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悬念故事之蛇吞象

2021-06-16 01:03:57 阅读 :

一、可怜的女人

早上七点钟,隔壁邻居准时出门,女性姣好的容貌被脸上大块乌青毁得一干二净,即使抹了厚厚的粉也掩不住惨遭家暴的事实。

我盖上猫眼的盖子,决定做点什么。理由并不高尚,除了性别带来的使命感,还因为半夜经常传来的咒骂和惨叫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睡眠,导致我的皮肤状况每况愈下。

搬到新家将近半年,作为一个接受了大笔遗赠,可以整日无所事事混吃等死的人,我的工作就是蹲在家门口观察来往的人流,因此很快就和整栋楼的人熟悉起来。脸熟的好处是,当我开口打听的时候,遛狗的大妈们毫不怀疑地把邻居的底细统统道了出来。

牵着金毛的大妈一脸义愤:“3011的闺女啊,真是瞎了眼才会嫁给那个畜生!一个男的让女人养着不说,还整天抽烟喝酒打老婆!他俩搬来一年多,那闺女脸上就没消过肿!”

抱着吉娃娃的大妈恨铁不成钢:“唉,长得那么好看,也没孩子,怎么就不离婚呢?看那男人也是个没本事的,难道还养他一辈子?”

我对这位半年来只出过一次门,且戴着口罩的丈夫深感好奇:“各位阿姨见过她丈夫?”

这句话如同热油入水,立刻炸开了锅,大妈们七嘴八舌地说了一堆,总结起来无非是“常年不出门,一出门必定戴口罩,肯定不是好人”、“体格挺好,人模人样的,可惜不干好事”这类。

搜罗了足够的消息,我打算在大妈们还没有把话题扯到给我介绍女朋友之前逃跑,哪知一转身,牵着泰迪的大妈笑着打趣道:“小伙子家里没个女朋友就是不行,这脸上都没洗净。”

我摸摸脸颊两侧,的确有点起皮,忙道谢后找了个角落,掏出喷雾瓶使劲喷水拍打。

回到电梯口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6: 29,还有一分钟左右,隔壁女主人就要回来了。

我拍了拍脸颊,确定仪容没有问题后,决定制造一场偶遇。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急促地传来,偷听了将近半年,我轻易地认出了她的脚步声,于是赶在她进电梯的时候挡住了将要闭合的电梯门,换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我已经按了楼层,她瞥了一眼,没有动。我装作惊讶地问道:“咱们是一层的?我住3012,新搬过来的,说不定咱们是邻居呢。”

她看了我一眼,漠然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温和,小声回答:“我住3011。”

随后的交谈顺理成章。我有心询问,她有意回答,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经历,不多,但正是我需要的。

女人叫程如,原本拥有自己的服装店,由于丈夫张烈在原来的城市犯了事,所以一年前不得已搬到这里躲避风头,成了不远处一家小公司的职员。

张烈来到这个城市之后心生愤懑,因为“那件事”发生在他们结婚后不久,所以他认为是程如给他带来了厄运,导致他丢了工作,就整日对她非打即骂。

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提出交换联系方式,她很爽快地答应了。为了避嫌,她让我在楼梯间等一会儿再进门。我正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出神,前面突然传来轻声询问:“你是警察吗?”

“不是。”我下意识地回答,“我是个写小说的。”

程如轻声一笑,比了个再见的手势,便隐没在防盗门后的阴影中。

我模糊地注意到,她的左手尾指缺了一个指节。

果然是她。

二、秘密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和程如保持着偶尔见面、每天聊天的节奏。

程如是个温文尔雅又机智聪慧的女人,即使脸上常年带伤也掩盖不了她出色的姿容。我一直很好奇她为什么甘愿嫁给一个酒鬼暴力狂,我想,一个男人身材再好,长得再帅,如果他只会醉醺醺地打老婆,应该也没人能够忍受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我自忖对她有了点了解,似乎这个问题并不会戳到她的痛点,就选了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因为怕被张烈发现,我们只能在白天发短信,并且看完立马删除——有些忐忑地问了这个问题。

没想到程如的回答相当爽快:因为我离不开他。

我盯着她的回答,十分迷惑:从经济上看,是张烈离不开程如才对……难道是情感问题?常年被虐待导致程如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

不,也不对,她在言谈中经常会流露出对张烈的强烈厌恶和隐隐的惧怕,这不是一个斯德哥尔摩患者的表现。没等我继续猜下去,就又收到一条短信:

我们守着同一个秘密,只能呆在一起。

尽管已经好奇得抓心挠肝,但理智告诉我,程如不是个会交浅言深的人。以我们现在的交情,即使我问起这个问题,她也不可能回答。

因此,我只能将这种网友的关系继续下去。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应该是外卖到了,我没来得及看下一条短信,随手放下手机过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人高马大、酒气熏天的精壮男人,他红着双眼咧出个充满恶意的笑容,一拳向我打过来。

