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冤魂校舍-第十章

2021-09-03 11:10:44 阅读 :

转眼间,期末来临,许闲六人中,除了刘权和张小迪外,四个全挂了红,有的还不是一门。按照规定,四个人要留在学校迎接八月中的补考了。

刘权和张小迪早早的在放假第一天就匆匆回家,剩下四个出现赤字的人在宿舍里苦读呀!

一大早,李克就嚷嚷着要大家起床温书,可是没一个人理他。

他干脆拿起手中空调遥控器,“哔”把空调一关,可是大家却没有像预料的被热醒!



李克看着屋里的温度计,30度,天呀!快赶上蒸笼了,可是他却感觉不到一点热。

他的额角露出了冷汗,以为是自己生病了,猛咽了一口口水后叫醒了大家,几个人听完后,在综合自己的感觉,才发现不只有李克有这种感觉,顿时,大家的汗毛倒立。

这件事发生后,闹得整个宿舍楼全都人心慌慌,两天下来,宿舍楼已经剩不了几个人了。

八月初的午后,知了在树上叫呀叫的,许闲四人坐在操场边的树阴下,现在他们宁愿热着也不愿意回那个诡异的宿舍了。

一阵风吹过,吴希打了个喷嚏,“啊~~~嚏!”

随意的揉了揉鼻子,吴希笑着说:“准是有人想我了!”

刘斌呵呵直乐:“打个喷嚏就是有人想你了?你也太自大了一点吧!”

“一想二骂三惦记你不知道呀!”吴希一面揉着鼻子一面说着,然后冷不防的又打了一个,“阿~~~嚏!”

刘斌笑了笑,然后一副你活该的样子说着:“那现在是有人骂你了?”

吴希刚想反驳,可是无奈喷嚏声接踵而至,一个接着一个,仿佛没有要停的样子。

几个人迅速回到宿舍,吴希拿出自己的过敏药,按量服下后,便停止了已经打了三十分钟的喷嚏。

深深的吸了口气,吴希嘟囔着:“奇怪,我只在初春有过敏迹象的,现在已经到仲夏了,怎么还会过敏?”

几个人还是一派轻松,然后一笑置之,完全没发现这其中的异样。

隔天的午后,漫天的飞絮吓坏了大家。

 



杨絮、柳絮这种东西,按道理说,只会在春天出现的,怎么到夏天还会有呢?

吴希一面用手绢捂着自己的鼻子,一面说着,“我说嘛!原来是这个东西,我最怕柳絮这种东西了,昨天一定是因为这个我才会不停的打喷嚏的。”

在此后几天,柳絮一直在校园中飘呀飘的,说也奇怪,校园外面怎么没有这种情况发生呢?

临近八月中旬,张小迪归队,原因是:“我老爸老妈又出国了,我在家一个人呆着也没意思,还不如……”。

隔天,刘权也归队,原因是:“老家来了几个亲戚,家里没有地方了,所以……”。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不是那些罗哩八嗦的原因……

刘权神秘兮兮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刘斌拿过来便想往眼睛里洒。

幸好刘权及时阻止!

“干麻?这个不是眼药水吗?你怎么这么小气呀?”刘斌努着嘴嘟囔着。

刘权“呼”了一声,然后把瓶子交到许闲手里。

许闲定定的看了看小绿瓶里的液体,

“牛眼泪?”

 



刘权点点头,然后竖起大拇指,一副赞赏的样子。

其余四人全木然的忘着他俩。

许闲出面解释,“牛眼泪也是法界经常用的一种浮水,滴到眼睛里可以看到平常看不到的一些东西。”

“例如?”张小迪接口。

“鬼?”刘斌也接口。

许闲微微的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不过……”许闲一副面色凝重的样子。

“不过什么?”其余五人异口同声。

“这个……大家都知道牛是不会哭的,刘权,你从哪儿搞到的这个?”许闲俏皮的向刘斌眨眨眼。

“呵呵~~~~~,我知道,一定是我们权子让母牛看上了,然后母牛要以身相许,我们权子嫌人家太‘魁梧’,所以看不上人家,然后母牛就伤心欲绝的哭了,我们权子跟着……”,刘斌表情怪异的说着,不过还没说完最后一句便被刘权勒住了脖子。

一阵嬉闹后,刘权坦白招供。

“其实我就是把牛眼睛周围涂了点蒜汁。”

 



接着大家全一副了然的样子,用“你也混了点”的眼神望向他。

刘权耐不住大家的眼神,落荒而逃,“我~~~~~我上厕所,你们不要打扰我。”

然后是哄堂大笑……

大家还在宿舍里哄笑着刘权的恶作剧,这边刘斌拿着那一小瓶水细细的研究着。

忽然,许闲大叫一声不好,率先冲出了宿舍门。大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互相对望了一眼,也跟着许闲冲了出去。

