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系好安全带

2021-06-15 23:58:34 阅读 :

401寝室就住着两个男生,分别叫姚刚和张大明。李小自搬进来的时候是晚上,姚刚和张大明已经躺在了床上,诡异的是,两人胸口都系着一条带子,带子两头分别固定在床架上。

李小自铺好床刚躺下, “请系好安全带。”一句说话声就传到了他的耳边。李小自看了看张大明和姚刚,发现两人都闭目熟睡着,一时不知道是谁说的这句话。

床很大,李小自睡相一直很老实,睡熟时从没有掉下床过,系什么安全带?简直多此一举。因为太累,李小自没有多想,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一阵汽车发动机启动的轰鸣声,惊醒了李小自。声音就来自门外,李小自蒙了,门外是过道,怎么可能会有汽车呢?

李小自下床推开门一看,果真有一辆小车就停在过道里,不过,发动机是开着的。李小自正好驾照刚拿到,一直苦于没车开,见车里没人,犯起了车瘾,就坐到驾驶室里,开动了小车。

小车缓缓朝过道深处驶去。

“请系好安全带。”李小自正全神贯注地开着车,冷不防从背后传来这么一句话,吓了李小自一跳。他回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车后座居然坐着一个鬼,一个没有五官,只有一张光滑脸皮的鬼。

与此同时,小车也开到了过道的尽头,李小自想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到“嘭”的一声响,小车撞在了墙壁上,强大的冲击力把没有系安全带的李小自从车前窗抛了出去……

“嘿嘿,谁叫你不系安全带的,活该!”鬼走下车,朝躺在地上双目紧闭的李小自阴阴地笑了起来……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李小自仿佛听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连忙一睁眼,看到姚刚和张大明正站在他跟前,显然,是这两个人正在叫唤他。

李小自迅速朝左右看了看,吃了一惊,发现自己正睡在床旁的地上,不禁纳闷儿不已:他明明记得从车里被抛出后,落在过道的地上,就昏了过去。

“你昨夜是不是做了个梦,梦见过道上有辆发动的小车,车里坐着一个鬼,然后,小车就撞墙了,你就被扔了出来?”姚刚面色平静地问道。

“你们怎么知道?”李小自惊得目瞪口呆,说道, “这真是一个梦吗?可我总感觉不是梦,就像真的一样。”

“我们都做过这个梦,几乎每隔一段时间,这个梦就会出现,后来我们想到了一个办法,在睡觉时系上安全带,这么一来,果然以后就再也没做过这个怪梦。”张大明继续说道, “刚开始我们也不相信这是个梦,有一天夜里,我亲眼看到姚刚的床在摇晃,然后姚刚摔下了床,而姚刚本人醒来时,却说他乘车没系安全带。”

“这间寝室并没有什么怪异的情况,怎么会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李小自心有余悸地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张大明看了一眼姚刚,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 “不管怎么样,以后记着睡觉时系好安全带就行了,我保你没事。”

“好吧。”李小自点了点头,但从张大明说话时的表情来看,李小自断定这间寝室以前一定发生过什么事。

第二天晚上,李小自很晚才回到寝室,不过回来时,带来了一枝花。这枝花非常怪异,除了顶端花朵是白色的外,花枝和叶子都漆黑如炭。一进入寝室,李小自就右手举着花,弯着腰身体前倾,小心地在寝室里到处走动着。

姚刚和张大明不知李小自在搞什么鬼,他俩紧盯着李小自的一举一动,脸上布满疑惑的表情。

李小自走着走着,原本花瓣紧缩的那朵白花,突然一下子盛开了,更诡异的是,花瓣随之脱落,纷纷落在了地上。

“不好,寝室有鬼。”李小自惊恐地叫道, “我手中抓着的这枝花,可不是普通的花,它是用对鬼非常敏感的冥纸制作的。这枝花能探测到方圆五六米远的一切鬼魂,如果附近有鬼魂,鬼魂的阴气就会被花朵吸收而致花瓣脱落。”

“张大明,我说寝室有鬼,你就是不信,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姚刚颤抖着嗓音说道, “一定是小蔡变成了鬼,不然,好好一间寝室,怎么可能发生这么诡异的事件呢?”

