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精神病院

2021-06-16 01:07:28 阅读 :

夕阳西下,黄叶凋零,红霞布满天遍,连接在碧蓝的海面上。

悬崖绝壁之上,矗立着一座神秘的城,在夕阳的红晕之中,让人不禁感觉着实有些诡异,天色渐渐变黑,城堡也融入进了夜色里,周围,是死一般的沉寂……

林飞将跑车停在城堡旁边,而这城堡,其实是南城的唯一一个全封闭式的精神病医院。

传闻,只要是来这里工作的医生,所受的精神压力都非常大,一些意志力比较弱的医生,是极有可能承受不住压力的,并且会导致产生抑郁症,最终便会成为这所精神病院的一员――精神病患者。

林飞感觉这座医院沉寂的令他有些恐慌,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推开了院门。

往里走了几步,林飞就听到对面的大厅里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声音,就像是抽打什么东西一样。

林飞疑惑的走了进去,大厅里的日光灯似乎坏了,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林飞大声喊到:“有没有人?有人吗??”

这时,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突然的出现在林飞面前,林飞登时感觉浑身毛孔一阵竖起。

方才他分明没有看见一个人,这男人怎么就一下冒了出来?

而这精神病院,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息,林飞不禁心想着,爸爸真是老糊涂了,这么大的地方,居然用来开疯人院,简直是浪费,暴殄天物!

林飞想着将这座城堡卖了,反正他爸爸已经去世了,没人能管的了他,并且他爸爸遗留下的这些财产,都是由他继承的。

这时,身着大白褂的中年男人,嘴里低沉的咕嘟了一句:“是你……来……了?你来……了?”

林飞听到这话,一脸奇怪的问男人,说:“怎么?你认识我?”

中年男人往后退了一步,说:“你快过来,我告诉你。”

林飞眉头微微一皱,这男人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但还是忍不住好奇,疑惑地走到男人的面前。

男人这才缓缓抬起来,看向了林飞,林飞登时被吓了跳,惊恐的圆睁着眼睛,他看见那中年男人的眼睛里一片冰冷空白,根本看不见一点儿的黑眼球。

林飞登时被吓得脸色惨白,许久才反应过来,但还没来得及跑,就被中年男人突然的伸出手捏住了脖子。

同时,林飞也听清楚了中年男人说的话,“是你来送死了?你来送死了?”

男人掐在林飞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用力,这让林飞瞬间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时,突然从不远处跑来一群五大三粗,同样身穿白大褂的男人,他们迅速赶过来,将中年男人掐在林飞脖子上的手掰开。

林飞一下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并伴随着不停的咳嗽,就差没将肺咳出来,一张脸也咳的通红。

这时,林飞又听见了方才刚进门时的“啪…啪…”的声音,他抬起头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些人正用皮鞭使劲的抽打着那个掐他脖子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也正用空白的眼睛,瞪着林飞,并且在嘴里继续喃喃自语,道:“咯咯,你来送死了?……”

“嗨,你受伤吧?”

这时,一道清脆秀丽的声音在林飞头上响起,林飞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长相颇为艳丽的女人,正站在他面前。

林飞登时老脸一红,身为一个大男人,竟然在美女面前瘫坐在地上,这让他觉得是丢脸。

林飞回过神,急忙站了起来,自信都扬起头,一扫尴尬的神色,说道:“我没事,只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林飞指着那个差点掐死他的中年男人。

“他是我们医院的患者,我是护士长,名叫赵雪,你呢?”

林飞赶紧拍掉手掌上的尘土,伸出手,说:“我叫林飞,是老院长的儿子,从今天起,这座医院由我接手管理。”

赵雪闻言,急忙含笑的问了句林总好。

这时,突然从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传来一声尖叫,赵雪脸色微变,急忙递给林飞一把钥匙,往声音的来源处跑去。

林飞犹豫着跟过去看看,可是那叫声太恐怖了,他想还是去校长办公室待着吧。

他独自走在空旷的走廊里,有些心惊胆战地瞄了一眼窗外,窗外的大树叶被风吹得左右摇晃着,在医院的墙上映出了无数摇摆的影子,显得格外阴森的吓人。

林风有些害怕,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憎恨大树过,心想着这是什么鬼医院啊?真是……

走廊里有些暗,林风认真地数着门牌号,101、102、103、就在他快要到104时,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吓了他一跳,紧接着他提高声音,大声喊到,“发生什么事了?”

但许久都无人应答,林风恍惚间看到不远处躺着什么东西,走进一看,居然是个男人躺在血泊里。

“死了?”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身后问道,

“没……没气了……”林风边说边回过头,可是他身后什么人也没有,走廊里的空气充满着诡异,那么刚才是谁在说话?

又是一身冷汗。

犹疑间,林风哆嗦着转过身,忽然看见,一人正飘浮在半空中,紧贴着他的脸,目光炯炯地注视着他。那面容好熟悉——正是坠楼而死的那个男人!

失声尖叫!

