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遗失之物

2021-06-15 23:58:44 阅读 :

丢手绢的男生

我和小桂子第一次见面是在失物招领处,那天我闲得无聊正在练倒立。

说起来,本姑娘练习倒立也有一段日子了,好不容易才成功那么一次,小桂子可是第一个出现在我“倒过来的世界”里的人。

“你找啥?”我连声热切的招呼都没打,直接开门见山奔向主题。

小柱子有点紧张,犹豫了半天,才开口回答。

“手绢。”小桂子比比画画地说着,“大概这么大,白色的,上面有小碎花。”

“这里从来没登记过手绢,即便是有人看到手绢也不会捡吧?即使是捡了也不太会送到这里来呀。你还是买个新的算了。”我说。

说这话的同时,我已经猜到小柱子即将说出的话。果不其然,他一点儿没让我失望。

“它对我有很特别的意义。”小柱子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拜托你了!”

我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跳下来,正准备仔细向他解释一下“失物招领处”的存在,只是为了广大丢失和拾获物品的同学友情提供的一个仓储空间,而不是提供人手替大家去寻找遗失物的这么一个自发性服务部门时,小桂子已经离开了。

尽管每天都会有很多像小桂子这么无聊的同学来找我的麻烦,我还是坚持守护着失物招领处。不为别的,只想尽自己的能力多帮帮其他同学。

抢手绢的怪胎

周六下午没课,我在图书馆里泡了大半天。这才想起自己中午饭还没吃,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奔向食堂。不料想,刚出门就碰上一股邪风,风卷着沙子迷了右眼,疼得我直淌眼泪。

我顾不得眼睛疼,用另一只没进沙子的眼睛在附近搜索着,最终定格在不远处的树杈上。

树杈上挂着一个白色的,带着小碎花的手绢。被风吹得忽闪忽闪的,好像在朝我招手。几秒前,从我脸上飞过的东西一定是它。

我走了过去,伸手想去把它抓下来。可惜我个子太矮,努力了半天也没能摸到。恰巧有位高个子男生从我身旁经过,我赶紧拜托他帮忙把手绢取下来。

男生答应得很痛快,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手绢取了下来。可是,就在手绢接触到他指尖皮肤的一刻起,他的脸就开始渐渐变了颜色,五官迅速扭曲成一个漩涡状,好像摸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在我看来,手绢完全就像新的一样。真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弄出这样的表情来。

我瞪着眼睛盯了他一会儿,看他丝毫没有要把手绢还给我的意思,就赶紧把手掌伸到他面前,不是很客气地说了句:“谢谢。”

男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手绢: “对不起,我不能把它给你。”

“你谁啊?快把手绢给我。”我二话不说伸手就去抢,男生动作干净利索,一个后跳躲开我的进攻。

“我是小武。”男生一本正经地说道, “今年二十岁。”

“管你是谁,快把手绢还我!”我的忍耐力已经跌破底线,心中的怒火一触即发。

“女人真复杂,明明是你先问我是谁。”小武说, “本来这手绢就不是你的。”

“那也不是你的啊!”我没好气地说道, “我是本校失物招领处的部长,事前已经有人到我这里挂失,这手绢和他描述的一样,我敢肯定这就是他丢失的那个。”

“不可能,不相信,不对头。”小武连着说了三个“不”,这下我真的恼了,指着他的鼻子威胁道: “你信不信我揍你?”

小武“哼”了一声,趾高气扬地说道:“有本事就证明你是货真价实的部长。”

我不想和这个智力有问题的家伙继续争执下去,反正手绢也不是我的,他想要就让他拿走好了。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再想想小桂子当初拜托我时的诚恳模样,我不得不耐着性子将这个讨厌的家伙带回失物招领处。

和手绢无关的事

小武在失物招领处转悠了半天,好像走进新世界一样兴奋。

“喂,现在能相信我的话了吧?赶紧把手绢给我。”我说。

“手绢给你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小武晃悠着手里的手绢,放慢语速说道,“你得答应帮我也找样东西才行。”

“凭啥啊?”我不满地撅起嘴巴,要是他换种方式,我会很愉快地答应帮忙,唯独不喜欢这种类似交易的形式。

“就凭你这么可爱又这么乐于助人。”小武笑嘻嘻地看着我, “如果这还不够,就再加上一条,我可能对你一见钟情。”

这种话要是杜马对我说的该有多好,为什么偏偏是这么个不着调的陌生家伙?

