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真实鬼故事三则

2021-06-16 00:10:20 阅读 :

    午夜,张宏还在忙碌着。
    他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夜半出车早已是家常便饭,这夜,一如既往。
    张宏抽着劣质的兰州烟,等着看有没有搭车的乘客。烟抽到最终,全是淡淡的苦涩味。他朝车窗外咳了一声,吐了浓痰。
    “嘭……嘭……砰砰”一阵急促地敲窗声。
    张宏回过头来,是一个女人,女人很年轻,穿着一袭黑衣,很神秘的样子。他扣了一些车门的关卡,门开了,女人上了车。
    “去哪?”张宏很职业的问道。
    “往前开。”是女人的回答。
    车启动了,张宏将油门踏到最大,在漆黑的夜中,尽量行驶的更远一点。这样他可以赚到更多的钱,谁叫女人说“尽管往前开,不要问!”,张宏是个“老实人”,尽管往前开着——耗油。
    北偏坡在这个城市的最北端,很偏僻,尤其是半夜里去那地方,一般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去,因为太过荒凉,也太阴森。贸贸然地,张宏却开到了北偏坡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自己怎么就开到这儿了?
    女客人坐在自己的身后,一直没有说话,从上车到现在眼睛一直盯着窗外。张宏却感觉到一股阴冷从女人的身上散发出来,凉飕飕的。
    但他没有想那么多。车子在北偏坡的山坳中颠过来倒过去地前行着,路途不是太平坦,车子行着也不是太顺心。
    车左拐右拐,拐过了很多个弯,越走道路越僻静,人烟也越来越稀少。山坳里静的出奇,只有偶尔传来一两声猫头鹰的啼哭声
    “呜……呜……”张宏听得毛骨悚然。比这更让他心拔凉的是女人的喘息声,有点古怪,若有若无,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呼吸节奏。
    张宏只觉得后背有些发凉,终于女人说话了,“嗯,到了,下车,钱。”女人一字一顿,言简意赅,多余的话也不说。
    张宏想这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回过头去,准备接女人递过来的车费。却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女人换了一套白衣,披头散发,脸色是一种病态的惨白。空洞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转过来的张宏。“要,还是,不要?”女人说。声音凄厉,微有愠色。
    张宏哆哆嗦嗦地接过女人纤细地手指上捻着的一张100元,却发现竟然是一张冥币。她的声音幽冷的能结成冰,“开门,我下去。”女人还是多余的词也没有了。
    女人下车后,张宏大气也不敢出,心突突地过着电。等女人走远了,张宏打开了马达,比刚才开着更快,车没命地奔跑起来,像荒原上的野马。
    回到家后,张宏大病不起,一连好几天都会想起那么惊悚的一幕,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他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一说,可那晚发生的事……他解释不通。


    张宏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女友陈晴,她也说:“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一定是你的幻觉。”张宏宁可相信这真的是幻觉,不是发生在自己生活中的现实。
    但此时陈晴却沉默了,眼睛骨碌碌地转着。“我们努力的这么多年,还是住在这几平米的地方,你不觉得很凄凉?”她问张宏。
    张宏不知道女友怎么会提起这个问题,但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亏欠着陈晴,神色窘迫起来,“嗯,让你跟着我一起受罪了,我也是没法子,开出租车又能挣几个钱。”他满怀歉意地看着陈晴。
    陈晴搂着张宏说,“现在有个法子,可以很容易赚到钱,你赚不赚?”
    张宏立马有了兴趣,坐直了点,催促道:“什么法子,你快说?”她趴在张宏的耳边把她的方法说了一遍。张宏脸上掠过惊慌的表情,但他故作镇定地反问陈晴:“这……这方子能行吗?”
    “不试怎么知道。”于是二人谋划了起来。
    夜晚,也是12后,张宏在路边拦下了一辆车租车,向女司机说了一个地址。车子绝尘而去,在驶过一个坟茔地时,张宏叫司机停了车,说“我到了,给你钱。”
    女司机转过头来,正准备收钱,却发现张宏的脸上血红的一片,鲜血顺着额角流了下来,濡湿了衣衫。不知何时,张宏换上了一套人死时才穿的衣服。那种青灰色的葬衣。
    女司机脸惨白的一片,瑟瑟发抖地看着这诡异的一幕,缩着身子往方向盘的地方躲。张宏却阴恻恻地笑了起来,露出嘴中的獠牙来,“怎么,我的样子很恐怖吗?”说着,伸出了双手,作出一个要掐人的样子。
    女司机惨呼一声,双眼翻白,晕了过去。
    张宏将女司机拖下了车,将车开到一个偏僻的民居里。陈晴走了出来,说“怎么样,我说容易吧。”他点点头,走过去,抱着女友进了房子。