“小蔡是谁?”李小自眼珠一转,问道。

“小蔡是曾经住在这间寝室的一个男生,前不久,出了车祸……”张大明瞪了一眼姚刚,叙述道:

小蔡家里条件好,一年前就有了一部属于自己的小车,前不久,和女朋友赵珊珊在一次飙车中,因为驾驶室安全带卡扣坏了,小蔡就没系安全带,结果出了车祸,车撞到了路栏。

在紧急关头,小蔡虽然及时踩住了刹车,但还是被惯性扔出了车外,脑袋摔破当场就死了。庆幸的是,幸亏小蔡刹车踩得及时,又因为系着安全带,赵珊珊只是前额有点擦伤,生命并没有什么大碍。

“照你这么说,这个鬼确实有可能是小蔡。可是变成鬼后的小蔡为什么要在这间寝室里折腾人呢?”说到这里,李小自眼睛一亮,紧盯着张大明和姚刚说道, “是不是你们俩做了对不起小蔡的事?”

姚刚和张大明一听,紧张极了,拼命地摇着头。

“这就怪了,看来赵珊珊是个关键人物,明天找个时间问问她。”说完,李小自就上床睡觉了,不过,他没忘记,在睡觉前系上了安全带。

半个小时后,姚刚和张大明也上床睡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当李小自感觉自己瞌睡上瘾,再也忍不住想睡觉时,连忙往嘴里塞了一样东西,然后解开了安全带。

睡着睡着,和昨夜一样,李小自被一阵发动机声响惊醒之后,身不由己地一挺身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跳下床,迈着僵硬的步伐朝大门走去。

就在这时,一阵苦涩的感觉,从嘴里传了过来,李小自激灵一下,意识到了什么,一回头,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床上还躺着另一个李小自。

李小自猛然意识到,他此时的状态只是一个魂魄,而床上的李小自则是他的肉体。李小自暗自庆幸,幸亏他晚上早有准备,那含在嘴里的黄连胶囊,想必现在已经溶化,强烈的苦昧,此时正刺激着李小自嘴里的味觉。

人的魂魄来自肉本,肉体被苦昧刺激,魂魄自然就能感觉到,因此,处于迷糊中的李小自魂魄,就这样被苦味刺激醒了……

李小自的魂魄来到的门外,和昨晚一样,一辆已经发动的小车停在过道里。李小自想了想,钻进小车里,坐在了驾驶室座位上,开起了车。

一阵阴风在背后吹来,李小自吓得一激灵,立刻明白了什么。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一颗狂崩乱跳的小心脏尽量保持着平静。

李小自回过头来,果然,车后座坐着一个鬼,手中抓着一个很像安全带的带子,光滑的脸上仍然没有五官,只是一张白皮,疹人极了。

“你、你这个一一鬼一点都不恐怖,嘿嘿。”李小自强忍着恐惧,咧开嘴故作轻松一笑,说道, “故意把五官藏起来,是不是不想让人看见你那张鬼脸?”

这个鬼可能没料到李小自的魂魄这么清醒,明显感觉大吃了一惊。

“我把安全带卸下了,你就等着被抛出车窗外吧。”这个鬼恶狠狠地说道。

“你,你不是小蔡。”李小自盯着这个鬼手中的安全带,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脱口叫道, “你到底是谁?”

李小自这一句话,没想到居然吓到了这个鬼,这个鬼脸色大变,一闪身,竟然跑了,与此同时,鬼在过道周围布置的这些道具,包括这辆小车都跟着消失不见了……

李小自的魂魄回到身体后,当即把姚刚和张大明叫醒了,把刚才自己魂魄经历的事,对这两人说了一遍。

“小蔡并没有变成鬼,这个鬼另有其人?”姚刚大吃一惊,问道,“李小自,你的根据是什么?”