“不和你开玩笑了,说正经的,这手绢你最好不要接触,其中理由我暂时不方便说。”小武突然变得十分严肃, “不过,如果你坚持要的话,我就给你。”

我没说话,又一次将手伸了出去。小武犹豫了下,还是把手绢放到我掌心。

“你想让我帮忙找什么?”我问。

“一个商标。”小武大致向我描述了这个商标的颜色和大小,为了方便我识别,还特意画了一张奇丑无比的草图,反正我是没看懂。

“本来这东西已经到我手里,可我不小心又弄丢了。”小武说, “如果你看到的话,请联系我。”

“谁会无聊到把捡到的商标送到这里来?”我说。

“不会有人送,但东西可能会自己来。”小武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

“啥意思?”我问。

“莫要多问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号码我会托梦告诉你。”小武说。

“你到底是干吗的?”我忍不住问。

“我嘛,另类邮递员。”小武说完冲我眨了眨眼睛, “以后我们会经常见面的。”

手绢主人的出现

小武走后,我盯着手绢瞧了一会儿,忍不住自责起来,如果当时我及时把小桂子的联系方式记录下来,或许现在就能看到一张失而复得的笑脸,而不是为了无法联系失主而苦恼。

简单的登记后,我把捡到的手绢按照分类放到遗失物品的架子上,继续练习倒立。

半个月前,本校久负盛名的“男神”杜马当众宣布,他要找一位能在倒立这项运动上赢了他的姑娘交往。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笃定要赢得头筹。

就在我想入非非之际,门板突然响了一下,我看了一眼,小桂子来了。他垂着头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我先开口打招呼,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得如此之快,我还是爽快地告诉他手绢已经找到。

“手绢在B排2层的架子上,你自己过去拿,记得走时在墙上的登记表上签字。”我看了看桌子上的时钟,按照最初的计划,我还得再坚持五分钟才能下来。

小桂子站在原地没动,和之前那个迫切希望找到手绢的他判若两人。本打算从他脸上看到欢呼雀跃神情的我不禁愣住了:这是怎么了?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小桂子低声说道: “能请你帮忙把手绢转交给一个人吗?我想,你去找她比我更合适些。”

这年头丢手绢找手绢就够奇葩了,还让我帮忙去送手绢,我是顺风快递吗?

面对我的沉默,小柱子竟然误以为是对他无礼请求的默许,竞迫不及待地报出了那个人的班级姓名外加寝室号码。

“拜托你了。”小桂子说出这样一句话后,向我深鞠一躬。他再次抬起头时,已经是热泪盈眶,我不知道他为何如此这般为难我,单看他这副无奈的面孔,想必是有什么我不方便知道的内情。这样想来,我竟然默许了他的请求。

代送手绢的我

午后,我气喘吁吁地敲开408女生寝室门,将手里的手绢递给前来开门的姑娘。姑娘一脸错愕地看着我,并没有伸手来接手绢。

“麻烦你把手绢转交给文隽。”我停顿片刻,继续说道: “请你告诉她,这是小桂子给她的东西。”

姑娘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没好气地说了句: “她不在。”

不等我开口,姑娘已经把门甩了过来。我不死心,继续敲门,这次开门的是另一个姑娘,她看起来比刚才那位姑娘面善些。

“文隽在图书馆晕倒了,她现在应该在校医室。”姑娘扫了一眼我手里的手绢, “你确定这是小柱子让你送来的?”

我茫然地看着她: “什么意思?”

姑娘一吐舌头,立刻把门关上了。

真是一群奇怪的女生。

我嘟囔着下了楼,打算去校医室看看文隽在不在那里。说起来,我这个人平时就不怎么合群,几乎没有谈得来的朋友,所以根本不能理解女生之间脆弱而敏感的关系。或许文隽和我一样不受欢迎。

没多久,我已经站在校医室门口,朝着里面东张西望。

“Hey,girl想签名还是合影?”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本能地回头望向说话的男生。下一秒,我的脸已经红得像猴子屁股,能在这里巧遇杜马一定是上天的安排。

下一秒,我大声尖叫,冲进校医室。半分钟后,我又开始为自己这种鲁莽行为悔恨不已,真是白白错过一次和意中人近距离接触的大好机会,我刚才的表现一定把他给吓坏了。

可这也不能怪我啊,谁叫他身后平白无故窜出一团鬼影!

大白天见鬼,让我情何以堪呢?

收到手绢的她

“请问你是文隽吗?”