等他们冲出宿舍的时候,看到许闲已经跑进了楼道那头的洗手间。四人立刻醒悟过来,可能是刘权出事了。

这时,楼道里的光线好像黯淡了下来,充满了一种如烟雾般的淡黄色的东西。等四人一起冲到洗手间的时候,奇怪的发现许闲正对着一个厕所隔间仔细的研究着什么。

大家凑过去一看,便池里充满着一种深黄色的液体,刘权却并不在这里。大家以探寻的目光注视着许闲,等待着他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刘权呢?”刘斌以颤抖的声音问。

许闲没有说话,仍旧深思着。

李克忽然发现吴希也不见了。这更增添了大家的紧张气氛,许闲仍是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那滩深黄色的液体。

“我知道了……”刘斌忽然大喊一声,转身向外面冲去。紧跟着张小迪也冲了出去。

李克看着冲出去的刘斌、张小迪,又看了看仍旧沉思着许闲,一时竟不知到底该怎么做了。

 



许闲忽然转过身,对李克大喊“赶快去,拦着他们!”

看着满脸严肃紧张神色的许闲,李克没有再多问什么,马上转身向刘斌、张小迪追去。

当李克跑到楼道里的时候,发现周围的光线更暗了,地上仿佛积了一层水似的,有一种湿滑的感觉。当他刚从厕所里冲出来的时候,还隐约看见张小迪的身影在向楼梯口奔去,可当他跑到楼梯转口的时候,却再也看不到两人的影子了。

“刘斌,小迪……”空荡荡的楼道里只有李克一个人空荡荡的声音。整座宿舍楼都被一层淡淡的诡异的雾气所笼罩,让人看不分明。许闲还在厕所里,没有出来。

李克站在楼梯口,犹豫了一下,咬咬牙,向楼下冲去。

许闲仍旧在厕所里立着。旁边隔间的门吱呀响了一声,一条淡淡的白色的影子飘了出来。许闲转过身,望着她。

“他们去那里了吗?”

她点了点头。

“难道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答案吗?”

影子颤抖了一下。

“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许闲转过身,向楼道里走去。

当李克从宿舍楼里冲出来的时候,终于看到远处刘斌和张小迪正一前一后的向着图书馆跑去。李克用最快的速度向着他俩追去。

 



当李克气喘吁吁的赶到图书馆前时,发现张小迪在大楼侧面一个打开的窗户前静静的站着,刘斌却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李克走到张小迪的身边。

“他进去了!”张小迪说,却并不看他,只死死的盯着那扇打开的窗户。

窗户里面是图书馆一楼的一条走廊,走廊的尽头就是通往地下室的那扇小门。

“他进地下室了?”李克问。

张小迪没有回答,仍旧死死的盯着那扇窗户。李克发现他的脸上充满着恐惧与悲伤的神色。

许闲从后面走过来,他静静的来到张小迪的面前,“告诉我,在墙里发现女尸那天你们两个到底去了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克也转过身去,盯着小迪。

张小迪看着面前两个好朋友密切注视的眼睛,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开始了下面的讲述:

那天因为突然出了变故,张小迪和刘斌原本是跟着大家一起向外跑的,就在将要跑出宿舍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两人不由得回头一望,却什么也没有,除了墙里的那半截女尸。真的觉得好恐怖,就想更快的冲出去,却发现竟然再也挪不动脚步,原来已经脱离了原来的身体。

 



这时,一个身影从门边闪现出来,是吴希……

吴希注视着两个人毫无知觉的身体,脸上的神情诡异而邪恶,他缓缓的走了过来,抱起两个人的身体,放在门边的衣柜里,把两个人的身体摆成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姿势。然后仔细的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脸上诡秘的一笑,关上柜门,走了出去。

李克猛然打断了小迪的话:“你是说,是吴希把你们放进衣柜里的。”

张小迪仍旧沉浸在当时巨大的恐惧心理中,木然的点了点头。

“可是,当我们跑下楼的时候,明明看见吴希和我们一起下来了呀。”

小迪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许闲也觉得这一点很奇怪,他知道吴希在整个事件中,一定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以前大家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一直没有仔细去想,或者根本不愿去怀疑。

“这就是你和郑斌一直不愿告诉大家这段经历的原因?”许闲问。

小迪点了点头。

“可是,你们最后又是怎样回到自己身体里的?”李克仍是觉得很疑惑。至今为止,听到过这个声音的,都已不在人世了,而张小迪和郑斌又是怎样回来的呢。

张小迪的脸上浮想出极端痛苦的盛情,相信这一定是一段让人不愿回想的极端经历。

张小迪和郑斌怔怔的看着吴希在那里摆弄着自己的身体,忽然感到一种莫大的压力,似乎从他们那摆成奇怪姿势的身体中发出巨大的能量,让他们觉得一种被挤压被揉弄的痛苦。

这时,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轻轻的柔柔的叫着他们的名字,小迪觉得精神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好像一阵柔和的风吹来,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被这微风吹散了似的,融合在充满暖意的阳光中,轻轻的飘荡着。

