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晾人杆

2021-06-15 23:57:48 阅读 :

    杨清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点儿毛病,因为在晚上的时候,总会听到有人打喷嚏的声音。但实际上,寝室里一共四个人,其中孙凡请假回家,剩下的两个人没有一个人感冒。
    就像是今晚,杨清又被一连串的咳嗽声吵醒了。寝室里黑黑的,彭景琰和孙阔都睡得十分香甜,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阿嚏!”
    又一声响在耳边,杨清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喷出来的“口水”。这样不行,一定要找到是谁在打喷嚏?
    杨清起来去看看室友,结果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脚下传来了丝丝凉气,于是看向下铺的孙阔。孙阔的被子裹得很严实,很冷的样子,而在他的床下,正有白气慢慢地散出,已经把孙阔的脚围在里面了。
    杨清打了一个冷战,急忙退到自己的床上不可思议地看着。杨清发现那一连串的咳嗽声就是从床下那白气深处传来的,他的心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好奇地探下身子往床下看。在那团白气中,好像有一个灰色的影子。
    杨清点亮手机灯照过去,灯光一闪,我的天!竟然照到了一颗闭着眼睛、腐烂的人头,而且嘴巴一张一合,好像病得很严重。
    “好冷啊……”
    听到这冰冷的声音,杨清急忙收回手机,把自己缩进了被窝,只露出一双眼睛偷偷地看着。
    很快,就有一只惨白的手臂从床下伸了出来,指甲呈现黑色,十分长,~个全身青白、五官扭曲、身体瘦如木柴的秃头恶鬼爬了出来。它一边爬一边不停地咳嗽,身体很虚弱的样子。恶鬼慢吞吞地爬到孙阔的床上,然后趴在了孙阔的身上。孙阔依然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一动不动像个木头人。那个恶鬼冷得直发抖,直接用力扯过孙阔的被子,钻进去搂住了他。
    一人一鬼在一起,看得杨清十分别扭。那个恶鬼身上有类似一层霜的物体,也逐渐染在了孙阔的身上,然后慢慢融进了孙阔的身体里。
    恶鬼打了一个饱嗝,冷笑道: “这回暖和多了,病也好了一半儿。”说完这句话,恶鬼就神奇地消失了。
    床上的孙阔好像没有任何知觉,背对着杨清,被子都不知道盖上。杨清走过去,发现孙阔的身体非常冰,于是给他一个电热宝,并帮他盖好了被子。
    杨清害怕孙阔会有事,所以从早上睁开眼睛就一直在留意孙阔的状态,看他很正常才放心。然而,当孙阔去打水洗脸的时候,他手刚一触碰水面就突然倒在了地上,手也变得皱皱巴巴,好像被淹死的一具尸体。
    “怎、怎么会这样?”孙阔不可思议地看着,没有一点儿力气。
    杨清急忙迎上去,和彭景琰一起把孙阔抬回了床上。刚一放下,孙阔就打了一个喷嚏,喷出来的却不是口水,而是血雾。他冷得浑身发抖,皮肤渐渐变得苍白。
    “是不是生病了?”彭景琰说道。但他却感到很奇怪:怎么会喷血呢?
    “去医院看看吧!”孙阔有气无力地说道。
    只有杨清什么也没说。
    经过检查,孙阔没有什么毛病,根本查不出他这种状况的起因。没办法,只在回来的路上买了些感冒药。


    不曾想,孙阔吃完感冒药之后变得更严重了,不光上吐下泻,身体白得就像结了一层霜。看孙阔躺在床上病得实在难受,杨清便把昨晚见鬼的事说了出来。三个人都非常恐惧,尤其是孙阔,感觉已经命不久矣了。
    “这么说,他身上的病是鬼给传染上的?”彭景琰吃惊道。
    “应、应该是这样吧!”杨清只是看到了,但他又不懂这方面的事情。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一个男声,原来是孙凡回来了。孙凡和孙阔是表兄弟,他之前有事请假了。
    寝室里说的话孙凡也听到了不少,他沉着脸过去,直接拿过孙阔的手开始把脉。大家都没想到,孙凡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孙阔不停地咳嗽,孙凡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
    “那些惑冒药别吃了,他是染上了阴病。”孙凡虽然是孙阔的弟弟,但在体质上完全强于孙阔,并且对鬼魂之说略懂一二。
    原来,孙阔的体质天生属寒,容易招鬼上身。杨清和彭景琰听后都恍然大悟。
    “那现在怎么办?”
    孙凡想了想说: “我也不是驱鬼的,只是稍微懂一点儿而已,等晚上再最后确认一下吧!”
    杨清不明白晚上要确认什么,但刚才孙凡对孙阔的眼神示意却被他捕捉到了。然后,孙凡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直接上床睡觉,背对向他们。
    夜深人静,杨清的心里毛毛的。孙阔已经睡着了,停止了咳嗽声,而孙凡更是睡到打呼噜。他们两个当事人怎么会睡得这么舒心?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一丝丝的红色气体从门缝里飘了进来。
    “杨清!”头上响起彭景琰恐惧的声音。
    随后,彭景琰下床来到了杨清的床上。
    “你说是什么要来了,是不是孙凡白天说的那件‘确认’的事?”
    杨清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因为房门已经无声无息地开了,一个黑色的影子随着红烟一同飘了进来。彭景琰抓着杨清的手全是冷汗。
    很快,红烟就“塞满”了他们的寝室。那个影子变得越来越清晰,竟是一个血肉模糊、少了半边脑袋、身上满是虫洞的恶鬼。那恶鬼一边走一边流着口水,拖着左腿一瘸一瘸地走向床上的孙阔。而孙阔就像上次一样,一动不动地躺着。地面满是鲜血,恶鬼的左腿拖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杨清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恶鬼走到孙阔的床前拉开了他的被子,血糊糊地钻了进去。恶鬼腐臭的血液沾了孙阔一身,长满水泡的舌头在他的脸上舔来舔去。看的二人恶心得想吐。