我试探着向校医室里唯一的女生打招呼,不出意外地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你是?”文隽反问道。

我把之前和408寝室女生说过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同时,把那个已经攥皱的手绢递了过去,文隽接过手绢,紧紧地捂在心口。

“怎么了?”我关切地问道。

“我懂了。”文隽的脸上挂着泪珠,口中喃喃道,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这又是一位文艺女青年!

任凭我再怎么旁敲侧击地追问,文隽也不肯开口说明到底怎么回事。

我悻悻地离开校医室,心中难免有些莫名其妙。

这件事的惊天大逆转发生在两天后。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文隽试图在寝室里服药自杀。幸好她服下的老鼠药是假药,里面除了致人眩晕的迷幻药之外没有其他致命毒性。不然的话,我这个局外人真是有八张嘴也解释不清自己的凶犯嫌疑。

“你混蛋啊!这大好年华不用来学习却用来搞自杀,你家人知道你这样吗?”我一脸愤怒地指责着还在医院挂吊瓶的文隽,要不是看在她是病人,我早一巴掌糊在她那张文艺女青年的脸上。

文隽泪眼婆娑地看着我: “我好想他。”

他?小桂子?不对,事情有点乱,我得好好捋捋。

“那个手绢是我送给小桂子的定情物,我们说好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他一周前离世,现在托你把手绢送还给我的意思就是代表他很想念我。”文隽哽咽道, “我最近经常梦见他,他总是和我不停地说着话,我却什么都听不到。要不是看到这个手绢,我可能还不会理解他的意思。”

听到这话的我瞬间切换成狂暴状态,心中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这个小桂子也太阴险了,竟然利用我替他转达逼死文隽的“信物”。话又说回来了,我从什么时候起能够看见鬼魂了?

“麻烦你给我一天时间,让我调查清楚小桂子的本意,到那时候你再死也不迟,万一你误会了他的意思,那岂不是白死了?”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种抚慰人的方式酷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老鼠药的缘故,文隽竟然对我的话深信不疑,还答应我在24小时内不会再次轻生。

暂时忘记手绢

我从文隽的病房出来,忽然觉得压抑得很,要是再不出去透透气,可能我会比她先自杀。原本,我的生活可以说是波澜不惊,每天食堂、图书馆、寝室三点一线,虽然有些乏味,但却没有麻烦。自从成立失物招领处之后,麻烦事就一件接着一件接踵而来。

我垂头丧气地坐在长椅上,脑子里也不知道在胡乱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五十米开外,小武正对着几个哭得死去活来的人鞠躬。这种事要说也没什么稀奇,关键是那些哭泣的人还穿着一身孝服,这就平添了几分诡异色彩。更有意思的是,小武前脚刚走,后面那群穿孝服的人就扭打成一团。

小武说了什么话会让他们变成这样?

我的好奇心就像水壶里烧开的水,已经完全溢了出来。

在小武和那些人分别后,我迫不及待地喊出他的名字。简单地寒暄之后,还没等我开口,小武就抢在我前面说起“商标”的事。我心中暗叫不好,这事我早就给忘得一干二净。

“别担心,我已经找到那个商标了。”小武的话让我当即松了口气,不然的话,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你为什么要找商标呢,那东西不是随处可见吗?你有收藏癖?”我问。

小武似乎就知道我会这么问,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我要找的可不是普通的商标,是死者留给生者的‘阴阳家书’。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无牵无挂地死去,有时候某些突发性的死亡会让一部分死者死得很不甘心。它们被自己的未竟心愿折磨,总是想尽办法完成。我的工作就是搞定这类事,让亡魂了无牵挂地离开,再也不去纠缠活着的人。”

“那谁给你开工资?社会福利部门吗?”这么愚蠢的问题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好尴尬啊,这种问题只有小学生才会问吧!

小武倒也没讥笑我,反而认真地回答起来: “你在失物招领处有人给你开工资吗?我和你一样,不过是为了帮助他人。唯一不同的是,你帮助活人,我帮助死人。不过,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你也会像我一样帮助死人。”

“我才不要。”我瘪着嘴说, “刚才那些人就是你帮助的死者家人吧?你的帮助可引发了他们之间的‘团战’啊。”

小武叹了口气: “也许我下次得用些比较委婉的方式才行。还记得我请你帮忙找的商标吧?死者在那上面留下的信息是‘我后妈对我不好,我恨她’,我刚才就如实地把这话转达给了死者的亲爸。现在想想还是有点后悔,这两口子回去肯定会吵个你死我活。”

