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冤魂校舍-第九章

2021-09-02 11:14:54 阅读 :
第二天,除了刘权,其他五个人全翘课了,而我们可怜的刘权只好苦命的多喊五声“到”了。
    
    在一处四合院的大门前,五个人驻足。
    
    “喂,小迪,你调查清楚没有?是这里吗?”刘斌用胳膊肘顶了顶张小迪。
    
    “没错,我从总务处偷查出陈教授家里的电话,然后打过去问的,是师娘亲口告诉我的,还会有错?”张小迪拍拍自己的胸口,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李克点点头,上前敲门。
    
    过了大约半分钟,里面传来了脚步声,几个人恭敬的站在大门前成一直线。
    
    门开了,是个中年妇人。
    
    “你们这是……”中年妇人显然有些迟疑了,也难怪,自家门口恭敬的站着五个人,而且每个都人高马大的,像极了黑社会那一套。
    
    “师娘好……”五个人一同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而声音就像是小学生一样,尾音拖的常常的。
    
    “你们?是找你们陈老师来的吧!可是他出去了。”中年妇人询问着,手里还拿着一块抹布,显然正在打扫。
    
    几个人点点头,然后露出蜜一样的笑容。
    
    中年妇人愣了愣,随即把他们带到了客厅,自己去收拾了。
    
    许闲一把接过中年妇人手里的扫把,开始扫起院子来。

其他人也照样学样,找起事做了。
    
    中年妇人开始还满不好意思的,不过最后也被许闲这几个活宝打败了。
    
    也好,就让他们打扫好了,自己还不如去买点菜,中午好招待一下这些小客人们。
    
    许闲望着已经提着篮子跨出门槛的中年妇人,不自觉的摇头笑了笑。
    
    他们这位师娘有点太单纯了吧!也不知道是他们真的长的那么无害,还是她独独缺少危机意识。要是真的坏人来了,怕她回来整个家都被搬走了吧!
    
    中午在陈教授家美餐了一顿后,他们被带到了陈教授的书房,怕他们无聊,师娘还拿出了旧相册献宝,她一边指着一些照片一边还不忘讲解着。

 


    
    在临近傍晚的时候,终于在门口发现了陈教授的身影。
    
    陈教授在看到他们时,眼底多了一丝吃惊,虽然一闪而过,但还是被许闲捕捉到了。随后一行人坐在书房里,开始聊了起来。
    
    “陈教授,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把那些资料给我呢?”许闲开口问着。
    
    陈教授点点头,“你们不是在调查学校离奇死人的事情吗?”
    
    “可是,您的这些资料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您又怎么知道我们需要这些资料呢?”开口的是李克。
    
    陈教授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没说什么。
    
    “教授,您一定还知道些什么对吧!”许闲犀利的眸子看着陈教授,仿佛已经洞穿一切似的。
    
    陈教授有些吃惊的望着他,暗叹,如此年纪就有这般气势,以后一定会大有前途的。
    
    看陈教授久久没有回应,许闲不知从哪儿拿出张照片,然后递给他。
    
    只见陈教授惊得连嘴上的烟都差点掉下来。

“教授,我想您一定还有隐瞒的事情对吧!您原来也是我们大学的学生,我想,您给我们的那些资料,也一定是您多年调查的结果!”许闲慢条斯理的说着。
    
    原来那是一张毕业合影,照片背面标明1964年xx班毕业留念,是刚刚许闲在相册中无意发现的。
    
    陈教授点上烟,又叹了口气,许久,烟已经燃尽,他还没有吸上一口。
    
    看着已经烧尽的烟,陈教授慌乱的把它放到烟灰缸里,然后眉心微拢的望向许闲,许久,终于开口说话。
    
    “我本来以为今年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可还是发生了。”他的脸上有着自责。

 


    
    “教授,发生这些事情也不是您的错,你不必自责。”李克劝说着。
    
    “你们不明白,每隔二十年,学校就会发生一些离奇的事件,不是死人就是失踪。往年就只有一例,可是今年却死了两个,而且是在我的眼皮下呀!本来我可以向学校反应停课的,但是我相信自己的能力,所以……最后才会又闹出死人这种事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呀!”他自责的忏悔着。
    
    吴希轻斥出声,“拜托,教授,就是你向学校建议停课又怎样?你提出了学校就一定答应吗?”
    
