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吸魂菇

2021-06-16 00:04:19 阅读 :

背上长蘑菇

下午,王千喜和瞿勤一进宿舍就看到了摆在苏永床上的一堆蘑菇。

“哪来的蘑菇?不会是苏永知道我俩没吃午饭特意为咱们准备的吧?”瞿勤拿起一个蘑菇闻了闻,这蘑菇不但个儿大,还散发出了一种特别的肉香。

“那还用说,赶紧拿来煮了,我都快饿死了。”他们因为打球错过了午餐时间,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看到这堆蘑菇时恨不得生吃几个。两人分工合作,王千喜洗蘑菇,瞿勤洗昨晚煮面条还没来得及清洗的电热锅。

就在王千喜和瞿勤一块走进洗手间忙活时,一个人影飞快地从阳台外面窜出来,三两下就跑出宿舍朝楼下跑去。

那条人影是苏永,他刚才一声不吭地躲在阳台外面就是怕王千喜和瞿勤发现自己。苏永用一件宽大的外套罩在身上,满脸痛苦地朝树林深处走去。确认四周无人后,苏永把外套脱了下来。他拿出一面镜子转头照向自己的背部,当看到镜子里的东西,苏永又急又怕,恨不得把镜子摔烂。

只见他的背上密密麻麻,长满了黑色的蘑菇,那些蘑菇就像针尖一样刺穿了他的血管和肌肉,从里面钻了出来,苏永甚至能感觉到对应他心脏部位的蘑菇生长得特别快。那些蘑菇以他的血肉为食正在蓬勃生长。

发现背上长蘑菇还是今天早上的事。苏永喜欢睡懒觉,其他同学都出去上课了,他还趴在床上继续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阵莫名的痛楚从背后袭来,苏永“诶呦”一声翻身坐了起来,他伸手往背上探去,摸到了一根软乎乎的东西。想也没想,苏永就把那根东西给扯了下来,顿时一股割肉的痛感从背上传来,疼得他差点翻下床。好不容易忍住疼痛看向手里的东西,苏永吓得张口结舌,那竟然是一朵根部带着血丝的蘑菇。

苏永疯了一般地冲进厕所,镜子里,他的背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蘑菇。还没长出蘑菇的地方也出现了一个个往外凸起的小包,里面有东西往外蠕动着,似乎要破体而出。

苏永吓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咬住一块毛巾闭上眼睛伸手拔向背上的蘑菇,每拔下一朵就像用刀割下他的一块肉,疼得龇牙咧嘴的。正在他忍痛拨蘑菇时,他听到楼道里传来了王千喜和瞿勤说话的声音。

一急之下,苏永拿起拔下的蘑菇放到了自己的床上,自己则跑到阳台外面躲了起来。现在苏永顾不上王千喜和瞿勤吃那些蘑菇的感受了,他想尽快拔掉这些蘑菇,不然让别人看到不知道会怎么想。还好苏永性格坚韧,他一边想着关公刮骨疗伤的故事,一边拔背上的蘑菇,每拔下一朵他就发出一声惨叫。他的脚下横七竖八地扔满了粘着血肉的蘑菇,终于在他拔下最后一朵蘑菇时,因为太过疼痛晕死了过去。

采蘑菇

日落西山,树林里最后一丝余晖也暗了下去。这时,苏永靠着的那棵大树发出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吐着长舌头的鬼倒趴在树冠上正一路往下爬来。长舌鬼爬到地面后卷起苏永脚下的蘑菇放到嘴里津津有味儿地咀嚼起来,那些蘑菇根本不够它吃。那个鬼伸出舌头回昧无穷地舔舐着苏永的后背。

一阵冷风吹来,苏永终于醒了,他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东倒西歪地朝宿舍走去。在他的身后,长舌鬼垂着涎水一直贪婪地盯着他。

苏永回到宿舍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他呻吟了一声,没人发现更好,先把伤养好再说。苏永趴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因为失血过多他感到非常的累,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宿舍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拿着袋子的男生走了进来,来人叫刘鑫鑫是苏永的舍友。刘鑫鑫嘴角泛起一丝诡笑,径直地走向苏永。他掀起盖在苏永身上的被子,当看到苏永背上大大小小的血窟窿时,刘鑫鑫气得鼻子都歪了。按照刘鑫鑫的预测,苏永背上的蘑菇现在正是成熟采摘之时,他准可以采上满满一袋子,没想到却被人提前给采走了。

