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恶作剧

2021-06-15 23:57:16 阅读 :

1

第一眼看到的是惨白的天花板,然后我意识到,大白天的,病房里还亮着白炽灯。

“儿子,你终于醒了,我是妈妈啊!”

我妈伸出手轻轻抚上我的脸,她的手掌冰凉,指尖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然后我又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带呼吸机。

难道我并没有被撞得如我预想的那般严重?

我妈冲我笑着,眼泪却在一个劲儿地往下流。即便这是喜极而泣,看着还是让人心疼。

我想出声安慰她几句,一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干得要命,于是我只能冲她眨眨眼以示安抚。

“好孩子,妈妈不哭了。”

我妈胡乱抹去脸上的泪水,然后转过身,猛地掀开背后的帘子。帘子后面放着一张沙发床,床上静静地侧躺着一个人。

“啪~”的一声,我妈狠狠抽到那人背上,“老江,你儿子醒了!还不快给我起来!”

我爸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来,他也顾不上穿鞋,光着脚,踉跄着两三步蹦到我的床前。

然后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红着一双眼睛,紧紧握住了我的右手。

和刚才的冰凉触感不同,我爸的手心很是温暖。

我费力咽了几口唾沫,觉得自己的嗓子润了许多,但实际上说话的声音还是异常沙哑:“爸。”

“哎,爸爸在呢。”

说完这句之后,老江哭了。

醒来之后,我又留院观察了一个星期。

期间,我爸妈和医生轮番问我还记不记得出事那天发生的事情,出事之前和之后的事情又还记得多少。

这问题有点无理,出事之后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怎么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或许医生是在问我昏迷时潜意识里或者梦到的事情,但我的脑袋里真的是一片空白。

等到各种检查报告出来之后,医生微微笑着对我爸妈说:“没什么意外的话,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爸妈一边连声跟医生说着感谢的话,一边和医生走出了病房。

我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明媚阳光。

三月回暖,没想到醒来已是春天。

昏迷前大部分的事情已经模糊,但我犹记得,那一天是我收到一中录取通知书的日子。

我和李柏乐从电影院里走出来,交谈甚欢地走到马路上。突然,一辆汽车失控般从十字路口闪出来,路边的人尖声叫着小心,我下意识推开了李柏乐,然后自己倒在了盛夏炽热的沥青马路上。

而今暑气尽散,新树抽芽。日子由夏入春,这让我感觉我躺在床上的那大半年时光并没有白白流逝,只不过是时间在往回过而已。

2

我在家里休息了两天之后,我爸就带着我去一中报到入学了。

我在医院里醒来后的第三天,学校就来了一位老师。他说明来意之后,马上就让我做了一张九科综合试题卷。

我做题的时候一气呵成,等到做完之后,心里反而开始忐忑起来。直到那位老师改完卷之后冲我满意地笑了,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我很担心这一场车祸会把我的脑子撞坏。

虽然我知道智商并不是像脑浆一样会因为猛烈撞击而随意流出来的东西。

但是毕竟我是被一辆汽车撞了,大脑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

而我天资聪颖,小学时跳了两级,中考又是以第一的成绩考进一中,若是此时再让我泯然众人,我大概会抓狂到崩溃吧。

好在智商保住了。

突然有些理解那些保住了小孩的妈妈的心情了。

老师说我可以直接跟着高一下学期现在的进度走,甚至还可以缓上一缓。

我爸妈听了老师的玩笑话后笑了笑,但是笑得不是很真切。

我爸妈似乎还没从我出了车祸这件事情中彻底走出来,因为我时不时还是能从他们的神情中看到悲伤和痛苦,甚至有时候,还掺杂着一丝无助。

但这也确实是需要时间去适应的一件事。

而我需要去适应的则是另一件事。

实际上学习上的事情一直都不足以令我操心,我感到困扰的是,我将要以一个这样特殊的插班生的身份突然融入进一个已经成型的团体中。

这令我感到非常不适。

这种不适在我小学跳了两级时就已经埋下了种子。

只不过因为我比同班的人年龄更小悟性更高,我就得接受来自所谓“哥哥”“姐姐”们恶劣而幼稚的恶作剧吗?

而我又不屑与他们一般见识,因此他们像是得到了默许般得寸进尺,久而久之,恶性循环就产生了。

我对于我的小学生活极其厌恶,所以我宁可慢慢读完三年初中,也不愿意再比别人走快一步。

另外,除了这一个关于上学的烦恼之外,更加令我在意的是,我醒来后过了这么久了,李柏乐却一直没来看过我。

我姑且也算是有恩于他吧?

