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医院怪谈之子母跷

2021-06-16 00:09:11 阅读 :

  七点钟
张东阳在医院附近的书店里逛了三四圈,不时地瞥向医院方向,一副十分纠结的样子:自己的好友沈钰因为骨折进了医院,但两人之前曾大吵了一架,张东阳便一直赌气不去探望他。
犹豫再三, 张东阳还是走出书店,叹着气说道:“算了,谁让他是病人呢!”
张东阳刚跨出书店,就感觉到自己的左肩被人拍了一下。
他转头一看,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
男子开口问道:“你要去医院?”
张东阳疑惑地看了看他,点了点头,转身又要走。
“ 命生缘, 缘生孽。
而孽, 成鬼。”
那人声音不大却又正好能让他听到,于是张东阳再次转头看了一眼这个诡异的男人。
只见男人微笑了一下,将一张纸条塞进了张东阳的背包里,“我们还会再见的。”
张东阳一脸的莫名其妙,刚想问点儿什么,青年已经潇洒地转身离开了。
张东阳把纸条拿出来一看,发现上面一个字都没有——看起来这是个恶作剧。
于是他把纸条扔进了垃圾桶,又继续向医院走去。
进了医院后,他问出沈钰病房号后爬上了五楼。
楼道里很安静,连个护士都没有。
也许是错觉,张东阳总觉得这地方比外面还要冷上几分,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张东阳敲了敲门,便走了进去。
沈钰正在翻看着一本小说:此刻的沈钰瘦得几乎只剩下骨头,脸色从原来的白皙变成了病态的蜡白。
张东阳惊诧地开口:“你真的是骨折吗,怎么脸色变得这么差?”
沈钰自始至终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看着张东阳,冷漠得让人害怕。


气氛变得十分尴尬,张东阳露出讨好的笑脸,将带来的零食放在沈钰的桌子上,说道:“你生了我这么久的气,也该消了吧?”
沈钰没有回答他,而是抬起头问道:“现在是不是快要七点钟了?”
虽然这句话有点儿莫名其妙,但张东阳还是赶紧回答道:“还差十分钟。
学校离得太远,不然我就早点儿来了。”
沈钰听了这个回答,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最好现在离开。
不然,可能就走不了了。”
张东阳疑惑地看着沈钰,只见沈钰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小声嘟囔着:“再不走的话,你就真走不了了。”
张东阳刚想开口问沈钰为什么,就看见窗外的栏杆上挂着一张人脸。
它直勾勾地盯着张东阳,然后张开了嘴,将舌头伸了出来。
那舌头越伸越长,最后猛地打在了玻璃上,发出一声巨响。
这时,正好是七点钟。
死里逃生
张东阳几乎是飞奔出病房。
沈钰低沉诡异的笑声离了很远还能听得到。
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护士和医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走廊里的日光灯都是关着的,只有写着“安全出口”的应急灯还亮着,弄得整条走廊都泛着诡异的绿光,好像黑暗中藏着什么蠢蠢欲动的东西。


张东阳跑到四楼的楼梯口时,借着幽光看见不远处好像有什么东西:那像是女人的手,但形状却不大对。
而且那手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向张东阳站着的方向不停地蠕动着爬来。
指甲和地板摩擦发出的声音响彻整条楼道,那东西也离张东阳越来越近:那手上竟然连着一团比人体还长的头发,像海藻一样湿滑,凌乱地散在地上。
张东阳不敢再往下走,想赶紧退回去,他颤抖地抓住扶手将自己往上拉。
就在这时,他看见那团头发里露出了一只没有黑眼仁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
张东阳冷汗直流,扭头就向上跑,结果发现五楼的楼梯口站着一个黑影,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那黑影像是披了一块黑色的幕布,身材高大得令人害怕,正一步一步地向张东阳走来。
张东阳不敢动,浑身都在颤抖。
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万鬼皆虚,轮回有命,阴阳隔界,无鬼近身!”
一道刺眼的金光将整个走廊照亮。
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在张东阳周围撒了一圈铜钱,嘴里振振有词。
趁着那鬼无法动弹的空当,那人打碎了医院五楼的玻璃,右手拉住张东阳,左手缠着一条银线,和他一起一跃而下。
借着月光,张东阳看见了此刻医院里的样子:刚才还空荡荡的医院里异常拥挤,大大小小的恶鬼聚在一起,站满了整条走廊。
“你再看就回去和鬼去一起狂欢吧。”
那男人突然开口说道。
张东阳立刻闭上眼睛,再也不敢睁开。
两人拉着银线安全着陆。
张东阳松了口气,才发现这男人正是之前给自己塞纸条的人。
“你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难道是在做梦吗?”
张东阳仰着头问出了一大堆问题。
男人迎上了他的目光,平静地回答道:“我是一个和鬼打交道的人。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医院里的鬼都出来了。
你不是在做梦。”

