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请灵上身

2021-06-15 23:58:58 阅读 :

请灵

夜,阴风阵阵。在通往×大西门的一个十字路口中央,直挺挺地躺着四个假扮成四种鬼的女生。

四个女生正在玩一种招鬼游戏。她们来自同一个寝室,分别叫韦丽、洛施、涂雅和张淡。韦丽扮的是无面鬼,洛施扮的是无头鬼,涂雅扮的是吊死鬼,张淡扮的则是淹死鬼。她们先是在地上用香灰画了一个大圆圈,然后头抵着头,手拉着手,光着脚躺在圆圈内。圆圈的外围,每个人的脚前分别摆放着一碗米,米上插着三炷点燃的香。

这种招鬼游戏名叫“请灵上身”:鬼魂没有实体,就不能在阳间自如活动。因此,那些留恋阳间的鬼特别渴望得到一副活人的身体。如果活人假扮成鬼躺在阴气重的地方,就表示自己愿意将身体借给相应的鬼。

至于米、香和香灰等物,则都是吸引鬼前来的食物。将米摆放在每个人的脚前,是因为脚是用来走路的,每天都与地面接触,阴气最重。鬼循着食物的香气从脚进入人的身体,会比较方便。

“请灵上身”开始了,四个女生整齐划一地嘁道: “魂儿来兮,魂儿来兮……”

她们喊了老半天,却一点儿动静儿都没有听到。

最没有耐心的老三涂雅首先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我说这个从灵异网站学来的招鬼游戏到底灵不灵呀,喊了老半天,怎么连个鬼影也没见到呢?要不是你们说鬼可以为人做许多常人不能做的事,我才懒得跟你们疯呢。唉,我是太希望借助鬼的力量通过即将到来的期中考试了!”

“我希望通过鬼的力量找一个高富帅当男友。”老大韦丽说

“我希望鬼帮我变漂亮。”老二洛施说。

“我希望鬼帮我惩罚一个人。”老四张淡说。

韦丽叹了口气,说: “好了,不要再抱怨了,招鬼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们闭上眼睛,继续诚心地呼唤吧。预备,起!”

韦丽说完,四个女生又整齐划一地喊了起来: “魂儿来兮,魂儿来兮……”

又过了十多分钟,一阵阴风裹着一团黑雾自西边慢慢地朝四个女生靠拢过来。那团黑雾在香灰圈外绕了几圈儿后,米上插着的香竟然都燃尽了。紧接着,那团黑雾慢慢地凝聚成一个人形,然后从其中一个女生的脚板上缓缓地钻了进去。这时,一股寒流迅速地在四个女生的身上依次流窜而过。四个女生仿佛被电到了似的,同时从地上跳了起来,惊慌地四下张望。

“好像成功了。它上了谁的身?”韦丽扫视着其余三个人,紧张地问道。

可大家面面相觑,无人承认。

“既然如此,就让我来测体温吧。”韦丽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支电子体温计。她先量了量自己的体温,然后说, “37度,我的体温正常。因为鬼是没有体温的,所以被鬼上身的人同样没有体温。”说完,她依次去量了其他三个人的体温。结果显示,张淡和涂雅的体温也都正常,只有洛施量不出体温。

韦丽、涂雅和张淡迅速地靠在一起,拉开了与洛施的距离,戒备地看着洛施。

韦丽不安地问: “洛施,你、你感觉怎么样?”

洛施并没有回答韦丽的问题,表情变得越来越呆滞。接着,她咧嘴诡异地一笑,用手抠住自己的两边嘴角,狠狠地一撕,竟然将两边嘴角撕裂到了耳根下。

招来了无头鬼

“啊——”三个女生被“洛施”的残暴举动吓得尖叫了起来。

“鬼最擅长制造幻觉来欺骗我们的眼睛,等完事了,我们将鬼送走,洛施就会恢复正常了。”还是韦丽最先镇定下来,头头是道地说, “快、快给它跪下,请它帮我们实现愿望!”

