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滞留在人间

2021-06-16 00:07:33 阅读 :

    作品介绍:新婚的妻子处处透着异常,为了探寻真相,他走上了一条不归的路……
    ----正文内容----
    (1)
    苏更生是本市三甲医院的外科医生,前段时间由他操刀治好了一位富商的病,富商一高兴给了他很多钱,最近他又与心爱的女友刘小甜结婚。这可以说是双喜临门,可他却高兴不起来,总觉得那里不对。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妻子刘小甜变了,变得与她认识的刘小甜不一样。女友时期的刘小甜连厨房都不会下,家务更别提了,她的房间比男生还要邋遢。刘小甜之所以看上他,与耸主持家务的能力有很大关系。
    现在的刘小甜整日忙来忙去,做饭洗衣统统都由她一个人包了,根本不让他插手。而且,对他异常的温柔体贴,快成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贤妻良母。
    这事换在别的男人头上估计笑歪了嘴,可是苏更生不这么想。他越看妻子越觉怪异,与他同床共枕的女人好像是另外一个人,只不过披着妻子的肉体。
    晚上苏更生与新婚燕尔的妻子爱爱过后,她像是温柔的猫咪蜷缩在他怀里。他说:“你还记得咱们滑雪的事吗?”
    妻子的眼中闪过一抹迷茫,随即点点头。
    苏更生想起了什么趣事,满脸笑意地说:“当时你故意欺负我这个菜鸟,好几次让我栽进雪里,你不仅不把我拉出来,反而一旁哈哈大笑,说我笨忒,滑雪都学不会……”
    “哈哈……”妻子在他的怀里娇笑连连,“就是!就是!欺负你怎么了?谁让你学了好多次都没会学,要怪只能怪你笨!”
    苏更生也跟着笑,只是刘小甜没有察觉出丈夫笑的是那么的勉强、生硬。
    刘小甜已睡着,苏更生还没有,妻子身体的温度着他的身体,他心却是一片冰凉。
    滑雪?
    他在心底发出一声嗤笑,刘小甜最讨厌的滑雪了,在她小的时候与父母一起滑雪,由于不小心一头扎了雪中,若不是救治及时,她险些丧了性命,此后她是谈“雪”色变。
    滑雪?说笑呢!
    至此,苏更生已然确定一个问题,他怀里的女人根本不是他的妻子刘小甜,而是一个陌生的灵魂!
    躺在床上,他怎么也睡不着了,不断回忆着妻子是何时起发生了变化,想着想着,他有了头绪。几个月前的刘小甜还不是他的妻子,她的单位组织了一个活动,让职工们到医院的标本室参观,了解人体各个脏器官的功能作用,学习基本常识。
    这本来是件好事,但当天他接到了刘小甜同事打来的电话,说刘小甜在标本室受到惊吓晕倒了。他哭笑不得,标本室里的东西是有些恐怖,吓晕就有点说不过了,要知道她的男朋友是一位外科医生!
    醒来后的刘小甜变得沉默了,最初几天的她植物人一般,整天对着房顶发呆。这可把他和刘小甜的父母吓坏了,幸好不日后她恢复了正常,大家只好把这归结于惊吓后遗症。
    如今想想,当初刘小甜异常绝不是惊吓后遗症那么简单,在她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不会性情大变,连记忆也没了。


