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冤魂校舍-第五章

2021-09-02 11:05:40 阅读 :
又过了一个星期,大家决定去李克说的图书馆地下室看看,因为中午人少,没人会注意,特意挑了中午的时间。考虑到地下室多半潮湿黑暗,我们每人准备了一只手电。
    
    走在冰冷的地下室里,都不自觉的打颤。现在正是七月,虽然不是最热的时候,外面也赤日炎炎,怎么会冷得打哆嗦?如同图书馆的中央空调延伸到地下室了。
    
    很多人想象不到,这里的图书馆设备一流,从电子阅览室到自习室,还有各专业的专业读物阅览室。图书馆的外型如同欧式小洋楼,在学校刚建成时就有的了,虽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风雨洗礼,经过前年的翻修,俨然和新建的差不多了。但走在地下室里,却没有一点图书馆的感觉,让人完全联想不到外面是一座设备精良的建筑物。上面那么的华丽,下面却那么丑陋,就像天鹅和青蛙的对比。
    
    终于到了旧资料室的门口。看着门上的锁,大家啼笑皆非。上次李克来的匆忙,只记得陈教授说过这门有锁,却没真正的看清是什么锁。大家本以为可能是解放前那种老锁,所以带了锤子来,还想到可能是现在流行的普通门锁,也带了铁丝和电话卡。却没想到竟是一把先进的电子密码锁。大家的准备全白费了,排除‘确认’‘取消’两个键,还有从0到9十个按键,据说这种密码锁三次输入错误就会自动报警,我们只好无功而返!

 


    
    回到宿舍楼,大家全吓了一跳,宿舍里竟然全是水!水呈现出暗黄的颜色,虽然沿着楼梯往下流,可不见水有丝毫的减少。这是怎么回事?大家知道宿舍楼道的墙和天花板都有轻微的溢水现象,立刻判断是六楼的问题,几个人急忙跑向六楼寻求答案,可六楼的墙角和地面看不到一滴水。遭难的只有五楼往下。大家清理了一下午的时间,房间里的水也没有减少。傍晚,大家放弃努力的时候,水落下去了。


    
    之后发生了很多怪事。
    
    我们宿舍开始出现一种怪味道,不管我们怎么清扫,通风,甚至撒清馨剂,味道就是消除不了。那似是一种臭味,一种奇怪的臭味。
    
    后来吴希开始做些奇怪的梦,那段时间,吴希总是担心他是不是要死了,因为女孩死之前就经常做怪梦!
    
    不同的是那女孩不记得她做的是什么梦,可是吴希隐隐约约记得一点,确确的说,是一句话。
    
    据他说,梦里似乎总有个人和他说话,但他不记得是谁,梦的内容也不记得,只记得一句话——“好朋友,背靠背。”
    
    吴希越来越憔悴,大家都为他忧心忡忡。许闲曾经试过很多方法,可是没办法帮他驱除噩梦的困扰。最后他决定跟吴希调换床铺。事实证明果然见效,吴希不再做那个怪梦,而许闲也没有做过那个怪梦……
    
    一个月过去了,他们的房间依旧是有那种怪味道。

一天,许闲在打饭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了一个男生,一个面色很憔悴的男生,在他们身体接触的那一刹那,他读到了他的心——“好朋友,背靠背。”
    
    他决定找那个男生聊聊。
    
    可不到晚上,那男生出事的噩耗就传遍了校园。
    
    据说在《美术鉴赏》课上,那男生一开始就睡觉,下课了还趴在那里,他旁边的女生推了他一下,他就倒下去了。死的时候手上有一个动作,一个怪动作,‘左手五个手指除了拇指外,其他四个握紧,好象是称赞人时的那个动作,竖起大拇指。右手成掌轻轻的搭在左手上。
    
    经检查,那男生是心脏病促死。

 


    
    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许闲决定晚上去他们的宿舍看看。
    
    从那男生的宿舍回来,许闲陷入了沉默。他知道自己该弄清事情的真相,不然一定还会有人死亡,其他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只能听从许闲的建议。
    
    许闲决定再去一趟图书馆地下室,砸的也要把那个老资料室的门砸开,他很内强烈的感觉到,那个资料室里有他想要的答案。不过现在他要先搞清楚那男孩是怎么死的,是不是真的是心脏促死呢?
    