气愤之余,刘鑫鑫并没有气馁,他拿出一把种子像种豆子一般挨个种在了苏永背部的血窟窿里面。种完后,刘鑫鑫看了一眼手机,估摸着蘑菇下次成熟的时间,这才起身离开宿舍。

因为是直接浸泡在血窟窿里面的,吸收了苏永的精血后,这些种子生长得特别快,才一会儿的功夫就长成了一朵朵的小蘑菇。苏永的脸色也越来越白,他感觉身上的血液流动得非常快,好像有无数根小吸管在吸他的血,只是他四肢无力根本没有力气可以挪动自己的身体。就在苏永背上的蘑菇越长越盛时,一条鲜红的舌头从门缝里钻了进来,那条舌头像条长蛇般灵活地在地上爬行,它沿着床脚一路爬到苏永的床上,很快它就爬到了苏永的背上卷起上面的蘑菇,然后往门外拖去。苏永惨叫一声,与此同时一个人影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剪向那条长舌头,门外发出了一声厉鬼的惨叫声。

刘鑫鑫冷笑道: “找死,他是我的,敢跟我抢只有死路一条!”原来刘鑫鑫并没有真的离开宿舍,他只是做了一个离开的假象,然后又折回来躲在了洗手间里。果然不出他的预料,在蘑菇成熟之际会有其他鬼魂跑来偷采。

那个长舌鬼在门外嚎了一阵,因为被刘鑫鑫重创了一下,它没有力气反击,过一会儿就自行离开了。

刘鑫鑫这才发出得意的笑声,他按住苏永的背部丝毫不顾及苏永的哀求,双手不停地采下那些蘑菇扔进袋子里。看到苏永血流如注,气息虚弱,刘鑫鑫思索片刻自言自语道: “连续让他培植这些蘑菇说不定他会立即死掉,先让他休息几天再说吧。”打定主意,刘鑫鑫提起那袋沉甸甸的蘑菇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宿舍。

计划被扰

在同学的搀扶下,苏永去了学校的医务室处理好了伤口,关于他伤口的来历医生怎么也不相信他的解释,苏永也只好作罢。这几天他心神不宁的,总是无法集中精神,一点声音也能让他心惊肉跳。而宿舍的其他两个同学王千喜和瞿勤好像消失了一般,已经有好几天没回宿舍了。

一天晚上苏永正想睡觉,突然之间有人走了进来,一看竟然是自己一直牵挂着的两个人。

“你们去哪儿了?”苏永问道,他发现王千喜和瞿勤的脸都白得像一张纸。

“还能去哪儿,玩去了呗。”王千喜脸色黯然地问道, “刘鑫鑫来过了?”

提起刘鑫鑫苏永就打了一个哆嗦,好在有王、瞿两人在场,他心里胆大了很多,马上把刘鑫鑫在他背上种蘑菇的事详细地说了出来。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这事是千真万确发生过的!”担心他们不相信,苏永还特地撩起衣服让他们检查自己的背。

“我们信。你的伤也快好了,估计他马上就要再来种蘑菇了。这次我们一定帮你抓住他,不过也需要你的配合。”