    妻子不是妻子,哪会是谁?
    苏更生的呼吸不可抑止地加快了,心跳也跟着“咚咚”加快,仿佛马上要跳出身体。
    怀里的妻子呢喃了几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问道:“老公,这么晚了你咋还不睡,想什么呢,心跳得这么快?”
    苏更生作为外科医生,心理素质自然远超一般人,强作镇定说:“我是……”
    “是什么了?”刘小甜很是好奇。
    苏更生忽然坏笑了几声,“我是想……要你了!”说着把身躯缩进了被子。
    几日后,苏更生来到刘小甜曾参观过的那家医院,找了一个理由进了对方的标本室。接待人员摸不着头脑,你一个三甲医院的大夫,来我们医院的标本室参观毛线?
    奇怪归奇怪,接待的人员还是陪着他来到标本室,大家都是同行,说不准什么时候还用得着,不就一个破标本室,又没什么值钱的货,来吧!
    标本室80、90平的样子,展示的主要是人体各个部位的器官,如脏、肾、胃等,也有男女生殖系统稍微完整的部件。苏更生一个个看,其实这些东西他已经了然于心,他是想要发现到底是什么吓到了妻子。
    接待人员有些疑惑地说:“苏大夫,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告诉我,这间标本室是对外开放的,所以那些珍贵的器官没有在这里。”
    苏更生漫不经心地说:“几个月前有人在参观时被吓晕了,据说还是成人……”
    “这个呀……”接待人员思索起来,他没有发现对面的苏更生正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很在意的模样。
    “哦,我想来了。”接待人员带着苏更生来到一个透明的玻璃容器前,指着它说:“就是这东西。当时我还郁闷呢,不就是一个标本吗?怎么把一个大人当场吓晕,虽说对方是个女人……”他发现苏更生像是着了魔一样,呆呆地望着那个标本,眼睛都不带眨的。
    “不会吧,他可是外科医生,要是被吓倒……”接待人员不敢再想下去了。
    令苏更生着魔的东西是个圆柱形的玻璃标本容器,褐色的液体里浸泡着一个婴儿,许是时间太久了,婴儿的身体因腐烂而显得异常狰狞,身体没有重量般的浮里面。让人吃惊的是,婴儿仅有一条腿,且腹部以下的左侧什么也没有,并留有明显的切口,一些肠子自切口露了出来,浮在液体中。婴儿的上半身几乎正常,但是左边的手臂却很短,比右边正常的手臂小一半,俨然是一个畸形婴儿标本!


    就在他打量着婴儿时,婴儿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在褐色的液体透出浓浓的哀伤,苏更生看得一阵心悸,“啊”地叫了一声。
    “苏大夫,你没事吗?”接待人员紧张地问道。
    苏更生很快镇定下来,说自己没事。
    “你刚才……”苏更生略显迟疑地说:“刚才你发现了什么异常吗?”
    接待人员望了一眼,不解地摇了摇头。
    “这个婴儿只有一条腿,而且有明显的切口,似乎对他动过外科手术……”苏更生说。
    接待人员心想那里不是贴着信息吗,但人家既然问了,他只能解释道:“这不是一般的婴儿,那是我们医院多年前做过分离手术的一对连体女婴。连体女婴儿出生后不久,其中残缺的那个开始呼吸困难,医生怀疑她活不了多久,为了保住另外一个婴儿,经婴儿的父母同意,医院给这对连体婴做了分离手术。在当时的医学水平下,做分离手术是相当危险的,很可能两个婴儿都性命不保,但如果不做手术,那这对连体妇婴绝对没有一个可以存活,医院经过细致的检查和探讨,最后由当时一位资深的教授执刀做了手术。手术基本上是成功的,经过分离和人工修补后,保住了完整的婴儿,但是,那个残缺的婴儿最后还是死在了手术台上。死去了的婴儿则由其父母答应,留在我们医院研究使用,如今医疗水平今非昔比,连体婴早已没了研究价值,所以拿出来作为标本室的参观学习使用。”
    自从见了标本室的连体婴儿后,他的脑海经常不由自主浮现出婴儿那双幽怨哀伤的目光,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因为这个,他在做手术时险些出了关错,科室的主管把他大骂了一顿,并强制放了他半个月的假,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回到家中,刘小甜上班还没有回来,但桌子上放着香喷喷的饭菜,只要热一热就可以吃了,这是妻子上班前给他做的,回来后饿了可以马上吃饭。除了饭菜,桌上还有妻子写的便条,“不要等我,你饿了就先吃,么么哒!”
    望着便条苏更生不由笑了起来,就算这个女人不是刘小甜,难道不可以做他的妻子吗?
    晚上刘小甜依偎在他的怀里,两人一起看韩剧,感觉是那么的美妙,好像又回到了与她恋爱的时光。
    电视剧中女主角为了留住男主角的心,亲自下厨房做菜,她一次又一次被烫伤。苏更生若有所思,不经意地说:“小甜,你们多像啊。”
    刘小甜随口就说:“是……”她忽然缄口,紧张地望着丈夫。
    苏更生温柔地笑了:“有你这样的妻子在身边,如果我都不知道珍惜,如何对得起自己?”
    闻言,刘小甜羞涩地低下了头,苏更生见此爱意大生,他的目光无意瞥见妻子胸口若隐若现的沟壑,手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引来妻子一阵娇嗔,两人复又相拥在一起。
    当苏更生趴在妻子光滑的上身往下进军时,无意发现妻子的右腹下部有块椭圆形深色一点的皮肤,与周围白嫩细腻的皮肤格格不入。他越看越觉得眼熟,忽然,一道哀伤的目光浮现在他的脑海,一个景象也与此重合。
    是啦!标本室连体女婴的腹部就有这个形状的切口,而妻子刘小甜身体的腹部竟有这个形状的皮肤,那么,妻子会不会就是那个连体女婴的另一半?妻子的那块皮肤虽然不是切口样貌,但他可是外科医生,婴儿时期的切口长到现在已然能够恢复到与正常皮肤接近的样子。
    刘小甜见丈夫直直盯着自己腹部看,问道:“是不是我这里不好看?”
    “没有。”苏更生心不在焉地摇摇头。
    刘小甜说:“这是胎记,你介意的话……”
    苏更生忽然打断她的话:“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或者妹妹?”

