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食补

2021-06-16 01:06:41 阅读 :

烧烤摊

晚自习后,宁小寰和宫朗来到附近的“小吃一条街”吃烤串。

“你俩好寒酸啊,烤的都是馒头青菜!”一个微胖的男生拎着两大桶烤鸡腿坐到了对面,原来是同班的刘大坑。这小子本来很瘦,听说最近总跑出去吃东西才胖起来的。只见刘大坑拿起一只鸡腿放进嘴里,咬一口又扔在了地上,说道: “不够鲜嫩啊……”

突然,刘大坑的桌下传来了啃骨头的声音,那噬人心魄的咀嚼声,像一把利刃一样贯入少见荤腥的肠胃。俩人低头一看,桌子下什么都没有,刚才的声音难道是路过的流浪狗?

“想吃吗?我扔了也不会给你们的,哈哈!”下一秒,刘大坑忽然变得慌张了起来,他紧张地环顾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

“这么浪费,有什么显摆的!”宁小寰气得说了两句,却感觉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肩膀,疼得他转过头,看宫朗脸色惨白,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周围不知何时没人了,只剩下刘大坑还在满嘴流油地吃,浑然不知一个皮包骨的女鬼正从桌子下往外爬。女鬼没有双腿,像小狗一样吐着鲜红的舌头,仿佛在等待刘大坑再扔一只鸡腿。宁小衰刚想出声提醒,那女鬼忽然张口将刘大坑的腿扯了下来……

刘大坑拼命往边上爬,嗷嗷大叫: “它在吃我,快来救我啊!”

女鬼却没给他逃命的机会,一巴掌拍晕了他,将他的两条腿吃得千干净净。然后女鬼空荡荡的裙子下竞生出了两条腿,只是那腿又粗又壮还全是毛,分明就是男人的腿。女鬼站起来走了两步,露出厌恶的表情。

宁小衰和宫朗震惊之余,忍不住吐了起来,吐得身子发软。原以为这下死定了,一阵强光却晃到了女鬼的眼睛上,一下子就把它吓跑了。宁小寰以为遇到了救星,却见那边马路上一辆打着远光灯的车歪歪扭扭地开了过去,车里的妹子还在手忙脚乱地拨方向盘,丝毫没心思往这边看。

宁小寰忽然被一块湿手帕捂住了口鼻,顿时一阵眩晕,倒下的时候看见宫朗已经先他一步趴在地上了,断腿的刘大坑也不见了,只剩下一摊血迹。

等再次醒来,宁小寰正躺在寝室里,他检查了一下,没受伤也没少东西。听通宵在宿舍打游戏的室友说,是宫朗把他送回来的,但宫朗人在哪儿呢?

正想着,宫朗就打来了电话。

“你快来,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薯指

宫朗说,他从小就对气味儿非常敏感,从那个人掏出手帕的瞬间,他就闻出了乙醚的味道,于是屏住呼吸并没有昏过去,还偷偷看到了他的脸,竟然是那个据说会捉鬼的大师陈涛。

“网上有人爆料这个大师养小鬼,利用小鬼帮他做见不得光的事,没想到生意却火了起来。我以前也认为‘养鬼’这事纯属虚构。”宫朗说道。

“为什么他不抓鬼却袭击咱们呢?如果鬼是他养的,又为什么要让鬼吃掉刘大坑的腿,难道他是刘大坑的仇家雇来的?”

“我看不像,现在想想刘大坑吃烧烤时的奇怪表现,八成是他俩串通好的。”

深夜,凭着网购来的万能钥匙,两个人偷偷潜进了陈涛的别墅,也是传说中养小鬼的地方。两人经过一番搜索,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地下室门口,里面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呻吟,正是刘大坑。

两人破门而人,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整个地下室非常简陋,只有一张床和桌子,刘大坑像是病了似的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

宁小寰看刘大坑睁开了眼睛,就问他: “这是怎么回事?”

刘大坑艰难地坐起来,忍不住哭诉:他得了一种“贪吃不停”的怪病,每天只能不断地吃和不断地呕吐才能活下去。去了很多家医院都治不了,所以最后求助了陈涛。果然,陈涛给了他一线生机,说他本来阳寿未尽,但是肉体被一个饿鬼盯上了,饿鬼在他身上做下了标记,只要饿鬼不除,他早晚会吃到撑死。于是刘大坑被忽悠得听信了陈涛的“妙计”,在饿鬼出没的地方,用 “暴饮暴食”和“浪费食物”的方法刺激饿鬼,提前把它引出来。结果饿鬼是出来了,自己的腿却被吃掉了。

原来刘大坑是被陈涛坑害了,陈涛知道这饿鬼很厉害,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就先用他做诱饵来探探鬼的实力,完全没在意他的死活。那鬼的修为果然了得,已经到了“吃什么补什么”的地步。吃掉刘大坑的腿,自己还能长出一模一样的。陈涛露出了真面目,怕刘大坑出去揭发自己,就索性囚禁了他。

“我快饿死了,快先给我找点儿吃的。”

宁小衰看桌子上放着一包薯条,就自然地递了过去,刘大坑拿过薯条用手抓着吃。

这屋子通风不好,一股脚臭味儿迎面扑来。宫朗捂住鼻子摇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装作帮刘大坑盖被子,悄悄掀起被子的一角……手里正夹着薯条往嘴边送的刘大坑正对上了他的视线, “嘎嘣嘎嘣”地嚼着,嘴巴一动,吐出了两根血肉模糊的断指。他在吃自己的手指!