在和两人商量好对策后,苏永一口就答应了。果不其然,两天后的一个晚上,苏永正躺在床上看书,刘鑫鑫如鬼魅一般地出现在宿舍当中。

“你是怎么进来的?”看着紧闭的房门,苏永害怕地问道。

“那个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咱们要开始种蘑菇了。”刘鑫鑫狞笑着一步步走上前。

苏永虽然害怕,但按照计划他还是乖乖地转身趴了下来。

“这么听话?”想不到苏永这么配合自己,刘鑫鑫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不过他急着下种子也就没多想,但就在他掏出种子准备往苏永背上种下去时,突然一条舌头凌空而降, “嗤啦”一声锁住了刘鑫鑫的脖子。刘鑫鑫被锁得双眼翻白,他挥舞着身子往后倒去。那条舌头的主人怪叫着发出了一阵如夜猫子的笑声,苏永想起来一定是上次那个长舌鬼来报仇了。因为刘鑫鑫剪伤了它的舌头,它一直潜伏在周围就等着刘鑫鑫出现好报那一“剪”之仇。最后刘鑫鑫毫无招架之力地被那条舌头从门缝里拖了出去。苏永看得眼睛都直了,这么说来刘鑫鑫早就不是一个人了,想不到变成鬼的刘鑫鑫竟然往自己身上种蘑菇。苏永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哎!计划失败了!”王千喜和瞿勤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脸上说不出的沮丧。本来想等刘鑫鑫低头下种子时抢过他手里的种子,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鬼来搞乱了全盘的计划。

“你们也看到了,刘鑫鑫落到那个长舌鬼手里一定是凶多吉少,这样也省得我们自己动手了,岂不是更好?”苏永安慰道。

“当然不好了!”瞿勤一声吼道,苏永吓得心脏差点跳出喉咙, “刘鑫鑫被掳走了,也相当于种子被劫了,我们得去救他。”

抢夺种子

“你们什么意思?”苏永听这话里似乎有其他的意思,只是他暂时猜不出来。

“你们需要那些种子?”

“算你聪明,对,我们急需那些种子,没有那些种子我们很快就会没命的。”瞿勤来回地在宿舍走了几圈,显得非常烦躁。

突然瞿勤停下脚步,他蹲下身从地上捡起了一样东西,惊喜地嘁道: “种子!”

其实苏永早就看到了,刘鑫鑫在被野鬼勒住喉咙时,他手里的那包种子就掉在了地上。他不知道那包种子对王、瞿两人有这么重要。

“我们有救了!”瞿勤的一双眼睛火辣辣地盯在了苏永身上。

苏永用被子遮住他光着的上半身: “你想干吗?”

“放心好了,舍友一场我们是不会在你背上种蘑菇的。”瞿勤吞咽了一下口水,似乎在努力压制自己的念头。他俩不想对苏永透露更多的信息,转身拿着种子包火急火燎地往门外走去。

苏永只觉得身上一阵发冷,心神越来越不安。就在他昏沉沉地想要入睡时,刘鑫鑫带着一股旋风闯了进来。刘鑫鑫面目狰狞,脖子被勒掉了半截,大半个脑袋斜靠在肩膀上,他说话的时候用两只手扶住脑袋以防震动太大脑袋掉下来:“那包种子呢?”

苏永想不到刘鑫鑫这么快就从那个长舌鬼的手里逃了回来,他语无伦次地不知说什么才好。见他有话不想说,刘鑫鑫伸出一只枯骨般的手指猛地掐住他的喉咙恶狠狠地吼道: “不说我就掐死你!”

瞬间一股寒流从苏永的喉管浸入他的全身,苏永的胸口猛地一抽,似乎真的要背过气去。见状,刘鑫鑫松开枯指道: “没那么容易让你死,要死也得为我死,这样才有价值。说吧,那包种子你藏哪儿了?”

苏永不敢再惹怒刘鑫鑫,深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 “被瞿勤拿走了。”

刘鑫鑫听了非常愤怒,那颗原本就快断了的脑袋此刻往下一歪就滚落到了地上。刘鑫鑫跳起来把那颗头重新安回到脖子上,这才重新化为一股旋风冲出了宿舍。

刘鑫鑫走后不久,王千喜和瞿勤就跑了进来,两人上气不接下气地道: “刘鑫鑫在到处找我们,这包种子绝对不能落到他的手里。苏永你再帮我们一个忙,把这包种子藏在你身上好吗?”

这回苏永学乖了,他冷冷地道: “我为什么要帮你们?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除非你们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

瞿勤见苏永目光坚定,他幽然道: “最近你是不是总感觉六神无主,睡觉时还有灵魂出窍的感觉?”苏永点头默认。

“那就对了!刘鑫鑫种在你背上的那种蘑菇叫吸魂菇,它不但吸人的精血还吸人的魂魄,活人都有三魂,一旦被吸魂菇连续种上三次吸掉三魂后就会变成行尸死掉。”

苏永惊骇不已,瞿勤接着说道: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把种子种到你的背上,等刘鑫鑫走后再取出来,你放心,种子从破体而出到发芽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事关自己的性命安危,苏永连忙起身让王、瞿两人把种子种在了他的后背。事情办好后,王千喜和瞿勤刚跑到阳台躲起来,刘鑫鑫就闯了进来。

两鬼争斗

刘鑫鑫用力吸了吸鼻子,径直走向阳台,搜寻无果后又回到苏永的床前: “他们在哪儿?你一定知道他们的藏身之处!”

