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纸团怨

2021-06-15 23:58:54 阅读 :

这几天,高权发现一件怪事——他的室友徐浩这两天在不停地狂扔废纸。这里所谓的狂扔绝非夸张,而是真的很“狂”。就像今早,高权一起床就发现寝室的地面堆满纸团,层层叠叠,几乎要没过下铺的床了。

看着数量如此庞大的废纸,高权惊怒难当,终于忍不住扯住徐浩: “你从哪弄出这么多废纸?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再扔了!”

徐浩一脸无奈: “我解释不下十遍了,这纸不是我扔的!”他话音刚落,高权就看见一个纸团顺着徐浩头顶滚落下来。

高权一把接住纸团,刚想以此为据同徐浩理论,却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徐浩为什么会用脑袋丢纸团?回想起刚才的情景,高权心中一惊,这纸团似乎是凭空出现在徐浩脑袋上的,就好像……是从徐浩脑袋中钻出来的一样。

高权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像丢垃圾一样将纸团丢出窗外。纸团飞出窗子的瞬间,突然有一个黑影一闪,从窗前坠下。高权以为有人跳楼,连忙探头向外看去,可是外面的地面上却什么都没有。 这时,张裕惊呼道: “快看徐浩脑袋!”高权一回头,只见徐浩头顶正中的位置,竟有一个巨大的凹陷。从上面看去,徐浩的头顶就像一个深深的火山口。

此刻,密密麻麻的纸团正慢慢在“火山口”中翻涌,其中几个眼看着就要从他脑中冒出来。见到这景象,高权不由得联想到一个词:人头垃圾箱!

惊魂未定间,一只大手飞快地插进“火山口”里。只见那大手一翻,大大小小的纸团就被抓了出来。而那手的主人是一直忙着打扫废纸的杜飞。此刻,杜飞盯着纸团的眼神竞满是疯狂的渴望。

杜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抽回自己的胳膊,拎起立在门边的垃圾袋转身就跑。这二人知道杜飞有所隐瞒,连忙追了上去。张裕脚力极好,没多大一会儿,就飞起一脚将杜飞踹翻在地。

看着杜飞身边的垃圾袋,高权心里一阵别扭。他又想了想这几天杜飞的表现,说道: “好你个杜飞!我说这几天怎么觉得不对!原来你包下了打扫寝室的活儿后,一次垃圾都没倒过!可第二天早上,那些垃圾袋又都不见了,你到底在捣什么鬼?”

杜飞死死护住垃圾袋,颤声道: “徐浩头上开始掉纸团那天,我收到一条短信。发件人说他需要这些纸团,并以五元一个的价格收购。我怕这事告诉你们,就要分钱给大伙,才隐瞒了这事儿,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高权一听,忙掏出纸团查看,可琢磨了半天也没发现这纸有什么问题。可这纸要真是什么用都没有,那对方为什么要收购它们昵?

见室友面露疑色,杜飞忙补充: “每晚十点,那人都会来收纸团。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就跟我一起去见她!不过那人古怪得很,你们可要小心!”

既然已经约好晚上一起行动,二人便拖着杜飞回到了寝室。今天是每周例行的寝室卫生检查日,寝室几人的女友都是检查小组的成员,不认真打扫自然是不成的。

然而就在他们忙得热火朝天时,正对着他们宿舍窗户的树丛里,一只千枯青紫的鬼手猛地从地底伸了出来,握住高权先前扔到窗外的纸团后,恶骂一声便迅速地钻回了地底。

夜里十点,高权和张裕在杜飞的带领下,向学校西北角的生态菜园走去。走着走着,就见前方隐约出现一个人影。为了不打草惊蛇,高权忙让张裕躲到树后。

人影在二人躲藏的树旁停了下来。借着路灯,高权看到那似乎是一个女人,她穿着及膝的绿色风衣,头顶带着一顶怪异的爵士帽。说帽子怪异,是因为这顶帽子的帽身极高,目测至少一米有余。

杜飞见这女人过来,缓缓将垃圾袋放到地上。女人走近拎起袋子,刚要掏钱,就被趁黑摸上前的高权、张裕合力按住。张裕按着那家伙的帽子大吼: “你要这纸干什么,是不是你害我哥们儿的脑袋变成那怪样子的?”