都是手绢惹的祸

“为了帮助死人还愿而让活人不得安宁,你真是做了件好事啊。”我感慨道。

小武瞪了我一眼: “严肃点,说正事呢。小心那些孤魂野鬼缠上你,到时候可别求我帮忙。上次我朋友乱说话,被一个路过的亡魂纠缠住,足足买了一车的苹果才解决掉麻烦。”

“为啥是苹果?”我问。

“因为那个亡魂是个孤儿,生前又喜欢吃苹果,只有苹果能平息它的负能量。”小武答。

听起来很复杂的样子,我还是不要乱说话为妙。

“你能看见它们?”我试探着问。

“不能。”小武肯定地说, “我只是能感受到它们留下的特殊信息,也算是天赋异禀吧。不过,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找到个可以见鬼的伙伴儿,那样办起事来也会效率更高。”

小武说完这话开始打量着我,好像我就是他要找的伙伴儿一样。沉默片刻,他开口问道: “你看起来有烦心事啊,说出来听听?”

“都是手绢惹的祸。”我小声嘟囔道, “当初就该听你的话不碰它。”

“我当时要直白地告诉你手绢上面有特殊信息,你一定会把我撵出去,同时误认为我是个疯子而不再搭理我。”小武嘟着嘴说, “那可是万万不行的。”

我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述给小武,他听完后并没有任何反应,连基本的感慨词汇都没有从他嘴里出现,好像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难道你还没明白吗?”小武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恍然大悟地捂住嘴巴,像做贼似的东张西望起来: “难道小桂子不是人?它现在是不是就在我身边,我怎样才能摆脱它?”

小武无奈地摇摇头: “你可真是智商堪忧啊。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什么?这么说你接近我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你想干什么?”我本能地和小武拉开距离,同时护住了自己的钱包。

“随便说说的话就能让你吓成这样,真要是见到鬼不得把你直接吓死啊?”小武说的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对他的信任度也跟着大打折扣,总觉得他有那么点儿不怀好意。

“你还是先找小柱子吧,不然那个傻女生还会轻生。”小武提醒道, “你仔细想想,自己都是在什么情况下见到小桂子的。以我的经验,亡灵出没的时间和地点通常都是固定的,一定有痕迹可寻。”

不得不说,小武的话有醍醐灌顶的作用,我只用脑子转了一小圈,就基本确定自己能够在哪里再次见到小桂子。当然,前提是,它也想要见到我。

手绢代表它的心

日落之前,我回到失物招领处,和我一起回来的还有小武。我不让他跟着我,他非要跟着过来看看。我问他要看什么,他又不说清楚。

我先后两次见到小桂子都是在这里,如果它想见我,一定会在这里出现。可是,我从日落等到天黑,一直等到明月高悬,连个鬼影儿都没等来。这时候,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打错了主意,要不然就是哪里出现了不易察觉的疏忽。小武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偶尔还会磨磨牙。

我想得头疼,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干脆跑到墙角练习倒立。谁料想我刚刚倒过来,就看见小桂子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这次,是背对着我,依旧低着头。

我本能地想喊它,却发现自己的喉咙里像塞了团棉花一样,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良久,小桂子方才开口,声音弱得不得了,我勉强能听清它在说些什么。

“文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把手绢还给她是想让她再找个好人,不要沉浸在失去我的悲伤中无法自拔。她的人生还那么长,不能就这么沉沦下来。麻烦你替我转达这些话,如果她自杀的话,我永远都不会再原谅她。”小柱子说完推门走了,我赶紧过去追它,追到门口才想起来它不是人,我怎么追都追不到。

我站在门口发了半天呆,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小桂子前后来找过我三次,可这第三次明显表现得和前两次大为不同。先放下这点不说,单是它留下这么几句话,我怎么才能让文隽相信我没有撒谎欺骗她呢?除非她压根就不想寻死,不然的话肯定不会相信我。

小武似乎是被开门的声音惊醒的,迷迷糊糊地站在我身后问: “是不是它来过了?”