苏永怒道: “那是你的事,我没义务帮你!倒是你刘鑫鑫,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刘鑫鑫冷笑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让我复活我只得牺牲兄弟你了。”

刘鑫鑫说早在一个礼拜前,他就因为不小心吃了尸体上长出的蘑菇中了尸毒而死。死后,他的鬼魂无意中得到了一包吸魂菇的种子,知道鬼魂只要吃掉已经吸取活人三魂的吸魂菇,就能重返躯壳回到阳间的事。于是,他趁尸体还未腐烂变质,急忙赶到学校把种子种在了苏永的背上。

“你重回阳间的构想不错,只是这所学校的学生那么多,你为啥偏偏在我背上种植那种鬼蘑菇啊?更何况咱们同宿舍多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苏永的话近情近理,刘鑫鑫似乎有点愧疚,很快他就辩驳道: “这也不能怪我,谁让你跟别人不一样呢?!”

“我有啥跟别人不一样的?”就在苏永正要套取更多有关吸魂菇的信息时,那个长舌鬼又突然出现了,不过这次它的目标不是刘鑫鑫,而是苏永。谁也不知道,只有长舌鬼自己知道,他曾吃过一次苏永背上的吸魂菇,舔舐过留存在苏永背上吸魂菇的味道。那样的美味令他至今难以忘怀,所以当他看到光着上身的苏永时,他就按耐不住了,直接凌空扑了上去。

苏永是刘鑫鑫还阳的唯一机会,刘鑫鑫怎么可能让他受到伤害?当长舌鬼的身体扑过来时,刘鑫鑫眼疾手快迅速伸出一只利爪抓向了长舌鬼的心脏。长舌鬼身体一偏躲了过去,刘鑫鑫不依不饶,趁长舌鬼还没站稳脚跟又一双利爪猛扑过去,长舌鬼就地一滚,它看一眼刘鑫鑫嘲弄般地扔过来了一样东西。

那东西在地上滚了一圈就停住了,苏永仔细一看,差点吓得魂飞魄散,那竟然是刘鑫鑫尸体上的脑袋。长舌鬼显然已经找到了他藏尸的地方,而且把他的尸体给分解了。

“不!”刘鑫鑫发出一声撕心肺裂的吼叫,他的肉身已毁,还阳的计划算是彻底破灭了。现在他万念俱灭,只一心想同那个长舌鬼拼命。

两个鬼像两只猛兽一样扑在一起打得天昏地暗,直到从宿舍打到门外,消失在夜空中。

合适的躯体

等到一切都风平浪静了,王千喜和瞿勤才从阳台外面走了进来。两个人拿出刀子,让苏永用牙齿咬住被单忍住痛。当刀尖把背里面的种子全都挑出来后,苏永疼得脸都发紫了。他虚脱地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怎么不留一些种子在我的背里面,你们不正需要那些吸魂菇吗?”

上次从医务室拿回的药水还在,俩人给他的伤口涂上药水再绑上绷带,一切忙完后,王千喜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能藏在刘鑫鑫眼皮底下还不被他发现的能是常人吗?”

瞿勤数好一些种子交到苏永手里道: “你说的没错,我们不是常人,这还多亏了你床上的那堆蘑菇。”

那天王千喜和瞿勤吃了那堆吸魂菇后就相继昏倒被送进了医院,原来吸魂菇只有被鬼魂吃了才有用,相反活人吃了就等于吃了毒药。两个人在医院躺着一直昏迷不醒,直到昨天灵魂离体后才知道生命危在旦夕,只好寻找吸魂菇用来吸取活人魂魄补全自己的残魂,才好重返躯体回阳。

“这些种子交给你,你要及时把它们种植在合适的躯体里面才能吸魂,不然是补不回来你那丢失的两魂的。”

“合适的躯体?”苏永喃喃道, “难道都要像我这样健美的身材才适合种植?”