“很明显,小蔡有好几年开车的经验,他手中拿的根本不是汽车安全带,汽车安全带不是那种带子。可是这个鬼却说是汽车安全带,肯定有什么原因”李小自皱着眉头,继续说道, “另外,当我指出这个鬼不是小蔡时,这个鬼显然吓坏了,一溜烟儿就跑了,它这是做贼心虚,更加证明这个鬼不是小蔡。”

“如果小蔡没有变成鬼,那只有一种可能,鬼是赵珊珊。”张大明说道, “赵珊珊和小蔡坐的是同一辆车,而且赵珊珊乘坐的是副驾驶位置,出车祸后,不可能小蔡死了,赵珊珊却一点事也没有。另外,赵珊珊根本不会开车,完全可能把一根假安全带,误以为是真安全带一直带在身边。”

“难道赵珊珊一直以为小蔡没系安全带,是我们捣的鬼?因此她变成鬼后,才对我们纠缠不休。”姚刚问道。

“对了,李小自,既然你可以用冥纸做成纸花,来辨别寝室里有没有鬼,那就一定有办法对付这个鬼,对不对?”张大明想了想,又问道。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寝室有问题,不然,夜里怎么会无缘无故从床上摔下来?”李小自苦笑地说道, “纸花不可能辨别鬼,我是故意骗你们的,不这么做,你们怎么会说出小蔡出车祸的事。”

姚刚和张大明一听,气大了……

又是一天晚上,正在寝室的李小自和姚刚忽然接到张大明的电话,说发现了新问题,他正在跟踪赵珊珊,朝学校教务处大楼走去。

“这么晚,赵珊珊为什么去教务处大楼昵?”姚刚问李小自。

“别问了,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李小自和姚刚迅速离开寝室,来到了教务处大楼,找到了躲在墙角的张大明。

顺着张大明手指的方向一看,李小自和姚刚惊得浑身一哆嗦,教务处大楼后墙与学校围墙之间的空地上,竟然有一辆小车。此时,赵珊珊面无表情,正迈着僵硬的步伐,一步一步朝小车走去。

“我的妈呀,赵珊珊还真是一个鬼。”姚刚胆战心惊地说道。

这时,赵珊珊已经走到车里,在驾驶室座位上坐下了,诡异的是,小车开了起来。李小自仔细地观察着这一切,感觉不对劲儿,趁姚刚和张大明没注意,伸手从口袋里抓出一把朱砂来,朝赵珊珊撒去。

也就在这一瞬间,那辆小车忽然不见了,正在开车的赵珊珊,一屁股坐空,跌倒在地上。

“我怎么在这儿?”赵珊珊仿佛从梦中惊醒过来似的,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脸上布满了恐惧的表情。

“赵珊珊不是鬼,她应该是被鬼迷惑了,才走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刚才那个小车只是鬼布置的障眼法。”说着,李小自从后墙现身出来,走到了赵珊珊面前,搀扶起赵珊珊。

“李小自,你怎么在这儿?”赵珊珊惊讶地问道。

“你们俩认识?”姚刚和张大明吃惊极了,同时问道。

“实话对你们说吧,李小自是我的表哥,对灵异事件略有研究,斗败过几个鬼。”赵珊珊骄傲地说道, “知道你们寝室发生诡异事件后,我也以为是小蔡变成鬼,回到寝室来捣乱,于是就找到李小自,告诉了他这一切。李小自觉得很有意思,为了解开这个谜,就搬进了这间寝室。”

“这个鬼不是小蔡,却很狡猾,弄出一辆小车来,然后和安全带挂上钩,确实能掩人耳目,让一般人误以为是死后的小蔡在作怪。”李小自接上话说道, “现在看来,这个鬼见我发现小蔡不是鬼后,为了把注意力转移到赵珊珊身上,就迷惑住赵珊珊,来让我以为赵珊珊就是那个鬼。”

“那这个鬼会是谁?”姚刚紧张地问道。

“要查清这个鬼是谁,还得从安全带人手,但我可以肯定,昨天夜里看到鬼手中拿的那个安全带,一定不是汽车安全带。”李小自回答道。

见天色不早了,李小自决定亲自护送赵珊珊回寝室,姚刚和张大明一见,就先回寝室了。

送完赵珊珊,李小自回到寝室,却发现寝室只有张大明一个人,而且张大明看上去非常恐惧,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这么晚,姚刚呢?”李小自问张大明。

“我也不知道,走着走着,我回头一看,就发现姚刚不见了。”张大明惊恐地说道。

“怪事,刚刚排除掉赵珊珊是鬼的疑惑,姚刚怎么就不见了呢?”李小自皱起了眉头, “难道姚刚是个鬼,见我发现了秘密,就先跑了?”