他是张烈。

本文标题:悬念故事之蛇吞象 - 家里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jialiguigushi/1217.html

上一篇:邪恶的盆栽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 断魂梦

    【断魂梦】简介:闲来无事,忽然想到多年前村子发生的两则怪事,今日说上一说,聊以众娱。隔壁村有个王老汉,年轻时干做村队长,对批斗特别在行,发明过一些附近几个公社都没有的新鲜整人玩意儿,把几个身份不红的主儿,斗得死去活来,有一个都逼得跳井自尽。...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邪恶的盆栽

    【邪恶的盆栽】简介:有一天,我收到了一件奇怪的包裹。包裹上面只写明了收件人我的地址姓名,却没寄包裹的人的落款。我想这一定是哪一位朋友想让我意外的惊喜一下,因为第二天就是我的生日,寄件人还在包裹的外边写上了祝我生日快乐的字样。...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最后的微笑

    【最后的微笑】简介:晚自习后,赵慧慧回到出租屋。来到门前,她把钥匙插进锁眼内,拧动起来。奇怪的是,无论她怎么拧钥匙,门锁就是打不开。折腾了好半天,门锁依然没开,她就给同住的好友小可打电话求助。可是电话响了半天,一直无人接听。赵慧慧突然想起,小可和她男友看通宵电影去了,估计这会儿在影院里看得正起劲儿呢,根本顾不上接电话。...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卷起你的席子来

    【卷起你的席子来】简介:夜色沉沉,城郊。在一座建筑工地上,民工们睡得正香。突然,七八个蒙面人手持棍棒,凶神恶煞般闯进了工棚。当时,黄小泉还没睡着.听闻动静刚睁开眼.就见两个家伙奔到面前,二话不说搂头就打。黄小泉哪见过这般阵势,登时吓得惊声喊起来:“谁?你们想干啥?救命啊……”...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水箱之中

    【水箱之中】简介:火锅吕立波将一盘鸭血“哗啦啦”地倒进火锅当中,滚烫的红色汤汁四下飞溅,直接溅到了孙雷和赵方毅的脸上。“你倒是看着点儿啊,这才喝了一瓶啤酒就多了?”孙雷抱怨道,抽出一...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蹊跷的敲门声

    【蹊跷的敲门声】简介:我叫刘浩,最近刚搬了新家,是一套崭新的三居室,这套房子位置很好,装修也不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屋主却愿意用低价卖给我,全家人里面母亲高兴老婆满意女儿新鲜,可是我却有苦难言。自从搬进新家,我总是...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人肉你要吃吗?

    【人肉你要吃吗?】简介:桌子是一张圆木桌,雕刻着花边,铺盖着白色的桌布,缀饰着同色的蕾丝花边,已经摆设了银器的烛台,插着长长的蜡烛,已经点燃,亮着烛光,微微晃动着,一套银器的餐具,摆在坐在圆木桌边的苏珊面前。一只银...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黑段子之浴缸

    【黑段子之浴缸】简介:小李这些天搬到了一个新的居所,这处房子的房租很便宜,这在市区里是不可多见的。价格上的优势,让小李不禁心动,他拖着大大的行李,第二天便搬到了这座公寓。初来乍到,看着干净整齐,设施完备的房子,小李很是满意。他稍微收拾了下东西,便躺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出租房的声音

    【出租房的声音】简介:簇簇搬出了宿舍,和男友李益鹤在校外不远处租了房。房子便宜,水电俱全,只不过家具有些陈旧。簇簇倒是没想这么多,和男友欢天喜地地搬进了房子。这天,簇簇特意请舍友们来聚一聚。闺蜜瑞雪羡慕的看着簇簇,“簇簇,你现在行啊,这房子这么便宜就租下了。”簇簇得意一笑,“这都归功于鹤呀,如果不是他,我哪儿能找到这么好的房子?”李益鹤目光有些躲闪,勉强笑了笑。...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姐妹怨

    【姐妹怨】简介:深夜睡不着,一个人在和男友冯洋合租的房间里听鬼故事。这几天冯洋家里有事,所以回家了过几天才会回来。要是有他在,我怎么也不会干深更半夜听鬼故事这种自己吓自己的事儿来。因为他胆子小,平日里最怕人谈论鬼呀怪呀什么的。要是我敢在他在的时候这么做,他被吓死之前应该会先把我打死。此时的房间里漆黑一片。我闭着眼睛倾听从枕边手机里传出的恐怖音乐和主播那低沉沙哑的声音。整个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