我不知道我要是在学校里碰到他了,该以怎样的态度跟他打招呼。

但我并没有丝毫责怪李柏乐的意思,我知道他是一个心思敏感的人,也因此他才会和我成了好朋友。

或许他也在纠结同样的问题吧,再见到我时,是该说一声“嗨”呢还是说一声“好久不见”。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恶作剧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449.html

上一篇:离魂之体 下一篇:通灵劫

相关文章

  • 养骨为患

    【养骨为患】简介:冰冷的皮带渐渐地勒紧了我的脖子,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我笑了,对于死亡我竟感到了一丝解脱。午夜十一点四十五分,我在冷汗中惊叫着醒来。...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寒冰魂

    【寒冰魂】简介:魏小明蹲在宿舍楼下的一处阴影里,惊恐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白色影子。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夜风掠过校园的操场,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声音。魏小明和室友刘卓是刚刚从网吧回来的,一跳过学校的围墙,他们就看见了这个白影,二人急忙各找地方藏了起来。所幸,白影并没有发现魏小明。但随着白影的移动,魏小明的一颗心还是差点儿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怪谈之隔墙有耳

    【校园怪谈之隔墙有耳】简介:夜幕笼罩下的图书馆犹如一口阴森森的棺材,静静地矗立在校园的东北角,似乎在预示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突然,一束刺眼的手电光刺破了图书馆中的黑暗,一阵垂死呻吟般的窗轴声中,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顺着窗户爬进了图书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爬上你的头

    【爬上你的头】简介:佟小美自幼娇生惯养,对同学和老师的态度傲慢暴躁,所有人都不喜欢她。一天,佟小美将一个自己很喜欢的橡皮擦带到了班级里。她举着那个精致漂亮的橡皮擦和全班同学炫耀:“这橡皮是我爸爸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国内那些货啊,根本不好用。”...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系好安全带

    【系好安全带】简介:半夜一点,王聪趴在写字桌上睡着了。但是王聪的手并没闲着,以正常的速度写着课题研究。一个红衣长发的女鬼站在王聪背后,附身拉着王聪的手,一边写一边笑。她嘴唇惨白,牙齿带有血红,长发垂下来盖住了王聪后脖颈。王聪恍然坐起,满头大汗,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梦到红衣女鬼了。王聪收拾了一下写字桌,接了一杯水喝下。忽然,他发现室友秦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躺着,表情僵死,由于是侧睡,那只睁着的眼睛刚好盯向自己。...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还我上铺

    【还我上铺】简介:夜里,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翻了个身,床板立马响起“嘎吱”一声。我继续睡觉,可是随即就感到不对劲儿:我翻身之后就不再动了,床板怎么还在发出“嘎吱”声?我睁开眼睛,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声音是从上铺传来的。可是我的上铺没有人啊,谁跑上面去了?室友正在自己的床上“呼呼”睡着,难道有人借宿?这么想着,我慢慢地用双手撑起身子,探出头向上面看去。...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写生异事

    【写生异事】简介:陆羽今年二十一岁,是一名大学生,在学校学的是法律专业,就像法律一样,陆羽从小就是个嫉恶如仇的人,碰到强权欺压弱小的事,就会挺身而出去管一管。七月份,学校放暑假了,陆羽在学校待着没事干,就准备坐火车回家。...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补魂

    【补魂】简介:中午,陆熙抱着篮球走进寝室,他见室友朱蔚坐在床上,神情很呆滞。陆熙走到朱蔚面前,大大咧咧地说:“老朱,发什么呆啊?”朱蔚没有说话,甚至没有抬头看陆熙,他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前方,表情很僵硬。陆熙拍了拍朱蔚的肩膀,疑惑地说:“朱蔚,你没事吧?”...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夺命幽魂曲

    【夺命幽魂曲】简介:走廊里漆黑一片,只有写着“紧急出口”的指示灯上泛着暗淡的绿光。“啪嗒——”这声音像是有人光着脚从高处跳到地面上,在这寂静无声的教学楼里显得异常刺耳。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大,我知道它正在向我走来。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了一眼:逆光下有一个人影像是在搜索什么。我不由得开始在心里咒骂自己:为什么会一时意气用事,接下了这个鬼差事?我赶紧蹲回教室中心的蜡烛旁,而那根白蜡烛的火苗已经变成了蓝色。...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小心它拍肩

    【小心它拍肩】简介:凌晨四点,网吧里的人大都昏昏欲睡,只有寥寥几个精力旺盛的人还在专心地打游戏。许文海趴在柜台上,脑袋就像招财猫的手一样,下去,上来,下去,上来……他实在太困了。白天上了一天的课,晚上又没有休息,体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他知道自己不能睡,万一有人丢了东西,老板一定会扣他的工钱。但他的眼皮根本不听使唤,沉重的像是灌了铅一样。他拿起笔,准备在胳膊上扎一下,让自己清醒些。突然,“啪”,也不知是谁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吓得他一下子坐了起来,瞌睡在瞬间全都消失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