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笼子里的人

2021-06-16 00:08:04 阅读 :

    序章
    黑暗铺满了这条长廊,看不到尽头,顶棚上的灯泡散发着昏黄的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东倒西歪地走着,手里拿着个酒瓶,随着身子的摇晃不少酒撒了出来。
    他醉醺醺地喝了一口,吸溜着嘴里的辣味。
    长廊两旁是白色的塑料门,塑料门上只有一小块玻璃能看见里面。
    屋子里,破破烂烂的被褥铺在地上当做床,上面是黑乎乎泛着油光的被子,被子里面的棉絮都露在外面。整个屋子满是一个挨着一个的脑袋,他们像是犯人一样被锁在这里。
    相较于流浪在外,这些流浪汉已经很满足了。
    男人整张脸趴在玻璃上,眯着老鼠眼往里面望去,然后点了点头,厌恶地皱着眉头,往另一个门走去。
    他晃晃悠悠一个接一个地检查,走到最后一个门,手里的酒瓶也空了,他将酒瓶扔在一边,“砰”的一声满地碎片,恍若一颗炸弹将死寂的空气扰乱。酒瓶摔碎的声音回荡在长廊里,他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然后重重吐出。
    很多个夜晚,他都无法入睡。只能借着酒劲才能勉勉强强睡着,可是一点小动静就能让他立马清醒。这里就像一个巨大的坟墓,属于他的空坟墓,只要闭上眼睛他就会被人偷偷埋起来,那种被埋在土里窒息的感觉他总是能在睡着的时候深深体会到。
    他将半截烟扔在地上,啐了一口。干完这一票,说啥也不干了,他在心里默默嘀咕着。他趴在这长廊最后一间屋子前的玻璃上,眼前是黑黑的,什么都看不到。他挠了挠头,其它屋子就算没有开灯,借着月光也能看见个人影。
    他使劲地推了推门,门像是被什么重物死死顶住了,怎么推都推不开。他又趴在玻璃上,突然,一张流着血的脸贴在玻璃的另一头,那张脸上的眼睛大大地睁着,带着无尽的怨恨。嘴角却勾着笑,笑得人毛骨悚然。


    男人吓得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手颤抖着掏出手机报警,拼命往后爬。这时长廊里的灯突然灭了,其它屋子里的病人都拖着身子走出来,像是刚从坟地里爬出来的僵尸,带着泥土还有尸臭。他们把男人围成一圈,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男人只是全身害怕地颤抖着,不敢抬头也不敢动一下。
    几十分钟后警察才来,这里是土道,医院又在偏僻的地方很不好找。警察将人群驱散,一个护士和负责打扫的大妈将病人们安排回房间,警察才看见缩在角落里的男人。
    死者是房间里的一个男孩,十七八岁的样子,他用绳子把自己吊在屋子的中央,绳子缠在了风扇上,风扇还在呼啦啦地转着,尸体也就跟着风扇一起转,他的脸被撞得血肉模糊,直到卡在门口才停下来。
    男人坐在门口,他实在不敢坐在那屋子里,他觉得那屋子顶上总有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在一直看着他,他摇着头,嘴里念叨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警察看着死者的床头,一个又一个的死结疙瘩,缠在床单上。
    现在
    我最近睡眠越来越不好,睁开眼就是满目的象牙白: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墙面,白色的被褥。我躺在洁白的病床上,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等着护士来为我扎针。清晨六点半,电视机里准时播报着新闻。


    自从我从那个小山村退休回来,就被儿子儿媳安排在这里,口头上说是让我医疗养老,其实我比谁都清楚,他们是嫌弃我,认为我是他们的负担,碍于面子不敢说出口又害怕背上不好听的骂名,就用一些糊弄人的名词来搪塞我。
    可是他们忘了,我以前也是一名护士,什么都瞒不过我的眼睛。
    “你不觉得,最近自杀案越来越多了吗?”我隔壁住着一个四十多岁瞎眼的女人,在她眼睛的部位绑着厚厚的纱布,听说是因为家庭不和,丈夫经常不回家,在外面花天酒地。
    我没回答她,她向我这边看了过来,我不知道她是在看病床旁边的窗户还是在看我,那蒙着纱布的眼睛,似乎比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能看透这个世界。
    她刚问完我,电视上的主持人就很配合地说着和她差不多的话。最近的自杀案似乎真的多了许多。
    护士推开门,口罩挡住了一大半的脸。她推着白色铁架子车,向我这边走来。她问我:“最近怎么样?”语气很温柔,可是谁知道那口罩后面的表情,是不是也很温和?
    我笑了笑说:“还好,就是经常失眠。”
    她点了点头,从架子下面掏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白色的液体,她用针管抽出来,又注射进另一个针管里面。我看见小玻璃瓶上的字,佐匹克隆。
    她抽出皮筋狠狠地绑在我的手臂上,又拍了几下,在我的皮肤上擦拭着酒精进行消毒,她边和我唠着家常边熟练地将针头插进我手上的静脉,针管里回了血不一会儿又下去。她小声提醒我可以睡一觉,我点了点头,眼皮越来越重,眼睛像是被谁捂住了。
    我听见她推着车,向另一个病床走去,瞎眼女人大叫着:“我不输液,我不输液!”最后像是有人冲进来,我猜可能是医生进来给她打了一针镇定的药物,她才停止挣扎。
    我心里暗自为她叹气,真是不老实,都这么多天了,她怎么还不习惯这里呢?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笼子里的人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864.html