“不对,他有腿,他不是刘大坑!”宫朗拉起宁小寰转身就跑。刚跑出门,迎面的陈涛就拦住了他们,手里还晃着两根电棍。背后的房间里传来女鬼笑嘻嘻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他俩在强烈的电击下惨叫倒地。陈涛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冷冷地说:“既然知道了真相,那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本文标题:食补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1312.html

上一篇:它要换桌 下一篇:接灵梯

相关文章

  • 校园怪谈之隔墙有耳

    【校园怪谈之隔墙有耳】简介:李翔辰的寝室在六楼,是整栋楼的最高层,也是这层楼里唯一的一间寝室。隔壁的几个房间是学校的储物间,平时很少有人来。每到晚上,这里静得出奇,好在都是大大咧咧的男生,倒也没觉出什么,还乐得自在。可今天晚上,李翔辰却怎么也乐不起来了。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都去网吧了,李翔辰独自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一边听着歌曲一边玩着一款最新的游戏。由于没人,所以李翔辰把声音开得很大。...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写生异事

    【写生异事】简介:陆羽今年二十一岁,是一名大学生,在学校学的是法律专业,就像法律一样,陆羽从小就是个嫉恶如仇的人,碰到强权欺压弱小的事,就会挺身而出去管一管。七月份,学校放暑假了,陆羽在学校待着没事干,就准备坐火车回家。...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隐形的翅膀

    【隐形的翅膀】简介:最近,徐小展注意到,学校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男生。这个男生总是在傍晚时分来到学校广场的布告栏前。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的他,仰着头,眯着眼睛去看布告栏的左上角。看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摘下眼镜,揉揉疲劳的眼球,然后转身离开。布告栏是公布学校大小事项的地方,有人在这里查看布告栏,本来不算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不过,自从学校建立了网站之后,公告大多贴在了网站上,这个布告栏,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这就是徐小展对那个男生好奇的原因。...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拖邪

    【拖邪】简介:魏毕跟张伟健吃过晚饭,往宿舍走着。突然,魏毕停了下来,看向一旁。张伟健顺着魏毕的目光看去,那是两栋楼之间的缝隙。也不知道当初设计这栋楼的人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两栋楼之间居然留下了一条窄窄的缝隙,根本就没有办法打扫。里面堆满了垃圾、尘土和一些青藻,尽显污秽。...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半命

    【半命】简介:刚下晚自习,黄东洋就收到了田小蓉的短信:我做到了,我做到了,你要和我在一起哦!黄东洋皱了皱眉头,没有回复。田小蓉最近在追黄东洋,但黄东洋对她完全没有好感。她长相一般,比较突出的就是个子比较高,据说有一米七三。白天田小蓉再次向黄东洋表白,黄东洋当着很多人的面狠狠地拒绝了她:“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个子太高了,我喜欢小乌依人型的女生。”...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离魂之体

    【离魂之体】简介:杜小萍一走下公交车,就蹲在路边大口地呕吐起来。她以前从来没有晕车的毛病,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在已经来到了学校的大门前,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男朋友林安打了过去。“小萍,明天就开学了,你怎么才回来?”听到杜小萍的声音,林安显得很是兴奋,大声地对她说道,“你现在在哪里呢,我这就去接你。”...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要换桌

    【它要换桌】简介:“我们换桌吧?”吴晓斌对汪旭说这句话时,汪旭吃惊地睁大眼睛。因为吴晓斌旁边就是校花赵莎莎,难道是赵莎莎对自己有意思,才怂恿吴晓斌跟自己换桌的?“你确定?”汪旭半信半疑,但还是飞快地坐在了吴晓斌的座位上,吴晓斌点了点头。随后赵莎莎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其实,我偷偷注意你很久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晾人杆

    【晾人杆】简介:杨清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点儿毛病,因为在晚上的时候,总会听到有人打喷嚏的声音。但实际上,寝室里一共四个人,其中孙凡请假回家,剩下的两个人没有一个人感冒。就像是今晚,杨清又被一连串的咳嗽声吵醒了。寝室里黑黑的,彭景琰和孙阔都睡得十分香甜,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藏阴纳阳

    【藏阴纳阳】简介:王炳辉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是在教学楼三楼的阶梯教室等我。阶梯教室一般是上大课用的,里面安装着较为贵重的投影仪,所以平时是不开放的。但临近期末,几乎所有人都在找地方复习,教室很紧张。王炳辉是学生会干部,跟很多老师的关系都很好,就走后门弄来了阶梯教室的钥匙。管他呢,有这样一个又宽敞又没人打扰的复习场所也不错,至少比坐在寝室里一边闻着室友的臭脚一边看书强。...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不是它

    【不是它】简介:一年一度的高考又来临了,站在马路对面,看着那些刚刚从考场走出来,脸上写满自信的莘莘学子,我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当年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进了那间勾魂学校,我就不会错过高考这个能改变屌丝一生命运的机会。...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