尖叫声中,林风猛地坐起——发现自己躺一间病房中。

林风揉了揉眼睛,狂跳的心脏渐渐平稳起来,这时他才感觉,后脑勺上似乎多出点什么,一转脸,他突然看见坠楼而死的那个男人正半支着身体,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开口说:“你来送死了?……”

……

林风嚎叫着跨过他的身体朝门外奔去……

病房内那个男人坐起来,转过身子,他头的另一边竟然露出了一张绝美的女人脸,

她“咯…咯…咯…”地发出尖锐的笑声——这个女人,正是护士长,赵雪。

林风极度恐惧地跑进一间病房,将门死死地反锁上。

而后他听到有人在门口不停地砸门,他钻进了床底,绝望地闭上眼睛,紧紧地靠着墙根,一动不敢动。

“林风!”他听见了赵雪的声音!

可是!她会不会遇见那个诡异的男人……林风的心提到了嗓眼,她会不会遇到危险?林风随即摇了摇头,心想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保命要紧。

这时他发现有东西慢慢的朝他滑过来,林风恐惧地睁大眼睛,只见那是一张脸,不,那不是一张完整的脸,那脸上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没有耳朵。

林风吓的脸色惨白。再也忍受不了昏了过去……

谚语醒过来时发现自己依旧躺着病床上,赵雪坐在他的身边。

“你醒了?”赵雪冷冷地问。

“鬼……跳楼那人……是鬼!”林风浑身不住的颤栗,语无伦次地叫着。

“鬼?什么样的鬼,你是说我吗?”

赵雪缓缓地转过身来,就在她的后脑下出现了另一张男人的面孔……

林风愣住了,头皮一下就炸开了,他感到一阵眩晕,浑身瑟瑟发抖。

这时赵雪又转回身体,露出自己冷笑的脸,缓缓地说:“你知不知道,你爸爸干了多少坏事!他常常虐待精神病人,甚至让这里的医生随意糟蹋羞辱女精神病人!我们便是你爸爸害死的精神病人,啊哈哈哈,桀桀桀桀……”

林风感觉到自己背上凉飕飕的,他的头脑一阵空白,他只听见一会是男人笑,一会是女人笑,他的大脑完全失去了控制冲上去,林风把赵雪双手反绑在身体的后面,又把小腿处和大腿上的肌肉紧密地压挤,不留一丝缝隙地捆绑在一起。

嘴里也塞了一团白布,把她整个人捆在病床上。赵雪睁着大大的双眼,因为不能发出声音,拼命地摇头“啊啊……”的尖叫。

在她绝美的脸上,因为挣扎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更衬托出她的无力,黑色妖艳的眼睛带着几分妩媚,几分惊恐地望着眼前的林风。突然,林风举起板凳毫不怜惜地向赵雪砸去,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衣服。他没有停继续机械式地砸着她的头,直到赵雪被他砸的支离破碎,他才停下来喘息。

“哈……”一声冷笑,赵雪直直地坐了起来,她的眼睛放妖异的红光,她的头被砸掉一块股股地冒着鲜血,她用舌头舔舐着嘴角的鲜血,她猛地抓住身边的林风,用僵硬的双手死死地钳住他的脖子……

Introduce:The setting sun falls on the west, yellow leaf withered, red glow cloth is all over the sky, join is on the offing of dark blue. Over cliff bluff, standing tall and upright a mysterious city, in the blush of the setting sun, let a person can't help feeling indeed some are weird, colour of sky blackens gradually, the castle also is blended in took the dim light of night in, all round, it is deathly becomes silent …… Lin Fei stops racing bike by the castle, and this castle, it is actually south of the city exclusive the mental hospital of a whole sealing type. Hearsay, the doctor that if come here,works only, the mental pressure that gets is very great, a few psychokinesis compare young doctor, it is extremely possible do not bear of pressure, and can be brought about produce depressed disease, a when can become this bughouse finally -- madman. The making that Lin Fei feels to this hospital becomes silent his some panic, but he or toughen one's scalp-brace oneself pushed courtyard door. Toward in took a few steps, lin Fei is heard one is transmitted in the hall on " bang … bang … bang … " sound, resembling is lash what thing is same. Lin Fei went in questioningly, the fluorescent lamp in the hall appears bad, ignore bright ignore dark twinkle is worn, lin Fei cries aloud: "Have a person? Somebody? ? " at this moment, a middleaged man that wears white unlined long gown appears suddenly before Lin Fei, immediately feels Lin Fei all over a vertical stroke removes pore. Just now he did not see a person clearly, how was this man risked with respect to come out? And this bughouse, appearing weird breath everywhere, lin Fei can'ts help the heart is thinking, father is really doited, so great place, use bedlam unexpectedly, it is wasteful simply, a reckless waste of food! Lin Fei was wanting to sell this castle, anyway his father had died, nobody can be in charge of he, and his father somethings lost take these possession below, accede by him. At this moment, wear the middleaged man of become known A Chinese-style unlined garment, bubbled gravely in the mouth: "Be your …… comes …… ? Do you come …… ? " Lin Fei hears this word, one face asks a man strangely, say: "How? Do you know me? " middleaged man in the future removed one condition, say: "You are fast come over, I tell you. " Lin Fei brows is knitted slightly, this man is playing what trick after all, but still cannot help curious, go questioningly to the man before. Man this ability slowly raise come, look to Lin Fei, lin Fei immediately was frightened jump, terrified circle is opening an eye, he sees an iciness in that eye of middleaged man is blank, lose sight of at all