韦丽说完,便一手拉着涂雅,一手拉着张淡跪了下去。她们刚想开口说话,却被“洛施”突然发出的怪笑声打断了。

三个女生怔怔地看着“洛施”,见“洛施”竟然开始去拧“自己”的脖子。 “咔嚓”一声,竟然将整颗脑袋给拧了下来。脖子断口处喷涌出一道血注,看起来触目惊心。最后, “洛施”将那颗断头往地上一扔。断头骨碌碌地滚到三个女生的脚下,嘴巴一张一合地说: “救……我……”

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三个女生再也无法淡定了,尖叫着夺路而逃。

韦丽一路狂奔回寝室,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气。涂雅和张淡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她赶紧掏出手机分别给两个人打去了电话。结果涂雅的电话打不通,张淡的电话倒是打通了。张淡在电话里说她跑到学校对面那家24小时营业的咖啡店里去了,并且说“洛施”没有去追她。

看来,“洛施”是去追涂雅了。

韦丽赶紧让张淡回宿舍,商量对策。十多分钟后,张淡回到了寝室。

“小丽,你不是说我们诚心请鬼上身,而且事先还用米和香火祭祀喂饱了它,它是不会杀人的吗,为什么小施被它拧断了头?而且小雅还失踪了。你不会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幻觉吧?”张淡胆战心惊地说,

“我、我也不知道啊,鬼要做的事情谁能预料到?或许,或许到了明天,洛施和涂雅就会回来。白天阳气盛,附在洛施身上的鬼就会蛰伏起来,所以,所以……”韦丽不确定地说。

“所以洛施和涂雅就能安然无恙地回来,还是洛施变成一个无头鬼回来?那涂雅呢,会变成一个吊死鬼回来吗?”张淡连珠炮似的问。

“你放心,这个游戏一次只能招来一个鬼,既然已经招来了无头鬼,就不会再招来其它鬼了。”韦丽说。

“放心,现在这样让我怎么放心?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张淡烦躁地说道。

“只能等明天再决定该怎么办了。如果洛施和涂雅回来的话,那么就举行送鬼仪式,将请来的鬼送走。”说到这儿,韦丽话锋一转说, “可是,鬼上了洛施的身,如果洛施不回来,就不能举行送鬼仪式,那就遭了!”

张淡一听韦丽这话,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她们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这个可怕的夜晚快点儿过去。可是,她们一直等到天亮,又等到了天黑,却依然没等到洛施和涂雅回来。

“看来,洛施和涂雅是凶多吉少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张淡忧心忡忡地说。

“与其在此胡思乱想,不如去探一探情况。”韦丽分析说,洛施和涂雅是在招鬼的时候出事的,极有可能被鬼困在了鬼道里。她们刚刚遇难,身上还有一定的阳气。只要到那个十字路口再玩一次招鬼游戏,说不定就能将她们给引出来。到时,就可以将她们从鬼道里拉出来了,“幸好那个招鬼游戏是不限人数的,咱们两个人也可以玩。这次咱们要招的是自己人,自己人是不会害自己人的。走吧。”

事到如今,张淡也只能听韦丽的了。

于是,两个女生又带齐工具,直奔学校西门的那个十字路口走去。

揪心的取舍

韦丽和张淡来到目的地,布置好现场后便脱掉鞋子,头抵着头躺在用香灰划成的圆圈内,一齐嘁道:“魂儿来兮,魂儿来兮……”

在她们的呼唤下,过了没多久,涂雅便裹着阴风出现了。

“小丽,淡淡……”见到韦丽和张淡,涂雅惊喜地喊道。

听到涂雅的声音,韦丽和张淡同时睁开了眼睛。她们站起身,走到涂雅身边,仔细地打量着涂雅。

涂雅的脖子以下被一团浓重的黑雾笼罩着,脸色苍白无比。她慌乱无比地说: “小丽、淡淡,快、快救我出去。这里又冷又黑,我好害怕。呜呜!”