本文标题:滞留在人间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834.html

上一篇:惊魂殡仪馆 下一篇:乡村医院惊魂夜

相关文章

  • 太平间里的声音

    【太平间里的声音】简介:“噼噗,噼噗……”,医院一楼正在值班的护士小雯睁开了睡意惺忪的眼睛,打了一个重重的呵欠,抬头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表。“凌晨三点钟了,刚刚我居然睡了半个小时,这是什么声音,真讨厌,大晚上的是哪一个病人弄出的声音。”她以为是某个病人发出的声响,于是,她站了起来走出了诊台,想要去寻找声音的源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给小鬼治病

    【给小鬼治病】简介:对于程敏儿来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四年了,她结束了自己的大学生涯,正式迈向了社会。作为一名护理学院的毕业生,她没有另谋出路,而是毅然地选择了相关工作。市郊精神病院,这是她的第一次面试。刚开始,一切看起来都还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似乎没那么乐观。明媚的阳光从窗户投进来,正好映照在两人的身上。程敏儿搓了搓手,将相关的资料递给院长。...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谁是鬼

    【谁是鬼】简介:深邃的夜,彻底的吞噬掉所有的光,留下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暗。偏僻的山林医院,点着一些淡淡的光。这是一所位于偏僻山林里面的医院,远离喧哗的都市,建立在人烟稀少的乡村,为的是给那些生活于贫困乡...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判官坐诊

    【判官坐诊】简介:王冰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从刚才进门到现在,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面前的景象。虽然现在是夜晚,不过面前还是排着一个长队伍,“不要急,慢慢等,阎王不催你,谁敢要你死啊!&dquo;...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医院怪谈之手术刀

    【医院怪谈之手术刀】简介:张良石从泡水桶前直起腰,手臂冰凉,他还是不习惯这种老式酒精消毒的过程。头顶的灯光明亮耀眼,让张良石有点心神不宁。受伤的酒精沿手肘滴回泡水桶,滴答声让消毒间更加寂静,仿佛被世界抛弃了。“张...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白色圈套

    【白色圈套】简介:他为什么自杀这里,是实习药剂师的宿舍。午夜时分,安静得像一方小小的坟墓。陈羡芸睡得很香,但她还是感觉到了身上的重压。没错,此时此刻,有一个东西正压在她的身上,并且从她的腿部顺着腰身向上...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死亡摄影

    【死亡摄影】简介:[是非]“请问公诉方证人张秀,你认识被告人吗?&dquo;郑道荣问坐在对面的女孩。那女孩穿着一身病号服,半个身子陷在惨白的被褥里,消瘦,脸颊上没有多少肉,深陷下去。“我认识,你...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地下二层的秘密

    【地下二层的秘密】简介:你听过咱们医院的传说吗?“刘荟入职第一天,住院医师邱赫就神秘兮兮地问她。”什么传说?跟我们有关系吗?“刘荟问。”地下停尸房的传说,是一个禁忌。“得知刘荟还不知道,邱赫暗自欣喜,开始卖关子。...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判官坐诊

    【判官坐诊】简介:王冰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从刚才进门到现在,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面前的景象。虽然现在是夜晚,不过面前还是排着一个长队伍,“不要急,慢慢等,阎王不催你,谁敢要你死啊!”...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鬼压床

    【鬼压床】简介:刚入冬,一股寒流就突然袭来,刺骨的风夹杂着大雪肆无忌惮地吹着,马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在茫茫的风雪中渐渐隐没了行踪。正准备出门散步的我推开门后,一阵风雪毫不留情地猛然吹向我,令得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打了一个冷颤,我连忙退了回去。脱掉外套,这样的天气我只能放弃散步。刚替自己倒了杯热茶,门铃就响了,我打开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站在了我的面前,他的脸色看上去很怪,像是麻木又像是呆滞,双手紧张地放在胸前,更奇怪的是他只带着一只手套,一直非常肥大的手套。...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