本文标题:精神病院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1422.html

上一篇:悬念故事之死亡湖 下一篇:冥钱飘呀飘

相关文章

  • 都市怪谈之尸毒

    【都市怪谈之尸毒】简介:刚入冬,一股寒流就突然袭来,刺骨的风夹杂着大雪肆无忌惮地吹着,马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在茫茫的风雪中渐渐隐没了行踪。正准备出门散步的我推开门后,一阵风雪毫不留情地猛然吹向我,令得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打了一个冷颤,我连忙退了回去。脱掉外套,这样的天气我只能放弃散步。刚替自己倒了杯热茶,门铃就响了,我打开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站在了我的面前,他的脸色看上去很怪,像是麻木又像是呆滞,双手紧张地放在胸前,更奇怪的是他只带着一只手套,一直非常肥大的手套。...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病院怪谈

    【病院怪谈】简介:1.带来厄运的病人我是一名心理医生。今天我的诊所来了一对夫妻,男人叫李金科,我让他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回答我的问题。女人叫严妮,坐在男人身后不远处。在李金科回答问题的空隙,我时不时偷瞄严妮。...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笔仙之太平间怪谈

    【笔仙之太平间怪谈】简介:老王这人老实憨厚,之前在很多公司当过保安,现在岁数渐渐大了,那些老板便给他安排了一件看似轻松的差事——打扫太平间。到了老王这年纪,很多时候也不会顾忌那么多,只要日子过得安稳充实,工作的性...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白色圈套

    【白色圈套】简介:上个月初,我最好的女朋友小菲住院了,需要做一个甲状腺的小手术。由于她家不在本市,我就和另一个女朋友大露主动承担了护理她的任务。医院的外科楼一共29层,小菲住在21层走廊最里边的病房。病房里有三张床,她...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医生的秘密

    【医生的秘密】简介:职场上面遭到上级压迫是很平常的事情,或许你也曾遇到过与你同时进来的同事,因为有裙带关系,在公司可谓红红火火,而你却仅仅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员工,脏活累活全你做。而这却不仅仅在企业,医院同样如此&hel...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笼子里的人

    【笼子里的人】简介:序章黑暗铺满了这条长廊,看不到尽头,顶棚上的灯泡散发着昏黄的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东倒西歪地走着,手里拿着个酒瓶,随着身子的摇晃不少酒撒了出来。他醉醺醺地喝了一口,吸溜着嘴里的辣味。...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惊悚故事之我好冷

    【惊悚故事之我好冷】简介:我做了个梦,一直听见死去的女儿在叫唤。“妈妈,妈妈……”我蓦地抬起头,原来自己正在一处昏暗的地道里,周围都是粗糙的石头,地道深不见底,仿佛一条通向地狱的阶梯。“妈妈,妈妈……”女儿的声音又来了,是在地道的深处传来的,我点亮了灯笼,大声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谁是第一人格

    【谁是第一人格】简介:你看,这块儿就是让你疼痛的原因。“医生把血淋淋的盘子举给她看,”最初听你描述,我们以为是肿瘤压迫到了肝脏才会让你的右边小腹肿痛,其实不是。“”那是什么?“麻药还未完全消退,她的视线还有些模糊。”寄生胎。“医生解释道,”俗称胎中胎,一直藏在你的身体里,跟了你35年了,照理说疼痛早就应该发作了……“寄生胎虽然小,但发育得十分完整,一个幼小的婴儿躺在手术盘中,紧闭着双眼,握紧双拳,浑身青紫,早已没有了呼吸。”我也不知道,之前一直都有体检,身体也很好。医生……可以说得详细一些吗?“她听得云里...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将死之诅

    【将死之诅】简介:深夜,某医院一间漆黑的病房里,一个男生正在呼呼大睡,突然,床下有一抹亮光闪出,紧接着,一只惨白的手拿着一盏闪着紫罗兰色光芒的灯,从床底下伸了出来,照在了这个男生的天灵盖上。男生的一张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泛出一股死气,疹人极了。这时,一个黑影一闪,从床底下爬出,迅速来到了这个男生的双腿前。这个黑影咬破手指,在这个男生两只脚底板上分别画了一个红色的小圆圈。...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悬念故事之死亡湖

    【悬念故事之死亡湖】简介:阿海又听到了那个声音,像是有人拿着指甲轻轻刮着玻璃,吱吱拉拉的。接着便是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呼气,一下又一下响在耳边。他睁开眼,坐起身望着窗外。整个病房静静的,窗外有风吹着树枝轻轻晃动,像是张牙...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