我点点头。

“这就是它留下的话吗?”小武指着门口附近的一摊水渍说, “好像是句诗哦。”

经过小武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门口地上无端出现了一摊水渍。我和小武几乎要趴在地上,研究了半天才看完整这句话:前世三千寂寞长,不知今生厮守短。为伊消得红颜末,焚诗泪尽两不知。

“这也太长点了?这家伙生前肯定是个文艺青年。”小武说这话的同时已经用手机把水痕照了下来, “这才叫有图有真相。”

如果这些都不能让文隽相信呢?我不禁开始担忧起这个问题。

再见了,手绢

文隽听完我的讲述之后失声痛哭,哭得我心里十分难受。小武将手机里存着的照片递给她,轻声细语地安慰了句: “这是他留给你的最美礼物,希望这张照片能和手绢一起陪你度过最悲伤的日子。比起死去,活着才更难。如果你真爱他,就听他的话好好活着。”

文隽强忍住哭声,连声向我们道谢,我和小武相视而笑,总算是圆满解决了这件事,我们的默契还算不赖。经过这几天的接触,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小武当成了好朋友。

离开医院后,小武十分正式地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愿意和我一起搭档吗?我想成为你的伙伴儿。虽然你的智商不高,但贵在有一副乐于助人的热心肠和能见鬼的好天赋。我们在一起的话,一定能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前方,小武连着叫了几声我名字,也没能把我的注意力拉回来。我的视线始终在树下站着的两个男生身上,虽然只是个侧脸,但我还是可以肯定,那个男生就是几次来找过我的小桂子。而他对面站着的就是我心心念念想要交往的对象杜马。

我快步冲了过去,小桂子和杜马见到我先是一愣,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倒是紧随我之后冲过来的小武引起了杜马的注意,两个人对视后,表情都变得很怪异。

杜马冷冷地看着小武: “我已经证明她也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她不仅不具备能见到鬼魂的天赋,甚至连最基本的分析能力都不合格。”

“没错,她不但没发现手绢上有死者留下的特殊信息,更没能识别我不是手绢的真正主人。”小桂子嘲笑似的瞥了我一眼, “她完全就是个普通人嘛。”

“所以,你们的结论是不在她身上继续浪费时间了是吗?”小武问。

杜马和小桂子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当然。”

难道这三个男生都想追求我?我花痴似的笑了起来,完全无视小武丢过来的鄙视目光。

“你们在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就相当于自动出局了。”一旁的小武得意地说道, “其实,这丫头已经见过真正的小桂子的鬼魂,并圆满地完成了遗愿。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我的指点之下。”

杜马和小桂子的脸上无不露出惊讶的神色,似乎还有着一点点儿的失望和不甘心。

“那么,恭喜你了,看来我们也要用心才能找到自己的伙伴。”杜马无奈地摇了摇头, “像我们这种人想要找到真正的同伴儿还真是件麻烦的事。”

“找同伴儿,啥意思?”我忍不住问道。

“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寻找和我们志同道合的人;更深一步的理解嘛,你自己去想好了。”小桂子对杜马使了个眼色,“我们走吧,别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望着两个远去的背影,我忍不住大笑起来。对我来说,过程并不重要,结果才重要。

不管怎么说,我总算是交到了新朋友,一切才刚刚开始。

Introduce:The schoolboy of thin silk of wash one's hands of I and small Gui Zi meet for the first time is in the Lost and Found Office, my twiddle one's thumbs was drilling that day handstand. Say, this girl practices handstand also having a paragraph of time, nice not easy gift is successful so, small Gui Zi can be the first appears in me " the world that comes over " the person in. "Do you look for what? " I repeatedly keen mind was not hit, run quickly to the theme without preamble directly. Small post is a bit nervous, hesitated a long time, ability mouth replies. "Handkerchief. " small Gui Zi is worn than gesturing picture ground says, "Probably so big, of white, there is small broken flower above. " " here had never registered handkerchief, is even if somebody sees handkerchief also won't be collected? Even if collected also can send here to come not quite. You still buy a new calculating. " I say. Say this word while, I had guessed the word that small post is about to speak. Just as one would expect, he did not make me disappointed a bit. "It has very extraordinary sense to me. " small post looks at me pitiably, "Request you! " I close an eye, deep breathing at a heat, jump down cautiously, preparing to explain carefully to him " Lost and Found Office " existence, it is for only broad the space of a storage that lose and picks up the classmate friendship that wins article to offer, is not to offer hand to search those who lose content for everybody so when service department of a spontaneity, small Gui Zi had left. Although can have a lot of everyday,so dull like small Gui Zi classmate looks for my trouble, I still insist to guarding a Lost and Found Office. Do not be other, the ability that thinks oneself only helps other fellow student more. The strange embryo that grabs handkerchief does not have a class afternoon Saturday, I am in the library bubble most day. This ability remembers the lunch in oneself has not eaten, clear away rapidly clear away a thing to run quickly to the dining room. Think unexpectedly, just went out to touch an evil wind, wind is coiling sand confused right eye, ache I am continuously to drip tear. I am considered do not get an eye to ache, the eye that did not take sand with another is being searched around, decide case finally to be on nearby crotch. There is a white on crotch, carrying the handkerchief of small broken flower. Be blown so that show what shine suddenly suddenly by wind, be like hold office at court my beck. Before a few seconds, the thing that has flown from my face is it certainly. I went by, stretch one's hand want to catch it. Regrettablly my stature is too short, tried hard a long time to also fail to be felt. Have a tall man man student by chance from me beside through, I request him to help take handkerchief rapidly. The schoolboy agrees very racily, the not needing the slightest effort was taken with respect to handle thin silk. But, in handkerchief bring into contact with cutaneous of his finger tip rises momently, his face began to change gradually color, rapid twist becomes facial feature an eddy shape, seemed to feel what dirty thing

