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谁开的急救车

2021-06-16 00:06:29 阅读 :

    刘晓春半夜11点被推进产房。
    就在产房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刘晓春努力地回过头,望了常霆一眼,这一眼,像求助,常霆的心里不是滋味,眼泪差一点儿出来。
    这9个月不容易,常霆亲眼见证了老婆单薄的身体所承受的痛苦,他心疼,甚至敬畏,他暗自发誓,此生永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产房不允许男家属进入,隔着几道门,里边的情况看不到也听不到,只能在门外来来回回地踱步。
    产房外面摆着一排长椅,坐着几个和常霆一样的家属。左边是电梯门和楼梯,右边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深深的看不到尽头,仿佛通往遥远的未知世界。
    3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疲惫的常霆在长椅上坐下。冬日的午夜,窗外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楼里的灯光仿佛也不那么亮,等在长椅上的家属都不出声,一片寂静暗淡。
    旁边一个老太太,扭头看看他说:“小伙子别着急,我儿媳妇比你家的进去还早呢,没事儿。”老太太抬头看看时钟,又说,“现在是2点40,这个时辰不好,过了3点就是好时辰啦,看样子咱们两家都能等到好时辰。”
    常霆点点头。
    2点51分,常霆恍恍惚惚觉得走廊那边有人走动,扫了一眼,远远地看到一个人从走廊黑暗的尽头走出来,走得很慢,脚步有些拖沓,似乎腿有毛病。
    常霆没在意,低下头继续熬时间。
    脚步声越来越近,常霆能感觉到那人走过面前,直奔产房。
    常霆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抬起头,看到一个男人站在产房门口,衣服在肩头位置撕破,身上沾满尘土和血迹,肮脏狼狈。
    突然,那男人扭过头,看向常霆,常霆顿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那男人的左脸血肉模糊,对着常霆咧嘴挤出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嘴里是白森森的牙齿,左脸的烂肉因为笑容的牵动渗出紫红色黏稠的血。


    常霆浑身僵硬,双眼因为恐惧瞪得大大的,嘴张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常霆知道这个人是谁。
    那人诡异一笑,如闪电击中常霆,记忆里那个最黑暗的角落被闪电惨白的光,照亮。
    两年前,也是冬天。
    常霆陪一个客户吃饭,这客户出奇地能喝酒,一直喝到半夜,分手时,常霆已经脚步踉跄。常霆坚持自己开车,钥匙插了三次才插进钥匙孔。
    午夜的路面,没有了交警和车流而变得宽敞通畅。车开到小西路,常霆觉得胃里开始翻腾,一股酒气上来,他正咬牙运力对抗,突然,嘭的一声,车子一震,一个影子在前方飞起又落下。常霆瞬间清醒,撞人了。
    下车,五六米远的地方趴着一个人,远远看是个男人。
    常霆战战兢兢地走过去,心里盼着那人站起来拍拍衣服说,没事儿。然而一直到他走近,那男人趴在地上一动没动,四肢以奇怪的姿势摊开,左脸着地,一摊血正从头部下面慢慢扩大。
    完了!常霆顿时浑身冷汗。醉酒驾驶,肇事,死人……他知道这是什么结果。抬头看看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常霆一跺脚,上车,一踩油门消失在路的尽头。
    提心吊胆地过了几个月,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于是,常霆暗自庆幸,同时努力忘记这件事,甚至不断暗示自己,这一切有可能是醉酒之后的幻觉,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
    此刻,坐在产房的门口,那个男人重新出现在他面前,两年前夜晚的画面重新浮现。


    虽然看不清长相,但是没错,就是他。鬼大爷www.guidaye.com
    男人带着诡异的笑,推开产房门,走进去。
    常霆回过神,一下从座位跳起来,奔向产房,推开门看不到人,推开第二道门的时候,被一个护士拦住。常霆叫:“刚才进去那个男的哪去了!”护士白他一眼:“别嚷嚷,我一直在里边,根本没有人进来,你赶紧出去。”
    常霆退出来,坐在长椅上的家属们奇怪地看着他。他问老太太看没看到一个男的进产房,老太太摇摇头。
    正说着,刚才那个护士探出头叫:“刘晓春家属在不?”
    常霆怯怯地应了一声,护士面无表情地说:“生了,男孩。”
    常霆看看表,2点57分。没等到老太太说的3点钟好时辰。
    在观察室里,常霆见到躺在推床上虚弱的晓春,脸色灰白,气若游丝。床边是一个小小的婴儿车,里面包裹着他们的孩子。
    医生说,生得挺顺利,观察半小时就可以回病房了,孩子也挺健康。说到这,医生顿了一下,似乎还想说什么,想想又不说了,转身离开观察室。
    常霆心中生疑,轻轻地凑到婴儿车旁,轻轻拨开包裹边缘,向里一看,顿时僵住了。
    包裹中的婴儿皮肤皱皱巴巴满是干皮。
    左脸,一块紫红色的胎记。
    负责病房的大夫说,这块胎记可能是暂时的,有可能在3岁以后褪掉。
    月嫂说,这胎记能下去,以前给一家带孩子就遇到过这情况,没事儿。
    常霆知道,这块紫红色不可能褪去,这块胎记将伴着自己一生。
    他亲眼看到那个被自己撞飞的男人躺在地上,左脸着地,一摊鲜血。
    他亲眼看到那个男人两年后,在老婆生产的时候出现,从那条走廊的尽头走出来,左脸血肉模糊,钻进产房,他刚进去,老婆就生下了这个有胎记的孩子。
    所以,常霆明白了那男人临进门时对着自己恐怖的一笑,他是来讨债的,他整整等了两年。那襁褓里的婴儿,不是自己的儿子,是那个午夜的冤魂,左脸的紫红色的胎记为证。