    房间的设施很简陋,没有桌子没有床,只有一把椅子,上面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陈晴已经在58同城上发了帖子,她说,朋友罹患恶疾,急需一笔医药费,有心将旧车从出售,望好心人半买半捐,施舍一点爱心。
    张宏和陈晴用这样的方法做成了几笔买卖,日子立马阔了起来。
    又是一个夜晚,一个看上去很实诚的男子堵住了一俩出租车,声称自己要去小南山探亲。
    司机是个少妇,有点姿色,风韵犹存。当出租车拐进一个小巷子的时候,男子叫停了车,抬起头来对少妇说,“谢谢你送我到这边,这是给你的钱。”
    少妇接过了钱,发现是一张50元的冥币,转过头正要发火,却看到了生平中最惊悚的一幕,“男子青面獠牙的脸,白的想大理石,嘴角残留着血痕。”少妇头一仰,晕了过去。
    男子正准备下车,看到了少妇白皙的脸,修长的大腿,身体发热起来,又跳了上来。撒开了少妇的衣服……
    少妇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幽幽地醒转过来,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的“鬼”惊怕地双手用力地朝他的脸上撕去,这一下竟然扯下了一副面具,露出一张狡黠地脸来。少妇哭喊着想要挣脱男子捆紧的双手,头向后猛地仰去,撞在了方向盘上,脑袋冒出一汩汩鲜血来……
    第二天,电视上新闻报道,一名估摸三十多岁的女司机,在小南山后惨遭强奸致死。
    入夜,张宏开着一辆新车进了郊区的出租房,出租房地处偏僻,没多少人经过。张宏将车停在了院子里,猛按了几下喇叭,陈晴并没有出来迎接他,周围静寂一片,有点不寻常,张宏甚至能闻见一股血腥味,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
    他屏住呼吸,猫着身子进了民居,只见床上陈晴平躺着,眼睛惊恐地望向一边,全身布满了伤痕,好像是用指甲抓破的。下身流下一片殷红的鲜血,濡湿了洁白的床单。
    张宏撕心裂肺地惨呼一声,刚想跑过去,突然眼前“刷”地一个白影闪过,张宏惊呼出声,他认得那白影,是一个月前自己强奸了的那个女人。
    张宏头“闷”地响起来,“鬼啊”他转身朝院里跑去,钻进了刚刚偷来的车子,发动了引擎,窜出了院子。
    张宏没命地开着,油门加到了120码,车像头猛兽样卷起了一地的灰尘。
    终于开到了市区,街上灯火通明,张宏惊惧地心缓和了下来,车速也慢了,这时一个女人走了过来,穿着黑色的衣服。
    那女人二话没说,钻进了车子里。张宏想让女人下去。他一回头,头“轰”的一声大了,只见女人原先惨白的脸裂了开来,眼睛空洞的一片,不断地往下滴着血水。女人声音幽冷的像结成了冰,说道,“我们又见面了,在北偏坡你竟然连招呼都没打。”女人像在调笑着他。
    但张宏此刻却突然感觉到心脏剧烈地跳动,他哀嚎一声,身体痉挛成一团,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了。
    黑衣女鬼看着吓死了的张宏,冷笑着。撕下了面具,竟然是陈晴。
    陈晴贴在张宏的耳边,嘲弄道:“这个世界上你最不应该背叛的是女人。”

本文标题:真实鬼故事三则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960.html

上一篇:贡品 下一篇:望母河边的傻子

相关文章

  • 老人去世前,会不会灵魂出窍?