王千喜白了他一眼,所谓合适的躯体是指那些晚上睡觉喜欢光着膀子并且趴着睡觉的男生,据说人的灵魂在这样放松自如的状态下警戒性是最低的。那时候种下吸魂菇的种子百分之百地能够吸取他们的灵魂。

王千喜和瞿勤交代完毕后,两个人飘飘荡荡地离开宿舍越走越远,苏永知道他们是去宿舍楼挑选合适的躯体去了。也难怪刘鑫鑫要选自己下手,因为整个宿舍都知道他喜欢一年四季光着膀子趴着睡觉。那么除了他之外还有谁喜欢这样睡觉呢?苏永盯着手里的吸魂菇种子陷入了沉思。

Introduce:Dawdle grows on the back afternoon, wang Qianxi and Qu Qin saw the one caboodle dawdle that is placed on Su Yong bed into the dormitory. "The dawdle that which come to? Won't be Suyong knows me two did not eat lunch to be what we prepare designedly? " Qu Qin takes a dawdle to hear, this dawdle not only size is large, still send out gave a kind of special meat sweet. "That still is used say, take rapidly boiled, I am fast starved to death. " because they play a ball game missed lunch time, get the back after prothorax is stuck early with respect to hunger, see when this piles dawdle, wish to eat a few raw. Two people cooperate with division of labour, wang Qianxi washs mushroom, qu Qin washs the electric heat pan that boiled noodle to still do not have there's still time to clean last night. Be fond of in Wangqian and when Qu Qin walks into closet to work together, a people is rapid the ground from outside the balcony change comes out, 29 run dormitory government runs downstairs. That people is Su Yong, he a moment ago not throat ground hides outside the balcony to be afraid that Wangqian is fond of He Quqin to discover his namely. The coat fish trap that Su Yong uses a bounty is on the body, go in bitterly Chao Shulin all over the face. Affirm all around after nobody, su Yong doffed jacket. He takes out one side mirror to turn a back that is reflected to oneself, should see the thing in the mirror, su Yong is afraid of urgently again again, wish to throw the mirror sodden. On the back that sees him only thickly dotted, overgrow black dawdle, those dawdle resemble pinpoint and same piercing his blood-vessel and muscle, got out from inside, su Yong can feel correspondence even the dawdle of his heart place grows particularly quickly. Those dawdle are growing flourishingly to feed with his flesh and blood. Discovery grows dawdle or the thing this morning on the back. Su Yongxi sleeps happily lie-in, other classmate went out to attend class, he still bends over to continue to sleep on the bed. Also did not know to sleep how long, the suffering with unspeakable gust comes over from backside, su Yong " hey You " turn over sat, he stretchs his hand to go toward the explore on the back, felt soft thing. Also did not think, su Yong gives that thing pulled, immediately a keenly feel that cuts the flesh uploads from the back come, ache so that his within an inch of breaks up to get out of bed. Good keep back not easily look sorely to the thing in the hand, su Yong is frightened at a loss for word, that is the worry that ministry of a root is bringing hematic silk actually. Su Yong became mad popularly develops a toilet, in the mirror, the overgrow on his back greatly little worry. The place that has not grown a dawdle also appeared each outside raised packet, there is a thing to wriggling outside inside, should break system it seems that and go out. Su Yong was psyched out, did not know to produce what job, a towel closes his bite into the eye stretchs his hand unplug the dawdle on support or oppose, every unplug below one resembles cutting a flesh that issues him with the knife, be fond of those who get a grimace in pain. Stirring worry very reluctantly in him when, he hears corridor

本文标题:吸魂菇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492.html

上一篇:请灵上身 下一篇:至爱

相关文章

  • 半夜撞墙的声音

    【半夜撞墙的声音】简介:林香这人,本来就性格比较内向,不太爱说话,再加上是从农村出来的,不比城里女孩有钱,娇贵,更是多了几分自卑,于是和宿舍其他女生很少来往。久而久之,舍友们也都不怎么理她了,去玩也基本不叫她。...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恶斗纸灵