 



他们追随着这个声音,在校园里飘荡着。前面是图书馆,他们进入了地下室,穿过了那扇一直锁着的铁门。

空泛的空间里好像什么也没有,光线很暗,而且,冷……,是那种使整个灵魂也觉得刺痛的冷峻!但那个声音好像就在前方,他们就要接近她了。

脚下是什么?他们好像听见有水声,却又看不太分明。

忽然,两只枯瘦的手臂从水中伸出来,不停的挥舞着,仿佛是溺水者最后的挣扎。接着,又一双……无数只手臂从水中伸出,在空中做着各种怪异的动作。

小迪感觉到一种将要被撕裂的痛苦,他们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就要坠进那肮脏翻滚的水中,永远的沉沦下去。

在无数只手臂的不停挥动下,脚下的水面象沸腾了似的,不停的翻滚着。

小迪感觉自己离水面越来越近了,一只只苍白枯瘦的手臂努力地向上伸着,仿佛不仅要抓住他们的身体,连他们的整个灵魂也要完全的攫取。

这绝不是一种常人可以想象的痛苦与恐惧,是一种来自灵魂最深处的颤栗。小迪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一点挣扎解脱的可能,只是那么不由自主的向下坠着。

小迪几乎已经能够感觉到一只饥渴的手臂已经抓到了自己的脚踝,他不知道接着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只是觉得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与绝望。

忽然,那扇通往地下室的小门被人用力的推开了,阳光从打开的门里涌了进来,小迪恍惚看到一个花白头发的人影在门边闪了一下,接着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周围是一片的黑暗,全身上下仿佛被拆开又重新组合上的一样,感觉无比的疼痛。

 



接着,就听见熟悉的三长两短的敲门声和李克的声音,小迪才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宿舍里,他推了推刘斌,挣扎着从衣柜里爬出了,回应了2长3短的敲门声,费力的吐出了他们早已熟悉的回答。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早就知道了。

张小迪讲完全部的过程,心情依然不能平静,仍旧怔怔的立着。许闲和李克还没有完全理清所有的头绪,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

李克忽然说:“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既然你说你们从一开始就留在了宿舍里,可下午来了那么多警察,他们怎么会没有发现你们藏在衣柜里的身体?”

李克看着小迪,张小迪也是一脸的迷惑。

旁边的许闲替他做了回答:“象小迪刚才说的,在吴希把他们的身体摆进衣柜里以后,他们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力,那种姿势一定蕴含着一种不知名的能量,一般人看不到也是很正常的。这里面一定蕴含着什么古怪。”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李克望着许闲。

“现在刘斌一定进地下室了,所有的古怪可能都在这里。”张小迪的话语中明显的透出一种焦虑与急切。

“我们应该马上进去。”李克的语气非常坚定。

许闲看着身边的两个好朋友,好久没有说话。

“你们就呆在这里,我一个人先进去,”还没等李克和张小迪发出抗议,许闲接着说下去:“我们现在还不能肯定究竟下面会是怎样的情况,可能里面什么也没有,我的意思是我先下去看看究竟是怎样的情况,然后再从长计议。”

小迪和李克知道许闲的意思是怕可能下面蕴含着巨大的危险,所以不想让他们一起去冒险,但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怎么可以让他们抛下最亲密的几个好朋友,而只顾自己的安危呢。

 



“应该我一个人下去,不管怎么说我曾经进去过那里。”小迪抢着说。刚才还充满心中的恐惧已经一扫而空了。

“算了,大家都不要争了,我们寝室六个人一直是最好的朋友,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谁都不应该退缩的,要去大家一起去。”李克坚定的说。

许闲看了看李克和小迪坚定的眼神,说:“好,我们大家一起进去,不过大家一定要特别小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不能惊慌,我们一定会揭开所有的迷底的。”

三个好朋友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忽然,张小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递给许闲说:“这个会不会有点用处?”