那人虽然被按住,但却毫不挣扎,反倒阴笑起来。贴在她面前的高权依稀听到那人昵喃着: “我要的东西快给我!我要的东西快给我……”

高权见对方拿到纸团,还喋喋不休,已经有些奇怪。再仔细看她的脸,更觉得有些古怪,因为他看了半天,也没看清女人的长相。

张裕气急败坏地扯下女人的帽子,哪知她帽子遮住的,竟然是一根足足有碗口粗的插在她脑袋上的钢筋!难道……她是鬼?

意识到这点后,三人惊叫着仓皇逃开了。高权怕那鬼追上来,就回头看了一眼,结果他竟然看到那人一下子拔下了插在头顶的钢筋。

高权忽然想起女友陈妍给自己讲过的一起意外事故,在那次事故中有个女孩被工地上坠下的钢筋扎穿了脑壳!女孩头顶的伤口,和徐浩脑袋上的“火山口”相似,同时又和这个鬼的形象不谋而合,看来这三者必有关联!

高权拨通陈妍的电话,电话里陈妍对他说道: “死去的女孩叫李彤,听说她好像是校卫生部的干事。发生意外那天,她似乎正在校内图书馆的施工处打扫卫生。”

高权听完怔住了:以前徐浩为了引人注目,常在校园里搞所谓的行为艺术。据说女孩出事儿的那天,徐浩曾在校内图书馆的施工处洒满用废纸折成的玫瑰花。

这么说来,女孩很可能是在清理纸花时发生意外的,所以她变成女鬼后才来找徐浩报仇。看来想让徐浩复原,就只能设法除掉女鬼了。

见高权不出声了,陈妍忙问他最近可好。高权怕陈妍担心,只推说是好奇。陈妍以为男友爱听稀奇古怪的事,来了兴致,便压低声说: “据说这次意外后,一到夜里,就有一个脑袋上插着钢筋的女鬼在校园里游荡。她边走边扔白纸团,据说捡到这些纸团又把它当做垃圾随手丢掉的人,就会被女鬼缠上!”

听到这儿,高权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啪嗒”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脚边。高权低头一看,头皮顿时发麻了:他脚边竞有一个纸团!看着早就跑远的室友,高权缓缓伸手到头顶摸了摸。没想到,他的手指竞毫无阻碍地陷入脑中。指尖上虚无的触感告诉高权,他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火山口”!接着,高权便发疯般朝寝室奔去。

高权刚一进门,一阵痛苦的千呕声就传进他的耳朵里。

徐浩正蹲在一个脸盆前大呕特呕,呕得他满脸青紫。就在高权以为他快要把肠子都吐出来的时候,一个纸团从徐浩头顶掉了下来,与此同时,徐浩的表情缓和下来。可不一会儿,就又陷入千呕与掉纸团的循环了。

高权此刻自顾不暇,可徐浩的呕吐声更令他心燥难耐。就在高权几乎被这声音逼疯的时候,徐浩忽然捂着胸口朝墙角走去,口中还说着: “我有办法了。”随后,就见徐浩双手撑地双脚一蹬,贴着墙角倒立起来。

他这一倒立, “火山口”中密密麻麻的纸团就“哗哗”地滚下来。徐浩大呼舒坦,可不一会儿,他的笑就僵在脸上。

高权见状,忙上前查看。这一看,高权竟发现两个泛着银光的东西从徐浩喉管里扎了出来,鲜血顺着银色的东西“汩汩”流下。

高权壮着胆子抹掉那银色东西上的血,仔细一看觉得这东西似乎像是小剪刀的刀刃。可是被女鬼缠上的话,脑袋里不是只会生出纸团吗?那么这把剪刀是从何而来的?难道是有人故意将它塞进徐浩脑袋的?

为了确定剪刀的主人是谁,高权抓起筷子小心地伸入徐浩的“火山口”中。手腕一用劲儿,就把剪刀勾了出来。这是一把小小的裁缝剪刀,这种老式的剪子市面上早就没有卖的了,他身边的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东西。

张裕忽然指着徐浩脑袋说: “快看!”