    “不行,我得去把孙凡叫起来。”
    杨清刚要起来就被彭景琰拉住了。
    “你疯啦!这一动不得被鬼发觉吗?”彭景琰正色道。
    “那怎么办?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孙阔被鬼伤害啊,他弟弟不是懂这方面的事吗?”
    “不对。”彭景琰轻声道, “你想想,孙凡平时是睡觉这么死的人吗?”
    杨清皱着眉,想想也对,难道他们是故意的?
    这时,趴在孙阔身上的恶鬼打了个哈欠,然后诡异地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它慢慢地爬下床,开门出了寝室……
    彭景琰吃惊地道: “我的天,杨清,你看到了吗t)那个鬼的腿好了!”
    杨清没有说话,只是收回望向房门的眼睛,向孙阔的腿上看去。
    果然如杨清所料,第二天孙阔的腿变瘸了,就和昨晚那个鬼瘸的是同一只腿。孙阔一脸绝望,孙凡在床边细心地照顾他,脸上尽是倦意,好像一夜没睡。
    “这就是你要确认的?”杨清有点儿气愤。
    孙凡默默地点点头说: “我只是想确认下我想的对不对,现在看来,这的确是阴病。其实除了我们活人,鬼也是会得病的,严重者还有可能魂飞魄散。因为不能带病投胎,所以要立即治好。那么要想尽快医治好,最快捷的办法就是……”
    “就是直接传染给活人对吗?”杨清接过去说道。
    “对。”孙凡叹了口气,接着说,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当一个活人被感染上阴病后,就会成为一个‘感染体’,随后,就会有更多的患病鬼来找他传染自己的病。”
    此话一出,三个人都吓待大惊失色。
    “那怎么办啊老弟,我可不想死啊!各种各样的阴病染我一身,我得多惨啊?”孙阔哭丧着一张脸,那条腿现在拾都抬不起来。
    “也不是没有办法……”
    孙凡所谓的办法,说出来简单做起来难。就是一定要找到刚死没多久,身上还保留一点点儿阳气的人,将其身上的肉用刀取下,削成小片煮成汤吃,这样吃上三天定会恢复原样。知道这个办法,杨清和彭景琰都觉得有点儿恶心,孙阔也脸色一变。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随后,一股股鲜血从门框缝隙里流淌下来,在门上流出了一个诡异的图案。
    “事不宜迟,还是快点儿行动吧,再晚点儿就会有更多的鬼找上来了!”孙凡说完话,直接把孙阔背了起来。
    “我俩帮你开路。”杨清顺手拿起一个拖把,彭景琰忍着血腥味儿开了门。
    只见门外是一个全身腐烂、满脸肉瘤的女鬼。女鬼嘴里一直“咯咯咯”地叫着,脸上“挂着”的两个眼球滴溜溜地转,直接盯向孙阔。它嘴角一歪,诡异地笑了,然后迅速张开血淋淋的手向孙阔伸去。
    “小心啊!”
    杨清拿着拖把准备砸下去,孙凡一转身急忙躲开了。那个女鬼扑了个空,等反应过来再要扑上去时,杨清的拖把已经用力挥下,直接穿透了女鬼软绵绵的胸口。四个人跑出寝室,将门关得死死的。
    “走吧,我知道一个小地方还流行土葬,可以方便得到尸体。在校外打车的话,估计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孙凡着急地往校门口跑。
    彭景琰还有点儿犹豫,这样去“偷”尸体真的好吗?杨清心里也有点儿疹的慌。但是,两个人的脚步都没有停下。
    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四个人下了车。因为时间紧迫,孙凡直接把孙阔背在身上跑。杨清和彭景琰左看右看,一脸恐慌,深怕会有恶鬼找上门来。这么荒凉的一处坟地,什么鬼都有可能出现。

