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太晚就别坐公车了

2021-06-15 23:55:58 阅读 :

    自从失去了那头乌油油的及腰长发以后,小美总觉得自己像个怪物,时时刻刻被周围人们当做奇珍异兽参观的怪物。
    就像现在,她明明已经用围巾将光秃秃的头包裹住,明明已经穿了颜色最暗淡的大衣,明明已经走到了路灯照不到的角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带着奇怪的眼光看过来!所谓当局者迷说的就是她吧,大夏天的谁会像她一般将自己紧紧包裹,还时不时地停下脚步往四周张望,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惹人瞩目似的。
    按说头发没了总还会长出来,倒不至于如此癫狂。可惜的是,无论小美如何哀求医生,得到的答案总是:对不起,由于疾病原因,毛囊已经无法使头发再生了。
    小美已经消沉好一阵子了。
    随着心理压力越来越大,她甚至不敢在白天出门,只能在夜晚的时候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才算没跟这个社会脱轨。
    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小美越想越觉得人生过于惨淡,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生活充满了苦难,几乎多次在脑海里浮现了轻生的念头,又被自己压制下去。
    如果头发能回来该有多好啊!那么小美还是那个自信美丽的小美,而不是大街上的异类,只会低头的怪物。
    行人越来越稀少,路灯越来越暗。然而小美并没有发现这些,她只是习惯性地沿着路边走,等到自己思绪回归的时候,却发现面前是一条陌生的街道。
    “姑娘,要假发吗?”
    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招呼着,他面前的摊子上摆的是各式各样的假发,其中倒是有不少小美喜欢的款式,然而假的就是假的,她宁愿被当成怪物,也不想哪天被人揪了假发沦为笑柄。
    似乎能够看透小美的所思所想,男人先是谨慎地向四周瞧了瞧,这才神神秘秘地开了口。
    “姑娘,我家的假发和别人卖的可不一样啊!我家的假发带着带着就会在你的头皮上生根,不出一个星期就会成为完全属于你的头发。”
    男人的话诡异却诱惑,像是罂粟花一般,让人明知有毒却还是忍不住靠近。


    如果,如果男人的话是真的,那么自己就会拥有一头美丽的秀发了!
    到时候,她再也不会因为别人的目光而自卑,她会重新拥有自信,会脱胎换骨成为全新的自己!
    “真的,可以吗?”
    小美嘴唇嗡动着,似是怀疑,却又忍不住去期望,只小心翼翼地望着男人,眼神炽热。
    男人也不明说,反而拿起摊子上一顶及腰长发,来到小美面前。
    “姑娘,我觉得这样的发型和发质比较适合你,你觉得呢?”
    男人一边蛊惑着,一边拿着假发在小美头上反复比试,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小美倒是有所察觉,毕竟寂静的深夜单身女子太不安全了,然而她还是宁愿去相信男人的说法,因为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头发无异于救命良药。所以即便觉得男人的行为有些愈距,也只是稍微向后退了那么一小步,就停下来任对方比划了。
    “确定买吗?确定的话我就帮你戴上它了,可不能反悔。”
    男人伸出手做出了数钱的动作,豆大的眼睛滴滴溜溜地看着小美打转。
    小美贪婪地望着男人手里的假发,虽然知道不可信,但长久以来压抑的情绪却忍不住捣乱,硬是让她心甘情愿地掏钱买下了它。
    男人乐滋滋地接过钱来,先是摸了真假,待确定以后,这才不慌不忙地将头发给小美戴好。
    “记得第一个月一定要保护好它,别让它离开你的头皮,等到一个月以后,它就是属于你的了。”


    男人再三调整了头发的位置,终于满意地眯起眼睛,向小美交待起注意事项。
    小美一听到头发在一个月后就会属于自己,又哪里会不满意,一边道谢,一边摸着刚刚戴上的假发,晃晃悠悠地回家去了。
    然而小美终究没能坚持到一个月,只是为了个好看的发型,头发就被迟钝的梳子扯了下来。
    她赶忙弯下腰去捡,却没有看到镜子里涌现的一团黑雾,和黑雾中心那张惨白的脸。
    应该没事吧?大不了那一个月的时间就从今天算好了。
    小美这样想着,对着镜子将假发整理好后,又开始梳头。
    却没发现自己从那天以后,在镜子面前呆的时间越来越长,神色也越来越痴迷。
    镜子里那个长发飘飘的绝色美人是谁?是我吗?好美……
    小美惊叹着,双手抚上了自己的秀发,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姿势,眼神愈发迷离。
    若是认识的人看到现在的小美,一定不会认得她。倒不是她真得变漂亮了,而是那形容枯槁的模样,那骨瘦如柴的身体,怎么也不像是个活人!
    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到了。
    小美每每想到头发将属于自己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欢喜。这头秀发带她找回的可不仅仅是自信,还有她从未想过的美丽。
    明亮的梳妆镜面前,小美拿着木梳一下一下地搭理着自己的头发,眼睛里的笑意满满得像是要溢出来。
    镜子中的她长发飘飘,貌美如花,而现实中的她已经只剩下皮包骨了,还拿着把梳子将自己的头皮刮得鲜血淋漓,那红色的血液顺着梳子沾染在假发上,竟是让它愈发滋润起来。
    后来,警察接到小美邻居的报警电话,在镜子面前发现了她如同干尸般的身体,死亡时间却被法医认定在昨晚。假发被当作证物带回警察局,却也仅此而已。
    法医也只能断定小美并非他杀,毕竟从尸体的痕迹上来看,她的致命伤口来自于头皮上的深深刮痕,而作案工具正是死者手里那把不起眼的梳子……
    夜色深深,男人依旧把自己的假发摊子摆在路边,拿一双绿豆大的双眼扫视着过路的行人,挑选着下一个顾客。
    他从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家的假发是从死人头上扒下来的,就像他从不告诉顾客,每一头假发就是一个寄生灵,会在吸食完他们的血肉后再次恢复沉睡。