被室友提醒后,高权发现,随着剪刀离开徐浩的脑壳,他脑中的纸团像停了水的喷泉般慢慢向脑内回落,最后只剩少量的纸团在“火山口”中翻动——难道脑中的异物能促使纸团快速生成?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徐浩的身体猛烈地抽搐起来。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咽了气。大伙都被这变故吓得不知所措。

然而祸不单行。就在三人悲痛的时候,一个黑影忽然从床底钻出!那是一个头上插着钢管的女人,她的脑袋紧贴着地面,张着黑暗空洞的大嘴,一口口将地上的纸团吞进口中。

高权吓得连连后退,当他后背靠到冰凉的墙面时,只见那女鬼忽然抓住他的脚,飞快地向他头顶爬去。只见那女鬼大嘴一张,嘴巴就向高权头顶咬去。让高权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看清了那青紫女鬼的五官。就在他认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这女鬼忽然一把将他推开,向着窗外纵身一跃,跳进了黑暗中。

被惊呆的高权缩到了徐浩床上——他竞在徐浩床头发现一颗小小的钢珠,高权将钢珠凑到鼻前,一股浓重的头皮油臭味扑面而来。

钢珠是杜飞买的,当时杜飞说要用这东西修电脑桌,他的电脑桌根本没坏!现在想来,这些珠子本来就不是要放进电脑桌的,而是要放进徐浩脑袋里的!恐怕这钢珠和那把剪刀的作用一样,能加快“火山口”纸团涌出的速度!能做出这些的自然只有杜飞,因为这样他就能用纸团换更多的钱了!

见室友如此歹毒,高权一拳就招呼在杜飞脸上: “是你害了浩子!”

可还没等杜飞回答,那个头上插着钢管的女鬼又顺着窗户折返回来。女鬼长舌一吐,就缠上徐浩的脑袋,紧接着徐浩的脑袋骨碌碌地滚落在地。看着眼前的场景,高权不禁狠揉双眼,因为他又看不清女鬼青紫的脸了。

这时,女鬼满脸渴望地看向高权的头,念叨道: “流光纸团的脑袋就会变成人头垃圾箱,你脑袋上这个也等着以后来取!”说完,它拎着徐浩的脑袋就消失了。

见女鬼走了,杜飞颤声道: “我说怎么那个鬼要花高价收购毫无用处的纸团,原来那鬼只是想引诱我将金属放进徐浩脑申,好让纸团尽快流出。她的真正目的从一开始就是人头垃圾箱。我……竟然害了浩子的命”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砰砰”的撞门声。杜飞忽然想到什么,大吼道: “我明白了!她根本……”外面的东西似乎不想让他把话讲完,用力一撞,门板便开了一个大洞。几乎就在同时,一只青紫色的手顺着门板上的洞伸进,电光石火间,杜飞就被那手扯着脑袋拖向洞外。

杜飞消失前的最后一句话深深印在高权脑中: “剪刀不是我放的,恐怕鬼并不是只给我一人发了信息,你们要小心!”

高权心中七上八下的。杜飞的言外之意是张裕可能也受到了女鬼的诱惑,可张裕平时将钱看得很淡,为人又仗义,怎么可能为了钱背叛兄弟?

不!高权狠狠摇头,现在谁都不能信!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不尽快除去女鬼,下一个死的多半就是自己!

高权暗地里观察张裕,可他的神情却并无异常。高权想到自己头顶的状况,连忙打开电脑。互联网发达的今天,或许一些能人异士会将除鬼之法分享出来。果不其然,高权终于在一个论坛上找到了除鬼之术。

除鬼的方法是:用黑墨汁浸透细绳,再找两人分别拽着绳头将鬼魂缠在中间,鬼就动弹不得了。再用纯阳之血泼到鬼身上(纯阳之血指的就是处另的血),就能将鬼烧成灰烬。

张裕和高权的血都是纯阳之血,所以所需物品很好准备,可这女鬼要如何才能束缚住呢?

一阵冷风吹来,高权看着门上的大洞,不敢再在寝室里待着了。张裕胆子虽然大,可寝室几次被恶鬼光临,他也生了怯,于是二人便连夜朝校外的小旅馆跑去。

二人刚躺下,张裕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他女友肖然的嗔怒:“发生了这种事你还想一个人扛着?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张裕见拗她不过,只得说出旅馆的地址。可一旁的高权却再也淡定不起来了:肖然一个女孩家,怎么能独自一人连夜出来;而张裕竟还同意了她过来的请求,这些未免太不合常理了吧?