    【恶斗纸灵】简介:周五晚上,我和胡世必在外面吃宵夜,直到凌晨两点多才醉醺醺地回到学校。我们脚步踉跄地走在校道上,突然有人狠狠地撞倒了我,气得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别骂了,撞倒你的人好像是你的女神白美美!”胡世必边说边将我扶了起来。我顾不上疼,伸长脖子瞪大眼睛往前看,果真看见白美美飞快地往后山跑去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请你上路

    【请你上路】简介:我再一次用自己的经历证明,女人在逛街时的精力是无穷大的。在陪女友一下午逛了无数条街后,我回到寝室就一头栽倒在了床上,指头都懒得再动一下,时间不长便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回到小时候睡在婴儿床上的感觉。几个模糊的人影推着婴儿床,想让我安然入睡。可是时间一长,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在动。...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诡异的舞步

    【诡异的舞步】简介:“马玲,你……”我欲言又止的看着马玲,“怎么了?”马玲停下了刷牙。我鼓起勇气,“马玲,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我?”马玲好笑地吐掉嘴里的白沫,“还能去哪儿?在宿舍一起和你们睡觉呗。”我认真的盯着马玲,她不像是在说谎啊。可是,昨天晚上,她明明就穿着舞鞋出去了,很晚才回来。略微思量,我没有把她出去的事情告诉她,我决定今天晚上叫上马玲的男朋友也是我从小的好兄弟李黑偷偷跟踪马玲,看看马玲究竟去了哪里。晚上穿着舞鞋出去跳舞?这可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这件事情太蹊跷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系好安全带

    【系好安全带】简介:半夜一点,王聪趴在写字桌上睡着了。但是王聪的手并没闲着,以正常的速度写着课题研究。一个红衣长发的女鬼站在王聪背后,附身拉着王聪的手,一边写一边笑。她嘴唇惨白,牙齿带有血红,长发垂下来盖住了王聪后脖颈。王聪恍然坐起,满头大汗,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梦到红衣女鬼了。王聪收拾了一下写字桌,接了一杯水喝下。忽然,他发现室友秦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躺着,表情僵死,由于是侧睡,那只睁着的眼睛刚好盯向自己。...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心藏

    【心藏】简介:葛小彤摸索着踏上六楼的台阶,回头向漆黑的楼梯口望了一眼,确信那个黑影没有追上来,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颤抖着掏出手机给男朋友安震打了过去。...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额头有盏灯

    【额头有盏灯】简介:李翔辰的寝室在六楼,是整栋楼的最高层,也是这层楼里唯一的一间寝室。隔壁的几个房间是学校的储物间,平时很少有人来。每到晚上,这里静得出奇,好在都是大大咧咧的男生,倒也没觉出什么,还乐得自在。可今天晚上,李翔辰却怎么也乐不起来了。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都去网吧了,李翔辰独自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一边听着歌曲一边玩着一款最新的游戏。由于没人,所以李翔辰把声音开得很大。...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免费试吃

    【免费试吃】简介:周未明和邹鑫联在寝室里吃火锅,碰到宿管查寝,情急之下从窗口跳了出来。两个人都没来得及换鞋,趿拉着拖鞋,准备去网吧好好玩玩再回寝室。周未明边走边说:“真倒霉,我还没吃饱呢!”...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梳掉你的命

    【梳掉你的命】简介:夜凉如水,401女生宿舍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酣睡声,只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那是一个女人的低喃声,似乎在自言自语。“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一梳梳到……”唐晓芙的睡眠较浅,很快她就被浴室里的声音给吵醒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小心它拍肩

    【小心它拍肩】简介:凌晨四点,网吧里的人大都昏昏欲睡,只有寥寥几个精力旺盛的人还在专心地打游戏。许文海趴在柜台上,脑袋就像招财猫的手一样,下去,上来,下去,上来……他实在太困了。白天上了一天的课,晚上又没有休息,体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他知道自己不能睡,万一有人丢了东西,老板一定会扣他的工钱。但他的眼皮根本不听使唤,沉重的像是灌了铅一样。他拿起笔,准备在胳膊上扎一下,让自己清醒些。突然,“啪”,也不知是谁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吓得他一下子坐了起来,瞌睡在瞬间全都消失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