本文标题:太晚就别坐公车了 - 灵异事件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lingyishijian/50.html

上一篇:灵异怪谈之导梦 下一篇:预见死亡

相关文章

  • 鸡叫了,天亮了

    【鸡叫了,天亮了】简介:姐夫年轻气盛时,天不怕地不怕。一次,路过他们村在的一株大樟树下,大樟树下是人人敬畏的地方,因为以前曾做过刑场,下面枪毙过很多游击队员。有一天晚上,姐夫与几个朋友从那里路过,他们边走边谈,有人出言吓唬,姐夫说,我才不怕,有本事来找我。不料那天晚上回到家后,他就腹痛难忍,一直到鸡的第一声啼叫,腹痛也就嘎然停止。...

    2021-06-16 灵异事件
  • 直播鬼事

    【直播鬼事】简介:张婆婆是着附近的村民。这里的村民原本生活并不富裕,但是国家规划的铁路从他们的土地上路过,他们成了幸运儿。搬迁的费用不多不少,但是这对那些不太富裕的村民来说,已经是非常多的了。张婆婆也是其中一...

    2021-06-15 灵异事件
  • 灵异事物榜

    【灵异事物榜】简介:我上大学那会儿,有一年的暑假没回家,决定在大学所在的城市打打工,赚点生活费。于是通过中介,我找到一份在火锅店做服务员的兼职。刚去火锅店上班时我什么都不会,领班给我指派了师傅教我。虽然叫她师傅...

    2021-06-15 灵异事件
  • 三种境界

    【三种境界】简介:在我八岁那年,我的姑父自尽了,这在我的家乡是十分不好的,因为在外自尽而死的鬼魂是找不到回家的路的,这样也就无法受用亲人的超度从而往生投胎,破解之法就是后代为其哭丧,将鬼魂引回家。我姑父没有子嗣,所以这个任务便落到了我这个唯一的后辈身上,可我却没想到,因为这个我差点没命.........

    2021-06-15 灵异事件
  • 梦中的暗示

    【梦中的暗示】简介:曹志财家里最近出了大事,曹志财的爷爷因为年老体弱,没能熬过这个冬天,在前几天一命呜呼了。这可把曹志财伤心的够呛,因为曹志财自幼父母双亡,一直是爷爷奶奶把他带大的。后来娶了个镇里的教师当媳妇儿,曹志...

    2021-06-16 灵异事件
  • 灵魂出窍的经历

    【灵魂出窍的经历】简介:小时候总是听说小孩子在未满18岁之前就会经常看到一些超自然的东西,我舅舅去世后(20岁左右去世,在世的时候很疼爱我),有一天我和妈妈、外婆都在舅舅房间隔壁的一个屋子睡觉,小时候的床都帘子,睡觉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人在点我的额头,我一直转头去看,但是后面都没人,一直点了三下,我就问妈妈:你为何老点我额头?妈妈说:我没有啊,手不是在这里吗?。从此我就经常会看到一些让我害怕的东西,人们遇见鬼压床的时候只是不能动不能叫,而我遇到鬼压床的时候会有两个...

    2021-06-16 灵异事件
  • 梦中的暗示

    【梦中的暗示】简介:“下面播报一则新闻,山水小区今天傍晚七点钟的时候,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火灾,X栋居民几乎全部都遭难,这个消息令人悲痛而又警醒,提醒本市的居民在日常用电用火的时候都注意安全防范!&dquo;山水...

    2021-06-15 灵异事件
  • 迁坟之后,变电所周围一家一家有人死去

    【迁坟之后,变电所周围一家一家有人死去】简介:我是一个铁路工人,变电站的,2016年11月单位需要我去了DX所厅刚刚选好地址已经开始建设,是一个村子的祖坟,我们要迁坟,村子里的人需要迁坟的费用,不让我们找人迁坟,自己去迁坟,为了图方便上的都是挖机,我记得很清楚的避雷针基础下面是个棺材,挖机一钩下去绑上吊带刚刚提起,棺材开始冒黑水,把我们恶心坏了。...

    2021-06-15 灵异事件
  • 工厂灵异事

    【工厂灵异事】简介:那是个星期天的晚上,我们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在一起海喝胡侃,聊着聊着,就扯到了鬼怪灵异之类。站在科学的立场来看,人体不过是由二十四种不同的化学元素组成的,细胞老化死亡,自然生命结束。可有时候身...

    2021-06-15 灵异事件
  • 浑身都是白色气体的小人儿

    【浑身都是白色气体的小人儿】简介:我家住在黑龙江,住在一个小山村,那时候还是很穷的,我记得那是2007年冬天一个晚上,那时候农村家家都会烧地炕,现在很少了,,我那时才四岁,那天晚上,我爸去房后烧地炕,我妈在屋里看电视,小男孩小时候总会淘气,我妈受不了我,让我去房后去找我爸。...

    2021-06-16 灵异事件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