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医院怪谈之婴妖

2021-06-16 00:08:59 阅读 :

    一、冬夜劫案
    凌坤忙完手头最后的活已是晚上十点半。要不是客户催着明天要,鬼才愿意在这大晚上干活。他边在肚子里咒骂着那位挑剔的客户,边走出单位大门。
    冬夜的市郊,偏僻荒凉,呼呼的北风让他打了一个寒战。好不容易打到了一辆出租车返回市区,但凌坤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个熟悉的小饭店想喝几杯酒,驱驱身上的寒意。
    小饭店只有一位客人,窝在最里面的角落吃着饭。凌坤也没注意到他,只是觉得那个背影有点眼熟。饭店老板看到凌坤又来照顾他的生意,很热情地斟酒上菜。等凌坤走出小饭店时,脚步都有些踉跄了。
    街上很安静,偶尔有几辆开夜车的出租车经过。凌坤住的西市区靠近江畔,本来就不热闹,冬日的夜晚更显得幽僻了。
    他拐了一个弯,进了一条小巷。一盏孤灯发出昏黄的光照得半条巷子影影绰绰。海关大楼的自动报时大钟忽然响起,穿过几个街区依然清晰可辨。凌坤在心中默默数了十二下,这才又朝前走。
    没走几步,背后一阵阴风吹向脑后,他刚想回头,一个东西硬邦邦地顶到腰上。
    “别回头,否则你会后悔的。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拿出来!”
    遇上打劫的了!凌坤的酒顿时醒了一半。腰上顶着的那股寒意瞬间席卷了整个后背。“别动手,哥们儿,有话好说。我把钱、手机都给你还不行吗?”凌坤一边说,一边从口袋中掏出钱、手机递到身后。那人接过来又冷冷道:“还有手表,撸下来!”
    凌坤一边撸表,心里还一边纳闷:“这黑灯瞎火的,他怎么就知道自己手腕上还戴着一块手表?”想到这块欧米茄手表,凌坤又是一阵心疼。好吗,自己还没戴热,就被这小子抢走了。只是现在保命要紧,其他的顾不上许多了。这大晚上,又没个路人,惹火了身后的主儿,给自己腰眼捅上一刀就完了。
    那人见他很配合的样子,也不为难他,只是怪笑道:“朝前看,不准回头,心里默数十个数,数完了再走。”
    凌坤按照他的吩咐在心里数着数,不过并没有完全照对方的意思。他听着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便猛地扭过头。那个劫匪刚刚跑到巷口,转弯的一刹那,他也扭头朝凌坤的方向一望,脸上似乎还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昏黄的路灯正好投射在他的脸上,凌坤激出了一身冷汗,刚才喝的半瓶白酒全部都化作白毛汗湿遍全身。他遇见鬼了!


    说起凌坤可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主儿,别的不说,光说他的职业,恐怕普通人就吓着了。凌坤在市殡仪馆工作,专职遗容整理师。成年累月和死人打交道,不管是病死的、横死的、溺死的还是遭了车祸,撞得血肉模糊的,他见得可多了去了。这世上能把他吓倒的事情还真少见。可就刚才无意之中的那一暼,却直把他三魂吓掉了两魂半。
    今晚,殡仪馆送来一个摔死的小伙子,请他加班给摔得血葫芦般的死者整个容,让他风风光光、体体面面去另一个世界。看在那个大红包的面子上,凌坤才答应了。他忙活了半夜,终于让死者的面容恢复了生前的模样。
    可刚才,抢劫自己的那家伙回头的瞬间,他看见的那张脸分明就是自己刚整过容的那个人,不,是那具尸体。
    二、鬼魂讨债
    凌坤掐了自己一把,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他慌忙跑回刚才的小饭店,他现在急需找到一个有活人的地方歇口气。小饭店的老板看着他惊魂未定的样子,忙问出了什么事。
    “我被打劫了!”
    “什么,那还愣着干什么?快打电话报警啊!”
    凌坤在饭店老板的催促下拨打了报警电话,等挂断电话后他才哭丧着脸道:“报警又有什么用,打劫我的又不是人!”


    饭店老板以为他受惊过度,又给他端来一杯酒。
    凌坤一饮而尽,这才从牙缝中蹦出一句:“是鬼!今天是鬼来讨债了!”
    接警的110巡逻车很快赶到小饭店,听完凌坤的讲述后,方进警官几乎怀疑自己遇上的是不是神经病。在看过凌坤的工作证,听了小饭店老板的证言后,他这才将信将疑地让助手把问询笔录递给凌坤签字。
    “那具尸体现在应该还在你们殡仪馆吧?”
    “我整完容后就把他塞进了冰柜。对了,我这里有一张照片。按照规定,我们遗体整容师每整完一具遗体,都要拍一张拍立得照片存档的。今天由于加完班太晚了,我怕打不到车,拍完照就把照片塞进口袋,准备明天一早再去贴档。”说着,凌坤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三十一二岁的年轻人,消瘦的脸庞,散发出只有死人才有的土灰色。双颊上抹着一丝淡淡的红晕,那是整容师用胭脂给他画出的血色。只是这生与死的两种颜色展现在同一张脸上,让人更觉诡异无比。
    一旁的小饭店老板也伸头望了一眼,立刻瞠目结舌起来:“他……他刚才在我饭店吃过饭。就是老凌来喝酒的时间。”小饭店老板这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这家伙看上去怪怪的,一副死气沉沉的面孔,原来……他真的是死鬼啊!”
    凌坤这才想起自己进入饭店后,看到的那个食客,只是他戴着帽子,大衣领子又高高竖起,自己并没有看到他的脸。现在,他知道那个背影为什么有熟悉的感觉了,那个死者送来时身上仿佛也穿着那样一件粗糙的黑色长大衣。
    等到警察录完笔供天都已经亮了。方进对凌坤说:“走,上车,去你们殡仪馆看看,我就不信这世上还真有诈尸的事情发生。”
    等他们赶到殡仪馆,凌坤带着两位警官走进殡仪间,打开第二十三号冰柜时,却发现里面装着一具女尸。见鬼了,难道自己记错了,还是那家伙诈尸抢劫了自己后又独自去了阴间?凌坤翻了翻挂在墙上的夜班记录,没错,那个叫吴海兵的遗体是放在二十三号冰柜,可是现在怎么变成了一具女尸?
    凌坤发疯一般拉开一个个冰柜,却根本找不到那具尸体。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嘴里绝望地呢喃着:“警官,我坦白,我有罪。我偷了那具尸体的手表,我有罪,是那个鬼魂回来找我讨债了。”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医院怪谈之婴妖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870.html