整整一夜,姚刚都没有现身,到了傍晚的时候,李小自的手机终于接到了姚刚打来的电话。

“我在后山绝壁那儿,快来救救我!救……”手机那头,传来一阵“嗞嗞”的杂音后,再也没有姚刚的声音了。

后山,李小自知道,就在学校的后面,有百十米的距离。李小自不敢耽搁,当即收拾好东西,准备闯一闯后山。

就在这时,寝室门推开了,张大明和赵珊珊走了进来,一看李小自背着包的架势,都愣住了。

“表哥,你这是要去哪儿?”赵珊珊问。

李小自一见,就把接到姚刚电话的事,对赵珊珊和张大明说了一遍。

“后山绝壁那儿?对了,姚刚和我业余时间挺喜欢攀岩,他一定在攀岩时遇到了什么危险。”说到这里,张大明眼睛一亮,叫道, “我想起来了,我们夜里见到那个鬼手中拿着的安全带,很有可能就是姚刚在攀岩时,系在身上的安全带。”

“对啊。”李小自恍然大悟,说道,“难道姚刚在攀岩时安全带没系牢,摔死了?”

“看来,姚刚给你打电话,很可能是个陷阱。”张大明提醒道。

李小自知道自己没的选择,只能独自前往后山。张大明和赵珊珊一见,非要一起去,李小自只得同意。

就这样,一行三人在天黑下来的时候,赶到了后山绝壁那儿。李小自走到崖顶,用手电筒朝崖下一照,虽然整个悬崖并不高,也就十几米,但整个崖壁非常陡峭,确实适合用来做攀岩活动。

就在这时,一团黑烟从崖底升起,渐渐笼罩整个崖壁,有上升漫延到崖顶的趋势。更令人恐怖的是,黑烟中有个骷髅头,一双黑洞洞的眼睛紧盯着李小自,猛地张开大嘴朝李小自吞来。

李小自担心张大明和赵珊珊安全,一转身,却发现张大明早吓得不见了。李小自保护好赵珊珊,连忙从包里掏出一包朱砂来,咬破食指,吮了一滴鲜血喷在朱砂上,一扬手,朱砂向黑烟洒去。伴随着一阵“嗞嗞”的烧焦声响,黑烟一下子散去了。

“救救我,快来救救我。”崖下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求救声。李小自用手电一照,惊呆了,呼救的人,竟然是姚刚。

李小自和赵珊珊连忙从旁边小路跑到了崖底,只见姚刚衣裳褴褛,正在原地打转,似乎迷路了。李小自一下子明白了,姚刚是被鬼打墙的幻象所迷惑了,只能不停地在原地打转。

李小自掏出一张纸符来,念念有词地贴在了姚刚的脑门上,姚刚停住了转动,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姚刚,你怎么来到后山了?”李小自问道。

“那个鬼一定是张大明,是的,一定是他。”姚刚吓坏了,身子不停地颤抖着,说出了来后山的缘由——

小蔡不是寝室那个闹鬼的鬼,赵珊珊也不是一个鬼,安全带又不是汽车安全带,种种迹象让姚刚立刻想到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

就在一个多星期前的周末,姚刚和张大明结伴去后山绝壁去做攀岩活动。两人来到崖底后,在系安全带时,张大明由于忙着拴绳子,腾不开双手,就叫姚刚帮他系了安全带。

然而,急急忙忙中,粗心的姚刚,没把张大明安全带的卡扣固定到扣眼里,只是把卡扣往扣眼一塞就了事了。当张大明和姚刚攀岩到绝壁一半时,张大明安全带的卡扣从扣眼里滑出,失去安全带保护的张大明,一个后仰,坠下了悬崖,翻滚几下滚进了草丛中。