原来是刘权从家里带来的那一小瓶牛的眼泪,因为一时起了变故,张小迪顺手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直到这会才想起来。

许闲接过瓶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的表情:“我刚才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你们俩看到一些应该看到的东西,有了这个就好办多了。不过它的作用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到关键的时候才可以使用。”

许闲把瓶子还给了小迪,“好,不管下面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什么,就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吧。”  

本文标题:冤魂校舍-第十章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2021-09-03/1925.html

上一篇:冤魂校舍-第九章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 写生异事

    【写生异事】简介:陆羽今年二十一岁,是一名大学生,在学校学的是法律专业,就像法律一样,陆羽从小就是个嫉恶如仇的人,碰到强权欺压弱小的事,就会挺身而出去管一管。七月份,学校放暑假了,陆羽在学校待着没事干,就准备坐火车回家。...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在长身体

    【它在长身体】简介:临近午夜,万籁俱寂。看着眼前黑黢黢的实验楼,蓝心珠、胡可儿和张甜甜都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她们是这所医学院的学生,胆子都很大。这不,得知医学院新引进一具供学生们实验所用的尸体,三个女生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祭尸。...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额头有盏灯

    【额头有盏灯】简介:晚上十一点多,寝室的灯突然闪了起来,忽明忽暗,没多久,寝室陷入了黑暗中。“灯坏了吗?”还在床上玩手机的刘婷婷问。“不、不是……”颜晴朝着天花板一看,惊讶地说,“是灯泡不见了……”“不会吧?”刘婷婷说,“好端端的,灯泡怎么可能突然消失呢?”颜晴感觉有些诡异,灯泡不可能凭空消失,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有一个她们看不见的“人”拿走了灯泡。想到这点,她感到浑身泛起了一股寒意。...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接灵梯

    【接灵梯】简介:午夜鬼影李晨神色慌张,犹如惊弓之鸟般蜷缩在床上。他刚才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对方告诉李晨,他的三个室友要杀他。本来对这种事李晨是不会信的,因为他和室友们相处得很融洽,从来没有过纠纷。只是当李晨...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交换日记

    【交换日记】简介:周海洛在他们学校可谓是一个风云人物,长得帅,还擅长写悬疑故事,出过很多书,得过很多奖。可就是这样的他竟然没有女生追。不光如此,有的女生甚至都不敢与他靠得太近,跟他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儿恐惧。这是为什么呢?跟他同一个寝室的张毅达是个好奇心非常重的人,没事就喜欢录录小视频。听到这个八卦,他就想去证实一下这个消息是否属实,然后录好视频发到网上。...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冤魂校舍-第八章

    许闲镇静的看着对面的“好友”,“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吗?” 吴希笑了笑,下意识的在胸前摸索着什么东西,却好像没有想到自己摸到会是衣服似的,他轻笑...

    2021-09-02 校园鬼故事
  • 黑段子之寝室长

    【黑段子之寝室长】简介:我是一个夜猫子,喜欢通宵打游戏,宿舍的其他人也大都如此——除了我们的寝室长。说起我们这位寝室长,那可真算得上一位模范标兵,不但对自己严格要求,更要求我们按时作息。每天他都按照学校的要求准时熄灯,督促我们关掉手机、电脑,上床睡觉,同时将门反锁,防止有人半夜偷偷跑出去玩儿。而早晨他会在天刚刚亮时叫我们起床,督促我们早读学习。...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微故事之橡皮擦

    【微故事之橡皮擦】简介:佟小美自幼娇生惯养,对同学和老师的态度傲慢暴躁,所有人都不喜欢她。一天,佟小美将一个自己很喜欢的橡皮擦带到了班级里。她举着那个精致漂亮的橡皮擦和全班同学炫耀:“这橡皮是我爸爸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国内那些货啊,根本不好用。”...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吸魂菇

    【吸魂菇】简介:下午,王千喜和瞿勤一进宿舍就看到了摆在苏永床上的一堆蘑菇。“哪来的蘑菇?不会是苏永知道我俩没吃午饭特意为咱们准备的吧?”瞿勤拿起一个蘑菇闻了闻,这蘑菇不但个儿大,还散发出了一种特别的肉香。“那还用说,赶紧拿来煮了,我都快饿死了。”他们因为打球错过了午餐时间,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看到这堆蘑菇时恨不得生吃几个。两人分工合作,王千喜洗蘑菇,瞿勤洗昨晚煮面条还没来得及清洗的电热锅。...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美人妆

    【美人妆】简介:如果你到过我的大学,那么,你一定听过“肖悦”这个名字。肖悦是我们大学的名人,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他是一个业余的网络主播,每到傍晚下课,他就会坐在寝室的电脑前,直播网络游戏。后来,直播网络游戏不流行了,聪明的肖悦转而开始了户外直播。那个时候,进行户外直播的人很少,肖悦的粉丝因此暴涨。说是户外直播,其实,肖悦的直播节目只局限在校园内。每到晚上,肖悦就会打开手机上的直播软件,追播那些游荡在校园黑夜里的情侣。每次,他都会对那些情侣施行一些善意的恶作剧,博观众一笑。...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