    他决定请亡灵,这个他以前没试过,不过他现在想试试。
    
    晚上,屋里共六个人,他拿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上汉语拼音表,有时也可写成26个字母表。画两个小方格,一边写着请灵位,一边写着送灵位。在上方画两个圆圈,一边标明YES,另一边标明NO,这样只用回答是否的问题直接指这个就行了。再来一个硬币就好了。将道具准备好,再加上几张送魂符,一张请魂符,还有平安符,最主要的打火机不能忘,还有笔。一切准备周全。
    
    许闲请李克和刘斌帮忙,将他俩右手的食指放在钱币上,钱币放在中间空白位置,简单交代后,他开始念咒语。由于亡灵怕光,所以他们只借助一个小手电照亮整张纸,其他的人在光的映衬下显得十分的恐怖。
    
    用打火机将请灵符点着,随着符纸的燃烧,一阵冷风吹进他们的宿舍,在仲夏的晚上显的无比的凉爽。

钱币从空白位置滑到了请灵位,说明冤魂已经请到。
    
    他开始问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
    
    Y-A-N-GT-A-O
    
    钱币在纸上慢慢的滑着,“杨涛?”他跟着念出来。
    
    钱币到YES位上。
    
    “能告诉我那天在图书馆发生了什么事吗?”
    
    钱币抖了一下。

 


    
    “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不想也不会强破你。”
    
    钱币停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慢慢移动。
    
    “那天我在多功能厅上《美术鉴赏》,我只觉得很累,想睡觉,于是我就睡了,可是我睡着睡着,就听见老师在叫我,我抬起头,她还在讲课,我低下头继续睡。然而她又叫我,我就上前找她,我一步一步的离她越来越近,可她却不看我一眼,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于是我往回走,可是我清楚的看见我还趴在那张桌子上。”
    
    “你没试着再回你的身体里去吗?”
    
    “我试过,可是不行,我直接从身体穿过去,再后来我必须走,所以我就走了。”
    
    “必须走?有人赶你吗?”
    
    “不是,那天老师讲的是一些世界名画,讲米开朗基罗和梵高时我还不感觉什么,可是后来她放了一张庭圣母的画,我身体很难受,必须逃。”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名画,拉斐尔的西斯庭圣母?”

“是,好象是这个名字。”
    
    “那你可以讲讲你……”
    
    “对不起,我得走了。有强大的力量在控制我,我不能再说了。”
    
    “好,那我帮你归位,谢谢你。”
    
    “不客气。”
    
    点燃一张送魂符,再轻轻的念几句咒语,热浪袭来,刚才的凉爽一丝不剩,钱币滑到了送灵位。亡灵请完了,大家都知道再不能见他了,也许今天他就去六道轮回投胎去了!每个人都在心里默默为他祈福。

 


    
    怕刚才不小心把别的鬼招来,许闲把剩下的几张符也烧完了.
    
    送走亡灵后,大家一下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些疑点在大家心里愈结沉重。那个女鬼,那个地下室,还有那不知那里来的黑黄的水。
    
    许闲知道是挨个打开这个心结的时候了,他决定明天就先去图书馆看看,就算砸也要把门砸开,只有那里是现在他们唯一能够下手的线索。他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其他人,因为其中的变数已经不是一般的常人能够解决的了。
    
    许闲有了自己主意,于是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安慰其它人:“虽然没有得到我们想要的答案,不过也没什么好失望的,还是睡觉才是个正理。”说着就一跃上了床。
    
    其他人也受了感染,大家都作出一副释然的样子,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位去。
    
    第二天,一个普通的周日的早上,没有一个大学生不喜欢它的,这样的早上是个睡觉的最好时光。舒服,懒散,有时还会伴随着恍惚间的意淫。

刘权在八点钟左右醒来的,由于他就睡在南面的上铺,所以他一睁眼就看见了对面下铺的许闲背后的墙上有一整片的石灰前面塌落了,石灰后面是黑乎乎的纠缠在一起的一片东西。
    
    他揉了揉睡眼,忽然间他直觉地明白了那是什么,他猛地坐直起来,尖叫着喊着许闲地名字。
    
    整个寝室,甚至整幢宿舍楼都可以听见他歇斯底里地怪叫。
    
    许闲也被第一时间叫醒,他一个翻身要坐起来,只觉得手指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他用力一拉才将那东西拉断。
    
    这时他也发现他缠绕在指间地是什么东西,是一簇人地头发,他本能地往外扑,如此之迅速把他上铺下来地李克一起横空扑到了对面刘斌的床边。

 


    
    这时吴希也下来,几乎寝室里的人都发现里那是一堆嵌在墙壁里的头发。而且是女人的,只有女人的头发才可以那么长,那么缠。
    
    大家一下子愣在那里,不过就是两三秒的时间里大家都疯似地往外跑,没有人再可以在这样的环境里带下去里,尤其似他们忽然知道他们寝室里一直睡着另外一个人,女人,死人,那种长发缠手地感觉让人毛骨悚然地腻心。
    