    【老人去世前,会不会灵魂出窍?】简介:大张庄的陈二虎特别喜欢杯中之物,每次都要喝的酩酊大醉才觉得够本,所以至今都没有成家。有关系不错的人劝他,让他戒酒攒点钱将来好娶个媳妇。可这陈二虎却说:“这辈子就喜欢酒,等以后俺就娶个酒缸做媳妇。”此言一出,慢慢的也就没有人给他说媳妇了。...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黑猫复仇

    【黑猫复仇】简介:强子家住在村西头,几年前父亲在外地的煤矿里做苦力却因意外身亡,母亲自那之后变得脾气异常。这一天,不知打哪里跑来了一只浑身都是黑毛的猫。这只猫在强子的家门口转来转去就是不走,强子的妈妈呸了一口:“都说猫来穷、狗来富,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强子,快把它赶跑!”强子立马跑过去,想要将那只黑猫给赶走,可是他试了很多方法,那只黑猫就是不肯走。...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投个好胎

    【投个好胎】简介:刘光是一个特别贪婪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暴毙身亡的那一天,认识它的人都拍手叫好,大赞老天有眼,却不知来接收刘光的牛头马面被它愁坏了。...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收垃圾

    【收垃圾】简介:深夜,室友们都睡了,张小北还趴在床头玩着手机。窗户外面忽然吹起了一阵阵阴风,张小北望向窗口,心脏猛地一跳。一个鬼影从栅栏缝隙内挤了进来,它悠悠地飘到了李颖的床前。这个鬼身上的衣服打满了补丁,手里还拿着一个麻袋,一副路边拾荒者的形象。...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坟地惊魂

    【坟地惊魂】简介:号称从来天不怕地不怕,不惧鬼不敬神的赵大胆却让鬼给吓着了。听到这个消息后着实让全村人吃惊不小,有几位好事的想去看个热闹可又心虚,后来在胆大点的村民带领下才战战兢兢走进了赵大胆家里……此时的赵大胆躺在床上目光呆滞,早没了活见鬼前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嘴里还不停地嘟囔:“杨老七,你孙子太狠了!”...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梦中的白衣公子

    【梦中的白衣公子】简介:听姥姥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姥姥很小的时候,姥姥的表三姨家有一个女儿,名字叫做春桃,长的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也很讨喜。一天春桃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白衣公子,对她很好,给了她很多好吃的,并告诉她,不许把两个人的事告诉家里的大人。从那天开始,春桃白天醒来也不怎么吃饭,三姨就问春桃,不饿吗?春桃就是笑笑不说话,常对着镜子,打扮自己。三姨没觉得有什么,本来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爱打扮也正常,吃饭少,也许也是爱美。三姨没放在心上。...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脱皮雪花膏

    【脱皮雪花膏】简介:莉莉是一位非常爱美的女孩,爱美到每天都要敷面膜,而且早晚一次。还要擦各种美容保养品,所以莉莉的皮肤出水芙蓉,跟剥了壳的鸡蛋。可是莉莉还不满足,现在她才十八岁,她一想到,每过一年她就要老一岁,她可要为自己的皮肤买双保险,当然是越早保险越好。免得像邻居张姐一样,不过二十出头,只因为生了娃,一下子就跟三十四岁的妇女差不多,整天灰头土脸的带孩子。......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鬼交学费

    【鬼交学费】简介:村中有一位老者,年龄已经接近百岁,现在来说依然是本村最高寿的老人了!但是本村现在有一位老人正在追赶他的记录。今天我们先说这位已故的老人吧,我们都称呼他为-老刘头...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短小鬼故事5则

    【短小鬼故事5则】简介:段青岩乃钧州东十里人氏,生性聪慧,自幼苦读,却连着两回乡试落榜,这年又东拼西凑,好歹弄了些资川,恰逢母亲又病倒床榻,照顾母亲痊愈之后,急匆匆省城赴考。时值八月,天气不甚炎热,途经固县时,段青岩为节约行程,向乡民打听近路,不料失了方向,天色已晚,就栖身在一条河道旁,打算就此蜷身过夜。...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布娃娃的诅咒

    【布娃娃的诅咒】简介:“什么?你要林美华去死?这不太好吧!”“有什么不好?这种死女人,活该她下地狱受苦受难。”李芸恨恨地说道,“阿明我警告你,你千万不要阻止我,否则你的下场就会和那个死女人一样!”在李芸的威逼之下,我只好三缄其口。...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