上一篇:314病房 下一篇:冥钱飘呀飘

相关文章

  • 逃不出的三楼

    【逃不出的三楼】简介:陆平是平安医院的一位医生,眼看着快四十的人了,还是一名普通医生,他也不想着升职,下班就走,踩点上班,没什么成绩,也没什么大错,领导家不送礼,同事间也不走动。所以他在医院属于一个另类,一个旁观者。就是这么一个人,突然被院长提升了,从普通医生一下子升了主任,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娶了院长刚二十出头的女儿,成了院长的乘龙快婿,一下子成了医院里的红人。对此医院里的老大夫颇有言辞,说陆平根本没有做主任的水平,陆平听了只是一笑,第二天对他不满的老大夫就中风偏瘫了,陆平代表医院去看他,老大夫不见他...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同床病人

    【同床病人】简介:1医院太平间,阴森得不可琢磨。天花板上的椭圆形吊灯放射着满是灰尘的光线,静静地垂在那里,就像一颗颗悬在半空中的人头。从那些紧闭的房门里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惊人心魄。“妈的,我...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乡村医院惊魂夜

    【乡村医院惊魂夜】简介:小可是个无业游民,23岁却找不到工作,整日闲逛。她的姐姐小默是医院的一名医生,住在医院的宿舍里,自己住一个单间。小可有事没事就去医院找姐姐玩,一住就是十几天甚至一两个月。这次小可在家呆着又觉得无聊,...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窗

    【悬疑故事之窗】简介:在一家医院的病房里,曾住过两位病人,他们的病情都很严重。这间病房十分窄小,仅能容下两张病床。病房有一扇门和一个窗户,门通向走廊,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界。其中一位病人经过允许,可以分别在每天上午...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雕刻者

    【雕刻者】简介:潘艳艳的诉说午夜十二点,太平间。几具新鲜的尸体就躺在柜子里,管理员韩师傅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然后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大约三个月前,他发现自己具备了一种超能力:可以听见尸体说话。起初,他觉...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殡仪馆惊悚事

    【殡仪馆惊悚事】简介:一、病重春秋集团的老总赵克嵩躺在病床上,多年透析让他脸色黑灰,鬓发过早白了。他罹患肾癌,可恰巧,他的血型是比熊猫血还要罕见的P型血,先不说配型成功后的排异风险,拥有这种血型的人,全国都能...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特殊病人

    【特殊病人】简介:我现在在我们省中医院针灸科工作,关于医院的秘闻特别多。九十年代我们那的一所医院,妇产科出了一场医疗事故。母亲难缠大出血,当时医疗条件和技术不是特别先进,导致母亲和婴儿双双殒命。然后当时的院长和主治医师因为这件事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老院长提前内退,主治医师也被调理了工作岗位,进入后勤部门工作。参与那台手术的医生护士每晚都会做噩梦,厄运连连。...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滞留在人间

    【滞留在人间】简介:一、失意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周成顺在两个月前离婚了,妻子没什么不好,可因为许媚的出现,她的狂野、性感、任性等等让他觉得,她才是自己想要的女人。只是,当他费尽心思地离了婚后,许媚却突然失踪了,一...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白色圈套

    【白色圈套】简介:上个月初,我最好的女朋友小菲住院了,需要做一个甲状腺的小手术。由于她家不在本市,我就和另一个女朋友大露主动承担了护理她的任务。医院的外科楼一共29层,小菲住在21层走廊最里边的病房。病房里有三张床,她...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314病房

    【314病房】简介:“啊!”一声满含恐惧的男人惊叫声在寂静黑暗的病房中响起。“呼呼呼~”随后是男人粗重的呼吸声,睡在隔壁病床的病患重重的翻了一个身。床板吱吱呀呀的响了一声随后归于寂静。半响,男人从...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