    这时门口已经有几个好事的同学,见里面的人冲出来就掩不住好奇地进去看个究竟,当然不会有好的印象。
    
    惊惶过后已经有人打电话给公安局了,学校里接连出了两起离奇的命案,公安机关早就对此严加重视了,一接到电话,就有人过来了。
    
    法医鉴定的结果是一个女子年龄在23-25岁之间,被人用手铐背铐着,真正死因不明,不过死后被拦腰分尸,上半身面北被浇注在509#寝室靠北的墙上。(所以吴希梦到有人说好朋友背靠背)由于尸体一直被贮藏在水泥中,腐败后致使尸体和水泥间留下一层空气层,故尸体得到了很好的保存,现在警方正在努力恢复死者生前的样子。

 以上这些都是后话,我们回说509寝室的几个人从宿舍里逃出来,他们稍微平静一点后发现刘斌和张小迪两个人都不在了,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们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他们去了那里?谁能告诉我
    
    许闲4人一行终于来到寝室楼下,这真是一段很长的路,如果你遇到过和他们一样的境况,你一定会体会到那种似乎非去不可又万万不想去的矛盾心情是怎么样把时间拉长的。就像半夜想上厕所,呵呵这个比喻也许有点不恰当,不过就再形象不过了。

 


    
    刘权是4人中最胆小的一个,人胆小就有这个毛病,遇到紧张的事情时总是想上厕所。科学家解释这是肾上腺激素激增的结果,我也没有考究过,不过刘权就是想上,只是不好意思说。想想上回5楼也不见的会花很长时间,回来再解决吧,刘权想。
    
    命案发生后,宿舍的管理员阿姨也警惕起来,只是许闲4人是楼里的学生,4张脸常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所以即使是警惕也没办法一下子反应过来,许闲4人没受任何阻拦地就进了寝室宿舍。
    
    一楼二楼是有人的自然是没什么好紧张的。不过上了三楼整个楼道就一下子静了下来,虽然还亮着灯,不过这种令人不习惯的安静就会让人神经质地不时猛地回头看看。刘权就更紧张了,好不容易到了三楼楼梯口就两只脚钉在地板上动也不再动一下了。
    
    李克看了就只想笑,不过他知道现在说任何地话就只会让刘权更紧张,于是他也不说话跟着许闲上去了。吴希还是老样子只要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平时看就有一种平静的忧郁,现在呢就像个死人多一些让刘权更紧张。忽然一阵咚咚咚的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把刘权吓了一跳。大叫什么事。

没事,声音从楼上传来,不过缥缈而走调,其实只要是人在这个时候有谁不紧张,许闲和李克两人在绕过3、4楼间的楼梯平台时不约而同地急速向楼上跑,而且还把木质的地板踩得特别响。上到5楼时两人都停住了,509寝室就在楼道的尽头他们吓寝室之间有一道黄色的警戒线横着是为保护现场用的,许李两人绕过警戒线,然后一边喊着张小迪和刘斌的名字一边慢慢向寝室挪。两人的神经高度戒备,准备随时应付突发事件。
    
    509寝室已经上了公安的锁,当然也是为了保护现场。两人挨到门口试着往里面看。虽然这幢寝室楼很久但是门倒是很严实,现在又加了锁自然是更加看不到东西了。李克把耳朵挨到门上,仔细听,看里面有什么动静。当然是听不到声音,因为没有人嘛,会简单推理的人都知道,能进房的时间在5点以前,那时公安在自然不会让闲人进去,5点过后门上了锁就更加不会有人能进去了。不过李克还是习惯性得在门上3长两短地敲一敲,再问有人吗。这是他们晚上回来晚了的暗号。一区别于来查房的阿姨。如果是平时里面的人会同样2长3短地敲一遍然后说里面的人都死光了。这当然是搞笑的话,不过李克回忆起来只觉得又什么东西把他的皮肤拎了一把,全身的皮肤都紧绷了。

 


    
    里面半晌没有动静,李克和许闲长长出了口气,像是和对方又像和自己说明天再找吧,搞不好要报案。然后一起朝楼梯走去,走出不到5步,两人同时猛地回头,当然什么也没有,你认为会有什么呢,呵呵。
    
    就在他们相视苦笑的时候,忽然楼道的灯暗了一下,当然立刻就亮起来了。不过这种纠心的恐惧也就他两能挺得过来反应都有些迟钝了,两人继续往楼梯走去。
    
    忽然身后想起2长3短的敲门声,一个阴恻恻得声音低声道“里面的人都死光了”……

本文标题:冤魂校舍-第五章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2021-09-02/1915.html