    张小迪也皱皱鼻子,“对呀!教授,学校才不会管学生的死活呢!反正死的又不是他们!幸好您没去申请,不然我相信,学校一定会认为您是疯子把你赶出去。那样,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会面了。”
    
    大家都认同的点点头,然后对陈教授露出安慰的笑容。
    
    陈教授看着眼前的孩子,也欣慰的笑了。
    
    一直在思考状的许闲径自絮叨着,“每隔二十年都会……”
    
    “许闲你自己吓唠叨什么呢?”李克狐疑的看着他。

许闲定了定神,然后望向大家,最后落在陈教授身上。
    
    “教授,您还有事情没告诉我们,1962年,那一年一定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坚定的说着。
    
    陈教授心中微微一惊,“六二年?”
    
    “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刚才说过学校每隔二十年都会发生一些离奇的事件,而您给我们的资料上就只有四二年,八二年的,算上今年,您还差六二年的没说,这样才算的上是每隔二十年呀!”许闲好奇的问着。

 


    
    “六二年?”教授脸上出现害怕的神情,呼吸也急促起来,身体也不停的颤抖着。
    
    许闲担心的望向他,然后走到他面前,安慰的笑着。
    
    “教授!”他轻唤着他。
    
    只见教授抖了一下。
    
    “教授?”
    
    陈教授望向他。
    
    “对,就这样,看着我的眼睛。”许闲引导的说着。
    
    不一会儿陈教授便冷静下来了,只不过是眼神有点呆滞,他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李克和其他三人狐疑的看着许闲,许闲只能呆呆的一笑,然后摸摸后脑勺,傻傻的回应一句:“催眠术。”
    
    几个人都惊呆了,许闲真是太可怕了,跟他这样的人在一起还会有秘密吗?

“许闲,你的读心术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干脆用那个,可以知道的快点,哪里还要像现在,还要一句一句的问?”李克提着建议。
    
    许闲伸出食指左右晃着,“我还有另一层安排,你呆会儿就明白了。”
    
    说完,他便开始给陈教授下起暗示来。
    
    “你的姓名?”许闲发问。

 


    
    --“陈德逊”
    
    “年龄?”
    
    --“六十二”
    
    “职业?”
    
    --“大学教授。”
    
    “好,陈教授,你还记得公元1962年发生的事情吗?”
    
    虽然在催眠中,陈教授还是猥琐了一下,许闲也皱了下眉,看来那年真的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他加深催眠暗示。
    
    “说出那年发生的那件让你害怕的事情。”
    
    陈教授颤抖的说着,那些画面闪入大家的脑中……

 “我和肖孝是高中同学,然后又一同考了xx大学(许闲现在就读学校),我们相爱了,爱的很深很深,我们一起去爬香山,一起在海边等日出,一起走过祖国的每处地方,我们一起学习,还决定一起出国深造。甚至到最后还一起生活,那时,社会根本就不会接受男女未婚同居这种事情,可是她却义无返顾的跟着我,大二那年,我们租了间小屋,由于怕她受不了闲言闲语,我选了星期天回学校收拾东西。那天,学校里大部分同学都回家了,剩下的同学也有很多结伴出外郊游了,所以学校并没有几个人。我陪她上宿舍楼,那时,可能是地下管道漏水,楼道里全是水。虽然不是很深,但是那天我们谁也没有考虑到,为什么楼道里能积那么多水,为什么水不见降低。她的宿舍在五楼,我们走到四楼时水已经漫到小腿了。孝孝必须回宿舍拿收拾好的东西,但是她却有洁辟。所以我一直是背着她的,她并不轻,但是我却觉得背着她很幸福。直到现在,那还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我们到了五楼时,水已经到了小腿肚,我缓缓的走着,看着那暗黄色的水,心想着这些水是从哪里来的,在快到她们宿舍时……”

 