难道真如杜飞所说,他们都被鬼利用了?正想着,肖然推门进来了。让高权惊讶的是,肖然竞拉着陈妍一起来了。高权一见女友陈妍,就意识到不对。陈妍眼神怪异地看着张裕和肖然,似乎想传达什么又不敢明说。

这时,听高权介绍完除鬼之法的肖然说道: “既然女鬼想让你脑袋变成人头垃圾箱,那只要你脑中的纸团流空了,她不就该现身了?到时候咱俩就在这屋里设好墨线网,来个瓮中捉鳖!”

陈妍自然不同意,高权见这些人各执己见,忙建议道: “现在深更半夜,正是鬼怪猖行之时,就算咱们讨论出结果也要天亮再实施。”说着又拍了拍床铺, “今天咱们就早点休息吧。”

大家躺下之后,高权无意中看到张裕偷偷塞给肖然一个东西,肖然拿到东西后,鬼鬼祟祟地打量四周,才安稳下来。紧接着,高权觉得头顶上不太对劲儿,接着一个个纸团汹涌喷出——难道是肖然趁自己不备,偷偷塞了金属到自己脑袋里?

高权刚要发飙,就看见玻璃上多了一个手印,紧接着一只青紫色的手破窗而入。高权惊呼一声,下意识地将墨线的一头递到张裕手中。陈妍探手去拦,可为时已晚。只见张裕夺过绳头,满脸犹豫地向窗子跑去。

高权将头插钢筋的女鬼捆住后,连忙咬破自己空着那只手的五指。他刚要将血洒在女鬼身上,就被张裕制止下来。张裕一边扒女鬼的嘴,一边道: “不要杀她!”

见张裕倒戈,高权抽出胳膊,接着一个手刀就朝张裕脖后劈去。紧接着手一甩,就见女鬼身上燃起火来。

然而高权没想到的是,室内窗户低矮,恰巧张裕又站在窗边,高权这一手刀,使得张裕脚下不稳,身子一斜就向窗外跌落下去了。

高权见张裕摔死,一屁股坐在地上。可又想到自己的脑壳已恢复正常,心中不禁涌起一丝侥幸。

高权撇下狂哭不止的肖然,拽着陈妍就要走。这时,就听陈妍惊叫一声,颤抖着指向高权脑袋。高权知道不好,忙向自己头顶抓去,这一抓,竟发现脑顶的火山口依然还在。

陈妍捡起一个纸团说: “为什么那个鬼已经魂飞魄散了,你的头还没恢复,怎么会这样?”

说到这儿,她的表情忽然一变,得意地“略咯”怪笑道: “难道这个鬼不是害你脑袋产生异变的元凶,除错鬼了?”

说着,她的皮肤忽然千瘪青紫下来。只见她凭空掏出一顶一米来高的帽子套在头上: “快看看害你的鬼是不是我啊?”

接着,陈妍狞笑着讲出了事情的真相:

高权就读的这所学校,本是荒郊。陈妍是三十年前葬在这荒郊下的一具女尸。鬼本就以坟为床地为被。可自从这学校建成以后,学生常随手乱扔垃圾。这些垃圾丢在地上就是丢在陈妍被子上,试问谁能允许自己睡觉的时候被子被人丢满秽物?

陈妍从鬼同伴口中得知,只要把阴间的废纸团带到人间,发现纸团的人若将它随地乱扔,这人的脑袋就会成为收集阴间废纸团的阴间垃圾箱。

阴间的废纸团会通过这人的脑壳滚落人世,如果在这人脑中放入金属,还能加快纸团通过的速度。

一个阴间垃圾箱的收纸量是有限的,等纸团的数量到达上限,人就会死。死去之人的脑袋因做过垃圾箱,所以会习惯性地憎恨乱扔垃圾的人。所以只要将这些人头收集起来,藏在校园的各个角落,那些乱扔垃圾的人就会被这些人头垃圾箱的鬼魂纠缠,不得安宁。

这样一来,乱扔垃圾的学生惊恐之下,就会有所收敛,她也就能睡个安稳觉了。

讲完这些,陈妍狂笑起来: “你也真够笨的,我要真是被钢筋穿死的,舌头肯定被砸断了,怎么还能用舌头杀你室友?那个被钢筋穿透的李彤一直暗恋你,见我算计你一直想帮你。她这么碍事,我就在自己脑袋上插了根钢筋骗你们,让你们认为是李彤在害你们,引你们将她烧成灰烬。”

她顿了一下继续道: “刚刚张裕扒开女鬼的嘴就是想告诉你,这个女鬼根本不是用舌头杀害徐浩和杜飞的那个!先前,张裕见女鬼爬到你身上,并不是为了吃你脑袋,而是想把纸团塞回你脑中,那时他可能就感觉出女鬼并无恶意了。只是他当时被我迷惑,错认为女鬼只有一个。至于那个魂飞魄散的李彤,她出现只是想保护你,怕你脑袋流尽纸团而亡!只可惜两个真心对你好的,一个被你害死,一个被你烧得魂飞魄散!”