“小雅别急,我们这就拉你出来。淡淡,快用香灰搓搓手,我们合力将小雅拉出来!”韦丽说完,俯下身从地上捧起一把香灰搓了搓手。待张淡也用香灰搓完手后,她便和张淡一人拉着涂雅的一只手,努力地想将涂雅从黑雾里拉出来。可环绕在涂雅身上的那些黑雾就像绳子一样绑着涂雅,让涂雅移动得十分艰难。不一会儿,韦丽和张淡便累得满头大汗。

“你们加油,再使点儿劲,还差一条腿就出来了,啊啊啊……”涂雅说着说着,整个人突然极速地向黑雾里倒退而回。

“有东西在咬我的腿!”涂雅惊恐地喊了起来。

“你们不能丢下我不管,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好害怕……”突然,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小施,是你吗?”韦丽惊喜地朝涂雅的腿看去,只见一颗散发着绿光的人头正张着血红大嘴咬着涂雅的小腿。那正是洛施的断头。

“是我,快救我……”洛施松开涂雅的小腿说, “那个无头鬼拧断我的头后,将我的灵魂从我的身体里赶了出来。我的灵魂只好附在了我的头上。”

“小施,你放心,我们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可是网上说,每次只能拉出来一个人,所以你在下面再多呆一会儿,明天晚上我们就来救你,好不好?”韦丽说。

“不行。如果一次只能救一个人的话,那先救我出去!”洛施斩钉截铁地说道。

“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张淡看了看只有一颗断头的洛施,硬是将“救你出去怪吓人的”这句话咽了回去。

“我被鬼害得只剩下一颗脑袋,比小雅惨多了,所以你们要先救我出去!”洛施说。

“小施,其实你这样已经算不上人了,而小雅起码还算是人……”韦丽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不行不行,你们一定要先救我!”洛施已经没有耐心听韦丽说下去了。它说完后便又死死地咬住涂雅的小腿,表示自己决不退让。

“小施,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那可不要怪我了!”韦丽说着,突然从兜里掏出一小瓶红色液体说, “这是黑狗血,如果你再胡搅蛮缠的话,我就将它滴在你的脑袋上!”

听了韦丽的话,洛施果然吓得松开了涂雅。它一双哀怨的眼睛里流下两行血泪,看得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别磨蹭了,快拉小雅出来!”韦丽大声招呼张淡,两个女生又开始拉起了涂雅。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怪笑声。笑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晰,像是有“人”正朝韦丽她们靠近……

舍生取义

“啊,是那个无头鬼找来了。小丽,你们不要丢下我不管,那个无头鬼会让我魂飞魄散的。我害怕,哇……”本来退却的洛施说着,三两下蹿上涂雅的肩头,一口咬住涂雅的耳朵死也不肯松嘴。

韦丽和张淡无奈地对视了一眼,用力地拉了拉涂雅,但是根本拉不动。

“小施,你再不松开的话,我们都得死在这儿!”韦丽急得大吼起来。

“你杀了我吧,我宁愿死在你手上,也不愿意再落在无头鬼的手里!”洛施咬着涂雅的耳朵,含糊不清地说。

“既然如此,那你可别怪我狠心了!”韦丽说着拔开瓶塞,就要将黑狗血倒在洛施的脑袋上。

“小丽,不要这样。小施已经这么惨了,你怎么能忍心让它魂飞魄散?你们带小施走吧!”涂雅说着一把拍掉了韦丽手里的瓶子,然后双手捧起洛施的脑袋塞进韦丽的怀里, “你们快走,我会努力活着等你们回来救我的。”

恰在此时,那个无头鬼来到了涂雅的身后。涂雅说完这句话,转身猛地朝无头鬼扑了上去。一人一鬼扭打了一会儿,涂雅就被无头鬼拖着沉入了地下。

韦丽再也顾不了那么多,抱着只有脑袋的洛施和张淡一起没命地往宿舍逃。也不知那个无头鬼是不是被涂雅给拖住了,竞没有追来。

这时,一直安分呆在韦丽怀里的洛施突然滚了下来,在寝室里像皮球一样一弹一跳,还兴奋得“哇哇”大叫。

“小施,你别这样,会吵到别人的!”张淡瞪了洛施一眼,生气地说, “要是让别人知道咱们寝室里有一颗断头,那可怎么办?”