    
    陈教授停了下来,身体抖的向寒风中的小树一样。
    
    “怎么了?说下去!”许闲加深暗示。
    
    “在快到他们宿舍时,我就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抓我,像是女人长长的指甲。我停住了,孝孝担心的问我怎么了,我忍住疼痛,什么也没说,但是孝孝还是发现我额角渗出的冷汗了。她担心的替我擦掉汗,我只叮嘱她搂紧我的脖子,小心不要掉下来。她也听话的照做了。我挣扎着往回走,可是那双手就是不肯放过我,它不停的撕扯着我的小腿。但我没有皱一下眉头,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为了孝孝,我一定得把她带出去。在挣扎到了楼梯口时,孝孝的手突然松了,我的心一下子漏了一拍,我大声叫她搂紧我的脖子,她就是不听,像死了一样。突然,她推开我的身子往水中跳去,我转身看她,她已经开始在水中挣扎了,但是,那水也就到她小腿,可是她却好象置身在两米深的水中,双手不停的在头顶摇晃着。我这才发现,纠缠我腿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我走向她身边,但她却大声叫我逃,我离她越来越近了,她哭着求我让我逃。她在水中挣扎着,然后就被吞噬在只有三十厘米深的积水里。在她消失在水中的一刹那,我的眼泪也断了线,我拼命的往外跑,在宿舍楼外,我昏倒了,原因是失血过多。我的裤子上全是血,我的腿已经被抓的露骨了,然而裤子却是完好的。宿舍楼的水退了,却没找到孝孝的尸体。三天后,有人在宿舍楼地下室的下水道发现了她的尸体,她全身已经被水泡的肿大,脸上有深得见额骨得抓痕。她的衣服是完好的,一如那天早上她穿的时候一样,可是衣服下的肉却已经被抓成一块一块的了,要是没有衣服包着,怕早已经冲散了吧!事后,没人再提过这件事,我也安心的念书,但是我的心已经死了,我好痛苦,天知道我有多想她。”


    
    陈教授满是皱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五个男孩儿也不免伤心落泪。

许闲做着最后的收尾。
    
    “陈教授,这件事到此就结束了,现在听我说,孝孝并没有死,你们也没有相爱过,你们在高中毕业后就分开了,孝孝去了外过留学,而你留在国内。你们的恋情将是最美好的回忆。而你现在有个美满的家庭,你有个单纯善良的妻子,你很爱她。记住,等一下我叫你醒后,你的记忆就要像我说的这样了。”
    
    陈教授点点头,一阵阴风吹过,许闲的招魂铃开始作响。
    
    许闲对着窗子开始发呆,许久后,凭空说了声“不用谢”,便解开了陈教授的催眠。
    
    醒来的陈教授像换了个人一样,不在萎靡,人也精神多了。招魂铃的声音退去,一切恢复了平静。
    
    大家在陈教授还没反应过来时,便匆匆告辞了。
    
    五个人并排走在大街上,谁也不说话。

 


    
    李克笑了笑,然后面向大家,倒着走着。
    
    “大家都不要为陈教授伤心了,他现在不是很好吗?”
    
    没人理他。
    
    “喂,你们不要不高兴嘛!你们没有发现这个孝孝身上没有那个特别的手势吗?”
    
    焦点模糊成功,四个人全回神儿了。
    
    许闲微蹙着眉,对大家轻声说着:“她也有手势的,她的手势就是她死的时候的那个挣扎的手势,双手举过头顶,只不过大家都以为那个是她在挣扎,所以没有注意罢了。”
    
    四个人全傻了眼,五个手势了,天哪!谁来告诉他们是什么意思呀!


    
    “而且,那个孝孝其实也被人把灵魂招出过身体,她在教授背上时,有一段时间其实已经死了,但是灵魂出壳的人可以看到很多东西,比如鬼,她看到了有一个鬼抓着教授的腿,而教授还坚持背着她,她们的爱让她的灵魂拼命的想回自己的身体,正巧这时,教授也大声叫了她一声,这一声成功的让孝孝回到了身体,孝孝不想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死,所以她才跳到了水里,女鬼缠上了她,不停的在水里抓她的腿,而她却只想要教授走,她想保护他,一如他想保护她一样。他们的爱情是那么的伟大呀!她死后,还舍不得去投胎,她每天都来看教授,而教授对她几十年不变的爱让她开心又让她心碎。所以当我选择让教授忘了那件事后,她才满意的去投胎了,也许来生,他们又会在一起吧!”
    