说完,高权喉咙里一酸,蹲在地上狂吐起来。陈妍大笑道: “刚才躺下的时候,我把一把剪刀塞进了你脑袋。这剪刀旧得很,和在徐浩脑袋里的那把一模一样啊!”

明白了真相的高权,只想与陈妍拼个鱼死网破,只可惜他手中早没了墨线。绝望之时,只见一个人影一窜,一根墨线就被扔进高权手中。只见肖然大步一绕,就将陈妍缠了个结实。紧接着就见她拧开一个小瓶,甩手一泼,接着陈妍身上便燃起熊熊大火。

原来张裕偷偷塞给陈妍的竟是墨线和鲜血,看来自己确实错怪张裕了。这时,高权脑顶的骨头震动起来。他如获新生,因为他知道他的头顶已经开始愈合了。

他正高兴着,就见肖然抓着水果刀缓缓朝自己走来。肖然满脸泪痕,拿着手中刀狠狠向高权刺去,她边刺边哭喊: “你杀了张裕!我好不容易找到喜欢的人,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让他幸福!你却……”还没等高权听完,脖子处就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高权就因脖动脉失血过多而抽搐起来。

几天后,一个男孩口若悬河地讲道:“咱们校外的一间旅馆里,一个男生坠楼死了;跟他同住的另一个男生被人刺死;一个疯傻的女孩被警察送进了疯人院——这可都是真人真事!警察目前还没公布这事的缘由,恐怕这又是一起三角恋引发的血案”他话音刚落,就见一个纸团“啪”地落在桌上,男孩瞪了一眼身边的人,抱怨道, “别往我桌上扔纸团!”

见身边的人摇头,男孩抓起纸团就顺手扔到垃圾桶中。二人不知道的是,这个废纸团是鬼扔出的。这样的纸团时常出现在人们的身边,如果你随手乱扔了它,可就得自求多福了!

Introduce:These days,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discovers his roommate Xu grand is in an oddity —— two days this keep tossing waste paper madly. Here is so called be being thrown madly is by no means hyperbole, however true " mad " . Resemble this morning,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gets up to discover the ground stack spitball of the dormitory, layer cascade is folded, should have done not have the bed of lower berth almost. Look at the waste paper with so huge amount, anger of Jing of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is become hard, cannot help pulling Xu Hao eventually: "From which lane do you give so much waste paper? Said how many times with you, did not throw again! " one face of Xu Hao is helpless: "I do not explain below 10 times, I do not toss this paper! " his one's voice in speech just fell,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sees a spitball boils down Xu grand the top of head fall down.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spitball of a catching, just wanted to be the same as Xu grand theory to occupy with this, feel the thing is something wrong however: Why can Xu Hao throw spitball with the head? After-thought has a moment ago scene, the one Jing in heart of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it seems that without foundation appears this spitball on Xu grand head, be like …… is Cong Xuhao what get out in the head is same.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was frightened by his idea jump, resemble losing rubbish at once same spitball defenestration. Spitball flies off the instant of the window, suddenly a black shadow shines, from drop before the window below.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thinks somebody beats building, at once probe looks outwards, but on the ground outside however whats are done not have. At this moment, zhang Yu exclamations: "See Xu grand head quickly! " head of bout of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see the position in the middle of Xu grand the top of head only, have a tremendous hollow unexpectedly. From above look, xu Hao's the top of head resembles a deep crater. At the moment, thickly dotted spitball is in slowly " crater " in break up emerge, among them a few eyes are looked at be about to appear from inside his head come. See this picture,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can'ts help associating to a word: Poll dustbin! Between not yet recover from a fright, an old hand is inserted rapidly into " crater " in. See then old hand breaks up only, greatly small spitball was caught. And the host of that hand is the busy all the time Du Fei that cleans waste paper. At the moment, the eyes contest that Du Fei is staring at spitball is mad longing completely. Du Fei realizes him nohow, take the arm that answers oneself at once, carry stand up to run in the rubbish bag face about of door edge. This 2 people know Du Fei is concealed somewhat, chased after at once. Zhang Yu footwork is wonderful, not how old a little while, fly one foot turns over Du Fei kick in the ground. Look at the rubbish bag beside Du Fei, in heart of high advantageous position at odds. He considers Du Fei's performance these days again, say: "Good you a Du Fei! I say these days how to feel incorrect! After so you include the work that finished to clean the dormitory, rubbish had not fallen! But the following day in the morning, those rubbish