可是洛施根本不理会张淡,在地板上蹦腻了,又跑到床板上蹦。张淡和韦丽无奈,只能赌气地各回各床睡觉去了。

直到隔天中午,韦丽才醒过来。她看见张淡捧着一碗米饭要喂洛施吃,可是洛施不吃,只凑上去用鼻子使劲儿地闻着。

洛施闻饭的举动让韦丽心头大震,她赶紧将张淡拉到洗手间,悄悄地说: “小施现在是一个鬼魂,即使它不主动害我们,我们的阳气也会渐渐地流失掉。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小施去它该去的地方。”

“小丽,你怎么能这么冷血?小施也是受害者,难道你忍心赶她走?”张淡生气地说道,然后甩手走出了卫生间。

韦丽纳闷儿地想道:先前张淡可是非常排斥洛施的,现在怎么突然转变了态度呢?一定是洛施迷惑了张淡,这些都是鬼最擅长的手段。鬼都是没有人性的,想必洛施也不例外。不行,一定得想办法将洛施送走。

韦丽在心里暗暗地订下了一个计划,然后走出去对张淡说: “唉,整天呆在寝室里可真闷。淡淡,不如我们带小施出去玩儿吧?”

张淡看了韦丽一眼并不作答,扭头去问洛施的意见。直到听到洛施说好,她这才同意了韦丽的提议。

“小施这个样子,去人多的地方会吓到别人。听说城北北岳公园里的花开得很烂漫,而且那里人少,不如我们去那儿看花吧?”韦丽说。

张淡和洛施表示同意。

于是,张淡将洛施装在纸箱里,小心地捧着,和韦丽一起向北岳公园出发了。

谁的阴谋得逞了

来到北岳公园,韦丽支开张淡,然后捧着装着洛施头颅的纸箱跑到公园最僻静的地方,挖坑埋洛施。就在韦丽埋完最后一抔土时,张淡找到了她。

“小丽,你在干什么?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小施是我们的室友,好姐妹,你怎么忍心将她埋了,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张淡说着一把推开韦丽,疯了般去挖坑里的土。

“淡淡,小施已经变成了鬼,是不能留在我们身边的,你清醒清醒!”韦丽拼命地去拉张淡。

可张淡已经鬼迷心窍了,根本就听不进韦丽的话。于是,两个女生撕扯了起来。在推搡中,韦丽竟然被张淡从斜坡上推了下去。韦丽一路磕磕碰碰,头被石头撞破了好几个窟窿,滚到山脚下的时候,便头一歪死了。

这边,张淡终于徒手将洛施挖了出来。见洛施还活着,她不禁喜极而泣。

“淡淡,谢谢你,你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洛施看着张淡,意味深长地问。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张淡拼命地点着头。

“那就好!”洛施诡异地一笑,然后蹦了几下,一团黑雾便从脑袋里窜了出来。那团黑雾渐渐落地成形,竟然是一个张淡不认识的无头鬼。

“你、你……”张淡顿时吓得连连后退,瞠目结舌。

“嘻嘻,其实洛施的魂魄被我困在了她那具没有头的身体里,而我——你们招来的真正的无头鬼,则偷偷地藏在了洛施的断头里。大家都以为无头鬼是没有头的,可我却偏偏藏在一颗断头里,这招儿高吧?哈哈!”无头鬼说,那个“请灵上身”的招鬼游戏,的确能招来鬼魂。可是鬼魂上活人的身,必须先将活人虐杀,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个活人死后变成厉鬼,无法坠入轮回,也就不会被阴差发现。

最开始,无头鬼虐杀洛施后还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到阳间去,所以便藏进了洛施的断头里。当时它假扮成洛施向韦丽她们嘁“救命”,目的就是想骗韦丽她们将它带到阳间去,没想到却弄巧成拙,将韦丽她们吓得落荒而逃。所以,无头鬼只好又设法困住了涂雅,其目的就是为了引韦丽和张淡再次到那里进行招鬼仪式救涂雅。到时,它才能趁机混水摸鱼,设计让韦丽和张淡主动带它到阳间。可韦丽却想救涂雅而不救它,因此无头鬼只好迷惑了涂雅,让涂雅甘愿为救洛施而放弃返回阳间的机会。

另外,当时攻击涂雅的无头尸才是真正的洛施。洛施不得好死,充满了戾气,一定会拉着涂雅一起下地狱的。

无头鬼被韦丽和张淡带回寝室后,又迷惑7张淡。它挑起张淡和韦丽之间的矛盾,致使张淡杀死了韦丽,它因此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无头鬼说着,走过去拉起张淡的手,温柔的声音从它的脖子里传出来: “以后我们就可以作伴了,虽然我没有头,丑了点儿,但我会对你好的。