本文标题:晾人杆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445.html

上一篇:它在手机里看着你 下一篇:聚魂珠

相关文章

  • 寻魂启事

    【寻魂启事】简介:杜小萍一走下公交车,就蹲在路边大口地呕吐起来。她以前从来没有晕车的毛病,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在已经来到了学校的大门前,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男朋友林安打了过去。“小萍,明天就开学了,你怎么才回来?”听到杜小萍的声音,林安显得很是兴奋,大声地对她说道,“你现在在哪里呢,我这就去接你。”...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异路等你

    【异路等你】简介:“马玲,你……”我欲言又止的看着马玲,“怎么了?”马玲停下了刷牙。我鼓起勇气,“马玲,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我?”马玲好笑地吐掉嘴里的白沫,“还能去哪儿?在宿舍一起和你们睡觉呗。”我认真的盯着马玲,她不像是在说谎啊。可是,昨天晚上,她明明就穿着舞鞋出去了,很晚才回来。略微思量,我没有把她出去的事情告诉她,我决定今天晚上叫上马玲的男朋友也是我从小的好兄弟李黑偷偷跟踪马玲,看看马玲究竟去了哪里。晚上穿着舞鞋出去跳舞?这可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这件事情太蹊跷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饶恕

    【饶恕】简介:我和小桂子第一次见面是在失物招领处,那天我闲得无聊正在练倒立。说起来,本姑娘练习倒立也有一段日子了,好不容易才成功那么一次,小桂子可是第一个出现在我“倒过来的世界”里的人。“你找啥?”我连声热切的招呼都没打,直接开门见山奔向主题。...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知道你的信息

    【它知道你的信息】简介:徐佳佳和宋可欣吃过晚饭,说说笑笑地往宿舍走。就在两人走到那条没有路灯的小路上时,突然,小路旁的黑暗中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宋可欣?”空洞缥缈的声音顿时将徐佳佳和宋可欣吓了一跳,随即两人顺着声音看去。就在不远处的路口,一个矮小的身影正站在路旁,用一种沙哑的声音喊:“宋可欣?”沙哑的声音仿佛一阵疹人的音符,不由得让徐佳佳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没离开过

    【没离开过】简介:我站在一棵树下,远远就看见许静静一袭白衣地朝这里走来。我不由得微笑起来。许静静是我交往了四年的女朋友,由于不同系,我们的课程不同,所以每次她有课的时候我都会站在这棵树下等她下课。许静静走到我旁边,我伸手挽住她的肩膀,朝食堂走去。突然,我一低头,惊讶地发现许静静的背部竟然有一个口红印,这让我感到非常奇怪,难道是谁和许静静打闹的时候蹭上去的?我低头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个口红印竟然是直接蹭在了她的背上,由于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纱裙,所以隐约能透过来,让我误以为是在她的衣服上。...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不要随便拒绝别人

    【不要随便拒绝别人】简介:刚下晚自习,黄东洋就收到了田小蓉的短信:我做到了,我做到了,你要和我在一起哦!黄东洋皱了皱眉头,没有回复。田小蓉最近在追黄东洋,但黄东洋对她完全没有好感。她长相一般,比较突出的就是个子比较高,据说有一米七三。白天田小蓉再次向黄东洋表白,黄东洋当着很多人的面狠狠地拒绝了她:“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个子太高了,我喜欢小乌依人型的女生。”...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夜半来想我

    【夜半来想我】简介:学校新一届的校花叫孙智慧,名字高端大气上档次。有天,她和闺蜜白露聊天,说将来找男友,名字一定要登对,比如叫什么张勇敢、王善良、李诚实之类。白露听得直翻白眼:“我觉得吧,不如找姓朱的,叫朱坚强。”孙智慧喷她满脸口水:“你妹的!你叫白露,找男友名字也能登对,找个叫清明的吧,还有小名,叫七月半!”...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拖邪

    【拖邪】简介:魏毕跟张伟健吃过晚饭,往宿舍走着。突然,魏毕停了下来,看向一旁。张伟健顺着魏毕的目光看去,那是两栋楼之间的缝隙。也不知道当初设计这栋楼的人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两栋楼之间居然留下了一条窄窄的缝隙,根本就没有办法打扫。里面堆满了垃圾、尘土和一些青藻,尽显污秽。...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疯狂的鼻子

    【疯狂的鼻子】简介:古小风在上课的时候,总是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儿。奇怪的是,别人都闻不到,还嘲笑他的鼻子有问题。因为这个鼻子,古小风被折磨得神经绷紧,濒临疯狂。此刻,这股腥臭味儿又不知不觉地钻进了古小风的鼻孔。阴冷、刺鼻,像一只阴魂不散的臭虫,顺着鼻孔不停地往里钻,一直钻到脑髓深处。钻得古小风头皮发麻,有种想马上逃离教室的冲动。...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恶作剧

    【恶作剧】简介:第一眼看到的是惨白的天花板,然后我意识到,大白天的,病房里还亮着白炽灯。“儿子,你终于醒了,我是妈妈啊!”我妈伸出手轻轻抚上我的脸,她的手掌冰凉,指尖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