姚刚吓坏了,连忙下到崖底,然而,诡异的是,姚刚找遍了崖底的草丛,都没有发现张大明。百思不得其解的姚刚,最后只好独自回到学校,直到晚上时,张大明才回到了寝室。

张大明只是额头有些擦伤,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碍。姚刚松了一口气,就把张大明摔下来后,他没有找到张大明的事,对张大明说了一遍。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滚进一个洼洞里,可能是洼洞的野草长得很茂盛,离坠下来的地方又有好一段距离,所以你才没找到我。”张大明的解释合情合理,姚刚听完后,就没放在心里。

一天之后,小蔡出车祸的消息传到了学校,然后寝室就开始闹鬼了,由于所有的线索明显都指向小蔡,因此姚刚一点也没怀疑到张大明身上。直到昨晚,排除了小蔡和赵珊珊是鬼的嫌疑后,李小自又提到了那个安全带,姚刚这才怀疑到了张大明身上。

和一个鬼在一个寝室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姚刚越想越怕,李小自送赵珊珊回寝室后,姚刚再也不敢和张大明在一起,就偷偷溜了,在网吧混了一夜。天亮后,姚刚决定去一趟后山,想再次看看张大明坠崖的地方,然而,没想到一到后山绝崖下,就被鬼打墙给罩住了。

其实,姚刚不止给李小自打过一次求救电话,然而,每次一拨手机,听到的都是“噬噬”的杂音。直到傍晚时,姚刚才打通李小自的手机,但也只是说了几句话后,又被杂音给搅了…--

“现在很明显了,张大明就是那个鬼,他把姚刚困在崖底,电话里那个干扰的杂音,也一定是张大明搞的鬼。”李小自分析道, “姚刚那个打通的电话,也是张大明有意为之,为的就是把我引到这里来,作为一个鬼,他太狡猾了,隐藏得真深啊。”

“哈哈,现在知道是不是已经有些晚了?”-阵阴惨惨的笑声,从李小自等三人的背后传来。李小自等三人回头一看,没过见鬼是什么样的姚刚和赵珊珊,当即就吓得双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青面绿脸的鬼,一对惨白的獠牙泛着疹人的冷光。

“张大明,收起你的幻象,你这样子对我没用。”李小自冷冷地说道。

张大明一见,身形一晃,又变成了他本来的模样。

“这么年轻就摔死了,我不甘心,怨气在心中越聚越多,最终我变成了鬼,又回到学校。我恨姚刚,就是因为他的疏忽,才导致我的死亡。然而,我更希望活着,希望还像一个学生一样,在校园里无忧无虑地生活和学习着。”

张大明满脸痛苦地说道: “另一方面,我心里虽然对姚刚充满恨意,但我不敢胡来,更不敢报复姚刚,归根结底,还是怕让别人怀疑到我是一个鬼。小蔡出车祸后,我找到了报复姚刚的机会。我利用小蔡这个车祸,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夜里制造幻象,摇动床铺,把姚刚摔下床,来化解我心头之恨……”

“人鬼殊途,张大明,我不为难你,你还是赶紧投胎去吧,不然,时间一长,你就会变成孤魂野鬼的。”李小自劝说道。

“不,谁也甭想阻止我。”张大明叫道,同时身形一晃,又化作一团黑烟,向李小自缠来。疹人的是,黑烟中的骷髅头,再一次张开了它那又腥又臭的大嘴。

“嗖”的一声,李小自从包里抽出一把桃木剑来,桃木剑上贴满了各种纸符。李小自咬破舌尖,喷了一口鲜血在桃木剑上,与此同时,他掏出一大把朱砂撒向了黑烟。

黑烟与朱砂在碰撞中,发出“磁磁”的火烤声,痛得张大明咧着嘴“哇哇”大叫。说时迟那时快,李小自一扬手,桃木剑从手中飞出,刺进了黑烟中。

黑烟散了,张大明胸口插着桃木剑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张大明,你只是一个刚死的鬼,道行很浅,肯定斗不过我的。”李小自上前,抽回桃木剑继续说道, “桃木剑上的纸符,已经留在了你体内,我没有杀你之意,你赶紧投胎去吧!如果过了今天这一夜,你还不去投胎,纸符会在你身体里自焚,到时,你必将魂飞魄散,被烧个精光。”