    许闲不知不觉的讲着,一滴泪爬上了他的脸。
    
    回学校的路是那么的长那么的静……

本文标题:冤魂校舍-第九章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2021-09-02/1919.html

上一篇:冤魂校舍-第八章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 藏阴图

    【藏阴图】简介:学校一名同学离奇死亡,全校师生人心惶惶——那个同学的死因一直没有调查出来。知道内情的人都说他死得很诡异,血都流干了,不像是人为,像是被鬼杀的!没有人不怕鬼,所以最近天一黑,大家就躲在寝室里,几乎不出门。然而这天,有四名同学没有呆在寝室里,而是齐聚在了教学楼一间阴森的废弃教室里。...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寒冰魂

    【寒冰魂】简介:魏小明蹲在宿舍楼下的一处阴影里,惊恐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白色影子。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夜风掠过校园的操场,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声音。魏小明和室友刘卓是刚刚从网吧回来的,一跳过学校的围墙,他们就看见了这个白影,二人急忙各找地方藏了起来。所幸,白影并没有发现魏小明。但随着白影的移动,魏小明的一颗心还是差点儿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冤魂校舍-第九章

    第二天,除了刘权,其他五个人全翘课了,而我们可怜的刘权只好苦命的多喊五声“到”了。 在一处四合院的大门前,五个人驻足。 “喂,小迪,你调查清...

    2021-09-02 校园鬼故事
  • 请离开它

    【请离开它】简介:张伊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合群的,大概没人记得。不过有一件事情,大家都印象深刻。有一天,一个陌生男人突然找到了她,张伊伊见到那个男人后,原本不苟言笑的脸上立刻阴沉起来,这阴沉中还带着一丝惊恐。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们认识。这之后,一向不逃课的张伊伊竟然逃了课。...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额头有盏灯

    【额头有盏灯】简介:晚上十一点多,寝室的灯突然闪了起来,忽明忽暗,没多久,寝室陷入了黑暗中。“灯坏了吗?”还在床上玩手机的刘婷婷问。“不、不是……”颜晴朝着天花板一看,惊讶地说,“是灯泡不见了……”“不会吧?”刘婷婷说,“好端端的,灯泡怎么可能突然消失呢?”颜晴感觉有些诡异,灯泡不可能凭空消失,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有一个她们看不见的“人”拿走了灯泡。想到这点,她感到浑身泛起了一股寒意。...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小心它拍肩

    【小心它拍肩】简介:晚上,徐一凡在寝室里走来走去,拿着手机和女友煲电话粥。这时,不经意间一抬头,他看到卫生间里正在洗澡的室友黄渤竟然张着大嘴,对着花洒里喷出来的洗澡水猛喝。水温已经放到了最大,一股股热气弥漫了卫生间。徐一凡看到黄渤的嘴都被烫红了,但黄渤依然像十分口渴一样,“咕嘟咕嘟”地喝着花洒里喷出来的热水。...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与你同在

    【它与你同在】简介:我画的这张油画是一组蔬果静物写生,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二十多人画的都一样。但如果将这张画和旁边的做对比,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差异:在这张画上的静物台旁边,画着一个像是空气扭曲形成的轮廓,一个人形轮廓。...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晾人杆

    【晾人杆】简介:杨清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点儿毛病,因为在晚上的时候,总会听到有人打喷嚏的声音。但实际上,寝室里一共四个人,其中孙凡请假回家,剩下的两个人没有一个人感冒。就像是今晚,杨清又被一连串的咳嗽声吵醒了。寝室里黑黑的,彭景琰和孙阔都睡得十分香甜,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走路不要玩手机

    【走路不要玩手机】简介:夜,阴风阵阵。在通往×大西门的一个十字路口中央,直挺挺地躺着四个假扮成四种鬼的女生。四个女生正在玩一种招鬼游戏。她们来自同一个寝室,分别叫韦丽、洛施、涂雅和张淡。韦丽扮的是无面鬼,洛施扮的是无头鬼,涂雅扮的是吊死鬼,张淡扮的则是淹死鬼。她们先是在地上用香灰画了一个大圆圈,然后头抵着头,手拉着手,光着脚躺在圆圈内。圆圈的外围,每个人的脚前分别摆放着一碗米,米上插着三炷点燃的香。...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的电话不要接

    【它的电话不要接】简介:这是一个冰冷的雨夜。何言锋刚吃完夜宵要回寝室,就碰到哭丧着脸的室友梁宝云。梁宝云说他女朋友李曈刚跟他吵完架,怒气冲冲地往东门那边走了,他现在正苦恼着怎么道歉呢。...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