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惊魂殡仪馆

2021-06-16 00:06:34 阅读 :

    医院里,有几个护士在一起议论,“你们知道吗?停尸房又丢了一个死婴。”
    “有人看见守停尸房的王老头把死婴抱回家了。”
    “什么?他要死婴干什么?”
    “吃吧!”
    “啊?这么恶心。”说得在场的几个护士胃里一阵翻腾。
    这些话正好被路过的院长听见,他背着手走到停尸房前,正好和刚从停尸房走出来的老王头撞个满怀,老王头卑微地叫了一声:“院长。”
    院长点点头,向停尸房里瞄了一眼问道:“听说你把死婴抱回家?”
    老王头的面色一僵,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本来院长只是道听途说随便一问,可是看老王头现在这个样子,真像是抱走了死婴。他严肃地说道:“这可是刑事犯罪,你最好交代一下你抱死婴回家目的!”
    王老头突然瞪大眼睛吼道:“他们都没死,没死……”说完情绪激动地走了,和刚才卑微的样子判若两人,那天之后王老头旷工了,再也没有来上班。院长想要报警,可他又动了恻隐之心,这王老头一辈子没娶妻生子,孤苦无依,在医院干了一辈子,临老了他不想把他送上法庭。
    这家医院的院长是我大舅,她找上我是因为我开过一段时间的侦探社,舅舅想让我查查王老头到底偷死婴干什么。他说要是王老头真的变态吃死婴,他会毫不姑息的把王老头送进监狱。
    带着这个任务和舅舅给我的地址,我找到了王老头家,谁知王老头早就人去楼空,不知去向,我只好敲响了王老头邻家的门。我说我是他乡下的亲戚,才在邻居大妈口中得知,他搬回了乡下。
    大妈问我:“你不知道吗?”我尴尬地笑了笑说:“嗨!出来打工有大半年了,最近没回乡下。”
    大妈很有感触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赚钱是重要,可也要常回家看看,要不父母该担心了。”
    我连连点头,然后告别大妈走人。
    出了王老汉家,我没敢耽误,直接开车去了乡下,到地方后我没急着找王老头,而是在村子里唯一一家小卖店停了车,下去买了点吃的,顺便聊了几句,就套出了王老头家的住址,我把车停在了野外,然后用我穿的衣服和路过的一个农村大嫂互换了一下,这一捯饬还别说真像个农村妇女。然后我徒步走进村子,在王老汉家隔壁租了一家民房,我和那家人说,我和丈夫吵架了,他把我赶了出来,我没有娘家,只能暂时租房子住几天,对方很同情我的遭遇,房子以很低的价租给了我。


    第一次见王老头是在太阳下山的时候,他拿着锄头好像是要去地里。见他走远我悄悄溜进他家院子,透过窗外往里看,可惜我只看见了厚厚的窗帘,这个王老头真够怪异的,大热捂这么厚的窗帘,看来他屋子里一定有鬼怪。
    我想潜进屋子里看看究竟,窗户还没弄开,王老头就回来了,我急忙躲在了暗处,王老头开门进屋,然后我听见王老头说了句:“孩子们我回来了。”我竖着耳朵听着,王老汉自言自语的像是在和谁聊天。可我竖直了耳朵也没听见有另一个声音。
    他在说:“好孩子别糟蹋粮食好好吃饭。”“哎呦呦!你看看你,饭粒都掉了一地。”“哎呀!别哭……好孩子别哭。”
    我听得心惊,看来王老头是和一群孩子生活在一起,可是他挡这么厚的窗帘干什么,小孩子不是需要晒太阳吗?
    这个疑问我问了房东夫妇,他们说:“这个王老倔,以前挺老实个人,这才回来后性情大变,不让任何人去他家,整天挡着厚厚的窗帘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
    看来房东夫妇也不知道情况,我该怎么接近王老汉那?这个问题足足让我想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假装走错了门,直接去推王老汉的门,门被我推开了一道小缝,隐约看见几个小孩坐着桌子上,正要推开大胆去看时,王老汉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恼怒地问:“你是谁?干嘛来我家?”
    我抱歉地笑笑说:“哦!大叔对不起我走错屋了。”
    王老汉听完砰地一声关上了门,门毫不留情地撞在我的鼻子上,痛得我眼泪直流,还好没出血,要不亏大了。
    这一露脸再想接近王老汉就不容易了,只能靠晚上偷偷潜进他家去。