说完,李小自走到姚刚和赵珊珊面前,搀扶着两人,看也没看张大明,朝山下走去。

“谢谢你,李小自。”张大明在他们身后说道。

李小自一听,长舒了一口气,顿时感觉心情好多了……

Introduce:401 dormitories are living two schoolboys, call Yao Gang and magnify respectively bright. In the evening is when Li Xiaozi moves in, yao Gang and magnify bright had lain on the bed, weird is, two people wind is fastening a belt, band both sides is secured respectively go up in bedstead. Li Xiaozi spreads good bed to just laid down, "Fasten good safety belt please. " by the side of the side that sound of a conversation conducted him. Li Xiaozi sees magnify bright He Yaogang, discover two people shut eye to sleeping soundly, knowing temporarily is this word that who says. The bed is very big, li Xiaozi sleeps all the time very frank, sleep ripe when never have had gotten out of bed, what safety belt to fasten? Simply bring owls to Athens. Because too tired, li Xiaozi did not think more, lay down was asleep before long. Also did not know to go how long, the banging song that engine of a car starts, slept lightly Li Xiaozi. Sound comes from outside the door, li Xiaozi was cheated, corridor is outside the door, how may have a car? Li Xiaozi gets out of bed push open the door to look, if really a car stops in corridor, nevertheless, engine is leaving. Lixiao just was taken from driver's license of as it happens, all the time suffer from does not have a car to leave, see the nobody in the car, made car strong interest, sit in cab, actuate car. Car slowly sail in face corridor. "Fasten good safety belt please. " Li Xiaozi is driving a car absorbedly, by surprise is transmitted from backside so a word, frightened Li Xiaozi to jump. He looks later, frighten immediately be frightened out of one's wits, car backlash is sitting unexpectedly a ghost, one does not have facial features, have the sinister plot of a piece of smooth face only. Meanwhile, the car also opened the end of corridor, li Xiaozi wants to stepped on brake to had had not enough time, hear only " Peng " one noise, the car bumps on wall, powerful wallop cast the Li Xiaozi that did not fasten safety belt from the window before the car go out …… " hey, who calls you not to fasten safety belt, deserve! " ghost steps down a car, face lies on the ground binocular the Lixiao of lock laughed …… to also did not know to go from south north ground how long, li Xiaozi ases if heard the name that someone is making him, at once one goggle, see Yao Gang and magnify bright standing in him in front of, apparent, it is these two people are calling out he. Li Xiaozi looks quickly toward the left and right sides, ate one Jing, him discovery is sleeping on the ground by the bed, can't help feel puzzled unceasingly: After he remembers be being cast to go out from the car obviously, fall on the ground of corridor, fainted. "Your yesterday evening made a dream, had dreamed of have a car that launch on the road, there is a spirit in the car, next, the car hits a wall, were you thrown? " Yao Gang complexion asks calmingly. "You

本文标题:系好安全带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498.html

上一篇:至爱 下一篇:走路不要玩手机

相关文章

  • 土棺行

    【土棺行】简介:手机没电了,吕良不知道自己在这口棺材里躺了多长时间。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棺材闭合得严严实实,但吕良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呼吸困难这棺材有通风的地方?吕良用手摸遍了棺材,也没发现异常。...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吸魂菇

