝元气大伤,二十年后终被蒙古所灭。这野狐岭见证了王朝兴替、成王败寇,到现在就只剩下了寒风枯草。”李野站在悬崖边,眯着眼睛。他身后站着三个人:一个中年汉子,四十来岁,扇子面身段,浑身肌肉,里外透着精明强干;旁边是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个子,瘦得皮包骨头,一脸蜡黄,可是一双贼眼滴溜乱转,一看就绝非善类;地上坐着的是位闭目养神的老者,三绺银髯随风飘摆,有几丝仙风道骨,让人不敢小觑...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