上一篇:冤魂校舍-第四章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 小心它拍肩

    【小心它拍肩】简介:晚上,徐一凡在寝室里走来走去,拿着手机和女友煲电话粥。这时,不经意间一抬头,他看到卫生间里正在洗澡的室友黄渤竟然张着大嘴,对着花洒里喷出来的洗澡水猛喝。水温已经放到了最大,一股股热气弥漫了卫生间。徐一凡看到黄渤的嘴都被烫红了,但黄渤依然像十分口渴一样,“咕嘟咕嘟”地喝着花洒里喷出来的热水。...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交换日记

    【交换日记】简介:周海洛在他们学校可谓是一个风云人物,长得帅,还擅长写悬疑故事,出过很多书,得过很多奖。可就是这样的他竟然没有女生追。不光如此,有的女生甚至都不敢与他靠得太近,跟他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儿恐惧。这是为什么呢?跟他同一个寝室的张毅达是个好奇心非常重的人,没事就喜欢录录小视频。听到这个八卦,他就想去证实一下这个消息是否属实,然后录好视频发到网上。...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藏阴图

    【藏阴图】简介:深更半夜,刘铁和徐锦正抬着一把椅子,神情肃穆地从宿舍楼里走出。这一幕,正好被从网吧回来的赵小刚撞见了。“两位同学,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赵小刚小心地问道。刘铁和徐锦正没搭理赵小刚,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迈着整齐划一的脚步从赵小刚的身边走过,诡异极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额头有盏灯

    【额头有盏灯】简介:晚上十一点多,寝室的灯突然闪了起来,忽明忽暗,没多久,寝室陷入了黑暗中。“灯坏了吗?”还在床上玩手机的刘婷婷问。“不、不是……”颜晴朝着天花板一看,惊讶地说,“是灯泡不见了……”“不会吧?”刘婷婷说,“好端端的,灯泡怎么可能突然消失呢?”颜晴感觉有些诡异,灯泡不可能凭空消失,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有一个她们看不见的“人”拿走了灯泡。想到这点,她感到浑身泛起了一股寒意。...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疯狂的鼻子

    【疯狂的鼻子】简介:古小风在上课的时候,总是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儿。奇怪的是,别人都闻不到,还嘲笑他的鼻子有问题。因为这个鼻子,古小风被折磨得神经绷紧,濒临疯狂。此刻,这股腥臭味儿又不知不觉地钻进了古小风的鼻孔。阴冷、刺鼻,像一只阴魂不散的臭虫,顺着鼻孔不停地往里钻,一直钻到脑髓深处。钻得古小风头皮发麻,有种想马上逃离教室的冲动。...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恶斗纸灵

    【恶斗纸灵】简介:周五晚上,我和胡世必在外面吃宵夜,直到凌晨两点多才醉醺醺地回到学校。我们脚步踉跄地走在校道上,突然有人狠狠地撞倒了我,气得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别骂了,撞倒你的人好像是你的女神白美美!”胡世必边说边将我扶了起来。我顾不上疼,伸长脖子瞪大眼睛往前看,果真看见白美美飞快地往后山跑去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额头有盏灯

    【额头有盏灯】简介:李翔辰的寝室在六楼,是整栋楼的最高层,也是这层楼里唯一的一间寝室。隔壁的几个房间是学校的储物间,平时很少有人来。每到晚上,这里静得出奇,好在都是大大咧咧的男生,倒也没觉出什么,还乐得自在。可今天晚上,李翔辰却怎么也乐不起来了。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都去网吧了,李翔辰独自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一边听着歌曲一边玩着一款最新的游戏。由于没人,所以李翔辰把声音开得很大。...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求因果

    【求因果】简介:学校新一届的校花叫孙智慧,名字高端大气上档次。有天,她和闺蜜白露聊天,说将来找男友,名字一定要登对,比如叫什么张勇敢、王善良、李诚实之类。白露听得直翻白眼:“我觉得吧,不如找姓朱的,叫朱坚强。”孙智慧喷她满脸口水:“你妹的!你叫白露,找男友名字也能登对,找个叫清明的吧,还有小名,叫七月半!”...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纸团怨

    【纸团怨】简介:我坐在餐馆里,慢条斯理地吃着面前一大堆喜爱的菜,看也不看对面坐立不安的夜凉。最终,夜凉敌不过我的耐心,先开了口:“小张,这菜还适合你的口味吗?”我一声不吭,继续吃饭,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心想: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饭。...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与你同在

    【它与你同在】简介:我画的这张油画是一组蔬果静物写生,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二十多人画的都一样。但如果将这张画和旁边的做对比,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差异:在这张画上的静物台旁边,画着一个像是空气扭曲形成的轮廓,一个人形轮廓。...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