本文标题:纸团怨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485.html

上一篇:爬上你的头 下一篇:请灵上身

相关文章

  • 生份证

    【生份证】简介:已经是晚上十二点,白天热闹的学校后街,现在却空空荡荡,只有落叶鬼魅般摇曳的身姿。韩俊踢了一脚地上的落叶,骂骂咧咧地感叹,“真是不走运,好不容易从学校跑出来上网,没想到身份证丢了。”今晚熄灯断网后,韩俊网瘾发作,从宿舍楼跑出来上网。走之前他还专门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份证,可没想到到了网吧之后却哪里都找不到。...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扫命

    【扫命】简介:从下午下课开始,天上就阴云密布,雷电交加,一副要下大雨的架势。徐岩下午就说想喝可乐,可是天气不好,不想下楼去买。没想到这天气干打雷不下雨,等午夜十二点整的时候,月亮竟然都出来了。徐岩对在一旁打游戏的王祥说:“祥哥,陪我去学校超市买可乐吧。”...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要摔手机

    【它要摔手机】简介:最后一张照片桌子上的手机是曹诺的,屏幕已经碎得不像样子,像是蜘蛛网一样,好在解锁后依稀可以看清里面有应用软件。曹诺厌恶地把手机往我面前推了推,然后手指像是被烫着一样抖了一下。我接过手机...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恶作剧

    【恶作剧】简介:第一眼看到的是惨白的天花板,然后我意识到,大白天的,病房里还亮着白炽灯。“儿子,你终于醒了,我是妈妈啊!”我妈伸出手轻轻抚上我的脸,她的手掌冰凉,指尖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至爱

    【至爱】简介:左菲确信自己看见了鬼。昨天晚上,她把新买的小说落在了教室里,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去拿回来。由于当时室友们都在洗漱,她不好意思叫她们陪着,就一个人向教室走去。来到教室后,左菲摸向墙边的开关,灯却没有亮。大概是坏了吧?左菲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拿出手机按亮屏幕。...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要给你充话费

    【它要给你充话费】简介:鬼号“我手机欠费了,你给我充点儿话费呗?”李大磊嬉皮笑脸地说道。秦峰白了他一眼:“自己充!”“我恰好没有零钱了嘛。”李大磊还是缠着不放。&ldquo...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它在书中看着你

    【它在书中看着你】简介:夜幕笼罩下的图书馆犹如一口阴森森的棺材,静静地矗立在校园的东北角,似乎在预示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突然,一束刺眼的手电光刺破了图书馆中的黑暗,一阵垂死呻吟般的窗轴声中,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顺着窗户爬进了图书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夺命幽魂曲

    【夺命幽魂曲】简介: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她从睡梦中拉醒,“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孙晨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好友赵晴的惊恐的声音:“她…是她…她来找我…”孙晨一下子醒了,忙问:“谁??谁来找你了?”“李静…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呜呜呜…嘟嘟嘟”还没了解清楚,电话里已传来电话的忙音。孙晨没了睡意,李静在上一个星期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货车辗成肉饼,她早就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赵晴面前呢…...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系好安全带

    【系好安全带】简介:半夜一点,王聪趴在写字桌上睡着了。但是王聪的手并没闲着,以正常的速度写着课题研究。一个红衣长发的女鬼站在王聪背后,附身拉着王聪的手,一边写一边笑。她嘴唇惨白,牙齿带有血红,长发垂下来盖住了王聪后脖颈。王聪恍然坐起,满头大汗,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梦到红衣女鬼了。王聪收拾了一下写字桌,接了一杯水喝下。忽然,他发现室友秦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躺着,表情僵死,由于是侧睡,那只睁着的眼睛刚好盯向自己。...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同乡车

    【同乡车】简介:吴锐和秦海涛相对坐在一个靠近窗口的位置,面前的桌子很小,吴锐甚至可以看到秦海涛脸上那几个不大不小的痘痘。...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