本文标题:遗失之物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504.html

上一篇:求因果 下一篇:饶恕

相关文章

  • 白烛焚发

    【白烛焚发】简介:徐佳佳和宋可欣吃过晚饭,说说笑笑地往宿舍走。就在两人走到那条没有路灯的小路上时,突然,小路旁的黑暗中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宋可欣?”空洞缥缈的声音顿时将徐佳佳和宋可欣吓了一跳,随即两人顺着声音看去。就在不远处的路口,一个矮小的身影正站在路旁,用一种沙哑的声音喊:“宋可欣?”沙哑的声音仿佛一阵疹人的音符,不由得让徐佳佳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寒冰魂

    【寒冰魂】简介:魏小明蹲在宿舍楼下的一处阴影里,惊恐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白色影子。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夜风掠过校园的操场,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声音。魏小明和室友刘卓是刚刚从网吧回来的,一跳过学校的围墙,他们就看见了这个白影,二人急忙各找地方藏了起来。所幸,白影并没有发现魏小明。但随着白影的移动,魏小明的一颗心还是差点儿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殉惰塔

    【殉惰塔】简介:秦涛一走进餐厅,就看见了那个坐在墙角的男同学,他的样子很怪,脸色也很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灵异的镜子

    【灵异的镜子】简介: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都会和寝室的几个哥们聊天,其中的内容包罗万象,但总是离不开考试作弊,女生八卦的话题,但今天晚上却有点不同,不知道是谁提到了鬼故事,紧接着,大家都饶有兴致地谈论起来。“嘿,我前两天在鬼大爷网上看到一个鬼故事,好吓人啊。”老大捂住了胸口,装模作样地说道。“是吗,那你说来听听?”老二好奇地看着他。...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与你同在

    【它与你同在】简介:我画的这张油画是一组蔬果静物写生,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二十多人画的都一样。但如果将这张画和旁边的做对比,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差异:在这张画上的静物台旁边,画着一个像是空气扭曲形成的轮廓,一个人形轮廓。...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午夜故事会

    【午夜故事会】简介:麻辣薯条的故事学校最西边一间人迹罕至的废弃教室里,团团围坐着两男三女。五个人都戴着奇怪的面具,正唾沫横飞地讲着故事。最先发言的女生叫叶雯,她的手里拿着她最爱吃的零食——麻辣薯...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食补

    【食补】简介:烧烤摊晚自习后,宁小寰和宫朗来到附近的“小吃一条街”吃烤串。“你俩好寒酸啊,烤的都是馒头青菜!”一个微胖的男生拎着两大桶烤鸡腿坐到了对面,原来是同班的刘大坑。这小子...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偷窥的猫

    【偷窥的猫】简介:“如果你胆子够大,就来加入我们的社团吧。”这是一个名为“谁更胆大”的社团在招新时打出的标语,吴晨就是被这条标语吸引加入这个社团的。前几天,吴晨突然接到一条短信,是“谁更胆大”社团发来的,大概内容是说晚上社团要召开新学员见面会,希望大家都能准时参加。直到吴晨走到了教学楼,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短信里面居然没有说地点!...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伞落无情

    【伞落无情】简介:下了晚自习,李沐紫孤零零地走在路上。今天是室友曹雪的生日,大家都去为她庆祝,虽然住在同一间寝室,但不善言辞的她显得格格不入,很快就被大家孤立了。一想到偌大的寝室只有自己一个人,她开始埋怨起了自己的孤僻。...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如果我是你

    【如果我是你】简介:我是我们学校里的“名人”。我出名,不是因为我是高富帅,而是因为我有一个奇葩的爱好:我喜欢在明月当空的夜晚,坐在寝室楼顶,欣赏行走在校园里的人。那样我会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