本文标题:医院怪谈之子母跷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902.html

上一篇:谁是第一人格 下一篇:讨债鬼转世索命

相关文章

  • 婴儿酒

    【婴儿酒】简介:灵魂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没有见过的人会觉得它是不存在的东西,但是见过它的人会对它敬而远之,生怕招惹到它,下面琴酒要为大家讲述一个朋友身上发生的事情。全子是我的一个好...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谁动了我的记忆

    【谁动了我的记忆】简介:1碎尸凌晨1点,范晔还在医院值班。突然,他的手机震动起来,是女友田薇打来的。他这才想起把和田薇的约会忘记了,赶紧匆匆下了楼。走在住院部到医院大门的小道上,他看见一个人,身穿白大褂,戴着帽...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雕刻者

    【雕刻者】简介:01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子暖暖地照进来,像是掺了蜂蜜的温水一般。我坐在桌前喝了口水,舒服地叹了口气,随手翻开早晨买的报纸。对于一个医生来讲,这样的闲暇时光真是很难得。翻着翻着,我的手突...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闹鬼的床位

    【医院闹鬼的床位】简介:医院这个地方是阴间和阳间的大门,人家都说医院就是阴间的中转站,有多少人是在这里结束的生命又有多少人在这里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所以说医院是最阴的地方,今天讲的故事就是我妈讲给我听的。我的妈妈...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寄生虫

    【寄生虫】简介:张萧雨与王楠从幼儿园到初中都是同学,后因两人学习成绩的差异性,导致到高中时才分开上学。但两个人的父亲为同一单位的同事,而且同住在同一个单位的宿舍楼,所以两个人依然保持着相当好的关系,可以说不亚于亲兄弟的关系。...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殡仪馆化妆师

    【殡仪馆化妆师】简介:“咦,张医生啊,我身体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dquo;一位中年农民模样的人满脸愁容的问道。张成提了提眼镜,“不错,问题是挺大的,根本就检查不出来!你说怪不怪?&dquo;“张医生啊...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探梦

    【都市怪谈之探梦】简介:一阿芳半夜惊醒,发觉自己仍睡在病房的床上,宝宝在肚子里踢了几下,让她略感欣慰。临产的孕妇,常常梦魇。阿芳刚才梦到自己的肚子被利爪剥开,如破碎的行李箱一般,婴儿的头、四肢、躯干一件件地散...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换眼

    【恐怖故事之换眼】简介:这天凌晨,省120急救中心值班医生刘春兰突然接到出诊电话。这对于她来说,本来极为平常,哪天不出诊十几次接送危重病人呢?可今天这个电话却让她感到肩上的压力。为什么?因为这个电话是市长值班室直接打来的,说...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滞留在人间

    【滞留在人间】简介:作品介绍:新婚的妻子处处透着异常,为了探寻真相,他走上了一条不归的路……----正文内容----(1)苏更生是本市三甲医院的外科医生,前段时间由他操刀治好了一位富商的病,富商一...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尸毒

    【都市怪谈之尸毒】简介:你看,这块儿就是让你疼痛的原因。“医生把血淋淋的盘子举给她看,”最初听你描述,我们以为是肿瘤压迫到了肝脏才会让你的右边小腹肿痛,其实不是。“”那是什么?“麻药还未完全消退,她的视线还有些模糊。”寄生胎。“医生解释道,”俗称胎中胎,一直藏在你的身体里,跟了你35年了,照理说疼痛早就应该发作了……“寄生胎虽然小,但发育得十分完整,一个幼小的婴儿躺在手术盘中,紧闭着双眼,握紧双拳,浑身青紫,早已没有了呼吸。”我也不知道,之前一直都有体检,身体也很好。医生……可以说得详细一些吗?“她听得云...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