”不,我才不要和你这个丑八怪在一起!“张淡惊恐地甩开了无头鬼的手。

”不想和我在一起,那你就得死!“无头鬼恶狠狠地威胁道。

”我情愿去死!“张淡说着,竞一头朝旁边的大石头撞去。紧接着,她的灵魂挣脱了身体的束缚,随着轻风朝阴间飘去。

”不,我不想去阴间,谁能拉我一把?“张淡扯开喉咙大喊起来,可是没有人能听见她的声音。

对了,招鬼游戏!张淡灵机一动,顿时有了主意。

不久之后,一个名叫”请灵上身“的招鬼游戏便悄悄地在X大流传开了。

Introduce:Ask clever night, evil wind blast. Be in to × in the center of crossroad of Daximen, stiff ground is lying the woman student that 4 disguise oneself as become 4 kinds of spirit. 4 schoolgirls are playing a kind of game that enrol ghost. They come from same a dormitory, call Wei Li, the name of a river in Shaanxi and Henan provinces to apply respectively, Tu Ya and piece weak. What Wei Li plays the part of is the ghost that do not have a face, the name of a river in Shaanxi and Henan provinces is applied those who play the part of is the ghost that do not have a head, what Tu Ya plays the part of is ghost of hang by the neck, piece weak those who play the part of is adj/LIT wide devil. They are to be in the ground to went up to draw a big circle with sweet ash first, next the head is touching a head, the hand is playing a hand, smooth foot lies inside circle. The periphery of circle, there is a bowl respectively before the foot of everybody rice, inserting on rice 3 wick those who ignite is sweet. This kind of game that enrol ghost is called " ask clever the upper part of the body " : Soul does not have entity, cannot freely in this world activity. Accordingly, those ghost that are reluctant to leave this world long to get the body of a pair of living person particularly. If living person disguise oneself as becomes ghost to lie in shade to enrage serious place, state oneself are willing to rent corresponding sinister plot the body. As to rice, sweet wait for content with sweet ash, it is the food that before attracting ghost, comes. Before putting rice the foot in everybody, because the foot is to use those who walk,be, contact with the ground everyday, shade gas is the heaviest. Ghost abide is worn the body that alimental aroma enters a person from the foot, the meeting is more convenient. "Ask clever the upper part of the body " began, 4 schoolgirls are uniform ground Qi path: "Fetch Lai Xi, fetch Lai Xi …… " they cried old a long time, however a bit activity did not hear. Of least patience old 3 Tu Ya couldn't help initiating complaint above all: "The game enrolling ghost that I say to this learns to come from clever different website after all clever, cried old a long time, how to connect a ghost shadow to also did not see? You say if it were not for the thing that ghost can think the person cannot do a lot of ordinary people, I just am disinclined to follow you mad. Alas, I am to hope the force of ghost of have the aid of passes coming midterm too! " " the force that I hope to carry spirit looks for a tall rich Shuai Dangnan friendly. " old Wei Li says " I hope ghost helps me become beautiful. " second the name of a river in Shaanxi and Henan provinces is applied say. "I hope ghost helps me punish a person. " old 4 Zhang Danshui. Wei Li mouth sighed, say: "Good, did not complain again, is the where that enrol ghost so easy thing? We close an eye, continue to be called in earnest. Preliminary, since! " Wei Li says, 4 schoolgirls uniform the ground cried to rise: "Fetch Lai Xi, fetch Lai Xi …… " passed more than 10 minutes again, an evil wind is wrapping posse black mist from in the west draw close toward 4 schoolgirls slowly come over. That round black mist was circled a few rounds outside popular grey group hind, what inserting on rice is sweet be lighted actually. Back-to-back, round Hei Wu is then slow