上一篇:殡仪馆化妆师 下一篇:太平间里的声音

相关文章

  • 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简介:夕阳西下,黄叶凋零,红霞布满天遍,连接在碧蓝的海面上。悬崖绝壁之上,矗立着一座神秘的城,在夕阳的红晕之中,让人不禁感觉着实有些诡异,天色渐渐变黑,城堡也融入进了夜色里,周围,是死一般的沉寂&h...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尸鬼

    【尸鬼】简介:01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子暖暖地照进来,像是掺了蜂蜜的温水一般。我坐在桌前喝了口水,舒服地叹了口气,随手翻开早晨买的报纸。对于一个医生来讲,这样的闲暇时光真是很难得。翻着翻着,我的手突...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殡仪馆的女化妆师

    【殡仪馆的女化妆师】简介:看着陆奕风像濒死的动物一般呜咽挣扎,不一会儿便失去了意识,我慢慢抽出了针管。然后我把他放回枕头上,从巧克力盒子下面抽出病历卡,小心翼翼地修改数据。他的主治医生出国休假,当班医生看到这份数据所应对的措施,只会让他越来越严重。陆奕风先后强奸多名女子,不过在金钱的利诱下,受害人并没有提起控诉。三个月前,他终于踢到了铁板,可是在警方正式立案前,他以短暂性精神障碍为借口,住进了医院。...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特殊病人

    【特殊病人】简介:我现在在我们省中医院针灸科工作,关于医院的秘闻特别多。九十年代我们那的一所医院,妇产科出了一场医疗事故。母亲难缠大出血,当时医疗条件和技术不是特别先进,导致母亲和婴儿双双殒命。然后当时的院长和主治医师因为这件事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老院长提前内退,主治医师也被调理了工作岗位,进入后勤部门工作。参与那台手术的医生护士每晚都会做噩梦,厄运连连。...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怪病

    【怪病】简介:华西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从某名牌大学毕业后,他没有像大多数的人那样拼命往省市的二甲、三甲医院里头挤,而是靠着手头里的一些资金,在近郊选了一块偏僻的地方,开起了诊所。照他的说法,想趁此离开一下城市的喧...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乡村医院惊魂夜

    【乡村医院惊魂夜】简介:在我们的印象中,人死了也就是身体的所有的器官都失去了作用才导致我们生命的流失,但是今天我要讲的故事也许有点匪夷所思,也许还有点恐怖,但是现实世界里确实存在着一种东西就是尸鬼,所谓的尸鬼简单的说就是...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谁动了我的记忆

    【谁动了我的记忆】简介:1痛苦消失了,光圈在扩大。那些已经被黑暗吞噬了的光亮又开始反噬,像一群歇斯底里的士兵,它们冲回来,为了生存或是尊严。然而它们面目模糊。睁眼的努力是徒劳的,因为眼皮不听使唤,就...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你要陪着我

    【你要陪着我】简介:产房里,小爱承受了十二级的阵痛坚持了24小时终于生了,当助产士把一个皱巴巴的小婴儿抱给小爱看的时候,疲惫不堪的小爱看了一眼,只见婴儿睁开了眼,青面獠牙的笑了,小爱大喊大叫情绪失控:“鬼呀!抱走,那不是我的孩子!”助产士以为小爱太累了产生错觉,赶紧安慰道:“小爱女士,每一个宝宝刚出...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医院惊魂

    【医院惊魂】简介:七点钟张东阳在医院附近的书店里逛了三四圈,不时地瞥向医院方向,一副十分纠结的样子:自己的好友沈钰因为骨折进了医院,但两人之前曾大吵了一架,张东阳便一直赌气不去探望他。犹豫再三,张东阳还是走出书...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太平间里的声音

    【太平间里的声音】简介:“噼噗,噼噗……”,医院一楼正在值班的护士小雯睁开了睡意惺忪的眼睛,打了一个重重的呵欠,抬头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表。“凌晨三点钟了,刚刚我居然睡了半个小时,这是什么声音,真讨厌,大晚上的是哪一个病人弄出的声音。”她以为是某个病人发出的声响,于是,她站了起来走出了诊台,想要去寻找声音的源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