    【吸魂菇】简介:下午,王千喜和瞿勤一进宿舍就看到了摆在苏永床上的一堆蘑菇。“哪来的蘑菇?不会是苏永知道我俩没吃午饭特意为咱们准备的吧?”瞿勤拿起一个蘑菇闻了闻,这蘑菇不但个儿大,还散发出了一种特别的肉香。“那还用说,赶紧拿来煮了,我都快饿死了。”他们因为打球错过了午餐时间,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看到这堆蘑菇时恨不得生吃几个。两人分工合作,王千喜洗蘑菇,瞿勤洗昨晚煮面条还没来得及清洗的电热锅。...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同类

    【同类】简介:噩梦陈伟的室友白小唐是个很温柔的男生。白小唐的脸上总是挂着和善的笑容。这样的男生就多了一些阴柔之气,可是,偏偏白小唐又有着一副帅气可爱的面孔,这让人无法不去注意他。白小唐能够给人...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夺命幽魂曲

    【夺命幽魂曲】简介:走廊里漆黑一片,只有写着“紧急出口”的指示灯上泛着暗淡的绿光。“啪嗒——”这声音像是有人光着脚从高处跳到地面上,在这寂静无声的教学楼里显得异常刺耳。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大,我知道它正在向我走来。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了一眼:逆光下有一个人影像是在搜索什么。我不由得开始在心里咒骂自己:为什么会一时意气用事,接下了这个鬼差事?我赶紧蹲回教室中心的蜡烛旁,而那根白蜡烛的火苗已经变成了蓝色。...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殉惰塔

    【殉惰塔】简介:秦涛一走进餐厅,就看见了那个坐在墙角的男同学,他的样子很怪,脸色也很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小心它拍肩

    【小心它拍肩】简介:凌晨四点,网吧里的人大都昏昏欲睡,只有寥寥几个精力旺盛的人还在专心地打游戏。许文海趴在柜台上,脑袋就像招财猫的手一样,下去,上来,下去,上来……他实在太困了。白天上了一天的课,晚上又没有休息,体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他知道自己不能睡,万一有人丢了东西,老板一定会扣他的工钱。但他的眼皮根本不听使唤,沉重的像是灌了铅一样。他拿起笔,准备在胳膊上扎一下,让自己清醒些。突然,“啪”,也不知是谁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吓得他一下子坐了起来,瞌睡在瞬间全都消失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灵异的镜子

    【灵异的镜子】简介:我是一个夜猫子,喜欢通宵打游戏,宿舍的其他人也大都如此——除了我们的寝室长。说起我们这位寝室长,那可真算得上一位模范标兵,不但对自己严格要求,更要求我们按时作息。每天他都按照学校的要求准时熄灯,督促我们关掉手机、电脑,上床睡觉,同时将门反锁,防止有人半夜偷偷跑出去玩儿。而早晨他会在天刚刚亮时叫我们起床,督促我们早读学习。...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撑伞的死尸

    【撑伞的死尸】简介:晚风微拂,星光垂落。宁远牵着夏雯的手,走在花草丛生的小路上,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前方就是女生宿舍了,宁远搂着夏雯的肩,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夏雯有些害羞,将头扭向一旁,嘴角浮现出甜蜜的笑容。然而,她却突然愣住了,眼睛定定地看着一个方向。...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额头有盏灯

    【额头有盏灯】简介:李翔辰的寝室在六楼,是整栋楼的最高层,也是这层楼里唯一的一间寝室。隔壁的几个房间是学校的储物间,平时很少有人来。每到晚上,这里静得出奇,好在都是大大咧咧的男生,倒也没觉出什么,还乐得自在。可今天晚上,李翔辰却怎么也乐不起来了。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都去网吧了,李翔辰独自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一边听着歌曲一边玩着一款最新的游戏。由于没人,所以李翔辰把声音开得很大。...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求因果

    【求因果】简介:学校新一届的校花叫孙智慧,名字高端大气上档次。有天,她和闺蜜白露聊天,说将来找男友,名字一定要登对,比如叫什么张勇敢、王善良、李诚实之类。白露听得直翻白眼:“我觉得吧,不如找姓朱的,叫朱坚强。”孙智慧喷她满脸口水:“你妹的!你叫白露,找男友名字也能登对,找个叫清明的吧,还有小名,叫七月半!”...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