本文标题:请灵上身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489.html

上一篇:纸团怨 下一篇:吸魂菇

相关文章

  • 校园怪谈之隔墙有耳

    【校园怪谈之隔墙有耳】简介:李翔辰的寝室在六楼,是整栋楼的最高层,也是这层楼里唯一的一间寝室。隔壁的几个房间是学校的储物间,平时很少有人来。每到晚上,这里静得出奇,好在都是大大咧咧的男生,倒也没觉出什么,还乐得自在。可今天晚上,李翔辰却怎么也乐不起来了。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都去网吧了,李翔辰独自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一边听着歌曲一边玩着一款最新的游戏。由于没人,所以李翔辰把声音开得很大。...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夜半来想我

    【夜半来想我】简介:这几天,高权发现一件怪事——他的室友徐浩这两天在不停地狂扔废纸。这里所谓的狂扔绝非夸张,而是真的很“狂”。就像今早,高权一起床就发现寝室的地面堆满纸团,层层叠叠,几乎要没过下铺的床了。看着数量如此庞大的废纸,高权惊怒难当,终于忍不住扯住徐浩:“你从哪弄出这么多废纸?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再扔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请你上路

    【请你上路】简介:我再一次用自己的经历证明,女人在逛街时的精力是无穷大的。在陪女友一下午逛了无数条街后,我回到寝室就一头栽倒在了床上,指头都懒得再动一下,时间不长便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回到小时候睡在婴儿床上的感觉。几个模糊的人影推着婴儿床,想让我安然入睡。可是时间一长,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在动。...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它给你的信

    【它给你的信】简介:没有地址的信丁浩浩回到寝室时,另外三个室友正围坐在一起斗着地主,他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径直走到自己的桌子前,准备打开电脑玩游戏。一局打完后,邓成开口告诉他:“今天在收发室拿快递的时候,看到有你的信,就给你带回来了,没有寄信地址,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写给你的。”听他这么一提醒,丁浩浩才看到鼠标垫旁边摆着的米黄色信封,因为信封的颜色和桌子颜色一致,所以他刚刚并没有注意到它。...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纸团怨

    【纸团怨】简介:这几天,高权发现一件怪事——他的室友徐浩这两天在不停地狂扔废纸。这里所谓的狂扔绝非夸张,而是真的很“狂”。就像今早,高权一起床就发现寝室的地面堆满纸团,层层叠叠,几乎要没过下铺的床了。看着数量如此庞大的废纸,高权惊怒难当,终于忍不住扯住徐浩:“你从哪弄出这么多废纸?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再扔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心藏

    【心藏】简介:下了晚自习,李沐紫孤零零地走在路上。今天是室友曹雪的生日,大家都去为她庆祝,虽然住在同一间寝室,但不善言辞的她显得格格不入,很快就被大家孤立了。一想到偌大的寝室只有自己一个人,她开始埋怨起了自己的孤僻。...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不祥之照

    【不祥之照】简介:周末,徐晔陪着他的女朋友陆怡在学校的花园散步,他们牵着手,走在盛开的花草间,很愉快。这时,一个身穿格子衬衫、头戴鸭舌帽的男生走了过来,他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示意了一下,笑着说:“同学,需要我帮你们拍张照吗?”陆怡有点儿害羞,躲到了徐晔身后。徐晔也有点儿不好意思,干笑道:“不用了吧!谢谢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至爱

    【至爱】简介:左菲确信自己看见了鬼。昨天晚上,她把新买的小说落在了教室里,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去拿回来。由于当时室友们都在洗漱,她不好意思叫她们陪着,就一个人向教室走去。来到教室后,左菲摸向墙边的开关,灯却没有亮。大概是坏了吧?左菲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拿出手机按亮屏幕。...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遗失之物

    【遗失之物】简介:我和小桂子第一次见面是在失物招领处,那天我闲得无聊正在练倒立。说起来,本姑娘练习倒立也有一段日子了,好不容易才成功那么一次,小桂子可是第一个出现在我“倒过来的世界”里的人。“你找啥?”我连声热切的招呼都没打,直接开门见山奔向主题。...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血壁怨

    【血壁怨】简介:我可以帮你临近午夜,肖飞晨和陈小双朝教学楼被封锁的顶楼跑去。被铁栏巨锁封起来的楼层过道上布满灰尘,阴风刮过,窗户“咔咔”作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借着月光,陈小双发现铁门内...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