本文标题:谁开的急救车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848.html

上一篇:悬念故事之死亡湖 下一篇:紫红色胎记

相关文章

  • 逃不出的三楼

    【逃不出的三楼】简介:朱芸是A市殡仪馆的化妆师,因为手艺好,很多家属都指名道姓的请她为逝去的亲人化妆。她为人胆大心细,善良慈悲,总是会花很多的时间精心的为死人化妆,使他们在离开人世的时候能够体面,漂亮一点。这天下午,殡仪馆里送来一具女尸。掀开白布的时候,她的下属已经呕吐不止,一脸的惊恐与不安。不过,她也见过一些死状很惨的的死者,不过都没有今天的这个女尸来的可怕。她闭上眼,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向死者鞠了一躬,然后坚定地说:“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的脸恢复如初的。”...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长梦

    【长梦】简介:改编自伊藤润二的同名漫画你经常做梦么?你的梦境,是美好的,还是恐怖不堪回首的?你是否曾留恋梦中的花样世界,不想回到现实中?你是否在梦中战栗,到醒来仍是打着寒战?如果你属于前...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给小鬼治病

    【给小鬼治病】简介:对于程敏儿来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四年了,她结束了自己的大学生涯,正式迈向了社会。作为一名护理学院的毕业生,她没有另谋出路,而是毅然地选择了相关工作。市郊精神病院,这是她的第一次面试。刚开始,一切看起来都还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似乎没那么乐观。明媚的阳光从窗户投进来,正好映照在两人的身上。程敏儿搓了搓手,将相关的资料递给院长。...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谁是鬼

    【谁是鬼】简介:深邃的夜,彻底的吞噬掉所有的光,留下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暗。偏僻的山林医院,点着一些淡淡的光。这是一所位于偏僻山林里面的医院,远离喧哗的都市,建立在人烟稀少的乡村,为的是给那些生活于贫困乡...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惊悚故事之我好冷

    【惊悚故事之我好冷】简介:我做了个梦,一直听见死去的女儿在叫唤。“妈妈,妈妈……”我蓦地抬起头,原来自己正在一处昏暗的地道里,周围都是粗糙的石头,地道深不见底,仿佛一条通向地狱的阶梯。“妈妈,妈妈……”女儿的声音又来了,是在地道的深处传来的,我点亮了灯笼,大声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你要陪着我

    【你要陪着我】简介:产房里,小爱承受了十二级的阵痛坚持了24小时终于生了,当助产士把一个皱巴巴的小婴儿抱给小爱看的时候,疲惫不堪的小爱看了一眼,只见婴儿睁开了眼,青面獠牙的笑了,小爱大喊大叫情绪失控:“鬼呀!抱走,那不是我的孩子!”助产士以为小爱太累了产生错觉,赶紧安慰道:“小爱女士,每一个宝宝刚出...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阿红的因果

    【阿红的因果】简介:阿红离婚后,又去了邻市打工,她对这座城市还算熟悉,因为在20年前,她就曾在这座城市工作过。那一年她18岁,第一次外出做工,在一家医院食堂里做服务员,一干就是三年。...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玻璃罐里的小孩

    【玻璃罐里的小孩】简介:职场上面遭到上级压迫是很平常的事情,或许你也曾遇到过与你同时进来的同事,因为有裙带关系,在公司可谓红红火火,而你却仅仅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员工,脏活累活全你做。而这却不仅仅在企业,医院同样如此&hel...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里的公厕

    【医院里的公厕】简介:小可是个无业游民,23岁却找不到工作,整日闲逛。她的姐姐小默是医院的一名医生,住在医院的宿舍里,自己住一个单间。小可有事没事就去医院找姐姐玩,一住就是十几天甚至一两个月。这次小可在家呆着又觉得无聊,...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悬念故事之死亡湖

    【悬念故事之死亡湖】简介:阿海又听到了那个声音,像是有人拿着指甲轻轻刮着玻璃,吱吱拉拉的。接着便是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呼气,一下又一下响在耳边。他睁开眼,坐起身望着窗外。整个病房静静的,窗外有风吹着树枝轻轻晃动,像是张牙...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