    无聊的一天过得很漫长,我睡了一觉又一觉,终于等到了夜幕降临天黑如墨时,我溜出了门,很轻易就打开了王老汉家的锁,一闪身悄若无声地进了屋。突然啪嗒一声电灯被人拉开,我的眼睛因受强光的刺激,短暂的失明了一小会,等我慢慢地适应了灯光,我看见了室内的一切,我看见了几个可爱的小孩,他们嬉笑的坐在一张桌子上,最小的看上去只有半岁。
    他们冲着我笑,有的还冲我伸出了双手,嘴里喊着抱抱。而我看傻了眼,这些孩子都是活灵活现的那个也不是死婴,那么到底王老汉把死婴弄哪去了,还有这些孩子是谁的?
    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我只觉后脑一痛,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四周都是浓浓的腐臭味,我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被绑在一张桌子旁的椅子上,王老头就坐在我的对面。四面的椅子上放着已经干枯发臭的婴儿尸体,他正拿着饭碗喂那些干婴吃饭,嘴里唠叨着:“宝贝吃吧!别糟蹋了粮食。”饭从婴儿嘴里流了出来,他伸手去接,然后在细心地一点一点喂。
    我看的直呕,忍不住开口说:“你疯了,他们已经死了。”
    王老头突然回头瞪着我大吼:“他们没死,没死……”
    我看着他那疯狂的样子,没敢再刺激他。
    半晌他突然呜呜地哭了出来,他说:“多好的孩子刚刚出生还没享受这个世界,就离开了,人呀!哎……”
    听他这话,我觉得王老头还是清醒的,他知道这些孩子都死了,只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我劝他说:“大爷,我知道你舍不得这些孩子,可是你这样困着他们的尸体,他们就不能入土为安不能脱胎转世,这样一来你不是害了这些孩子吗?”
    王老头听完沉思了很久,说:“我知道是院长让你来调查我的,可是你能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吗?他们真的没有死。”
    我点点头说:“好!我不告诉别人,请放我走吧!”
    他站起来帮我解开绳子,打开门放我出去,我在临出门的时候望了一眼桌子,那些死婴伸直了手臂正冲我摆手,我浑身一激灵,人已经站在了门外,王老汉碰的一声关上了门,我在想进去已经不可能了。
    想想那些干婴僵硬的样子,我还有些后怕,要不是阳光照着我,我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坟墓。
    回去后我依照承诺什么也没和舅舅说:“他问我说没找到王老头。”他将信将疑,反正那些死婴家属也不会再追要,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没多久我看报纸上看见一则新闻,奇怪老汉在家中引火自焚,警方到达现场发现除老汉外,屋内还有十几具婴儿尸体,尸来源尚不明。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他还是没信我的话,怕我告诉医院去找他。

本文标题:惊魂殡仪馆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833.html

上一篇:医院里的公厕 下一篇:滞留在人间

相关文章

  • 精神科

    【精神科】简介:陈家伊精神科102病房。我装作熟睡的样子,微微闭着眼。我能感觉这个护士走到我的床边,查看了一下病历,或许还换了一瓶吊瓶。她很敬业,或许还对我微微一笑。我能感觉她转过了身。我睁开...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尸鬼

    【尸鬼】简介:在我们的印象中,人死了也就是身体的所有的器官都失去了作用才导致我们生命的流失,但是今天我要讲的故事也许有点匪夷所思,也许还有点恐怖,但是现实世界里确实存在着一种东西就是尸鬼,所谓的尸鬼简单的说就是...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医院小雪

    【医院小雪】简介:医院故事是我亲身经历,本不想与人说,但总归有人知道的好。那是我高中时发生的事情,学校旁边原来有一座荒废的医院,不大,荒废已久,院子里全是杂草,门口一座铁门锈迹斑斑,没人进去过,路过的人...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冥钱飘呀飘

    【冥钱飘呀飘】简介:一、二零一六年临近过年,岳父被检查出肺癌。岳父是在临近过年时才做手术的。岳父在省人民医院住院,省人民医院平时病人多,但临近过年,由于人们习惯认为过年在医院住院不吉利或病情较轻者都...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太平间里的声音

    【太平间里的声音】简介:“噼噗,噼噗……”,医院一楼正在值班的护士小雯睁开了睡意惺忪的眼睛,打了一个重重的呵欠,抬头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表。“凌晨三点钟了,刚刚我居然睡了半个小时,这是什么声音,真讨厌,大晚上的是哪一个病人弄出的声音。”她以为是某个病人发出的声响,于是,她站了起来走出了诊台,想要去寻找声音的源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滞留在人间

    【滞留在人间】简介:一、失意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周成顺在两个月前离婚了,妻子没什么不好,可因为许媚的出现,她的狂野、性感、任性等等让他觉得,她才是自己想要的女人。只是,当他费尽心思地离了婚后,许媚却突然失踪了,一...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笼子里的人

    【笼子里的人】简介:1.带来厄运的病人我是一名心理医生。今天我的诊所来了一对夫妻,男人叫李金科,我让他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回答我的问题。女人叫严妮,坐在男人身后不远处。在李金科回答问题的空隙,我时不时偷瞄严妮。...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窗

    【悬疑故事之窗】简介:在一家医院的病房里,曾住过两位病人,他们的病情都很严重。这间病房十分窄小,仅能容下两张病床。病房有一扇门和一个窗户,门通向走廊,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界。其中一位病人经过允许,可以分别在每天上午...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谁是我的新娘

    【谁是我的新娘】简介:1痛苦消失了,光圈在扩大。那些已经被黑暗吞噬了的光亮又开始反噬,像一群歇斯底里的士兵,它们冲回来,为了生存或是尊严。然而它们面目模糊。睁眼的努力是徒劳的,因为眼皮不听使唤,就...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病院怪谈

    【病院怪谈】简介:1.带来厄运的病人我是一名心理医生。今天我的诊所来了一对夫妻,男人叫李金科,我让他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回答我的问题。女人叫严妮,坐在男人身后不远处。在李金科回答问题的空隙,我时不时偷瞄严妮。...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